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蚀骨成瘾、简宁顾景臣杜纤纤小说

蚀骨成瘾

简宁顾景臣杜纤纤小说

主角:简宁,顾景臣,杜纤纤 标签:都市言情

一条暧昧留言,引她步步踏入深渊。亲眼目睹父亲葬身火海,母亲精神失常,宝宝猝死腹中,结婚三年的丈夫勾结第三者处心积虑逼她至死。许是上天怜悯,她不甘的灵魂重生在一个刚出道的小明星身上,一醒来却发现深陷重重危机,前世今生的仇敌齐聚一堂,等着将她推入地狱!简宁发誓,这一辈子,哪怕活得再卑微再不择手段,哪怕遭受万千唾弃和谩骂,那些欠了她的人,一个都别想逃!所有的仇恨她都会连本带利一一向他们讨回来!从此,三线小明星步步蜕变为娱乐圈的绯闻女王、顶级天后,绽放出无人匹敌的璀璨光芒,她身边的男伴换了一个又一个,甚至扬言,天下的豪门都跟她有一腿……

湛王妃 状态:完结

简宁顾景臣杜纤纤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001】婚姻危机

    结婚三年,简宁第一次发现傅天泽有外遇,是因为那条语音留言——

    “宝贝儿,想你了,今晚老地方等你,记得穿我最喜欢的那套黑色内衣……她又飞巴黎了,不在家,小宝贝儿,看我今晚怎么撕了你!”

    是傅天泽的声音,化成灰简宁都认识。只是,她从来没有听过傅天泽这样说话,与他平日里衣冠楚楚清心寡欲的样子相差太远。简宁握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心里狠狠一痛。

    简家是S市首屈一指的富豪,以房地产和连锁酒店发家,只有简宁一个独生女,简父一直将傅天泽当做自己的儿子来看待,傅天泽相貌英俊,知书达理,谈吐不凡,高学历和留洋的背景更为他增添了不少魅力。

    大学毕业那年,简宁回国,与傅天泽结婚。婚后傅天泽待她一如既往地温柔体贴,支持她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业,日久生情,傅天泽在她心里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人人都说他们是佳偶天成郎才女貌。

    结婚三年,尽管父母催促,简宁却一直没能怀上孩子。今天,她本来要飞往巴黎参加时装周,却因为要去医院拿化验单耽搁了一会儿。没想到就在她拿到检查结果,准备告诉傅天泽这个喜讯时,却忽然因为这条留言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这三年婚姻,简宁自认对傅天泽也算关怀备至,除了她的事业,便是他,爸爸在婚礼上将她的手交给傅天泽时,嘱咐他要好好照顾她,他就是这么照顾她的,照顾到别的女人床上去了?

    简宁知道,发给她这条暧昧留言的肯定是傅天泽的情人无疑,豪门中曾上演过多少出小三逼走原配的戏码,只是那个贱人好像弄错了,傅天泽说到底终究只是简家的女婿,她大可以跟傅天泽离婚,让他净身出户!

    什么都可以忍受,只有背叛和出轨不能!

    简宁越想越愤怒,加上怀有身孕,更加不能心平气和。

    老地方见?

    她倒是要看看那对奸夫淫妇如何放荡!

    简宁随即打电话给自己的好友杜纤纤,道:“纤纤,帮我查一下这个身份证号最近有没有入住哪家酒店。”

    杜纤纤就职特殊部门,当然有路径,只是惊愕道:“傅天泽?简宁,怎么回事啊?傅天泽怎么了?你居然查他?”

    简宁努力平心静气:“你只要告诉我结果就行,后面的事我以后再跟你说。”

    杜纤纤也不好逼她,如实道:“傅天泽出入最多的是……‘盛世豪庭’。”

    简宁气笑了。

    “盛世豪庭”,简家自营的连锁酒店。

    傅天泽真是好样的。

    爸妈半个月前出国旅游去了,明天才回来。她也没有人可以商量,出了这种事,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简宁抹了抹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流下来的泪水,她只是觉得不值,爱情会死去,婚姻也靠不住,她还能相信什么?

    但是,简宁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女人,她才二十五岁,有的是大好年华,她并不依赖傅天泽活着,何必要在一棵不忠于她的歪脖子树上吊死?

