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少年神医、林枫秦明月林琳小说

少年神医

林枫秦明月林琳小说

主角:林枫,秦明月,林琳, 标签:都市生活、爽文、医生、全能

只不过治了个病,这姑娘就死缠烂打非要嫁给我……

璞玉晨昕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少年神医

林枫秦明月林琳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医院实习生

    “林枫!林枫?在哪儿呢?快去给六床倒尿盆!”一个年轻的小护士掐着腰站在医院走廊里喊着。

    “来了,来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面目普通的年轻人面含微笑走了过来,“丽丽,小点声,别吵着病人。”

    小护士横了他一眼:“又上哪儿歇着去了?赶紧的,这可是大伙对你的考验。”

    “是,是。”那个叫林枫的青年点了点头:“我保证经受住大家的考验!”说完乖乖的跑向二号病房六床。

    小护士不屑的撇了撇嘴小声嘀咕道:“一个学中医的跑西医院来当实习生,不使唤你使唤谁?你个当医生的也得去倒尿盆,活该!”

    旁边一个稍微年长的护士苦笑着摇了摇头,“唉,出来混口饭吃,都不容易,人家不是把咱们该干的活都干了?差不多就得了。”

    林枫进入病房的时候脚步迟疑了一下,似乎听到了两个护士的谈话,最终却什么都没说,漆黑的眼中闪过一道莹润的光芒,嘴角一翘便将一切抛之脑后。

    “张大叔,您躺着别动,我来。”他快步走到六床跟前,从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身下取出了尿盆。

    “哎呦!林大夫,这怎么好意思麻烦您呢!”老人家十分抱歉的说道。

    “没什么,我不是实习呢吗,也没多少活,您家人又不在身边,我帮个忙是应该的。”

    “唉!你可真是个好孩子!”

    那位张大叔长叹一声:“这些小护士真是的,说好了没护工的病人只要按铃就能叫护士过来,可她们却支使你这个医生做这种事,这不是欺负人吗?”

    林枫笑了笑:“不是,我还不是医生,另外这些活让那些小姑娘做确实有些为难,我一点都不怪她们。”说完他便走了出去。

    “唉,多好的孩子呀,可惜学的是中医,要不然这些小护士早就倒贴上去了!”

    “是啊,是啊,这孩子虽然长得普通,但那眼睛真的好看,就像能看透人心一样。”

    “对呀!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孩子的心地善良绝对错不了,要是我有闺女,准嫁给他!”

    病房里的几位病友都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已经离开病房的林枫还是在门外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但他依旧什么都没说,规规矩矩的做着自己的事情,直到中午吃饭时间这才溜溜达达离开住院部进入医院后面的高干病房。

    这里是华南地区最大的医院沧澜市第一人民医院,包括门诊、急诊、住院部、高干病房以及疾控中心等五座大楼,其中高干病房单独成一个院子,周围有假山流水,说是疗养院也不为过,林枫来了也不止一次,轻车熟路来到八层秦老的房门外。

    这位秦老是他刚刚入院实习的时候认识的一位病人,具体是什么身份他也不知道,不过看门外两个西服笔挺的保镖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幸好这些保镖认识他,说了一声:“林医生好。”就放他进去。

    病床上一位面容瘦削满头白发却精神矍铄的老人一见他便笑眯眯说道:“小林,来啦,你可真会掐时间,医生才刚刚送过药你就来了。”

    林枫苦笑一声:“还不是您逼着我来的,还不能让医生看见,要不然我就得倒大霉。”

    “咱俩干的事没有一件不违反医院规定,别看我住高干病房,可要被院长那个老家伙知道了,非跟我拼命不可!”

    林枫把病床摇高让老人坐起来:“您老知足吧,我要被人逮着肯定开除,再说了人家张院长那是为了您的身体好,这才叫兄弟情深呢。”

    老人嘿嘿一笑:“他是为我好,可西医那一套不行,你说我这病叫细胞纤维化,他说叫渐冻症,你能用药酒治好我的病,他却不行,要没有你,我现在还躺在床上动不了呢,所以我还是相信你,来吧,今天喝多少?”

