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隐秘婚约,冷少宠妻成魔、沈清冷斯年叶天骏林安雅小说

隐秘婚约,冷少宠妻成魔

沈清冷斯年叶天骏林安雅小说

主角:沈清,冷斯年,叶天骏,林安雅 标签:

她是冷家收养的女儿,乖巧懂事,一纸妊娠化验单,她成了未婚先孕的可耻女人。 消失三年,对她不闻不问的男人将她逼近墙角,“沈清,孩子的父亲是谁?” 她冷然一笑,心痛道,“反正不是大哥你的 ” 她爱他入骨,却从不敢表露心意。 他跟心爱的女友大婚那天,她正堕入人间地狱。“大哥,救我……”就像是儿时那样,她期盼的呼喊着他的大哥哥。

花涧溪 状态:连载中

沈清冷斯年叶天骏林安雅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怀孕了吗

    晚上六点,沈清跟往常一样,下了选修课就按时回家。

    进门后,脱了鞋子,却发现今天跟平常很不一样,最近嫌少回家的养父冷长阅居然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养母许娣见到她,立刻关上了电视新闻,神色冰冷。

    “爸,您回来了?”沈清见到男人,不禁露出一丝喜色。

    在这个低气压的家庭里,她这个外来的养女让养母和妹妹很是反感和针对,只有养父回家她才觉得自己是冷家的一份子。

    冷长阅不知为何,同样阴沉着脸,满是失望的神色,却什么也不说,这让沈清更为难受。

    “爸,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闷闷不乐的?”沈清走过去,像往常一样想挽住他的手臂谈心。

    冷长阅蓦地往后一退,语气强硬,“沈清,我要你告诉我实话,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爸,我没有。”沈清斩钉截铁的回答,在大学虽然追求她的人有几个,但她从未同意跟谁谈恋爱,养父又是从哪里听来的。

    冷长阅差一点就要信,可养母许娣直接捡起茶几上的一张化验单丢在了沈清的脸上,“死到临头了,还敢狡辩?没有谈恋爱?那你是怎么怀孕的?”

    “这是我的东西,我记得明明锁在抽屉的!”沈清抓住纸张,心底不由得燃起一抹怒火。

    她这个月月经推迟了15天还没来,于是周末偷偷去医院做了个检查,但拿到的却是这样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化验单,她根本没有男朋友,没碰过男人,怎么会怀孕呢?

    许娣指着鼻子怒道,“看吧,长阅,她承认是她的了,如果不是我留个心眼,那天看她神色不对,我也不会去翻开她的抽屉,也就不会知道她居然背着我们做出这样的丑事……简直丢尽了我们冷家的脸面。”

    “爸,这件事我可以解释的,我认为是医院弄错了结果,我不可能怀孕的。”沈清激动的看着养父。

    自从她10岁进入冷家当养女,许娣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多年来,想方设法,处心积虑的想将她赶出冷家。因为在许娣的眼中,她就是冷长阅在外面带回来的私生女,冷长阅和她都解释过,但许娣就是不肯相信。

    冷长阅的脸色始终不太好看,对沈清的话也是半信半疑,他沉默着。

    许娣见状,气焰愈发高涨,“市人民医院会弄错你的结果?偏偏你的就错了?做错了事情,不敢承认,没有一点担当。”

    “我都听你妹妹说了,你跟学校一个姓叶的男人关系……”

    沈清不理会许娣的诬陷,只是期望的目光看着冷长阅,“爸,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错事,我最近一直忙着学业,根本没有时间……”

    “化验单是你担心被发现,所以藏起来的?”冷长阅严肃的板着脸。

    “是…..我只是不想……”沈清也很头疼化验单的事情,这几天一直失眠,没想到还是被人给发现了。

    “我不想听你解释,跪下。”冷长阅冷酷的话音刚落,许娣的脸色就快速闪过一抹笑容。

    沈清倔强的站在原地,强忍着眼眶的泪,“爸,我没有做错事情,我为什么要跪下……”

    “白纸黑字,难道你妹妹还会冤枉你不成?她说你9月份有几个晚上都没有回家,一个学生,家都不回,成何体统?”

  • 第二章 冷斯年回来了

    “爸,我上个月是跟同学去露营,她们都能作证的……”

    “住嘴,要么立刻给我跪下,要么马上离开这个家,我就当没有养过你这个女儿。”冷长阅暴怒的吼道,脸颊气的通红。

    沈清登时吓坏了,生怕气到了养父,于是扑通一声,屈辱的跪在两人的面前。

    许娣的亲生女儿冷素素恰好从二楼下来,原来她已经在上面观望了许久,手里拿着一条皮鞭,立刻风一般跑过去递给冷长阅。

    “爸,诺,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姐姐家门不幸,您得整顿一下歪风邪气才行。”

    冷长阅本不想拿出家法,小女儿却强行交到了他的手上,一时间,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长阅,你还要姑息她到什么时候?未婚怀孕,这要是传了出去,媒体该怎么说我们冷家。”许娣最清楚,冷长阅顾及面子。

    冷长阅听完,顿时扬起手落下一鞭子。

    “说,那个该死的混小子是谁?我要杀了她。”

    好狠!沈清疼的身子都跟着颤抖起来,眼神却无比坚定,“爸,不管你打我多少下,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怀孕,没有做让您失望的事情。”

    “混账,你到底不肯说出那个男人吗?”冷长阅本来不想下狠手,可看着沈清顽固不化的态度,于是愈发的生气。

    “爸,您打死我吧,反正我的命也是您捡回来的。”沈清痛心疾首的仰起头,不让眼泪溢出来。

    冷长阅的鞭子越来越狠,一下下抽打在背后,沈清疼的眼泪模糊了视线,羸弱的身子摇摇欲坠,她偏偏倔强的不肯求饶,牙口咬的死死的。

    许娣和冷素素得意的坐在沙发上,只恨不得冷长阅此刻将沈清活活打死最好。

    然后她们还没幻想多久,门口就忽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伴随着充满霸气冷冽的制止声。

    “爸,你住手,这样会打死她的!”男人西装革履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顿时让所有人吃了一惊。

    三年前,冷斯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跑去美国处理公司海外的业务,期间从未回来一次。

    冷长阅这才猛地清醒过来,手里的鞭子立刻松开,“斯年?”这任性妄为的混小子,回来也不打声招呼。

    “儿子回来了。”许娣惊喜万分的站起。

    “哥,太好了。”冷素素像只蝴蝶扑了上去。然而,冷斯年并没有拥上这个妹妹,而是俊眉微拧,顺势的避开。

    男人黑色的皮鞋还没脱下,就快速的走到沈清的面前。

    此时的沈清大脑一片混沌,后背的伤口火辣辣的疼,眼睛看的很模糊,却依旧能看到来人,正是她日思夜想的大哥---冷斯年。

    是他,阔别三年,他真的回来了,这不是梦里。

    在这个冰冷畸形的家里,冷斯年是她唯一坚持留下的理由。

    “沈清……”听见冷斯年在她耳边喊道,沈清很想很想睁开眼看看,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可意识愈发的模糊,刚刚抬起的手猛地垂下。

    冷斯年的眸色顿时越发的阴沉起来。

    “福伯,立刻给医生打电话。”即便如此,他还是冷静的下达命。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