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器语、陶桦墨十一莫夜小说

器语

陶桦墨十一莫夜小说

主角:陶桦,墨十一,莫夜 标签:独家首发

沈西博物馆成立初期,怪事频发,消失的古董,杀人的甲胄……是人心作恶?还是另有阴谋?波诡云幂的上海滩,神秘的地宫文物修复办公室,这里将给大家解开一件件尘封在古物背后的故事!读者群;99536417文物是历史最好的讲述者!而我们,是挖掘和守护文物的人!精分版;土豪街霸探长vs精分掉渣天文物师修复师陶桦评价墨十一;这姑娘长得好看,就是心眼小,爱记仇,满嘴胡话胆子大到能把天给桶个窟窿!墨十一评价陶桦;人傻钱多,坐拥一条街 哪哪都好,就是一根筋,天天追着她屁沟后面管她要“爹”!

七两 状态:完结

陶桦墨十一莫夜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消失的斗彩花瓶

    1840年,鸦片战争后,新兴资产阶级受西方文化的影响,主张“讲求西学”,发展资本主义文化教育,惊呆博物馆的产生,就是这一文化现象的反应。

    其中有两种不同的性质,一种是外国人在国内办的,一种是中国人自己办的。

    上海市政府在法租界和法国人联合共同督办了沈西博物馆,其中搜罗了包括圆明园在内的三千五百多件文物和一千五百多部古书籍。兴办初始,沈西博物馆受到了上海各界人士的追捧,一时间整个上海滩都兴起了一股文物风,许多贵族小姐和夫人都喜欢三三两两结伴参观。

    当时的博物馆长林宇名是由市长直接任命,副馆长詹姆斯由法国大使馆任命。

    “探长,这边。”四喜一边往博物馆里走,一边招呼后面刚从那脸黑色的德国小汽车里下来的陶桦。

    陶桦是租界警察局的探长,很年轻,喜欢穿着三件套的西装,开着黑色的德国小汽车,走路的时候,皮鞋下面的鞋钉敲击着地面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很有气场。

    陶桦抿着唇,脸色有些难看,穿过幽深的一小段走廊,前面是整个展厅。

    “探长,那边情况怎么样?”四喜笑眯眯的推了推鼻梁上的小黑墨镜。他倒不是耍帅气,而是有眼疾,眼睛见不得光,长年累月的带着墨镜。

    陶桦的脸色越加的难看了。

    半个月前,他接到线人的消息,青帮和龙源帮要在今天晚上九点在松江码头械斗,抢一批从美国运过来的烟土。他带队蹲守了三个小时,结果重华路13号码头上除了几个卸货的脚力在那儿打牌吃酒,青帮和龙源帮的人一个也没有出现。

    警察局一百来号人喂了三个小时的蚊子,简直是笑话。

    四喜见他脸色不好,也知道事情没办好,摸了摸鼻尖,不敢自讨没趣。

    陶桦这个人在四喜和一众警局警员的眼中都带有几分神秘色彩。听上头的人说,陶桦是留洋回来的,家里人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好像是开银行的生意人,至于他为什么独自一个人回上海,理由五花八门。

    有人说他是被家族给流放了,也有人说,他是回来取家族留下的宝藏的,更有人说,他是回来寻找青梅竹马的爱人的,总之理由五花八门,却从没听他自己提及过。不过有一点四喜是极为羡慕的,听说法租界里的法兰德一条街都是姓陶的,每年的房租都够上海滩一个中产阶级的家庭吃用一辈子的。

    四喜小心翼翼的看着陶桦,仿佛在看一根金光闪闪的小黄鱼。

    陶桦没有注意到四喜的表情,他的目光被整个大厅里五花八门的文物古董给吸引住了。这家中法合资的博物馆他此前来过一次,对里面展出的所谓的文物,心里实在有些不喜,一来这里的东西很多都是当年八国联军从圆明园带走的,现在以法国领事馆的名义放在这里展出,赚中国人的钱,说出来实在是有些无耻。

    “什么情况?”他一边往里走,一边听四喜介绍情况。

    今天是周五,博物馆的客人并不是很多,中午下了一场小雨,下午四点就闭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警察局接到博物馆管理员的报案,说是里面一件展品不见了。由于展品是法国领事馆展出的,所以事情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陶桦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眼四喜。

    四喜穿着警服,身材干瘦,踮起脚来也只到陶桦的鼻尖,被他这么一看,整个人仿佛又矮了一截,压低了身子,小声说道,“丢的是当年八国联军从圆明园里带出来的一只雍正时的斗彩花瓶。”

    清朝时期的陶瓷文化已经发展得登峰造极。数千年的经验加上景德镇的天然原料,度套管的管理,清朝的瓷器成就非常的卓绝,到了清朝末期,慈溪太后重修圆明园后,里面收藏的瓷器数不胜数,件件皆是真品。

    “一个花瓶?”陶桦不由得皱了皱眉,仿佛再说,一只花瓶,就大半夜把我们叫来了?

