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至尊逍遥、陈羽凡陈随风苏菁菁小说

至尊逍遥

陈羽凡陈随风苏菁菁小说

主角:陈羽凡,陈随风,苏菁菁 标签:复仇、无敌文、升级文、小白文、扮猪吃虎

他是公子哥心中的公子哥,他是同学们心中的三好生,他是下属们心中的英明少主。他是美女们心中的白马,他是……陈羽凡。左手龙神功,右手通灵术,极道嚣张,浪迹都市。温婉的笑意总是会告诉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此为至尊逍遥。

权掌天下 状态:连载中

陈羽凡陈随风苏菁菁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七星连珠

    委婉的秋,带着苍茫的月色,若隐若现,每逢秋季,总有些悲寂寥的感伤。落木萧萧,树叶沙沙颤动,脚下的枯枝咔咔作响,每一声都如重锤一般刺痛着失落者的灵魂,风月的萧瑟,飘飘然落下的枯黄叶子,加上一身散落的衣角在风中飘袂,构成了一副悲秋的画卷。

    紫金山之巅,一个落寞伤感的灵魂坐在青石台边上,黑色边框的眼镜,在朦胧的月色中看不清眼眸中的悲情,有些冻得发青的手掌,指节之处露出淡淡的白色,手中灌装的空啤酒易拉罐被捏的嘎吱嘎吱作响。

    披头散发,憔悴的容颜带着淡淡的惨色。一身不算名贵,却也大气的西装礼服就这样脱落在枯枝之上,被拉得松下来的领带在风中飘扬,身上本来雪白的衬衣被沾满了褐色的泥土,带着凌乱的枯木。

    陈羽凡,一个家世不错的年轻人,一个从小就被人夸耀的市长的公子,今天,却在这冷风刺骨的山巅上,享受属于自己的悲凉。

    不断踢打着就下散落一地的易拉罐,他已经不知道今天喝了多少酒了,酒精的感觉越发浓烈,刺伤心头。不理会被风吹打的头发,只是一个劲的喝酒,他想要醉,他想痛痛快快的醉一场。

    是的,他今天该醉的,今天本是他订婚的大喜日子,他应该醉的。

    那个本应该和自己订婚,成为一对的女子,却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自己,投入的别人的怀抱。在本该大喜的订婚典礼之上,无情的扇了自己一耳光,这一耳光绝对的响亮清澈,并且痛彻心扉,心底好像被撕裂开一个口子一样,鲜血狰狞的向外面涌出。

    重重的喘息了一声,抬起眸子望着阴郁天空,不知不觉的一滴滴水滴落在了自己的脸上,陈羽凡苦笑,笑声撕裂悲惨,带着无比凄厉的声音,这笑声在山涧回荡,一遍又一遍的回荡,伴随着紫金山脚下若有若无的狼啸之声,显得格外瘆人。

    终于笑声停止了,陈羽凡累了,他笑累了。巨大的落差让他的心中满的疮痍,从小,他就是一个人人夸耀的三好生,人好,家世好,运气好。但是今天,就在今天,这个充斥这讥讽嘲笑还有看热闹的订婚典礼,却让他看到自己的人生原来是如此的狼狈。

    “羽凡,我不能和你在一起,因为你总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我不能将我的一生交给你。其实我早就想和你说了,和你在一起,我只不过是看上了你的家世,这样的家世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很重要。但是现在,我不需要了,天成的家世比你好,所以我们只能说再见了。祝你以后幸福!”

    女人的话不断的在陈羽凡耳边盘旋,盘旋,他嘴角咧开的笑意很痛很痛。嘴角却一直喃喃自语道:“谢谢你,谢谢你,是你让我看到了我的人生是这样狼狈,是你教会我成长,是你让人学会恨这个世界,谢谢你!”

    说着陈羽凡低下头,不断的转动着手中的碧玉扳指,幽幽的绿光在他手中盘旋,扳指不粗,紧紧的套在他的中指上,淹没了他的两根指节,带着扳指的左手不断的撸起遮挡在额前的头发,然后重重的在额上敲击了一下:“只有你不会离开我,对吗?”

    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悲伤,玉扳指也不断悲鸣了起来。嗡嗡作响,闪出耀眼的光芒。

    陈羽凡忽然站了起来,拿着空易拉罐猛然向山崖下面砸了过去,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忽然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道:“妈的,小子真是煞风景,鬼叫鬼叫的,老子本来还想风流快活的,都被你小子给打断了,真该死!”

