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肖先生婚短情长、苏溯肖敬廷严钟鸣小说

肖先生婚短情长

苏溯肖敬廷严钟鸣小说

主角:苏溯,肖敬廷,严钟鸣 标签:爽文、总裁、豪门、重生、

前世,苏溯信了假闺蜜和男友的鬼话,最终将自己葬送在神经病院,还害得自家老公因为保护她而锒铛入狱!这一世,苏溯只想抱紧肖少大腿,手撕假闺蜜,暴虐前男友,步步为营,走上娱乐圈巅峰!苏溯笑着翻微博:“老公,有人说我娇蛮任性还嚣张霸道,你怎么看?”肖敬廷眉梢微挑:“我宠的,谁有意见?”【日更坑品保障,HE,爽文流,欢迎各位小可爱】

前尘远歌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肖先生婚短情长

苏溯肖敬廷严钟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从天堂到地狱不过一瞬间

    疼。

    钻入骨髓的疼,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啸着要炸开似的。

    苏溯从昏迷中生生疼醒,这才发现自己被紧紧束缚着,只剩下右手软弱无力地搭在旁边,而付诗文正不紧不慢地调整着点滴的速度。

    她看向眼前的人,开口道:“诗文,这是哪里?”

    “一个发了疯的影后,你觉得会被送到什么地方?”付诗文见苏溯醒了,颇为讽刺地笑了。

    “知道那天后来发生了什么吗?你一直吵着说难受,当着记者的面发疯揪自己的头发,然后就被送到了这里,现在你连名字都没了,你是这家精神病院的250号床。”付诗文古怪地笑了一下。

    “怎么会这样?诗文,你跟他们说我没有疯,那天我分明是被人害……”苏溯说到一半,就自己顿住了。

    她分明是被人害了,可那天她吃的喝的都是付诗文递过来的。

    果然,付诗文笑了:“想起来了?看来你还不至于那么傻。”

    苏溯目眦欲裂:“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付诗文?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最好的朋友?”付诗文的笑容愈发讽刺:“是啊,要不是假装跟你交朋友,我又怎么替我爸爸报仇呢?你知不知道,我爸爸是被你家里追债活生生给逼死的!”

    苏溯突然觉得呼吸困难,她费力地抬眼看向那速度越来越快的点滴,哑声道:“诗文,你从来都没对我说过这些,我真的不知道……钟鸣呢,我要见钟鸣。”

    她话音未落,就见付诗文笑得肩膀都在颤。

    “你到现在还想见钟鸣?真是笑死我了!你以为,严钟鸣还会管你吗?他现在可是忙着收购肖敬廷公司的股份,对了,这还得感谢你呀!要不是你听信了严钟鸣的话,把那些犯罪证据放到肖敬廷的办公桌上,肖敬廷也不至于进了监狱。”

    “什么犯罪证据?”苏溯忽然觉得浑身发冷:“肖敬廷……你们把他怎么了?”

    记忆中的肖敬廷总是居高临下冷若冰霜,对她从来都没什么好态度。

    嫁给他不过是家族联姻各取所需罢了,她心里爱的人一直都是严钟鸣。

    她清楚的记得她提出离婚的那天,肖敬廷平静地签了字,没有提问,没有纠缠,就那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而她,满心都是解脱的快感。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那个眼神意味着什么。

    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那些文件的存在?

    他是不是怕牵连到她才同意了离婚?

    苏溯忽然不敢想下去……

    “放心吧他没事,最多不过是蹲十年监狱罢了。”付诗文轻笑一声,看向脸色发白的苏溯:“倒是你,你就要死了,等你死后,我和严钟鸣会好好继承你的遗产,绝不枉费你指定严钟鸣当你的保险受益人。”

    苏溯已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这两个贱人……

    竟然联合起来骗了她!

    肖敬廷……

    是她害了他。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卡在苏溯的喉咙上,她喘不上气,面容变得扭曲。

    她瞪着付诗文越来越模糊的笑脸,猛地伸出手,想拖着她一起下地狱!

