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囚婚:妻子的复仇【完本】、陆靳年郝遇见郝清欢小说

囚婚:妻子的复仇【完本】

陆靳年郝遇见郝清欢小说

主角:陆靳年,郝遇见,郝清欢, 标签:1

为了可以和陆靳年离婚,郝遇见不惜自导自演了一场大戏,败坏自己的名声,让全城的人都以为她是一个放荡不羁的骚女人。“你就这么想和我离婚?为了离婚,不惜作践你自己的身体?!”她泪如雨下,“是!”“呵!”陆靳年拽住她的发丝,逼近她的耳边,声音似挤出来的一般,“既然如此,从明天开始,你就留在魅色!我倒想看看,你想和我离婚的决心,到底有多大!”为了报复她,陆靳年强行将她丢进了全市最繁华喧嚣的夜总会,逼着她去侍奉那帮老男人。

淡淡的疼 状态:连载中

陆靳年郝遇见郝清欢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夜凉如水,郝遇见穿着单薄的真丝睡裙,双手环膝的坐在卧室的窗口边。

    “她人在哪里?”彼时,丝毫不让她意外的是,耳边响起了那道冰冷的,薄凉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

    紧接着,是女佣战战兢兢的回应,“在……楼上的大卧室内……”

    一阵可怕的寂静之后,是皮鞋踩着大理石地砖的铿锵声,从楼下的客厅,至旋转楼梯,再至门边。

    直到卧室的门被大力的推开,身材颀长的男人压迫而来,郝遇见勾起唇角,清澈的眼眸中,折射出了一抹凄凉和悲伤。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她声音轻的似让人捉摸不透,又透着蛊惑人心的笑意。

    陆靳年盯着她的背影,一身白衫黑裤,以及搭在臂弯上的西装,也遮掩不住他的风尘仆仆,他攥紧手里的寥寥几张纸,气息阴沉的缓步朝她走去。

    “这些照片,是不是真的?”报纸已被他的手掌大力的揉搓成了一团,攥在掌心。

    在那泛黄的薄纸上,是今日时报刚刚爆料出来的惊天消息:

    “陆氏儿媳不守妇道,竟在知名酒店内与多名男子纵欲狂欢!”

    底部,是一张高清无码的照片,郝遇见衣衫尽褪,被几个魁梧的男人抵在胸膛之间,一双藕臂抱着其中一个人的脖颈,眼神迷离。

    “陆氏出此丑闻,是否会对近日的海外上市造成重大影响?我们敬请关注!”

    陆靳年逼着自己不去看报纸上那刺痛双目的照片,他三步并两步的上前,忽然伸手按住她的肩逼迫着她转身。

    他掐住她惨白如纸的脸,怒极反笑,“郝遇见,你就这么想和我离婚?为了离婚?不惜作践你自己的身体?!”

    郝遇见喉咙一塞,强忍着肩膀上传来的蚀骨疼痛,张了张唇,“是!”

    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三年婚姻,七年爱恋,她对他的心彻底磨灭在了这场商业联姻之中。

    她彻底的输了,输给了他,也输给了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郝清欢。

    “好!很好!”陆靳年扣着她肩膀的手停顿了一下,狭长的眸中迸发出了一道冷芒,他从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这个女人竟然会用这样的手段,胁迫他!

    “郝遇见,你知道么,我这一生,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威胁!”

    “想离婚是么?”

    他径自用手掐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像是将她整个人拎起来一般,以恨不得掐碎她的力度,将踉跄的她扯进浴室。

    “就算要离婚,我也会让你‘净身’出户!”

    他将她直接的丢在了浴室冰凉的地砖上,拧开水龙头,取下花洒,冰凉彻骨的地下水狂浇在郝遇见的头上,身上。

    她呛了好几口水,几乎快要窒息。

    而陆靳年则将水阀开到最大,强劲的冷水迎头喷下。

    “不……不要……”郝遇见尖叫着想爬出去,却被男人又大力的拽了回来。

    陆靳年蹲下身,三两下的扯去她身上的衣缕,用膝盖抵住她左边的肩膀,拿起大号的软毛刷,涂抹了浴液后,疯狂的刷洗着她的身体。

    郝遇见这才真正的明白,陆靳年口中的‘净身’,是什么意思。

    她只觉得全身上下又痛又冷,而陆靳年的手劲儿越来越大,她开始拼命的挣扎,原先就惨白的唇冻的发青,声音都是哆嗦的,“陆靳年,你放手……你放手!”