    林枫手一翻变戏法般取出一个小巧的火红色酒葫芦,拧开盖子在盖子里倒满了棕色如酒浆一般粘稠的液体,“什么多少?一次只能一钱,我知道您嗜酒如命,如果因为这药酒再勾出您的酒瘾来,我可是罪过不小。”

    老人家双目放光小心翼翼接过盖子慢慢说道:“保证再不喝酒,我要不听您的,以后您就别再管我。”

    林枫脸一板瞪起眼睛:“这可是您说的,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老人说着话一仰脖将酒液倒进嘴里,咂了咂嘴又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喝完一钱药酒,他的脸色很快红了起来,连脖子都红了,这药酒的劲相当大。

    他醉眼朦胧的说道:“小子,听说那些小护士总是欺负你呀?要不要我对我那老兄弟说一声,让你当个科室主任什么的?”

    林枫翻了个白眼:“您得了吧,现在说的是醉话,我就当没听见,咱们事先可说好了,我不问您的事,您也不问我的,当医生可不是开玩笑,人命关天哪,我这样就挺好,无事一身轻吗。”

    “那不是不求上进?”

    “啥不求上进?”林枫十分无语,“我这是化气境……算了,好好歇着吧您呐,半小时就好,等脸上不红了也就没有酒味了,我还是走吧,千万别让人看见。”

    “什么?你要走?那不行!你还没给我按摩呢,你要不给我按摩,晚上我就睡不着觉!”老人借着酒劲开始撒赖。

    “好好,好!按摩!”林枫哭笑不得,只好一手按住他的肩膀,一手捏住他的后脖颈开始揉动。

    刚一开始按摩老人便舒服的闭上眼睛,非常享受的说道:“虽然你这手粗的像老树皮似的,但按起来真舒服,每次按摩完我都觉得活力无限。”

    我的手像老树皮?

    林枫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此时他的右手上泛着一层淡淡的青光,而手心的皮肤上青光凝聚成树木般的纹理摩擦着老人的皮肤,其中一部分青光则缓缓渗入老人的身体。

  • 第3章 给我一个合理解释

    这个叫做图正义的男子手劲好大,林枫的双脚几乎离地,他可以随随便便放倒这个男子,可当着这么多人又不好意思出手,只得憋屈的说道:“有你这么对待医生的吗?如果医患关系都像你这样,以后我们还干不干了?”

    “就你?你特么也配当医生?老爷子得的是渐冻症你知不知道?那能喝酒吗?会要命的!”男子显然知道老爷子的病情,在美女面前更是表现得义愤填膺。

    林枫十分无语,这傻东西,人家爷孙俩在合起伙来耍你好不好?首先老爷子肯定不喜欢什么姣芷兰,女子让你去买就是为了让你少在身边烦他,老爷子装聋作哑调侃你也是想让你知难而退,只有你这个傻瓜不知进退。

    当然了,自己也是倒霉,被这女子当成出气筒,不过这喝酒的事可怎么解释?

    老爷子听不下去了,冷哼一声,“我最讨厌别人说脏话,谁要再满嘴喷粪就给我滚出去!”

    “这……”

    图正义放下林枫不敢还嘴,脸色憋得通红。

    女子急忙解释,“爷爷,我们也是为您好,您怎么能喝酒呢?”

    “喝酒的事待会再说,这个傻大个是谁?我不认识。”

    “你……”女子没好气的白了老人家一眼,“他叫图正义,以前来看过您一次,他父亲是国家药监局的图先锋图副局长,这次咱们生产的千山化血丹想纳入国家医保药物,必须要得到国家药监局和卫生部门的批文,我和图正义正跑这事呢。”

    老爷子轻叹一声,“我老了,把公司交给你我也放心,你很有能力和干劲,不过钱这东西赚多少才是够啊?入不入医保的有什么所谓?何必看别人脸色呢?”