    可最终,手臂还是缓缓地落了下去。

    如果有来世——

    ……

    苏溯醒来时,只觉得头一阵阵地疼。

    她费力地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熟悉的人,他依然是从前的模样,俊冷孤清,眉眼之间仿佛带着永远化不开的疏寒。

    肖敬廷冷着脸坐在她对面,淡漠道:“以后不用这样。”

    苏溯呆了呆:“敬廷,你没事吧,他们说你……”

    肖敬廷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似乎是强自咽下了责备,只蹙眉道:“既然醒了就好好歇着吧,一会儿我让医生过来看看。”

    苏溯还没来得及开口追问,肖敬廷已经甩上门出去了。

    不多时,保姆周妈就走了进来,轻叹了口气道:“少夫人,您真的没必要和少爷这样置气,少爷虽然脾气差了点,可是待少夫人您也是真的挺好的。您刚刚为了严钟鸣的事情在肖家闹成那样,您说少爷该有多难过啊……”

    为了严钟鸣在肖家闹……

    苏溯怔怔地看向周妈,良久方才颤声道:“周妈,我手机呢?”

    “在这儿呢。”周妈显然没多想,将苏溯的手机径自递了过去。

    苏溯看了一眼,顿时眼泪就涌出来了。

    20XX年5月21日。

    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回到了她和肖敬廷刚结婚的那一天!

    她还是个大四的学生,她什么都来得及,她还没开始骗肖敬廷,肖敬廷也还没有因为她进监狱,她还可以再来一次。

    见苏溯哭了,周妈顿时有点手足无措:“少夫人,您看您这是何必呢……”

    门被人推开了。

    肖敬廷站在门口,冷声道:“不用哭了,这个房间留给你,我不会再过来。”

    “不,敬廷,你听我说……”苏溯来不及多想,赤脚下床一把拉住了肖敬廷的手腕。

    苏溯对肖敬廷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态度。

    肖敬廷的唇角微微抿紧,冷着脸看向她。

    前世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她在婚礼上得知严钟鸣进医院了,再联想起之前肖敬廷对严钟鸣的态度,婚礼结束回肖家敬酒时就闹了起来,让肖敬廷在肖家面前丢尽了颜面。

    他们关系转冷,大抵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苏溯看得出来肖敬廷的不耐,却没敢缩回手指,只低声道:“对不起,我……是我太冲动了。”

    肖敬廷微微蹙眉,她倒是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态度。

    苏溯收紧手指:“敬廷,我和严钟鸣他……”她有点不知道怎么去解释。

    那时候的她的确是对严钟鸣情深不悔,现在时过境迁,再看看那时候的自己简直蠢得要命。

    下一秒,苏溯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顿时就怔住了——

    严钟鸣。

  • 第2章 无法厘清是梦是真

    这是她的新婚之夜,严钟鸣这时候来电话做什么?

    肖敬廷就在她面前,目光深邃如幽潭。

    苏溯知道,肖敬廷素来没有多少耐性,她将手机丢在了一旁,低声重复了一遍:“刚刚在肖家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肖敬廷没什么反应,只是似笑非笑地拿起了那只手机,径自划开了接听键,严钟鸣焦灼的声音径自传来——

    “苏溯,你终于接电话了!你没事吧?我听说你为了我和肖敬廷起了冲突?苏溯,你别做傻事……”

    这根本就是火上浇油!

    肖敬廷冷笑一声,将那只不断作响的手机径自扔在地上。

    在苏溯惊惧的目光中,肖敬廷一脚踩碎了那只脆弱的手机。

    他一言未发,苏溯却只是悄然收紧手指,声音几乎带了三分恳求:“敬廷,我和严钟鸣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之前的确是喜欢过他,可是我既然嫁给你了,以后我和他就是彻底不可能了,这些事情我都想过了,我只是……”

    她看着肖敬廷冰冷的眼神,忽然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那些她在肖家大哭大闹的样子在脑海中闪回,苏溯何尝不知道,这会让肖敬廷有多么难堪。

    苏溯只好闭了闭眼,语气愈发诚恳:“对不起,我刚刚是真的没有控制好我的情绪,以后不会了,你相信我,好吗?”

