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御天、楚言小珮楚行赵吉小说

御天

楚言小珮楚行赵吉小说

主角:楚言,小珮,楚行,赵吉 标签:御天、玄幻

我楚言自深渊魔狱归来,要用手中这九尺巨剑,开山、断海,飞仙、御天

流牙 状态:连载中

楚言小珮楚行赵吉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少年气魄

      深渊魔狱位于南元郡国境内。

      魔狱深入地下百丈,如同巨兽森森巨口,要吞噬周围的一切。

      狱中终年无光,阴暗潮湿,越往下,光线越暗,也越寒冷,最深处更是滴水成冰,伸手不见五指,就算是点燃了烛火,也给人一种萤火微光,随时都会被四周黑暗吞没的绝望感觉。

      此刻,一阵尖尖细细的声音,时断时续,顺着漆黑的甬道,从魔狱最深处传来,如同野鬼夜哭,杜鹃啼血,叫人毛骨悚然。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太子入主东宫,大赦天下……”

      “罪囚楚言……恢复其皇子身份……远赴波斯……和亲……”

      “明日启程……”

      “钦此……”

      念完圣旨,太监倨傲地望着面前被铁链吊起双臂的少年,皮笑肉不笑道:“殿下,真是恭喜你了,犯下谋逆大罪,本应凌迟处死,一年之后居然还能够得到赦免,你的好运,老奴可是羡慕得很呢。”

      口称殿下,说是恭喜和羡慕,但是那话语中的讥诮和嘲讽,却是连一个傻子都听得出来。

      “哦?是吗?”黑暗之中,楚言低垂着头,长发落下,遮住脸颊,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声音的发出,“我为什么谋逆,吴晓明吴公公,你不是很清楚吗?”

      “你说什么?给我住口!”本名叫做吴晓明的太监,闻言脸色陡变,仿佛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跳起来,尖声厉喝,同时急忙朝随同前来的狱卒和侍卫望过去,生怕他们发现什么端倪。

      楚言轻笑一声,淡淡开口:“我六岁入真武境一重,于青城山赤手空拳,杀死群狼二十六只,保一方百姓平安。”

      “八岁入真武境二重,于落月谷内,一人一剑,灭匪寨三座,共斩杀黑风盗匪七百六十人,从此打通南元郡国西北商道,造福千家万户。”

      “十一岁时候,入真武境三重,一人一枪,平定西北力巾之乱,共斩乱军三千四百一十八人,从此南元郡国再无内忧,四海升平,当年,被册封太子。”

      “十四岁时候,入真武境四重,边境狼烟四起,率南元郡国虎狼之师,御敌于国门之外,夺旗斩将,后挥师北上,绝境之中破波斯国四路大军,杀敌三十万,后攻入波斯国都城,逼其皇帝退位,主动称臣。”

      “今年我十六岁,谋逆之后,还能活着,如公公所说,我的运气真的很不错呢。”

      在这期间,吴晓明苍白了脸色,无数次厉喝,让楚言住口,但是他那尖锐的喝骂,在楚言淡淡的声音和语调面前,却好似挡车的螳螂,根本没有一点作用。

      随着楚言的叙述,吴晓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等到楚言话音落下,囚室之内,落针可闻。

      虽然他此刻依旧被铁链锁着,身上穿着单薄破旧的囚服,一年的关押导致体型消瘦,但是此刻,却爆发出猛虎一般的气势,震慑得囚室之内众人动弹不得!

      吴晓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胸口剧烈起伏着,眼眸之中,尽是仓惶和慌乱,结结巴巴道:“楚言,你不要胡言乱语,以为恢复了皇子身份,我就怕你,你这个以下犯上,作乱谋反,淫乱宫廷的……”

      吴晓明色厉内荏的话语还没有讲完,之前一直垂着头的楚言,陡然之间,抬头朝他望去。

      一双眼眸,亮如星,深如夜,刹那之间,竟然仿佛照亮了这魔狱最深处的囚笼一般。

      那眼神,似刀锋迫喉,一瞬之间,让吴晓明几乎喘不过气来。

      恐惧瞬息之间,化作无比的森寒,如闪电一般,噼里啪啦,顺着吴晓明的脊椎骨爬上去,吓得他全身血液凝固,手脚冰凉。

      “我万民拥戴,朝臣皆服,军中声望无人能及,早就被册封太子,这皇位早晚是我的。这样的情况下,我为什么要在大军得胜,班师回朝的庆功宴上杀君弑父,谋朝篡位。吴晓明,这其中缘由,你难道不清楚吗!”

      最后一句,已经不是疑问,而是厉喝,如若春雷炸响,一瞬之间,震得吴晓明和在场众人,耳中嗡嗡,精神恍惚。

      就在众人惊魂未定的时候,楚言缓缓站起了身子。

      刹那之间,他竟然给人一种背脊挺直,犹如标枪,直刺苍穹的感觉!

