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褚少,离婚请签字、褚江辞苏乔安周勋姜可柔小说

褚少,离婚请签字

褚江辞苏乔安周勋姜可柔小说

主角:褚江辞,苏乔安,周勋,姜可柔 标签:豪门、现代言情、前妻、先婚后爱、微虐

一场交易,她成为名不副实的褚太太。结婚三年,她只能通过八卦杂志去了解他的动态,空守着一座牢笼。她以为总有一天他会爱上她,可当她满身是血的躺在手术室,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大肆操办订婚宴。她心灰意冷远走他乡,华丽回归,势要害她之人付出代价。只是——她看着堵着她路的男人,黑了脸,“褚江辞,我们已经没关系了!”男人狭长的桃花眼略挑,邪肆一笑,“我没签字,离婚无效!”

叶简安 状态:连载中

褚江辞苏乔安周勋姜可柔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谁啊?

    豪庭酒店

    束着发盘成团扣在脑后,厚重的黑框眼镜几乎占据了巴掌大小脸的三分之二。

    刻板严谨的黑色职业套装勾勒出姣好的身形,红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苏乔安看了一眼房间号,1801,确认是跟自己所知道的房间号无疑,她才抬手敲门。

    “谁啊?”娇媚的女人声音隔着房门传出来。

    “Housekeeping”

    沉寂许久,房门应声而开。

    苏乔安看了她一眼后,径直进了房间内。

    扫视了屋内一圈,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身影,只有浴室内传来了哗哗水声。

    她松了口气,来的刚刚好,他们的狂欢似乎还没开始。

    “我说你谁啊?谁让你闯进来的!”

    苏乔安被用力拽了一把,不得不正视眼前的女人。

    媚则媚已,只是少了几分蛊惑人心的魔力,脸上的浓妆为她平添了几分俗气。

    “秦紫小姐,我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褚太太苏乔安。”她平静且疏离的介绍着自己的身份。

    “褚太太?”秦紫轻蔑的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你说你是褚太太就是褚太太了?这年头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冒充褚家少奶奶了!?”

    “秦紫小姐要是不信,可以等褚江辞出来。”苏乔安微微扬起红唇,凑近她,随后捏着鼻子往后仰,“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我先生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劣质香水的味道吗?”

    “瞧瞧你脸上那大浓妆,粉底厚的跟砌墙似的,唇彩太红,眼线太重,要不是因为事先看过秦小姐的资料,我还以为在我眼前的人是刚从灵异剧组出来的。”

    “你!”

    “我什么?”苏乔安无辜的看着她,隔着厚重的玻璃镜片,“我可是好心跟秦小姐指点迷津,我老公他啊!最爱小清新,越是清纯越是干净,就越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到我面前来指手画脚?这家酒店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让你这种女人进来?!”

    苏乔安淡漠的视线掠过眼前气的脸色扭曲的女人,直直看向她身后。

    斜靠在门框边的男人正双手环胸,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们。

    细长的桃花眼眼尾略上挑,眼里蕴藏着深不可测的沉沉墨色,微薄的唇抿着,唇角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讥讽笑意。

    那抹讽刺有点刺眼睛,至少苏乔安觉得多看一眼都是种错误。

    秦紫反应过来,顺着她的视线回过头去,恰巧看到一副美男出浴图。

    她带着柔媚惑人的笑意过去,挽住了褚江辞的胳膊,“褚少,你看这个老女人多讨厌啊~她还大言不惭的说是你的老婆,褚少你这么有魅力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娶个老姑婆当老婆?”

    她这话多少有点试探的意思,目光在男人精致俊美的脸上逡巡,试图找出那么一丝丝不对劲。

    “她说的没错”

    “啊?”秦紫懵了。

    褚江辞慵懒掀眸看了她一眼,薄唇微掀,“她说的没错,她的确是我褚江辞的合法老婆,褚家的少奶奶。”

    “宝贝儿,怎么?这就害怕了?”长指轻佻的挑起了秦紫的下巴,迫着她跟自己对视,那双撩人桃花眼里的笑意浅淡,无端端的令人感觉到发寒。

    褚江辞是谁?是岑川的天,攀上他就等于找到了保障,就算以后在岑川横着走也没人管。

    更重要的是他单身!尽管花边新闻多,但从没有传出过有什么未婚妻和老婆的消息,是岑川女人最想嫁的钻石级单身汉。

    可是现在,平白无故的冒出一个自诩他老婆的女人来截胡,最关键的是褚江辞竟然承认了!