    “我不!”女子倔强的撅起红唇,“千山化血丹是我按照您留下的方子研制出来的,是咱们两个人的心血,不入医保就没有销路就没人承认,和没研制出来也差不多少,我一定要让它成为家喻户晓的救命良药!”

    “好,好,你有本事,唉,孩子大了,我也管不了了。”

    林枫一看事情有些不妙,怕把矛头又转到自己身上,急忙转身“老爷子累了,您好好休息,我那边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他刚回过头来,一个绝美而带着淡淡香气的娇躯已经拦在身前,“你不能走,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我爷爷病得很重,你为什么给他喝酒?我很怀疑你有没有行医资格!”

    林枫心中一突,这话说到点上了,自己可不就是个实习医生!哪里有什么行医资格?

    老爷子一看不好急忙说道:“明月你干什么?不关林医生的事,是我要喝酒的。”

    “不可能!您已经戒酒好几年了,我知道您意志坚强,不会破戒的,一定是这个医生诱导您的。”

    怎么还没完没了了?这是要赶尽杀绝呀!林枫咧了咧嘴不知说什么好。

    “我就说么,这什么破医生!”图正义看到矛头又转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医生身上立刻来了精神,“来人呐,去叫医院领导来,我问问他们怎么管理医院医生的!”

    没过多久一个戴着金边眼镜头发抹着厚厚头油的医生走进来说道:“各位同志,我是高干病房值班主任刘洋,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女子简明扼要的陈述了一下情况,刘洋当时就急了,冲林枫吼道:“你是谁呀?跑高干病房捣什么乱?”

    说着话捻起林枫的胸牌,“实习医生林枫?你哪个部门的?为什么跑高干病房来?”

    “我是住院部的,刚刚来实习不到三个月。”林枫只得老老实实回答。

    “把你们领导叫来!不行,你不能走!”他回头对跟进来的小护士说道:“去住院部,把他们值班主任和科室大主任都叫来!”

    说完他气呼呼的看着林枫,“这不是胡闹吗?给渐冻症患者喝酒,你疯了?哪个学校毕业的?怎么进的医院实习?”

    “我,我是杏林中医学院毕业的……”

    “什么?中医?中医跑西医院来干嘛?谁让你进来的?第一人民医院也是你一个中医实习生能来的?”

    林枫翻了翻眼睛,中医怎么了?一定比西医差么?不过如今错在自己,他也不想解释什么,扭头看了看秦老,却见他靠在病床上优哉游哉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显然没有帮忙的意思,这是要把自己往火坑里推的节奏,落井下石说的就是他!

    过了一会儿住院部值班主任、内科大主任甚至院长都来了,挤了一屋子人,问清楚情况以后都默默无语看向林枫,完全不明白他哪根筋搭错了敢这么对待患者。

    这时候图正义充当了患者家属代表开始谴责林枫,“给重症病人喝酒,这是失职的问题吗?这根本就是杀人!你们医院怎么管理下属的?我作为国家药监局的工作人员对此表示非常愤慨,请你们给出合理解释,不然我会向国家卫生部门提出申诉并要求对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进行业务和能力考查,清除一些害群之马!”

    国家药监局的工作人员?那肯定是有这个能力的,就算不能让医院停业整顿也能在药物进出方面给医院穿小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住院部的值班主任马上义正言辞的批评林枫,“你没事瞎跑什么?谁让你来高干病房的?回去写分深刻的检讨,收拾东西回家吧,我们请不起你!”

    说完他扭头看向头发花白的张院长。

    张院长若有所思的看着林枫,过了片刻才终于开口,“他是我请来的,是杏林中医学院的高材生,我觉得他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林枫,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一个中医院的学生能来第一人民医院实习是走了院长的路子,不过这小子不懂得珍惜,现在把院长也搭进去了。

    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连秦老也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仿佛在等着自己的解释,林枫笑了,这位老人家真是狡猾狡猾滴,自己一直没告诉他那药酒的成分和作用,现在他是逼着自己泄露底牌!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少年神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