      仿佛一年的深渊牢狱之灾,不仅没有毁掉他,反而将他的锋芒磨砺得更加锐利一般,要将这天都刺个窟窿!

      “开锁!”楚言一声低喝,旁边的狱卒哆嗦一下,脑中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上前就掏出了铁链的钥匙。

      “不、不要——”吴晓明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惊得灵魂都要出窍,显然已经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他话音未落,空气之中,传来咔哒一声,锁住楚言四肢的铁链,应声而落。

      “说我运气好,但是再怎么好,也比不上吴公公你吧。”活动一下手脚,楚言朝吴晓明走来,“当日因为揭发我谋逆之罪,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太监,现在也一飞冲天了呢。”

      眼见对方嘴角含笑,眸中冰雪飘飞,吴晓明惊惧地五官都扭曲起来,一步一步,艰难后退:“不、不,那是陛下和二皇子他们——”

      话未说完,他急忙伸手捂住嘴巴,眼角都在抽搐,恨不得将刚刚说出的话一个字不落全吞回去。

      这样的大秘密,要是从自己口中传出去,那真是怎么死都不知道。

      楚言微微一笑,似乎早有所料,下一刻,扬手一巴掌抽过去。

      吴晓明恍惚之间,感觉一股劲风迎面而来,甚至让他要窒息。

      下意识扭头望去,他就看到一只手掌,在自己的瞳孔里越来越大,直至占满了整个眼球。

      砰!

      巨大的声响,仿佛是百斤重锤落地一般。

      吴晓明整张脸都在半空歪了进去,嘴里一半的牙齿都从牙床上脱落,鲜血混合着口水、断牙,一齐从他口中如天女散花一样飞了出去。

      身子重重砸到旁边的墙壁上,吴晓明的身子紧贴着墙壁,缓缓倒了下去。

      而潮湿滑腻的墙壁上面,则炸开了一团触目惊心的血花。

      四周正要上前的狱卒和侍卫,此刻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了,一个个倒吸一口凉气,脸色惨白,迈出去的步子,毫不犹豫就缩了回去。

      低头看一眼倒在地上,大半张脸都被鲜血糊住的吴晓明,楚言嘴角依旧微微上翘,好像真的在为对方高兴一般:“要不是我被下了毒,现在的力量远不及原来百分之一,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吴公公,你说你运气好不好?”

      吴晓明此刻大半个脑袋都被鲜血裹住,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嗡嗡,仿佛有千百发了疯的蜜蜂在乱窜,眼前金星乱冒,口中充满了浓烈的腥甜味道。

      隔着眼前模糊的视线,他隐约见到楚言一把扯碎身上的囚服,接过侍卫带来的黑色斗篷披上,刹那之间,整个人仿佛和四周的黑暗融为一体。

      然后他就感觉到,对方的一只脚,踩在了自己的脸上,似乎要将自己的脑袋,给生生踩进地里。

      恐惧和悔恨,此刻充满了这个老太监的内心。

      “吴公公,留你一条命,回去告诉坐在皇位上的那个家伙。”

      嫉恨自己的子嗣,担心威胁到自己的王位,竟然不惜栽赃嫁祸,那个人已经不值得自己称其一声父王了。

      楚言的语气依旧淡淡,一如往昔。

      “一年之前,波斯的国都是我打下来的,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懒得去管,但是要我作为和亲的对象过去的话,就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

  • 第三章 母亲的留言

      躲到屏风后面,擦干身体,换上干净的白色衣裙,小珮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朝楚言展颜一笑,哒哒哒跑出去,没过多久,又哒哒哒跑了回来。

      回来的时候,她的手中,端着一张托盘。

      小珮不知道楚言要的是什么,不过楚言见到只有一张托盘的时候,他的目光,骤然一凝。

      在千军万马中拼杀出来的煞气,刹那之间,让整个房间内的空气都为之一凝。

      小珮的身子顿时忍不住颤了一颤。

      她只是本能地畏惧这股气势,而不是害怕楚言。

      因为她相信,殿下是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

      “放在那里就行了,晚上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出发了。”感觉到小珮的不适,楚言将气势散开,朝对方摆摆手道。

      “殿下不需要小珮——”小珮咬着嘴唇,说话的时候,脸颊红如火烧。

      见到楚言朝自己瞪眼,小珮顿时嘻嘻笑起来,转身跑出去,为楚言关上房门的时候,不忘朝对方做个鬼脸:“小珮就知道殿下只是说说而已,嘻——”

      说完,赶紧关上房门跑到隔壁房间,钻到床上,整个人在被子里缩成一团。

      感觉到自己脸颊烫烫的,脑袋也有些晕晕的,小珮忍不住抱着膝盖,呆呆想着:“殿下和其他皇子根本就不一样,那些皇子才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已经纳妃了,还有的孩子都生好几个了,而殿下现在还只是一个人,而且对小珮也从不越礼,就是有时候嘴巴坏坏的。嘻——”