    她徒劳的在地上激烈的转动肩膀。

    可是在陆靳年的禁锢之下,她可供摆动的幅度有限,更是没有一丁点逃避的机会,全身红肿的面积在不断的增加。

  • 第2章 既然不爱我,又何必娶我

    “告诉我,那些男人,碰了你哪里?是这里?还是这里?还是这?!”因为过度的愤怒,陆靳年的呼吸都是重重的。

    被凉水浸湿的毛刷拍打着她身体的每一处,郝遇见又是一阵的颤抖,眼泪控制不住的掉落下来。

    直到最后,毛刷停留在了她两腿之间。

    郝遇见的心里顿时升腾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她急速的摇头,“不……”

    然而陆靳年根本不会听她的,更没有理会她眼神中的恐惧,大力的掰开她的腿根,将撤去了花洒的塑料淋浴管,深深的埋入了郝遇见的体.内!

    “啊——”郝遇见惊叫着,身体猛的一震。

    她试图往后去躲,可是身后就是墙壁,陆靳年手中握着的管子还在往里捅,已经深深的弄疼了她。

    而他则旋转着管子,往她体内压去……

    “疼……好疼……”

    郝遇见疼的声音打着颤,那从淋浴头中喷洒出来的热水,仿佛要将她的五脏六腑搅和到一起,只让她觉得下身又疼又沉……

    她已经没劲儿再去挣扎了,意识在剧痛的旋涡里,一点点的涣散开来……

    陆靳年目不转睛的盯着从郝遇见体内涌出来的水,手臂托住她半昏厥后的身子。

    虽然凌虐她的过程让他心里并不好受,可他的怒气也并没有彻底的消散。

    “我不想再从你的嘴中,听见‘离婚’这两个字。”

    他几乎是咬着她的脖颈,每个字都似从齿缝间挤出来的一般,顿了顿之后,他继续说道,“否则,我不知道下一次,我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郝遇见,即便是要结束这场游戏,也不该是由你来结束。”

    而应该是他,陆靳年。

    冷沉的腔调,漠然的视线,男人凝视着她闭着眼的模样,知道她不愿意多看他一眼。

    可他并不在意,他知道她有在听。

    这就够了。

    陆靳年抽出水管,将郝遇见托起后扶在怀中,打横抱起。

    他从衣柜里取下冰凉的绸缎,吸干她身上的全部水珠,用浴巾将她包裹住后平放在了床上。

    郝遇见知道陆靳年就站在床边,委屈的泪水直在她眼眶里打转儿,她紧紧的闭着眼,虽然身体已经不再是那么的疼痛,可是一颗心却寒凉的厉害。

    她渴望逃离,却又有心无力。

    陆靳年,既然不爱我,又何必娶我,禁锢我,我们之间,一定要伤彼此如此之深吗?!

    “究竟要怎么样,你才会同意离婚?”郝遇见攥紧了身下的蚕丝被,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哀求。

    陆靳年的脚步猛然在离房门半米处站定。

    半湿了的白色衬衫服帖的勾勒出他胸前的肌理线条,挽起的衣袖露出了他大半截的手臂,手臂上的青筋明显凸起。

    和刚才在浴室内,郝遇见抓出来的几条冒着血珠的抓痕纵横交错,格外的触目惊心。

    呵,离婚!又是离婚!

    男人的脸上戾气乍现,回头看着床上的郝遇见,眼里一片阴沉之色。

    “离婚?你想都不要想!”

    他摔门而出,‘砰’的一声房门关上,在郝遇见耳边嗡嗡作响。

    她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滑落脸颊,心里尽是绝望。

    ……

    自那以后,郝遇见都没见到陆靳年。

    他就如消失了一样,再无踏足这空旷的别墅半步。

    而她就像是深宫里被遗弃的废妃,整日封闭在冷清的卧室里。

    半个月后,郝遇见收拾起破碎的心情,驱车去了医院。

    “这就是陆太太?呵,没想到是那样的货色!”

    医院不少人通过报纸得知她的事情,知道那部春宫大戏,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