    四喜干巴巴一笑,说道,“哪里会这么简单啊!东西丢了,人也死了。”

    陶桦脚步一顿,四喜“哎呦”一声,一头撞在陶桦背上,捂着鼻子呻吟了一声。

    “头儿,你怎么停下了?”

    陶桦碾了碾手指,“说重点。”

    四喜咽了口吐沫,压低了声音说,“入夜后,博物馆里会有两个值夜的管理员,一个叫小张,一个叫小王。小张守上半夜,小王守下半夜,小王十二点的时候从休息室里醒来,到展厅找小张换班,结果走到瓷器大厅门口的时候,手电筒的光往门口一打。”四喜说着,突然朝前面一指,陶桦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不远处是两扇闭合的红木门,窗户是镂空的雕花,彩色玻璃在博物馆上方的大灯下闪着七彩的光。

    这栋博物馆是满清的一位王爷的别院改建的,最大程度的保留了原建筑的设计理念,所以一走进来,便会有种误入宫廷的感觉,平白多了几分深冷,特别是夜里,风吹着窗外的树枝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让人不寒而栗。

    陶桦的目光落在那两扇门前的青石板地面上,地面上不知何时沾染了一大片深色的液体,已经有些干涸,但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子血腥味。

    “小王走到门口的时候,血顺着门缝流出来,到处都是。”四喜说着,陶桦皱了皱眉,看见那滩血迹上几个明显的脚印,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人的。

    “他进去了?”陶桦说。

    四喜眨了眨眼,“进去了,他拉开门,小张的尸体就迎面扑了过来,正好砸在他身上,把人吓得半死。”

    “尸体呢?”陶桦突然说,四喜愣了下,“啊?”

    “我说尸体。”陶桦说完,快步走过去,四喜连忙在后面跟着说,“当时还没死,送医院去了,刚才医院打电话过来,没气儿了。”四喜挠了挠脑袋,陶桦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死,你说尸体?”

    四喜干巴巴一笑,“后来可不是死了么?”

    正说着,面前的两扇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了。

    “你谁啊?怎么随便就跑案发现场来了?”四喜见这人四十多岁,穿着一身灰色的褂子,头上戴着一顶灰色的帽子,身材有点胖,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手里拎着一只黄色的牛皮箱子,不由得大喊出声,下意识的伸手摸上腰间别着的警棍。

    男人笑了笑,突然抬手摸向裤兜。

    “别动。”四喜突然大喊一声,把枪往男人的脑门上顶了顶,然后弯腰伸手去掏他的裤兜。

    男人双手举过头顶,白色的面皮对着陶桦,脸上带着笑。

    四喜从他兜里掏出一张证件,愣了下,打开一看,回头看了眼陶桦,“头儿,你看。”

    陶桦皱眉接过证件一看,上面是南京政府颁发的证件,“您是南京特派到沈西博物馆的文物修复专家肖昙?”

  • 第2章 卖刀!

    “喵喵喵!”

    几声凄厉的猫叫声在昏暗的巷子里回荡,巷子口昏黄的路灯下,穿着短衫的年轻人伸手压了压头上的瓜皮小帽,然后深深吸了最后一口烟,把有些泛黄的烟头重重丢在地上,抬脚碾了碾。

    巷子位于法租界,与百乐门就隔了一条街,站在巷子口还能听见百乐门里传来的歌舞声,恁是一片歌舞升平的世界。

    巷子对面是一栋法国人建的教堂,教堂顶楼是一个钟楼,巨大的西洋中盘即便是站在租借门口,只要眼神儿好,也能遥遥看见的。

    “咚咚咚……”

    钟声一连响了十二下,小吴抬头看了眼钟,又从怀里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分毫不差,人也应该来了。

    天气已经进入了初春,夜里还带着几分寒气儿,小吴拢了拢衣襟,转过身看着巷子深处。不多时,巷子里传来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

    这是日本仿造美国的哈雷戴维森的摩托车!

    小吴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双手在身前搓了搓,殷切的看着一辆黑乎乎的小怪物从巷子里快速的奔驰过来。

    越拉越近,视线明朗起来,昏黄的路灯下,一辆摩托车漂亮的一个甩尾,停在了小吴身前。

    “十一。你可来了,就等着你呢。”小吴焦急的说,坐在摩托车上的骑手穿着鹿皮的皮夹克,脚上蹬着小皮靴,摘掉头上的帽子,一头帅气的短发在空中划开一道弧度。“路上出了点小事故,幸好来得及。”墨十一笑眯了眼睛,身姿轻巧的跳下摩托车,从旁边的车斗里抱起一个墨绿色的帆布大布袋,重重的往地上一放,笑着说,“都在这儿呢,一把不少。”

    帆布袋里装的全是半米长的砍刀,银色的刀锋在路灯下闪着寒光,锋利无比。小吴满意的一把抱起帆布袋,墨十一笑眯着眼睛伸手拉了他一把,“钱呢?”