    她想得越清楚,越是镇定,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裳,天黑了才出门,没开车,叫了辆出租去了位于翠微湖畔的“盛世豪庭国际大酒店”。

    “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傅天泽在哪个房间。”简宁对前台小姐道。

    “不好意思,小姐,我们不能泄露客人的信息。”前台小姐道歉道。

    “我是简宁,这间酒店是我名下的产业,傅天泽是我老公,我刚从国外飞回来,想给他一个惊喜。”简宁目光森冷地盯着前台小姐道。

    大老板的女儿,当然不能得罪,前台小姐慌了神,忙在电脑上敲了敲,随即告诉简宁:“傅太太,傅先生在16楼888号总统套房。这是……备用房卡。”

    “谢谢!”简宁抓过房卡利落地转身,举手投足间尽是沉着与自信,不见半点灰败。

    可是,她刚转过拐角,前台小姐便拨通了一个电话,道:“傅先生,她上去了。”

    阴谋才刚刚开始。

    简宁毫无察觉。

    乘电梯上了16楼,在888号房间门口站了一会儿,简宁的步子忽然迈不出去,失败的婚姻对她来说也许可以重新开始,可是对爸妈来说肯定是个不小的打击,更何况她已经有了傅天泽的孩子,这孩子到底是无辜的。

    然而,再多的顾虑还是比不上捉奸的愤怒,如果傅天泽骗了她,就该受到惩罚!婚内出轨,只要她拿到证据,法律不会放过他!

    简宁用房卡打开了门,再轻轻带上,总统套房的客厅里放着悠扬而浪漫的音乐,桌上两杯红酒喝了一半,沙发旁有一只女人的红色高跟鞋,还有吊带裙,男人的衬衫、裤子……一路延伸到里头的卧室门口,卧室的门没关上,因为门缝里正好夹着一件女人的黑色Bra……

    “宝贝儿,想你了,今晚老地方等你,记得穿那套我最喜欢的黑色内衣……”

    那条暧昧留言又钻进脑子里,简宁几乎不能呼吸,原来想要捉奸是一回事,亲眼见到这对狗男女偷情又是另一回事,这就是那个说爱她说会一生一世照顾她的傅天泽!

    想起三年来他在她耳边的软语温存,简宁真恨不得拿过桌上的红酒瓶冲进去砸烂傅天泽的脑袋,他怎么可以这样侮辱她!

    这时,半掩门着的卧室里传来暧昧的声音——

    “啊!天泽!”

    简宁的脚灌了铅一般挪到门边,隔着狭窄的门缝将里头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一男一女正做着不堪的事,那个男人正是她的老公傅天泽。

    简宁苦笑,这情景,可真是比看动作片过瘾多了。

    “天泽,你好棒,做你老婆真幸福……”

    “宝贝儿……”男人喘着气:“还是你更好……”

    “天泽,你又哄我,不过,我爱你……”女人媚笑。

    还有什么可说的?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简宁按下手机录像的停止键,保存,上传,一面转身朝房门走去,她只要将这份影像资料传给律师,婚内出轨的证据就足够了,到时候她要让傅天泽好看!

    然而,简宁的手刚握住门把,就被一只大手从身后握住了,她惊慌地回头,见傅天泽只围着一条浴巾站在她身后。

    “宁宁,看完了就想走?恩?”

    傅天泽似笑非笑地低头看着简宁,他英俊的面容与以往一般温柔,丝毫没有被捉奸在床的悔恨和不安,连声音也一如既往地温柔。

    简宁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傅天泽很陌生,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傅天泽,你就不觉得恶心么?”简宁奋力甩开他的手。

    “男欢女爱太平常了,我们又不是没试过,要不要一起来?”傅天泽盯着她,唇边露出更加惬意的笑来,说着,他上前一步搂住了她的腰,死死地扣住,罔顾简宁的挣扎,一只胳膊夹着她往里走去,接着甩手将简宁丢在了沙发上。

    简宁被重重一摔,肚子开始隐隐作痛,这时卧室里那个女人披着一件浴袍走出来,露出修长白皙的双腿,一头长长的大波浪风情万种地撩到一边,声音也娇媚之极,望着简宁道:“天泽,你老婆杀来了,好可怕呀。”

    傅天泽朝她伸出一只手:“小露,过来,见见我的宝贝儿宁宁。”

    那女人听话地赤着脚走到傅天泽身边,柔若无骨似的投进他怀里,眼睛毫不回避地望着简宁。

  • 【003】死丫头,让你跑!

    头疼,睁不开眼,被困在惨痛的梦魇中无法脱身,那血,那火,那狰狞的面孔和赤裸的背叛以及长久以来处心积虑的阴谋……

    简宁的手紧紧握着,越握越紧,指尖用力地掐着手心,终于,疼痛迫使她脑袋清醒了些许,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视线模糊。

    暖黄的光晕。

    身下很软,她应该是躺在床上……

    空气里一股酒味。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哗哗的水声。

    简宁想坐起来,身子却绵软无力,不仅如此,她还觉得很热,燥热,难耐,房间里的空调没开么?不对,她明明记得才三月……

    忽然,一阵铃声远远响起,好像在隔壁:“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该嗅到她的美,擦掉一切陪你睡……”

    《香水有毒》。

    这首歌唱尽了女人的犯贱,简宁厌恶地皱起眉。

    这时,水声突然停了,铃声也断了,换成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很粗犷市井气十足:“喂……刘校长,哈哈,你好,你好,既然你都说了,我能不关照她么?嗯,很满意,这姿色应该算得上你们学校最漂亮的女学生了,嫩,真嫩……”

    简宁觉得不对劲,这声音离得并不远,她费力地撑起头朝自己身上一看,一件雪纺的绿色连衣裙被撕了一半,光洁白嫩的大腿露在外面,床上散乱地扔着男人的裤子和衬衫,鼻端满是酒气,不只是衣服上散发的,还有她自己身上的味道……

    不对。

    这房间也不对。是酒店的宾馆。白色的床单和被子……浴室有人在洗澡。

    简宁脑子混沌一片,分不清梦魇和现实,她到底死了没有?

