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最狂兵皇、林缺吴欣语陈冬儿小说

最狂兵皇

林缺吴欣语陈冬儿小说

主角:林缺,吴欣语,陈冬儿, 标签:最强兵皇

华夏最狂兵皇隐藏在美女如云的永乐市,只为欣赏校园美女,因为一次不小心的英雄救美,而泄漏他的真实身份……同时得知自己当年是被陷害,为了帮助自己洗脱罪名,帮助自己与美女幸福生活,他决定再踏都市,走上一条为自己洗脱罪名之路!

滑冰王 状态:完结

林缺吴欣语陈冬儿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照片本人

     

      

      听着他讲述自己的成长,林缺的脸色从淡定慢慢转为震惊,心中开始胡思乱想,同时又有些失落。

      之所以失落,因为自己的身份被人查到了,自然是要逃离这里的,可如果逃离,就要和校花吴欣语分开,自己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就这么走了,能舍得的。

      不过许嫣来说的不全对,自己没有背叛饿狼特种部队,是被冤枉的。

      想起这个事儿,林缺就是非常不爽,因为自己为饿狼特种部队立功无数,令部队成为华夏数一数二的精英部队。

      而他们呢,却因为他人的片面之词,命令整个饿狼特种队员追杀自己,要不是林缺身手了得,当时早就挂彩了。

      就算自己真的背叛饿狼特种部队,也可以功过相抵了吧,可他们还不放过自己,竟然秘密通缉自己,弄的林缺不得不躲在永乐大学当保安。

      “四年前,有人拿着铁证去饿狼特种部队举报,说你每次带队执行任务,都秘密与外人联系。四年前夏天初期,传的沸沸扬扬的华夏商业机密资料,就是你泄漏给国外的。”许嫣来有恃无恐的笑看林缺。

      此时的林缺不再是刚才的高傲,而是一脸闷沉憋屈。

      “放屁,我是被人冤枉的。”林缺大声吼道。

      这个案子,让他有点情绪失控,四年来,他每天都在想给自己洗刷冤屈,可是自己又被华夏通缉,不能露面,根本无从查起,林缺都快被这个案子逼疯了。

      四年前,夏天初期,饿狼特种部队接到一个案子,说某黑势力大佬集团资金出现巨大问题,想贩卖全华夏的商业机密给国外,获取巨额解除集团危机。

      当时饿狼特种部队接受了任务,林缺授命带着精锐队员前去抓捕,地点是华夏边境的一处大森林里。

      当赶到地点的时候,队员们突然接到来自饿狼特种部队的命令,说林缺是帮助某黑势力大佬贩卖华夏商业机密的帮凶,并且让队员冲林缺开枪。

      要不是林缺身上的对讲机与队员是同步接收的,自己早就被队员乱抢打死了。

      之后,林缺与饿狼特种部队展开拼杀,在枪林弹雨中捡回了一条命,本想回去查清楚,奈何已经被华夏秘密通缉了。

      林缺很想解释自己是被冤枉的,但还没开口,这个许氏企业的可口集团总经理竟然抱起膀子,玩味笑道,“我知道是被冤枉的。”

      听到这三个字,林缺神情一惊,同时内心也有些欣喜,没想到竟然有人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那是不是意味着有机会为自己洗刷冤屈?

      林缺脑子里浮想联翩着。

      “你放心,以后我都不会再骚扰吴欣语,我这次来是告诉你,我知道陷害你的人是谁。”许嫣来很自信的在林缺身前走来走去,那神情似乎对一切了如指掌,“我想你应该很想证明自己是被冤枉的吧。”

      “你知道?是谁?”一听对方知道是谁陷害自己,林缺顿时就急了起来,迫切想要知道是那路人。

      林缺很着急,但许嫣来却不慌不忙的微笑着,似乎很满意林缺的表情。

      她再次从包包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了林缺,“当年,就是这个人去的饿狼特种部队举报你的,并且制造陷害你的完美罪证。但他是受谁的指示,我还没有查到,不过我知道帮助照片中人打通关系去饿狼举报你,并且制造陷害你罪证的人,我倒是知道。”

      林缺接过照片一看,只见是一名穿军人制服的中年男子,严峻的神情,炯炯有神的眼睛,应该也是一名特种兵。

      “快说,制造陷害我罪证的人是谁。”林缺再一次着急了起来。

      要是能抓住制造陷害自己罪证的人,说不定就能找到照片中男子的幕后主使人,那帮助自己洗脱嫌疑就有望了。

      许嫣来没有说话,呆呆注视着林缺,良久过后方才开口,“就你是上周四救的校花的老爸。”

      当这句话完整的摄入林缺的脑内,他仿佛自己大脑被雷电轰了般,思维出现长久的停滞。

      他怎么也没想到,制造陷害自己罪证的人,竟然是校花吴欣语的父亲,要知道,吴欣语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啊。