    紫金山,位于金陵城最为繁华的地段,也的著名的风景旅游胜地。在这里常年都不乏游客观光,近两年,这里由于金陵市政府的批准,可以免费供人游玩,游人就更加密集了。除此之外,紫金山还是一处情侣圣地,幽会的绝密场所。

    夜幕无人之下,在此处幽会调情,最有情调,再加上紫金山悬崖之下偶尔传来的狼啸之声,刺激之余更加平添了几分神秘和情趣。

    看来陈羽凡今天的运气确实背,他落寞的哀嚎声不仅仅没有引来别人的同情,却引来了一对想要乱来的情侣的鄙夷以及愤怒。似乎好事被打断了,心中的激怒油然而生,不快的感觉全部转嫁到陈羽凡的头上。

    黑暗之中,一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快步出现,似乎还提溜着自己没有穿好的贴身牛仔裤,脸上的神情十分狰狞,乱糟糟的头发,加上愤怒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陈羽凡,指手画脚道:“小子,你发疯到别的地方去,老子的好事都叫你给搅黄了!”

    陈羽凡楞楞的看着他,似乎他的背后,树丛之间,一个娇喘的声音,让他绝对刺耳。

    流气的年轻人注意到了陈羽凡的目光,上前就拉着他的衣领,愤怒的眸子更加怒火直喷道:“小子,你看什么呢?找死吗?”

    说着粗糙的大手就要刮在陈羽凡的脸上,本来陈羽凡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过在酒精的刺激下,却是一把抓住了年轻人的手臂,道:“我做我的事情,你做你的事情,两不相干!”

    “混账!老子今天要是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当我是糊弄你的。不让你去一趟阎罗殿,你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年轻人好像是一个火爆的炸药桶一样,一点就燃,一双有力的大手和陈羽凡扭打在了一起。

    陈羽凡本就是借酒浇愁,酒醉之下的也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只觉得天旋地转,几个来回下来,他猛的低下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污浊的物体伴随着酒精的味道,瞬间弥漫开来。

    年轻人此刻怒气更加强烈,恶心的看了一下身上沾染的乳白色的胶着物,猛的抬起腿狠狠的在陈羽凡的小腹之上踢打着,一边打还一边道:“找死,你小子找死,弄脏我的衣服,你去死吧!”

    说着用力的推搡着陈羽凡,陈羽凡蹬蹬两步就被推到了悬崖边上,年轻人看着他,好像不解气,又想要上去踹两脚,陈羽凡自然躲闪,一个翻身,但是他似乎忘记了,他已经处于了悬崖边上。

    咔哒一声响声,他的身体猛的撞击到了悬崖的树枝之上,紧接着又是一声咔咔作响,咕咚一声,就连年轻人都有傻眼了,陈羽凡就这样掉落了万丈悬崖之下,尸骨无存。

    仰面朝天,没有凄厉的惨叫,没有悲凉,听着耳畔呼啸而过的山峰,只是默默的笑着,笑着,嘴角轻扬起自嘲的笑意,轻喃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不过他却没有发现,左手中指之上的碧玉扳指不断的闪耀着异样的光辉,映衬着的天空中的繁星,异常明亮。那双有些近视的眼中,忽然,昊天的星斗居然练成了一串,不断的在天空中闪耀着光芒,好像珍珠一样夺目璀璨,很好看,很好看。

    紫金山的悬崖边上,年轻人理了一下自己散乱的衣服,望了一下深不见底的山涧,拿出电话,道:“天成哥,事情办妥了,那小子简直就是酒廊饭袋,这下好了,掉进山涧里面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 第二章 神秘洞窟

    黑暗之中的灵魂,不住的颤抖着,似乎是在等待着生命的终结,但是久久之后,山涧之中呼啸而过风声停歇了,山涧下歇斯底里的狼啸声也停息了,没有重重坠入山崖之后的疼痛,似乎一时间,什么样子知觉消失了。

    没有疼痛,没有悲伤,没有仇恨,眼角之中只是留下一滴清莹的泪光,一滴告别过往的清泪。

    当陈羽凡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些湿润的感觉,倒影在他眼帘之中的世界有些模糊不清,眯起眼睛,似乎想要将这一切看得更加清楚,却无论如何,都只是一片模糊,他翻身坐了起来,疑惑的嘀咕道:“难道真的有传说中的阴间吗?为何不见牛头和马面?”

    “哈哈哈哈!”一股子爽朗的笑意从远处渐渐传来,好像是开天辟地一般,有这无比强烈的威势,让陈羽凡的耳膜一阵震动。“年轻人,你的想法真是奇怪,这天底下,难道真的有阴间吗?”

    陈羽凡脸上有些愠怒之色,不断转动左手之上的碧玉扳指,扬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是谁?”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扬起一阵笑意道:“你说呢?我不就是阎罗王吗?你过来,顺着这条路一直走过来,你就能够看见老夫了!”

    陈羽凡迈出一步,不过步伐却随之停止,再次摇了摇头道:“连死都不怕,我还怕阎罗王吗?”

    鼓起勇气,陈羽凡不住的向前走了起来,这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人惊人的发现,甬道的两边居然是用的晶石照明,这种水晶虽然能够有些明亮,但是断然不至于能够当成灯泡来使用的道理。

    这让陈羽凡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陈羽凡来到了一处洞窟,洞窟不是很大,但是却有这一种神奇的魔力,洞窟之中,一位须发老者正不住的观摩这手下的棋局,思索这什么。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洞窟,洞窟之内有一块不是很大的花圃,有一座丹炉,还有一些古老的摆放着书记的书橱。

    书橱之上的所有书记,亲一色的都的竹简做成的,陈羽凡开始疑惑了:“难道我穿越了?”

