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午夜玫瑰、卓风徐娇娇顾成峰小说

午夜玫瑰

卓风徐娇娇顾成峰小说

主角:卓风,徐娇娇,顾成峰, 标签:现代言情、总裁豪门、宠文、虐恋、爱情

初识卓风,我知道他有车子洋房,人帅温柔,会写诗,会摄影。他当我是孩子,护我周全,爱我极致,给我温暖,而我却只能叫他姐夫,我偷偷的将这份爱放在心底藏了多年。  有一天,我告诉他我要嫁给别人,他当时吸着香烟,眉头的痕迹很深,重重点头。  “好,嫁妆我给你准备,车子房子和钱,你还需要什么?”  我咬牙,“我都要,双倍!”  可他不知道。其实,我只想要他……

李彧卿 状态:完结

卓风徐娇娇顾成峰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逃生

    我叫大妞,出生在山村,是家中老大,我的下面还有两个妹妹。

    老三妹子才出生的当天,奶奶气的将假牙扔进了水瓢里,瘪着腮帮子骂了我妈妈一整天,满村子宣扬我妈是一个不会生儿子的妖女。

    妈妈还没出月子一天晚上,我在家里烧火,正要端着熬好的稀粥进我妈的屋,就被我爸爸被绑了。

    我被送到了村里头儿子孙子最多的瘸腿老张家。

    他家养猪,常年有一种猪屎味儿,我趴在炕上一闻就能知道。多少次我捡柴火回来路过他们家,他每次拄着棍子追我,我害怕的往家里跑,不远跑多远老远还是能闻见那浓重的注屎味儿。

    隔着一堵墙,我能听到外面我爸的说话声。

    “我家老大十六了,能生养。人看好了,肯定给你再生一个大胖小子,到时候你们家的猪就给我一头。”

    那老汉哼了一嗓子,“恩,你去换别家的儿子,这个买卖划算。”

    父亲的话像是蘸了盐水的皮鞭一样抽在我的心上,刺的我绞痛不止。纵使十六年来他从没给过我哪怕一星半点的父爱,可我也没有想过他会这样对我。用我换一个儿子给他,他怎么能做的出来?

    代孕,这个事情在我们村子很普遍,有的男人娶不到老婆,就随便找个能生养的女人来,抱走孩子,女人继续还给家人。

    我挣扎着想要解开绳子,怎奈我费劲了力气也没能找到绳子的头。

    我在炕上杀猪一般的叫喊,泪水不断的往下落。看着我爸走出去的脚步都变的轻盈,我的心绝望到了极点。

    半夜里,我也没力气挣扎,只趴在炕上哼唧。

    老头子端着一碗粥拿着一个馒头朝我走过来,那张咧着黄牙的笑脸就像魔鬼。他问我,“大妞饿了吧,吃点?”

    我抽了口气,“你给我解开。”

    “呵呵,解开你跑了咋办,你可是要给我生儿子的啊。”

    “那我不跑,你会对我好吗?”

    我不傻,知道倔强会挨打,先服软才能有机会逃出去。

    跟老头子周旋了一会儿,他终于同意将我松开。可谁想到,那双柴火一样粗糙的手却要来脱我的衣服,狠狠的捏着我的身体,力气大的惊人,将我勾住双手,死死的压着我,疼痛袭来,我的惨叫声划破整个夜空。

    他平时腿脚不好,现在却异常灵便,一个转身骑在我身上,然后脱了自己的裤子就要顶进来。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撕心裂肺的喊着,外面听不到一点回应。不停的踢踹,想要他从我的身上下来。

    他疯了一样的抓着我,舔我的脸,咬住我的耳垂在我耳边叫唤,“你喊吧,喊破了天也不会有人来救你。我那个婆娘死的早,十多年没摸女人了,你真嫩啊!”

    他一条腿压着我,另一条好腿用力的往右一挪,想把我的两条腿掰开。

    我用力的并拢着就是不让他得逞,他骑在我身上不方便,手脚用力一扭,干脆将我翻了个过儿,方便他行动。

    回身的瞬间,我看到了他刚才随便放在炕上的粥碗,米粥洒了出来,白米粒黏在炕上,淹没了两根黑乎乎的筷子。我脑子一热,抄起来粥碗照着他脑袋就抡了过去。

    “咔嚓!”一声,这一下抡过去,或许是力度不够大,他只是歪着身子愣了愣,好像没啥大问题又起身伸出手来抓我。

    我拱着身子从他身下逃离。

    可他的那铁钳一样的巴掌朝我甩了过来,“啪”的一声响,我后背的皮肉火辣辣的疼,只有短暂的迟疑,又被他抓了回去,摆着我的身子又一次将我压在了身子,跟着那只手又朝着我的脸打了过来,“小贱人,还敢跑?”