      “不,不,不,这不可能。”林缺摇头不愿意相信,心里有些感觉狗血,甚至觉的天意弄人,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不过随后,林缺还是想到了什么,这个可口集团的许总经理之前就想绑架吴欣语,他不会是故意来框自己,利用自己来抓吴欣语吧。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林缺眼睛布满怒火,当这种充满怒火的目光撒到许嫣来身上的时候,她浑身不由自主的产生一股寒栗,仿佛被野兽注视。

      许嫣来定了定神,“我公司目前正在被吴欣语父亲攻击,之前我找吴欣语,就是希望她能劝劝你她爸爸,让她爸爸不要做违法的事,今天来找你,就是希望你能帮帮我,咱们联手反击吴家,一是帮助我许家解除危机,二是帮你洗刷冤屈,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但我要提醒你,这是你唯一洗刷冤屈的机会。”

      说完,许嫣来拿出一张名片递到林缺手中,然后上车离去,留下林缺一人在操场上发呆。

      今天一天,他就这样发愣,学校的美女找他聊天也不搭理。

      周末不用值班,林缺就在家里分析许嫣来说的是真是假。

      周一上班,林缺朝学校走去,在学校围墙外的一条路,他看到前方有一群人朝自己走来。

      本来林缺是没心情理会的,但看到沉思隐在其中,就意识到这家伙是来复仇的。

      “林缺,今天老子要你跪下求饶。”双方一靠近,沉思隐就指着林缺吼道。

      林缺抱着膀子,态度懒洋洋,对于沉思隐的话,压根没放在眼里。

      “牛逼谁都会说,说到做不到就要糗了。”跟在他身后的还是一群学生,林缺没必要把他话放在心上,态度依然嚣张。

      哪些学生的脸上,还残留着被林缺暴揍后的痕迹。

      此时,面对林缺,他们的脸上依然闪烁着害怕。

      “文叔,看你了。”沉思隐自信满满的笑道。

      话毕,站在他身后的一群学生自动排开,一名中年西装男子从排开的学生中间走来。

      当这西装男子一映入林缺眼中,顿时令他浑身巨震,全体汗毛都竖了起来。

      之所以这么震惊,是因为这中年西装男子的样子,与昨天许嫣来给自己的照片上的男子,长的一模一样。

      虽说发型不一样,但四年样子变化不大,他的五官跟照片没什么转变。

      林缺是睁大眼睛看的,目不转睛,脑子里不断闪烁着,“没错,没错,是他,就是他,就是他向饿狼特种部队举报,令自己被全华夏军人秘密通缉。”

      没想到啊,昨天才知道真相,今天就见到了,这下自己不好好报仇怎么能行。

      刚才听到沉思隐喊他文叔,那他应该是沉思隐家的人,看来啊,陷害自己的人幕后主使人,可能是跟沉家有关呐。

      “就是他打了你?”被沉思隐称作文叔的男子,笑虐着打量林缺。

      他还不知道林缺已经在心中起了杀意。

      “就是他,一个学校保安敢打我,文叔,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弄断他的手脚。”沉思隐愤恨的点头,一双眼睛恨不得林缺马上死。

      被叫文叔的中年男子,慢悠悠的走上去,双手放在身后,面对林缺一个保安,他没有任何压力,态度像个国家总统。

      “年轻人,你打了我们家的沉少,他可不是一般人,你最好去磕头道歉,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这老杂毛侮辱人都带着笑脸的,一看就不知道不是好东西。

      对于他那笑里藏刀的笑容,林缺是越看越火,但他没表露出来。

      “你说什么?我耳朵不好,听不清楚,只听到汪汪声,声音请大点儿。”林缺假装自己耳朵不好,小拇指戳着耳洞,侧着身子对着文龙。

      文龙见林缺跟自己装蒜,还转弯骂自己是狗,这气的他那笑里藏刀的笑脸顿时消弭。

      他冷冷注视着贱兮兮的林缺,被林缺这么一骂,作为军人的他顿时就上来一股怒火。

      大约十秒,文龙猛然出手,右手屈指成抓,直取林缺的肩膀。

      反应极快的林缺有所察觉,在他行动的那瞬间,一个快速横移,闪到他侧身。

      文龙一爪抓空,发现林缺已闪到自己侧身,刚要反击,突然发现膝盖传来一种骨头爆裂的剧痛。

      “饿……啊……”文龙右腿跪下,嘴里发出瘆人的惨叫。

      只见他的右腿已经倒裂,血液迅速浸湿西裤。

      鲜红的血液一出,围观的沉思隐和哪些学生都嗅到死亡气息,一个个吓白了脸。

      剧痛之下,纹龙一右拳甩向林缺,但林缺以右手抓住他手腕,并且以左手在他肘部一拍,一条直着的手臂就这样凹断了。

      “啊……”文龙单腿跪地,身子左倒在地,看着自己断裂的右臂惨叫。

      “老子这辈子,最讨厌你这种笑里藏刀的卑鄙小人。”林缺松开他,一脚揣向他的脖子,将其踹躺在地,只见他半边身子抽蓄着。

      然后,林缺快步走向之前牛逼轰轰,现在胆怯如鼠的沉思隐,伸手掐住他的脖子,直接提起。

      “我问你,这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凭什么帮你出头。”林缺要问出,这个文龙跟他沉家是什么关系,如果没关系,那陷害自己的幕后主使人就跟沉家没关系。