    小吴哭笑不得的说,“钱钱钱,总不会差了你的。”说完,腾出一只手在兜儿里摸出一圈钞票丢过去。

    十一伸手接住纸票,在鼻子尖一闻,不由得笑出声来,“是钱的味道。”

    小吴脸一黑,“钱鬼。”

    十一把钱往皮夹克兜里一塞,“行啦,赶紧走吧,别回头你们老大被人给砍了,你这刀还没送过去。”

    “呸呸呸!说什么呢?我们莫爷那是什么人物?上海滩能砍了他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小吴深感偶像被侮辱,咬牙切齿的说。

    十一翻了个白眼,长腿一迈,跨上摩托车,一边戴头盔一边说,“行行行,你们莫爷厉害,你们莫爷天下第一,赶紧滚蛋吧!记得留一条狗命明天早晨去看你妈,老太太天天在我耳边嘟囔你,要是让她知道你不好好当学徒,跑去混黑帮,当心你的脑袋。”

    “十一,我的大姐,你可千万不能告诉我们家老太太,看在我在你们这儿采购了这么多刀的份上,你得给我保密啊!”小吴扯着嗓子大喊,摩托车轰隆隆开出十几米突然停下来,墨十一回头一笑,“我铺子里还有三十把仿唐刀,杀伤力比砍刀强多了,三十大洋一把!”说完,摩托车咆哮着冲进巷子。

    “墨十一,你特么的抢钱吧!”小吴“呸!”了一口唾沫,提了提怀里的帆布包,抬起手朝不远处路灯下的一辆黑色小汽车摆了摆手。

    ————

    “头儿,咱们现在去哪儿啊?”

    出了博物馆,一股冷风扑面而来,四喜回头看了眼跟在后面的陶桦,狐疑的的问。

    陶桦掏出车钥匙丢给他,“你开车,去医院。”

    四喜接过车钥匙 ,咧嘴一笑,“真让我开?”

    陶桦烦躁的揉了揉眉心,“你走过去我也不介意。”

    “呵呵!我介意。”四喜一路小跑冲到路边,先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头儿,您上车。”

    陶桦“啪!”的一声按上车门,拉开后车门,“我坐后面,到了喊我。”说着,弯腰上车。

    车子平稳的驶在空荡的大街上,陶桦大概是真的累了,一上车就歪着脑袋睡着了,也不知道昏沉沉的睡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枪声。

    “碰!”

    “碰碰!”

    接连几声枪响,陶桦猛地睁开眼,“停车!”

    四喜猛地一个刹车,陶桦连忙打开车门跳下车,冲到驾驶室拉开车门,一把将四喜拽下来,“上后面去,我来开。”

    “头儿!”四喜哭丧着脸,“咱不去医院了?”

    “你没听到枪响?”陶桦丢给他一个你耳朵有毛病的眼神,弯腰上了车。

    四喜连忙绕过车头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一猫腰转了进去,哭丧着脸说,“听到了,听声音,应该是从重华路13号码头那边传来的。”

    陶桦扯了扯唇角,露出一抹冷笑,“我倒是小看莫夜了。”

    车子发出一阵轰鸣,箭一样飞了出去,仿佛带着势如破竹的杀气。

    四喜连忙抓住车门上方的把手,苦着脸说,“头儿,什么意思?”

    陶桦黑着脸,目光阴鸷的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路灯,皮笑肉不笑的说,“莫夜是虚晃了一招,今天青帮确实跟龙源帮有一场火拼,不过时间根本不是九点。”

    四喜一拍脑门,把鼻梁上的墨镜拍歪了,连忙扶正,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妈的,我们是被耍了,那个线人一定是莫夜事先就安排好误导我们的,等我们的人一撤,青帮就跟龙源帮打起来了。”

    陶桦乜了他一眼,没说话,车子一个急转弯,朝着重华路飞驰过去。

    夜色渐渐沉了下来,宽阔的大街上静得能听见汽车轮子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陶桦把车停在重华路附近的一家洋行门口,这里距离13号码头只有不到一千米的距离。

    下了车,一股子海腥味扑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腐烂的臭鱼味和货物发霉的酸味。

    陶桦拢了拢衣襟,伸手从怀里的枪套中抽出那把擦得澈亮的m1911柯尔特手枪。四喜眯着眼睛羡慕的看着陶桦的那把柯尔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仿制驳壳枪,不由得叹了口气儿;头儿就是头儿,不愧是街霸啊!那么难搞的m1911柯尔特都能弄到。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