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娇妻在上:总裁大人,别太宠、温晴季连城季彦庭小说

娇妻在上:总裁大人,别太宠

温晴季连城季彦庭小说

主角:温晴,季连城,季彦庭 标签:

母亲去世的那天,她被姐姐陷害送进监狱。三年后,她提前获释。”她层层设局,步步为营,一心为了复仇。

饼干 状态:连载中

温晴季连城季彦庭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001章:祸不单行

    灰蒙蒙的天。

    温晴哭的嗓子都哑了,季家的大门依旧紧闭,无人应答。

    “彦庭,求你开开门,救救我妈妈……”

    温晴无助的倚靠在冷冰冰的铁门旁,瓢泼大雨将她眼中的希望一点点的冲刷掉,变成无尽的绝望。

    她的男朋友,明明那么爱她,明明贵为季家的二少爷,可如今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连个人影都寻不见。

    冷冽的寒风和密集的雨点像噬人的饕餮巨兽,一点一点的侵蚀着她的意识,迷糊中她依旧死命的捶打着铁门,尽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头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过了多久,温晴睁开眼,一具陌生的身体正压在她的身上,大力撕扯着她本就单薄的衣物。

    他是谁?她在哪?

    无边的黑暗,她看不清眼前的男人,但她清楚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健壮如野兽般的男人肯定不是温文如玉的季彦庭!

    温晴大惊,使出浑身的力气想要推开眼前的男人,可她现在实在是太虚弱了,别说是反抗,就连呼救的力气都没有。

    下面传来撕裂般的疼痛,痛的连呼吸都慢了半拍。她咬破了苍白的嘴唇,殷红的血珠给漆黑的房间增添了一抹骇人的暧昧。

    她不再做无谓的反抗,这只能加重身上男人无休止的欲望。温晴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泪水无声落下……

    整整一夜,她不知道那个男人索取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自己昏过去多久。

    相较于身体上的疼痛,心,早已痛的没有了知觉。

    口口声声爱她如命的季彦庭,到底在哪?

    第二天一早,温晴醒来时,发现自己衣衫不整的斜倚在熟悉的地下室门口,浑身疼的像散了架一样,动一动就皱紧了眉头。

    破旧的地下室潮湿不堪,充斥着刺鼻的霉味,屋檐上的积水滴滴答答的落下,宛如痛苦的呜咽声。

    这种地方很少有人会来,却是温晴和母亲常年居住的家。因为私生女的缘故,她就像下水道里人人喊打的老鼠,二十年来一直活得小心卑微。

    温晴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咬紧牙关吃力的站了起来,颤抖着拿出钥匙打开房门,顿时周身像置入冷窖一般。

    “妈!”温晴疯了一样的冲上前去,一把抱住床上的女人,泪如雨下。

    女人的身体早已冰冷,眼睛紧紧闭着,瘦削的脸颊上淌着两道干涸的泪痕。

    她的右手还紧紧攥着一条银链子放在胸口,上面坠着母女二人的合照,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最牵挂的还是唯一的女儿。

    “妈,你走了我怎么办……”温晴失声痛哭,她唯一的亲人,唯一记挂她的人,如今也不在了。

    如果昨晚没有去找季彦庭,或许母亲仍旧挺不过这一关,可起码在她弥留之际,自己守在她的身边,不至于让她一个人,孤独的离开……

    吱呀作响的房间门被一脚踹开,几位身穿警服的人走了进来,温晴慢吞吞的抬起红肿的眼睛,迷茫的目光瞬间变得愤恨起来。

    “哟,死啦?一口气拖了这么多年,还真是不容易。”

    在警员的身后,同父异母的姐姐温雅琳探头瞅了一眼,一脸嫌弃的掩住口鼻,像是怕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温晴愤恨的抬起头来,一双蓄满泪水的美目里盛满了无边的怒火,这些年若非他们苦苦相逼,她们母女俩何至于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包括昨夜发生的一切,虽然没有证据,可她总觉得和眼前这个女人脱不了干系!