    难道是傅天泽找人来害她?想捏造她与别的男人偷情的证据好反咬她一口?

    “那药下得分量好像重了点,到现在还没醒,哈哈哈,没醒也好,这样才刺激嘛……好,好,好……”浴室里男人的声音带着十足的淫邪味道,哈哈大笑起来。

    下药?

    简宁心里一阵恐慌,是的,她动不了,身体没有力气,连稍稍抬一抬手都觉困难。但是,她绝对不可以被不明不白的人玷污!她必须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身上越来越热,口干舌燥,恨不得将剩下的那一半的裙子亲手撕了去,简宁摸索着,也不知头发上什么时候多了根盘发的发簪,金属制的,摸上去冰凉。

    她将发簪扯了下来,握在手心里,可是怎么握都握不住似的,她试了许多次,终于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自己的腿狠狠刺去!

    发簪尖锐的那头刺进肉里,剧烈的疼痛迫使简宁恢复了些许神志,她忍着痛爬起身来,脚踏到了冰凉的地板上,她看到一个女人的包被丢在一旁,一只白色的手机露出一半来。

    她也顾不得那是不是自己的手机,弯腰费力地将它拾了起来,慌忙地按着数字键拨打110,当她的手刚拽上门把,浴室的门忽然开了!

    一个五十岁左右身体发福的中年男人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走了出来,身上的肥肉太多,脸也很臃肿,耳边还贴着手机跟人通话。等他看到门边的简宁,笑脸马上就消失了,对着电话道:“小刘,那死丫头醒了,想跑!他奶奶的,你快带两个人过来!”

    老男人说话的时候,简宁已经拉开了房间的门,无奈她被下了药,没有力气,刚跨出房门一步,就被后面的老男人拽住了头发拖了回去,手机也被他一把夺走,摔在了门边。

    “死丫头!你还想跑?到嘴的肉老子不可能不吞下去的!”老男人拖着简宁往房里去,简宁不知道头发什么时候长得这么长,疼得她头皮发麻,但是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了,等老男人的帮手来了,她将不可能从这房间里走出去!

    简宁一发狠,将手里的发簪狠狠朝那个老男人的胳膊上扎去,随着老男人的一声惨叫,他的手一松,简宁“咚”的一下栽在地板上。她抬起头来,从散乱的长发缝隙里看到老男人捂着流血的伤口恼羞成怒,若说老男人刚才只是起了色心,这会儿被她伤了,肯定会玩死她!

    简宁说不怕是不可能的,来不及思索,看到柜子上的玻璃杯,她拿起来就朝那老男人脚下砸去,“啪”的一声,玻璃杯着地摔得粉碎,接二连三地将柜子上的东西都推在地上,然后,简宁撑起身子慌忙又朝门口跑去,没有忘记顺手捞起门边的手机……

    老男人和她一样赤着脚,地上都是玻璃渣,肯定能拖住他一些时间,几秒,十几秒也好,她按着110,却迟迟打不通,完全没有信号!

    简宁苦笑,这是天要亡她?

    身后传来脚步声。

    不只一个人的。

    简宁拼了命地跑,可那些人的脚步声还是越来越近,她听到老男人骂骂咧咧道:“死丫头,出来卖还这么玩不起,老子今晚非弄死你不可!让你跑!”

    另一个男人随即道:“胡总,您别生气!您放心,这丫头跑不了的,那药很快就发作,她今晚肯定能让您玩尽兴咯!莫苒!你站住!站住!”

    简宁真的跑不动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眼看着到了长廊尽头,身后的人与她只有一步之遥,简宁忽然一个趔趄,身体朝前扑倒,手机没有拿稳,朝前飞了出去,“咚”的一声,似乎砸到了什么,然后才落在地毯上。

    “操!”

    这一声咒骂,并不是从身后传来的,而是从她头顶上方。

    简宁狼狈地趴在地上,艰难地抬起头来,看到头顶处有一个高大的人影,迎着光,她看不清他的样子。

    “死丫头!让你跑!再跑啊!看你往哪儿跑!”

    后面几个人已经追上来,个个气喘吁吁的。

    简宁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伸手用力攥住了跟前那个人的裤脚,求道:“救救我……”

    可是,那个人避之不及似的退后一步,没有费力就摆脱了她的手,他甚至还弯下腰,用帕子擦了擦刚才被她攥过的那块地方,好像救不救人不重要,他只关心他的衣服脏了没有。

    简宁绝望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