    秦紫拧了拧秀眉,权衡利弊之下,她还是不想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她主动勾住了褚江辞的脖子,媚眼如丝,“褚少你真坏,要当着褚太太的面跟我在一起吗?”

    她凑上去想亲褚江辞,沉浸在美色中的女人完全没注意到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冷诮。

    苏乔安跟护犊子一样拦在了他们面前,“滚,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凭什么?”绕算是涵养再好也受不了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好事,秦紫怒瞪着她,美眸似要喷出火来。

    “如果你不想明天就被封杀,一无所有声名狼藉的从岑川滚出去,那我奉劝你最好识相点,立刻从这滚出去。”比起秦紫的失态,苏乔安显得冷静淡然了许多。

    “褚少~”秦紫她摸不清楚这个忽然间冒出来的女人的底,她只娇滴滴的唤着褚江辞。

    哪成想刚刚还跟她暧昧不清的男人完全没有要插手管的意思,褚江辞挑唇一笑,“啧,褚太太可是岑川有名的国际金融法律师,你得罪了她,连我也没法保住你。”

    “……”秦紫娇媚的脸蛋上神情微变,她看了眼苏乔安,又看了看褚江辞,确认他没有要留下自己的意思,才心不甘情不愿的预备走人。

    “等一下”苏乔安喊住了她,上前去,从包里取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秦紫,“你们女明星的价格我不是很清楚,不过这卡里的钱应该足够你用了,没密码,随意刷。”

    秦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瞪大了美眸看着苏乔安,苏乔安面不改色,“不用这么看着我,你说你不为钱也好,还是只爱他的人也好,该给你的我一分都不会少,谢谢你在我不在的时候替我照顾我老公,现在我来了,所以你可以拿着钱走人了。”

    苏乔安给她的不是钱而是羞辱!而且是奇耻大辱!

    她气愤的恶狠狠的瞪了苏乔安一眼,才扭头走人。

    “褚太太的战斗力可真强,不到十分钟就能解决一个女人,啧,不愧是律师铁嘴,说起话来从不给人留余地。”

    那声褚太太包含了多少嘲讽不屑,苏乔安是听的出来的。

    她淡定的收回了银行卡,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一边迈开腿朝床边走,一边解衣服扣子。

    “褚太太,你这是干什么?”褚江辞眉眼凉薄,格外平静的看着苏乔安。

    被他这么盯着,苏乔安也不会脸红,机械且麻木的脱掉身上的外套,嗓音清冷,“今天25号,褚先生。”

  • 第2章我比你更加不想自己怀孕

    衣衫滑落,露出了女人玲珑有致的柔软身段。

    皮肤白皙,宛若上好的凝脂玉,灯光投影下,泛着淡淡浅晕。

    苏乔安站在床边没动,褚江辞打量她的目光就像是在打量一件明码标价的商品,倏地,他冷嘲热讽的开口道,“苏乔安,你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第一,我们是合法夫妻,拥有合法的夫妻生活这并不过分;第二,女方对男方所做的一切,皆能归为闺房情趣,算不得丢不丢脸;第三,结婚后定下的协议合约里,清楚明白的写着甲方需要在每个月二十五号向乙方交公粮。”

    说着,她顿了顿,漠然看向褚江辞,“需要我提醒你吗?4月份你借口在外地出差,5月则是说有公务在身,六月也就是上个月你跟一个小嫩模在马尔代夫度假被狗仔拍到,褚先生,交公粮是你定下的也是你同意的,我希望你能履行做商人最基本的原则,能守诚信,你欠了我三个月,我…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猛地拽了下去,正面扑倒在床上。

    手被折在后背,人被折成了极为屈辱的姿势。

    自始至终苏乔安都是看不见褚江辞的,粗鲁蛮横的闯入,让苏乔安感觉到了疼痛。

    她将脸深埋进被窝里,一声不吭的默默忍受着对方的横冲直撞。

    忍忍就过去了,她无声安抚着自己。

    这几年,不都是这样的吗?