    肖敬廷蹙眉看着面前的女人,心底满满的都是狐疑。

    不过是短短几小时之间,这小女人简直就像是换个人似的。

    他清楚地记得婚礼现场苏溯有多么不情不愿,他更加清楚地记得听到严钟鸣进医院的消息时,苏溯在肖家哭闹不止的模样。

    那一刻,他甚至有点后悔了。

    是他一手促成了这次联姻,他亲手准备请柬时满心欢喜,他甚至参照了苏溯的喜好来重做了装潢……

    肖敬廷确实想过千万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过,苏溯会不愿意。

    肖敬廷知道苏溯是表演系的,而现在肖敬廷忽然不敢去多想哪怕一分,眼前的人究竟有多好的演技,又对他用了几分?

    苏溯仰着头看他,眼底湿漉漉的,像是可怜兮兮的小鹿,肖敬廷知道,她正屏着呼吸认真地等着他的回答。

    肖敬廷沉默良久,只觉得心底泛上并不熟悉的焦躁,语气疏冷道:“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关系,日后都不会再有亲密接触的机会了。”

    见苏溯的目光因为他的话一点点亮起来,肖敬廷几乎厌弃起自己的心软,他将苏溯的手指一根根掰开,蹙蹙眉道:“罢了,你先休息。”

    苏溯本想开口留他,却见肖敬廷已经冷着脸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摸了摸冰冷的床边,知道一切还急不得。

    还好,他们在一起的时光还很长。

    想到这里,苏溯忍不住弯起唇角,轻轻笑了。

    这一天对于苏溯而言委实是太过漫长,苏溯折腾到很晚才勉强睡下。

    半梦半醒之间,她感觉有人轻轻摸了摸她的额头,又帮她掖好了被角,只是苏溯睡得太沉了,甚至无法厘清那是梦是真。

    ……

    苏溯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天光大亮,她侧过头,惊讶地发现肖敬廷竟然就在身边。

    她犹豫了一下,小心地伸手勾了一下肖敬廷的手指,低声道:“那个……你还生气吗?”

    她的声音温温软软的,肖敬廷的心微微一动,侧头看她。

    苏溯的神色也很温软,轻声道:“如果你不生气了……我想吃小笼包。”

    肖敬廷的眉眼微微一动。

    前世那么长久的相处,她可是太了解肖敬廷了,见肖敬廷情绪缓和了,苏溯立刻得寸进尺:“还想喝桂花糖粥配红油腐竹。”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肖敬廷有点无语,却还是叫来了厨师,依言说了一遍让人尽快准备。

    苏溯见人出去了,忍不住小声问道:“昨晚你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回来的吗?”

    肖敬廷难得哽了一下,声线愈发冷淡了:“胡思乱想。”

    苏溯多了解肖敬廷的口是心非啊,闻言忍不住就笑了:“谢谢。”

    她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肖敬廷有点狼狈地轻咳一声,偏开了目光去。

    许久,肖敬廷方才开口问道:“你和严钟鸣,之前是情侣关系?”

    “我……”苏溯的大脑迅速转了转,想到前世最后付诗文说过的话,眼神不免暗了暗。

    她喜欢了严钟鸣那么久,她甚至觉得前世如果严钟鸣真的需要,她可以为严钟鸣付出一切乃至她的生命。

    现在想来,自己真是蠢的可以!