    我顿时眼冒金星,过了很久,我才意识到,衣服都被他撕烂,胸前一阵凉。

    他就像疯了一样的咧着一口大黄牙要我身上冲。

    我急了,捡起来碗茬子疯狂的刺向他的脸,一下又一下。

    血腥子四处飞溅,我好像刺到了他的眼珠子,他捂着眼睛杀猪般的叫,咚的一声栽倒。

  • 第2章 卓风

    我勉强起身穿上裤子,疯了似的往外跑,可跑到一半才想起来这是回家的路。

    自己已经被亲人抛弃,再回去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我又停下了脚步,开始往出山的方向跑。

    这个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东方的天空冒出一丝日出的红晕。

    山里人醒得早,要是走的迟了,我会被抓回去。我加快奔跑的速度,绝对要在大山苏醒前跑出去。

    我跑到了山口进城的公交站,远远地看见一个男人站在那儿。

    他背着照相机,脚边放着一个大背包,正在举着手机到处找信号。

    看这幅打扮肯定不是山里人,我这才放下心来,努力平复正剧烈跳动的心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去。

    走近了,脸对脸,我才惊觉,这人我认识。

    卓风。

    山里风景好,空气好。经常会有一群人过来拍照摄影,几天前有几个人在山里迷了路,我正背着我家三妹妹外出捡柴火,顺便就将他们带了出来,认识了其中一个男人,就是他。

    他是几个人中的领队,人好心善,当时还要给我钱。我不敢收,他就号召所有人将他们包里的零食都给了我。

    几次相遇,就认识了。

    可是,他不是应该早就跟着他们的团队一起走了么!

    “大妞儿!你怎么在这儿?”卓风笑着,“我知道你们山里人都早睡早起,可是这也太早了吧?”

    我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要说什么,只管埋头。

    我以为他说两句话就放过我,谁想到他将东西放下,朝着我走过来。

    一面走一面低头在兜里翻找东西,走到我跟前将一张照片递给了我说,“我来过这里三次,每次都能看到一个像你这么大的小姑娘站在山上捡柴火。当时正捕捉到一个姑娘在枫叶树下看到那风景美极了,我顺手拍了一张,回去后洗了出来。上次见你就觉的熟悉,可我没敢认。你看看这是不是你?”

    他总是热情似火的性子,走到哪里都笑呵呵的跟村里人打招呼,我那个时候见到他就喜欢躲在他身后不远处看他。他高大帅气有礼貌,更主要的是他会照顾人,不像我们村里的男人,只会欺负女孩子。

    可能是我从小缺少父爱,所以对于性格成熟稳重的男性总是有着说不出的好感。

    我伸手将照片接过,低头看了看,没有吭声。只用手指甲扣着照片上的自己,想象着他当时坐在的位子,陷入了回忆之中。

    他当时就蹲在山岗上,手里拿着相机,身后堆满了设备,很远我就能看到他的神情,偶尔弯腰拾起柴火站起身看向他,或许就是那个时候被他拍到的。

    他又笑着说,“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要去市里吗?”

    卓风的问题将我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我抬头看着他,不待说话,卓风有些惊恐的后退几步,跟着背过了身去,声音有些不对的问我,“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坏人了?”说着,他还一面脱自己的外套,侧过身子直着手臂将衣服递给我。

    我楞楞的瞧着,低头看着我的身上,身上的衣服被撕烂,可怜的布料随清风摆动,露出里面带着伤痕的皮肤,若隐若现的红缨像一张正在害羞的小姑娘的脸。

    我哽咽,一时之间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面对他的关心,坚硬的壁垒瞬间坍塌。

    我一面抹泪一面对他说,“卓风,你能把我送到城里吗?或者,或者……把我送到别的地方扔了也好,只要带我走就行,好不好?”

    只要离开这里,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不想给老头子生孩子,我不要做代孕机器。

    他一听我的话脸色也有些不对了,有些紧张,“你别哭,我不会伤害你。你说你到底怎么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