    每个月只有交公粮的时候,她才能见到名义上的丈夫,而每次承欢对她来说都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

    只有粗蛮的发泄,褚江辞全然不会顾及她的死活。

    漫长的折磨过后,苏乔安精疲力竭,如失去了魂魄的一具行尸走肉,躺平在床上。

    她听到了浴室内重新响起的水声,木讷的看着房顶悬吊的水晶灯。

    有点冷,周身很冷。

    心,也很冷。

    她扯了被子盖住自己,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腥味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的水声停了。

    然后,她便听见了男人清冷的嗓音卷着浓浓嘲讽,“苏乔安,别忘了吃药,我可不想让你这种女人怀上我的孩子。”

    “你放心,你不说我也会吃药,我比你更加不想自己怀孕。”苏乔安拥着被子坐起来,隔着厚厚的镜片看他。

    心脏因为他嘴角边毫不遮掩的讥讽而刺痛了下,他好像每次见到自己都是这种表情…

    “这样最好”褚江辞冷冷出声。

    闻言,苏乔安压下了心底的那抹刺疼,红唇轻扬,唇角蕴着轻谩笑意,“褚先生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差劲了,果然女人一多,肾就被掏空了。”

    “站在妻子的角度,我奉劝褚先生一句,还是少在外边勾三搭四的好,别年纪轻轻的就肾虚了,要做就记得戴套,最好别染了病,我怕你会传染给我。”

    男人眉眼一沉,眸色阴鸷的看着那拥着被褥遮挡身躯,脸上噙着笑朝着自己不知死活挑衅的女人,阴恻恻发笑,“苏乔安,你刚刚说什么,嗯?”

    “没什么”苏乔安颇为无所谓的微微耸肩,“好心忠告而已。”

    “我看你是日子过得太好,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吧?”褚江辞原本是想走的,现在却被她三言两语给激怒了。

    他上前,大手扼制住了她的脸颊两边,死死掐着她,“需要我提醒你吗?苏大律师?”

    褚江辞近乎残忍的一字一句的剥开了她原本结痂的伤疤,“你们母女俩都是一个德行,不,应该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你比你妈还要下贱!你妈当小三破坏了柔柔的家,现在你又不知廉耻的爬上我的床,央着老头子答应你们无耻的要求。”

    “让我娶你?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是个什么东西?”苏乔安脸被捏着不好开口,可嘴里说出的话却清晰无比,“褚江辞,我就算再下贱,那也是你老婆,你娶了我这么个下贱东西,你又能比我好到哪儿去?”

    “我不需要你提醒我什么身份,我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褚江辞的老婆,名正言顺的褚家少奶奶!你心中的白月光,嘴里喊着的真爱,放在现实,那也不过就是个小三!”

    “啪”的一声,苏乔安被他狠狠打了一巴掌。

    她懵了会儿,脸颊开始火辣辣的疼,才渐渐回神。

    “你不配提她!”褚江辞眸色冷凝,嘴里的话愈发难听,“当初我怎么就没看出你这么工于心计,嗯?”

    “一边答应我会去救她,一边又攀上了我家,强迫着我娶你!苏乔安,你跟柔柔身体里流的是一样的血,怎么你就这么恶毒又冷血?”

    “少来了,你以为你能好到哪儿去,高贵到哪儿去?”苏乔安仰着头看他,冷笑,“你娶了我,我们就是一体,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你需要我。”

    她眼镜被打歪了,左边脸颊高高肿着,依稀可见鲜红的手指印。

    那半边脸就是在无声的控诉着他的暴行,褚江辞看她倔着个性子跟自己呛声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冷嘲,“你也就剩下那点可悲的利用价值了。”

    “没什么事儿,别来烦我,也别试图惹怒我。”

    “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寄托在我身上,我能让你爬到高处,也能让你从云端跌进泥沼!”

    他说完就拿着衣服走了,房门摔的震天响。

    苏乔安苦笑,云端?泥沼?

    可是,从遇见他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一直在泥潭中挣扎啊!

    这么多年,她什么时候入过云端?

    连见一面都需要预约的夫妻之间能存在几分感情?褚江辞他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自以为是,总爱用恶毒的话来揣摩她的用心,明明…明明她只是单纯的喜欢他而已……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竖起了尖刺,面对褚江辞的冷嘲热讽还能面不改色的回击。

    记不清了,记不住了。

    苏乔安只记得她无数次在孤独寂寞的夜里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屋子发呆,她在等啊!等着那个人回头,等着他来爱她。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