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枕上国师耍威风、米新月白夜魏明德小说

枕上国师耍威风

米新月白夜魏明德小说

主角:米新月,白夜,魏明德, 标签:重生、国师、复仇、腹黑

她为他谋得太子之位,却落得万箭穿心。再次醒来,她要让太子死无葬身之地!一个小小的病弱侯府嫡女,自然要拉虎皮扯大旗。“国师大人,小女愿意付出一切!”她虔诚地说着!“做本国师的宠物就好!陪吃陪喝陪玩带暖床!”几年后,“小东西,本国师娶你可好?”“我们已经解除合约了,国师大人,本小姐的夫婿,你当不起!”

白羽剪瞳 状态:连载中

米新月白夜魏明德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付出代价

    月朗星高,一片树林,一张拔步床,青色纱帐。地动床摇,鸟儿惊飞,动物哀鸣。

    “国师,小女如此付出,您满意吗?”米新月揉着自己的老腰,再这样下去,她都要玩完了。

    真没想到,她米罗居然会在一个废物身上重生,最关键的是还得靠这个男人才能扭转局面,否则就得在那个小院子里等到死。如果不是他,重生过的米新月也是一具尸体了。

    白夜示意对方先给自己擦干净,然后躺在那,非常勉强地说,“还算可以,本国师早就跟你说过,这腰力不行得继续练。”

    米新月在心中草泥马了一万遍,还是满脸对着笑,“国师大人,那我出京的事情?”

    白夜拍拍手,立刻有四个童子出现,都是十岁到十四岁之间的,年纪大了之后都不可以近身伺候。

    米新月就在床上看着男人的背影,每一次滚床单,这张床都得抬到哪?

    无论是河边,还是树林,还是城楼上,总之没有这男人想不到的地方,当然她的腰力也在各种高难度的动作中不断被开发。

    “三个月后出京,每半年回京城一个月,或者本国师去找你。”白夜收拾好后,这才回答,二十四年的人生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好玩的宠物,但是这只宠物却偏偏要做野兽。

    难道不想做野兽的宠物都不是好宠物吗?

    还要等三个月,米新月觉得自己现在一刻都不能等,但却低眉顺眼地应下来。

    “国师,小女子非处子之身,只要有经验的嬷嬷都能看出来,求您赐个药,再帮我种个守宫砂。再过两日,我也该病愈出门了!”米新月讨好地看着白夜,他们之间虽然就是床上滚床单的合作关系,但是谁让他实力强大,而自己现在必须要依附于他。

    白夜揉了揉她的头发,似笑非笑地说,“月儿总是这么的可爱,让人忍不住再要一次。不过明日有事,崔嬷嬷与花荣,花浓会取代你院子的三个人。她们会帮你搞定的,你是我的宠物,岂是其他人可以欺负的。”

    是的,宠物,现在的她沦落到宠物的地步。

    “谢谢主人!”配合,她为什么不配合,当初也是主动地爬了他的床。

    米新月回到破旧的小院子,堂堂的战国候嫡女就住这样的院子,真是混得太差,这身子原本的主人也是死于中毒,慢性中毒,这身子被掏空的厉害。

    “大小姐,三个时辰您要跟宁郡王见面,对方跟您的婚约,是夫人在世的时候定下来的。而现在侯夫人是要让您以最惨淡的形象出现,顺便污蔑污蔑您的名声,然后这桩婚事就可以给她的女儿了!”崔嬷嬷面对米新月可没有半点蔑视,要知道主子这么多年都没有暖床的,所有人都以为主子有隐疾。

    可以说,米新月的出现刚刚好,所以既然被指派过来,崔嬷嬷那就对米新月绝对忠心。

    “多谢嬷嬷提醒,我先睡一会,花浓明日给你半个时辰,务必让本小姐光彩照人!”伺候那个大色鬼几个时辰,真不是人干的活,米新月倒床就睡着了。

    “退婚,本小姐也要退的漂亮,他们那点手段也未尝太小儿科!”米新月对崔嬷嬷打听来的消息无法接受,因为太低级了。

    花浓的手艺非常好,看着镜子中无比白净漂亮的人儿,米新月都要爱上了。

    怪不得那个老家伙能看上,年轻就是好,摸着自己的脸。真是期待等会退婚的男人是什么表情!还有亲爱的继母,日子太过于无聊,她居然都对这些人感兴趣了。

    “大小姐,外面那群人来了,还带了新衣服!”花荣似笑非笑,脸上的表情贼像那个家伙,米新月翻着白眼。

    战国候府的现任夫人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这个破旧的小院,在院子门口嫌弃地皱着眉头,身边的嬷嬷立刻拍门,结果拍了三下,大门倒下去了。

    米新月如同一只受惊的小白兔,双眼微红地看着侯夫人,“母亲您是要打月儿吗?月儿犯错了吗?”