    苏溯的沉默被肖敬廷解读成了默认。

    肖敬廷的眉眼愈发肃冷了几分,淡淡道:“可惜,我们结婚了,我希望你能记清楚你身为肖太太的身份。”

    苏溯轻声应道:“我知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而且我现在想想我也没有那么喜欢他,他那个人也没什么好,”苏溯说到一半,这才意识到这番话经历了昨天自己那一番大闹,实在是没什么说服力,只好垂头丧气道:“你放心,我……我以后一定不会了。”

    肖敬廷懒得多听他们的事情,眉头越蹙越紧道:“听说你今天有个试镜。”

    苏溯抿抿唇,知道这时候多说无益,只点头应了:“对。”

    “那就让周叔送你,”肖敬廷顿了顿,又看了苏溯一眼,冷着脸道:“算了,我一会儿去公司,刚好顺路送你。”

    苏溯闷闷地笑出声来,肖敬廷的神色更冷了几分,像是掩饰什么似的轻咳一声,转身出门。

    ……

    下午。

    苏溯到试镜现场时,一眼就看到了彼端的付诗文。

    付诗文已经换好了民国服,正认真地念着剧本,见苏溯来了,她立刻亲热地迎了上来:“苏苏!你竟然来了!”

    她素来喜欢叫她苏苏,带着点亲昵的称呼,现在听起来却是说不出的讽刺。

    付诗文的语气满满的都是担忧:“你还好吧?我看你脸色都有点白,你……你和严钟鸣分开了,一定很难过。”

    苏溯被她拉着手,脑海中不断闪回的却是其那是最后一刻付诗文狰狞的模样。

    她下意识抽出手来,低声道:“我没事,挺好的。”

    “那就好,严钟鸣昨天可难过了,昨天你婚礼结束,我们陪严钟鸣出去喝酒,他昨晚直接喝到胃穿孔了,听说你误会了什么,还为了这件事和肖敬廷闹矛盾了?”付诗文佯作关切道。

    真是什么都知道啊,苏溯在心底想着,面上只道:“昨天的事情是我冲动了,我和敬廷已经没事了。”

    “啊,没事就好,你还是不要开罪肖少,肖少那性子多吓人啊,你少和他说话……对了,一会儿我还要去医院看钟鸣,你能和我一起过去吗?你如果能过去,钟鸣他一定很高兴。”付诗文期待地看向苏溯。

    苏溯摇摇头,心说这时候去见严钟鸣?

    那肖敬廷不知道要多生气呢!

    她轻声道:“我今天可能不太方便,毕竟刚刚结婚……”

    付诗文叹了口气:“那就算了,哎,你也是没办法……”她说着,从包里摸出来一瓶果汁:“喏,你不是一直说他们家是你的幸运果汁吗?考试喝了能及格单身喝了能脱单,特意给你带的,试镜顺利啊!”

    苏溯看了一眼那瓶果汁,忽然想起前世似乎也是如此。

    前世大四那年自己最重要的一次试镜,就是被付诗文给毁了。

    她毫无防备地喝了付诗文的果汁,然后肚子疼地差点厥过去。

    尽管苏溯想要留在试镜舞台上,最终还是未能如愿,倒是付诗文表现地相当不错,一举拿下这个角色不说,还在金钟奖上拿了个最佳女配角。

    那时候,因为付诗文添油加醋的一番话,她将这一切都记在了肖敬廷的头上,只以为这都是肖敬廷故意算计,不想让她好过。

    可是现在看来——

    苏溯感动地笑了:“谢谢你诗文,你真是太贴心了!”

    “那当然,这个角色啊说实话,我根本就是来陪衬你的嘛,不过你喜欢这个角色,如果你真的能拿到,我真的比自己拿到都开心!”付诗文真诚地笑着。

    后来不少媒体总评价付诗文演技不好,苏溯看着她天衣无缝的表情,心说这可不是演技都发挥在这里了?

    苏溯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监控器的位置,轻声道:“诗文,你看那边是不是梁导来了?”

    “啊?”付诗文果然立刻站了起来,笑道:“真的!梁导可是我们师兄呢,我得去和梁导打个招呼。”

    苏溯笑着点点头,见付诗文摇曳着过去了,见没人注意这边,这才不动神色地将自己手中的果汁瓶和付诗文的调换了一下位置。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肖先生婚短情长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