    老者的眸子开始暗淡了起来,然后猛的一阵通明,照射在陈羽凡的身上,嘴角的胡须有些散落了下来,捋了捋,老者疑惑道:“小家伙,到底什么叫做穿越?”

    陈羽凡无语了,他不知道该如何解答老者的疑惑,只是做了一个手势,却不似那般意思。老者忽然又笑了起来,道:“小家伙,你的脑袋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我看过你的记忆了,对于所谓的穿越也有些了解,不过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你不是穿越了!”

    “那这里是哪里?您又是什么人?”陈羽凡惊异着老者的能力,问道。

    老者再次发笑,道:“我是谁?我是谁?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重重的拍着自己的脑袋,老者道:“年纪大了,有些东西开始忘记了,好像无数年前,有人叫我逍遥子,不过我似乎已经忘记了我姓什么了?”

    陈羽凡笑了起来,打趣道:“您老不会姓李吧!”

    老者似乎想起了什么,狂笑了两声道:“不错,不错,我姓李,姓李,小时候他们都叫我李逍遥!”

    陈羽凡狂汗了一阵,晕倒在地。老者疑惑的摸着自己的脸,不语。良久陈羽凡再次坚挺的站了起来,道:“老人家,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老人想了好久才道:“哦,想起来了,这里叫做逍遥洞窟,是我闭关的场所!不过好像已经有两甲子的岁月没有人来过了,年轻人,现在外面是什么时代了,老人家有些糊涂了!”

    陈羽凡再次晕厥过去,老人叫道:“怎么又昏过去了!”

    “老人家,您到底多少年没出去过了?”陈羽凡再次坚毅的站起来,问道。

    “多少年?”老人不断的掐着自己的手指,算着,然后冷嘶了一声道:“算起来,已经有十个七星连珠的日子没有出去过了!”

    “那我应该怎么出去呢?”陈羽凡连忙问道。

    老者忽然笑了,摇头道:“你出不去,出不去的!”

    “为什么?”陈羽凡急忙问道。

    “这个洞窟吸收了日月星辰的力量,汇聚起来一座阵法,每当七星连珠的时候才会打开,所以你出不去。就连老夫现在也不出去!”老者说话似乎有些悲凉道。

    “那怎么办,等到下一个七星连珠,那不是过了几百年了都,我早就死在这个洞窟里面了!”陈羽凡开始有些悲观了,直到要死了,才想起,原来自己很混账,原来自己是如此这般的对不起父母。

    老人细细的看着陈羽凡,看着这个年轻人,心头欢喜的笑了一声,轻轻捋着自己的白色胡须,对于这个年轻人,越发的满意了起来。

    虽然陈羽凡说不上是闲庭信步,宠辱不惊,但是至少是保持了相应的冷静的沉着。不似那般慌乱,这中镇定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与血脉有关,本来老者还想要多加调侃一下陈羽凡,不过那双犀利的眸子很快就落在了陈羽凡的左手上,或者更加确切的说是落在了他左手中指上的碧玉扳指上。

    白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样的出现在陈羽凡的身前,声音再次突如其来,好像是一道划破天际的雷电一般,顺势抓起陈羽凡的左手,仔细的观摩的片刻,道:“年轻人,你这比碧玉扳指是从何而来?”

    陈羽凡下意识的一缩手,从心中开始渗出一种恐慌道:“这,这是家传之物?”

    “家传之物?”老人楞神了一下,然后紧接着问道:“你可是李姓子孙?”

    陈羽凡摇头道:“不是!我姓陈!”

    老者眼神越发的凌厉了起来,似乎有些愠怒道:“那你家族三代之中可有姓李的吗?”

    陈羽凡脱口道:“我母亲姓李,这和老人家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

    老者点了点头道:“怪不得,怪不得呢?”紧紧掐着陈羽凡的手开始慢慢松了下来,道:“此物可是你母亲留给你的?”

    陈羽凡不置可否道:“不知道,只是出生时候就带在身上,听母亲说起,好像是母亲家族之物。是外公留下来的!”

    “那就是了!”老者忽然笑了,笑得很灿烂道:“想不到,想不到这么多年了,还能看到我逍遥一脉李姓子孙,难得,难得呀!”

    陈羽凡不知道老人在说些什么,只是以为他得了失心疯了。也不管,自顾自道:“也不知道能不能从这鬼地方出去,真是见鬼了!”

    老者将陈羽凡的话听的真切,笑了起来,捋着自己的胡须道:“小家伙,想从这里出去并不难,不过要花些功夫罢了!不过按照你的资质,应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的,安心些吧,毕竟是我李姓皇族血脉,你不差,不差!”

    老者的话顿时让陈羽凡感觉云山雾罩,摸不着头脑了,他疑惑道:“老人家,您在说些什么?”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