    侯夫人看着这个小贱人跟她娘一样的脸,虽然微微有些发白,但却该死的勾人。这心中的怒火蹭一下就上来了,但是看着她求饶的小脸,又爽了几分。

    “新月,母亲是给你送衣服来的,等会你得见见宁郡王,你们的婚事很早就订下了。今日主要谈大婚的事情,等会可不许胡乱说话,明白吗?”侯夫人高高在上地说话,拿来的衣服全部按照素色带的,就怕抢了湘儿的风头。

    “多谢母亲!”米新月低着头,谈婚事,至于让她出面吗?

    等这些人走了,崔嬷嬷才开始说话,因为米新月身边真正的嬷嬷是个哑巴,所以不会传授她任何东西,两个丫头都是智力迟缓,也就是说,如果今日是以前的米新月稍微说话不对,被这些人给打死了,身边的三个奴仆都没有能力来救她。

    米新月挑了一条白色的外裙,配上她的妆容,再换了一个发型,活脱脱的一个仙女下凡尘的样子。几个人都看呆了,国师就是好眼光,能够发现米小姐隐藏下的好面貌。

    “新月快来,这就是宁郡王殿下!”侯夫人看见米新月,先是一愣,但立刻招手,让她做过去,显得非常热烈。

    米湘儿冷哼一声,她娘都死好多年了,居然还穿一身白,存心勾人的吗?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此刻的米新月就是比自己好看一些。

    魏明德也是直勾勾地看着那个对他行礼的女孩儿,这就是别人说的貌丑无才的女人吗?这举止就能够看出来应有的修养。

    “咳咳!”侯夫人不悦,这魏明德是女婿,不过是她给湘儿准备的,谁让湘儿已经失身于他,否则何必走这么一出,难不成还要两女共侍一夫吗?

    就算是平妻,那也不行,所以米新月必须要退出。她的女儿才配做郡王妃,想到这,更是不允许有变化。

  • 第二章 本小姐不稀罕

    “夫人,真是对不住,明德今日来,是要退婚的。大小姐虽然好,可是跟杨公子鸿雁传书,让明德接受不了,当初婚约并未定下哪一位米小姐,明德心悦二小姐,希望夫人跟侯爷成全!”魏明德虽然觉得好可惜,但是他这么多年才封了一个郡王,要成为亲王,就必须要有战国候的支持。

    父皇还年轻,这未来的大宝之位,他自然也有想法。

    这米大小姐,大不了婚后再接到府中做一名美妾。魏明德看着米新月的脸上却无伤悲,未免有些不爽,难不成她的内心真的喜欢别人?

    “岂有此理,胡闹,简直是胡闹。宁郡王,您今日是来谈婚事的,为何突然污蔑我新月的名声,还要娶湘儿,这不是胡闹吗?传出去,让新月如何做人?湘儿又如何做人?岂不是被人嘲笑抢了姐姐的未婚夫!”侯夫人非常有气势地拍了桌子,但是米新月能够清楚地看见对方的得意。

    “明德句句说的是真话,否则可传杨公子作证!大丈夫岂能还未娶妻,就头戴绿帽的。”魏明德看见战国候进来,这话更是说得大声了,这米大小姐生母早逝,又不得侯爷心,没有价值。

    “什么绿帽子?”战国候刚进门,就听见这魏明德在自家大厅喊着绿帽子,是个男人对这三个字都是非常的敏感。

    魏明德添油加醋地说了整件事,余光瞟了几眼米新月,发现对方毫无反应甚至都没有反驳,难道此刻她不应该跪地求饶,然后哭得梨花带雨吗?