    温雅琳从未见过如此骇人的目光,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扭着水蛇一样的腰靠在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身边。

    这男人,眉宇之间和季彦庭有几分相似,只是和后者温文如玉的气质不同,他浑身迸发出的骇人气场宛如地狱中的修罗王,让人不寒而栗。

    “就是她!她就是温晴!你们快把她抓起来!”温雅琳尖锐的声音划破空气,艳红的唇角斜挑起一抹弧度。

    两位警员走了过来,说道:“温晴小姐,我们怀疑你涉嫌偷盗一枚价值四百万的蓝宝石戒指,请你配合我们的检查。”

  • 第002章:重生复仇

    偷盗?戒指?温晴本就昏沉的脑袋“嗡”的一声炸了,这是什么情况?

    说话间,一位女警员已经走了过来例行检查,片刻后便从她的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

    蓝光莹烁,甚是夺目。

    温晴更是一头雾水,来不及反驳,冰冷的手铐已经将她钳制住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温雅琳斜睨了她一眼,恶狠狠的说道,“小三培养出来的,也不过是个小偷而已!”

    “温雅琳,你究竟想害我到什么地步!”温晴双眸通红,气极反笑,苦涩不堪。

    母亲死了,清白没了,男朋友不知所踪,她已经一无所有,还不够吗?

    西装男人目光一凛,人证物证俱在,可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连城哥哥,我们快走吧,不要理会这个疯子了。”温雅琳被盯得发慌,也不想逞一时口舌之快,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三年后。

    监狱的铁门开了,一个清瘦的短发女人走了出来。

    阳光正好,她用手微微遮住眼睛,仰头沐浴着明媚的阳光,嘴角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她,终于出来了。

    “二条!”从旁边的路虎车上下来一位身材颀长的男人,摘下墨镜,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将温晴紧紧搂在怀里。

    她瘦了,比三年前更瘦,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刮倒。

    透过宽松的衣领,韩统的目光一沉,温晴光洁如玉的背上,隐隐露出一条长长的伤疤,像一条丑陋的毒蛇,狰狞至极。

    “你背上……”

    “统子,几年不见你竟然还长个儿了!”温晴急忙推开韩统,紧了紧衣领,故作轻松的揶揄道。

    “监狱里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韩统的问话再次被打断,温晴揉了揉肚子,抱着韩统的胳膊撒娇道,“我都饿了,快给我接风洗尘吧!”

    有些事,不提不代表会忘记。

    当初万念俱灰,如果不是发小韩统一直帮助她鼓励她,或许温晴这个名字早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如今,她在狱中表现良好,多次减刑提前获释,自然也少不了韩统的功劳。

    她忍受了那么多的屈辱和折磨,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一笔一笔的讨要回来。

    今天,是她的重生,更是她复仇的开始。

    “好。”韩统微微弯了嘴角,心疼又宠溺的揉了揉温晴柔软的短发。

    一家高档餐厅内,两人酒足饭饱,韩统递给温晴一串钥匙和一张金卡,“给你准备的公寓就在这附近,车在停车场内,不满意随时找我。”

    “谢了。”温晴也不客气,这些恰恰是她现在所需要的,“温雅琳现在怎么样?”

    “刚刚吃饱而已,你就这么着急吗?”韩统耸耸肩,深邃的眸子中却渗满了心疼。

    “当初把我害的那么惨,我可不想让她多过一秒安逸日子。”

    温晴转动着钥匙圈,看似云淡风轻,只有韩统知道,她内心的仇恨就像是隆冬的雾霾,铺天盖地,是支撑她活到现在的唯一动力。

    “我理解你,但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韩统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从包里拿出一沓资料,“现在温雅琳已经接管了盈达公司的总经理一职,又是季连城的未婚妻,天天打着慈善的幌子,在海城是数一数二的名媛,想要扳倒她,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季连城?”温晴好看的眉毛忽而蹙起。

    “没错,就是当初送你进监狱的那个人,季家的接班人,也是……季彦庭的大哥。”

    提及季彦庭的名字,韩统微微顿了顿,侧眸瞄了一眼温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不知道在她的心里,曾经的初恋是否仍旧是一道无法治愈的疤痕。

    温晴倒没有过激的反应,在监狱的日子,她已经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绝望,如今自然看轻了许多。和报仇比起来,风花雪月的爱情根本不值一提。

    “现在季氏集团的总裁?”温晴翻看着手边的资料,问道。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