      “说起来,殿下的怀抱好暖啊……为什么我脑袋晕晕的,身子烫烫的,应该不会得风寒吧……”

      迷迷糊糊中,少女睡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隔壁房间内,楚言皱着眉,望着眼前托盘中仅有的两件物品。

      一股难以明说的凛冽气息,此时在房间内盘踞。

      之前他提出了三个要求,一是要回母亲的遗物,二是要回侍女小珮,第三件事,最后则是要回自己当年厮杀战场时候的利器——断龙枪。

      如今托盘内的,摆放的就是母亲的遗物和他的断龙枪。

      只不过,母亲的遗物,只有一件,一个看上去并不起眼的耳环,而楚言的断龙枪,只剩下一截枪尖,连接枪杆的部位,似乎是被某种利器生生斩断的一般。

      凝视良久,楚言笑了起来:“欺我如今功力尽失是吗,不过你们等着,该是我的东西,我会一样一样,从你们手里重新拿回来。”

      从托盘中拿起那个看似不起眼的耳环,楚言的指尖在上面细细摩挲着,心中泛起一阵淡淡的暖意。

      记得母亲还在世的时候,经常告诉自己,这只耳环,是她最重要的珍宝。

      当时楚言年幼,还很奇怪,因为他的母亲是南元郡国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各种奇珍,数不胜数,几乎每天都会得到赏赐。

      和那些奇珍异宝比起来,这个耳环,简直可以说就是破铜烂铁。

      每次楚言问这个问题,他的母亲都笑而不答,只是告诉楚言,总有一天,当他用上的时候,自然就会明白。

      “用上的时候嘛。”沉吟片刻,楚言捏着耳环,凑到自己耳边,用尖锐的那一端,直接刺穿了自己的耳垂。

      原本预料中的刺痛,并没有出现,甚至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

      楚言顿时大感疑惑,虽然他的境界,已经从原本的真武境四重,跌落到如今的普通人一个,但是身体的状态,总不至于连这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吧。

      就在楚言感觉奇怪的时候,他自己并没有见到,从他耳垂上的伤口里沁出的丝丝鲜血,此刻都被这个青铜色的耳环缓缓吸收了进去。

      而这个耳环表面,则浮现出来一抹妖异的紫色光芒。

      “怎么回事!”立刻之间,楚言就通过桶中水面的倒影,发现了这一不寻常的变化。

      但是还没等他来得及做出反应,楚言就感觉到一股大力,轰然之间,抓住了他的身体,将他狠狠一拽。

      刹那之间,天旋地转,眼前无数光芒,光怪陆离,转瞬即逝。

      等到楚言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片混混沌沌的世界之中。

      而就在他的面前,一座高塔,巍峨高大,矗立当场。

      这座高塔,不知道存在了多少的岁月,表面都已经破破败败,斑斑驳驳,但是一股洪荒苍茫的气息,却是迎面迫来,让楚言为之心悸。

      “这是那耳环带我来的?”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而且之前的种种经历,也让楚言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有仙人存在的。

      他就等听说过,仙人的手段,可以开辟虚空,建洞天福地于微粒之间。

      “难道母亲留给我的耳环,是仙人所用的法宝?”

      楚言越发疑惑起来。

      他印象中的母亲,温婉高贵,是人人仰慕的女神,但是却好像并没有展现过什么惊人的手段。

      而且要是母亲是仙人的话,那怎么可能会死去呢。

      摇摇头,将这些思绪暂时抛去,楚言朝那高塔走去,既然来了,那自然就要看个清楚。

      来到高塔前,楚言发现,高塔那老旧大门旁的墙壁上,写了一些字。

      略微一扫,楚言身子顿时一震。

      那婉约的字迹,和他记忆中母亲写的字,极为相似!

      他顿时也顾不上这里是否有危险,急忙几步走近,仔细瞧去。

      “楚言我儿”

      开篇四字,刹那之间,让楚言鼻尖一酸。

      一年之前,被污蔑弑父篡权,有违人伦的时候,他没有哭。

      被万夫所指,多年积攒的声望瞬间跌落谷底的时候,他没有哭。

      一身恐怖修为,号称南元郡国建国以来最有天赋的修者,被人阴险下毒,沦为凡人的时候,他也没有哭。

      被关入臭名昭著的深渊魔狱的时候,他更是眼眶都没有红。

      因为楚言始终相信,失去的东西,自己一定会一样一样,重新拿回来。

      但是此时,见到这分明就是母亲留言的时候,楚言鼻尖发酸,眼眶一热,斯人已逝,母亲那温暖的怀抱,却是永远回不来了。

      母亲阴柔又不失风骨的字体此刻展现眼前,仿佛是她本人亲至,柔声细语,在对着楚言轻轻诉说。

      深深吸一口气,让变得模糊的双眼,重新变得清明,楚言朝墙壁上的字迹仔细望去。

      他心中有一个预感,这仙人的手段,必然和母亲有关,而母亲专程留字给自己,也是有特殊的目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