    “父亲,月儿不会写字,也不会琴棋书画,因为从未有人给月儿请过老师!母亲死的早,但是死之前也告诉月儿,父亲一定会好好待我。今日在这,夫人连带着外人污蔑月儿,不过就是要将二妹嫁给他。没关系,直接说就可以了,反正月儿也不会喜欢一个满嘴胡说八道的人。谢谢夫人今日送给月儿的新衣服,顺便恭贺二妹与郡王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二妹这一胎一定会早生的。”米新月冷笑着,她上辈子可是那个老怪物的独家弟子,即便现在内力只有两成,但却不耽误眼力。

    此话一出,所有人哗然,本以为大小姐肯定会像以前一样求饶。

    这样的猛料,信息点可是太多了,侯府的老人们都知道,大小姐确实从未请过老师。这写书信的事情,断然是不会的。

    二小姐与人苟合,珠胎暗结,这消息要是传出去,整个战国候府那可就是京城所有人的笑话。

    “你胡说,父亲,大姐怎么可以如此污蔑女儿的名声。明明是她自己犯错的!”米湘儿心中一惊,随后就开始哭诉。

    战国候米忠摇摇欲坠,借助身边的椅子才站住了身体,“宁郡王,请先离开,侯府要处理家务事。请您随时准备好到侯府!”

    魏明德脸色一白,然后赶紧告辞。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米新月居然不会写字,琴棋书画都不会,可是看她那个样子是绝对不可能的。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所有人都退下去,退下去!”战国候米忠不是没想过换个女儿嫁过去,但却不是这种方法。

    米湘儿才十三岁,如果已经怀有身孕,这简直就是胡闹。

    侯夫人看着米忠,又看看那个贱丫头,“老爷,别听她胡说,湘儿什么事情都没有。都是魏明德非要喜欢她的,再说这新月也配不上他!”

    “父亲,大可让大夫来把脉。夫人,您自己管不好女儿,请不要往我身上推!另外如果我母亲活着,定不会如此!这婚事请父亲帮月儿退掉,否则母亲在天之灵也会怪罪父亲的。”米新月一口一个母亲不在了,让侯夫人生气,却又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多说。

    至于米忠究竟是否知情,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很快就可以离开,今日这一闹,应该可以安静一段时间。整个侯府的后院倒也不是很乱,米忠一共也就三四个女人,但却没有一个庶子,只有两个庶女。

    所以侯夫人也是心狠手辣一辈,原身被毒死就是要给她的女儿让路,却没有想到被她这个外来人给占据这副身体活过来了。

    “日后我米罗就是你,你就是我,这些仇你等着,我一个一个地帮你报!”这个世界再也没有米罗了,她是米新月,彻头彻尾地米新月。

    至于那一家子关着门说的究竟是什么,米新月不管,但是这晚餐送过来的明显就已经好转很多。五个菜一个汤,其中两个荤菜,甚至下人们的伙食也都提升了档次。

    傍晚时分,管家还来了,说是院门坏了,给大小姐搬到碧落院,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却比以前的要好太多倍。

    米新月吐了三口血,擦着嘴角,花浓吓得要冲出去,“那些个小贱人居然下毒,我要去宰了他们!”

    用眼角示意花荣赶紧拉住,等胸口彻底平复后,才说道,“这是余毒,以前的。我运功就会受到影响,不用害怕!”

    这三个人都是贴身的,所以米新月根本不掩饰会武功的秘密。

    再说白夜给她的人,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那个男人可是会生气的。

    “大小姐,这个是国师大人赐给您的药!”崔嬷嬷有些舍不得,但还是很坚决地拿出一颗紫色的药丸。

    米新月看到没有看,直接吞到肚子里,属于那种吃药根本不要水干嚼那种的,再苦也比不上心中的苦,现在的一切全部都是她咎由自取。

    或许是因为内疚,米新月有跟其他人一样,有了出门的权利。

    “大小姐,这是国师大人给您的银子,还有这三间铺子都是您的!”崔嬷嬷从一个白衣人那边接到盒子,直接递给大小姐。

    银子,铺子,这被人包养的感觉还是不错的。米新月当然不会拒绝,她可是付出精力跟时间来伺候那个人。现在的一切那也是她应该得到的,金钱也是急需的东西,否则怎么支撑下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