      

      

  • 第3章 校花吴欣语

      

      

      沉思隐脖子被掐的无法呼吸,嘴巴微张舌头伸出,痛苦的面容翻着白眼,离地面的双脚使命摇晃。

      由于被掐的无法呼吸,感觉到死亡就在面前,所以他忘记了回答林缺的话。

      “说,他跟你们家是什么关系。”林缺狰狞着面容,把沉思隐提的更高。

      “他,他,他是我爸爸的助理,饿……呕……”沉思隐拼命回答林缺的话,说完就感觉喉咙难受至极,喉咙管道严重阻塞。

      得到自己答案,林缺将沉思隐丢了出来,一个人站在这里愣神。

      这个文龙是沉思隐爸爸的助理,那他当年去饿狼特种部队诬陷举报自己,有可能是沉思隐爸爸指使的。

      众所周知,沉思隐爸爸是永乐市的大佬,据说以前他爸爸是黑势力出身,四年前集团也出现过资金紧张的问题。

      而全市民都知道,沉思隐家与吴欣语家是世交,父辈都是好友,既是好友,沉家集团资金紧张,为了填补资金,做出贩卖华夏商业机密给国外获取巨额也不是不可能,作为好友的吴家,肯定会帮助沉家顺利贩卖华夏商业机密。

      可为了顺利贩卖,必须躲过华夏饿狼特种部队的追捕,要躲过饿狼的追捕,就得干掉华夏兵王之皇的林缺。

      于是,吴家就制造诬陷林缺的完美罪证,成功令饿狼特种部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生矛盾,他们也因此成功将华夏商业机密贩卖给国外。

      这样分析,也就对上了。

      看来昨天那个许氏企业的可口集团总经理许嫣来,说的话有百分之九十是真的。

      几分钟过去,林缺动身离开,哪些被吓傻的学生不敢动弹,生怕一动就步入文龙的后尘,直到林缺离开,他们才跑。

      在路上,林缺拿出手机,给昨天留下名片的许嫣来打电话,对方飞快接通。

      “喂,许总经理吗,我是林缺,我同意跟你合作,帮你们许家解除集团危机,你们帮我洗刷冤屈。”林缺快人快语。

      对方一听这话,呼吸浓重了会,显然是对于林缺的主动而感到高兴。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有你的加入,那对付吴家将会大大有利。”许嫣来的声音中,也透着浓重的兴奋。

      “你有什么计划,我们第一步要做什么?”林缺现在是被通缉的,做啥都不方便,只能依靠许家势力掩盖。

      “你现在,只要想办法泡到吴欣语就行,我们慢慢从吴家打入,然后从吴家找出陷害你的幕后主使人。”许嫣来昨天就已经想好为林缺洗刷冤屈的步骤了。

      “我已经知道幕后主使人是谁了,刚才我见到你给我的照片上的人了。”林缺真想现在就洗刷自己的冤屈,那样自己便能重见光明,以华夏兵王之皇的身份,行走永乐市了。

      那边的许嫣来,一听陷害林缺的人出现了,内心是相当震惊,半天回不过神来。

      之所以震惊,是因为他查了这个好多次,都查不到照片中人的半点踪迹,也不知道那人是何许人也。

      “那人是谁?”许嫣来好奇的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我还是按照你说的办,先追求吴欣语。”林缺不想告诉她,免的连累她们集团。

      再者,他还不是完全了解许嫣来,所以没必要跟她说太多。

      不过,林缺确实喜欢吴欣语,即使吴家是陷害自己的人,但毕竟是帮凶,没有直接参与,为了喜欢的人,他可以不跟吴家计较。

      但是沉家,林缺是一定要报复的,定要将他们连根拔起,以泄自己四年来的逃亡之恨。

      林缺不说,许嫣来也不多问,彼此开心的通话了会,便挂了电话。

      把手机放好,也正好到了学校门口,抬头一望,只见校花吴欣语正站在保安亭门口朝里面偷瞄。

      她双手撑膝,撅着圆润的翘臀,纤细的韧腰,屈膝性感的长腿,穿着紧身白色短袖,短牛仔,青春美丽,活力十足,背影是那么小巧可爱。

      “欣语。”林缺大喊,微笑的跑去。

      鬼鬼祟祟的吴欣语听到声音,站直回头,见林缺来了,立马朝他跑去。

      “林缺,你怎么不在啊,我找你半天了。”吴欣语像个小女孩,蹦到林缺身前,委屈的酸着脸,“昨天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发短信不回,你怎么了?”

      周六许嫣来说,吴欣语的爸爸是陷害自己的帮凶之一,弄的林缺不愿意理会吴欣语了。

      幸好刚刚把心结打开了。

      “没事,我昨天手机出了点问题。”林缺摸了摸吴欣语的脑袋瓜,这丫头歪着脑袋,露出了享受的神色。

      吴欣语比较可爱,属于喜欢卖萌的女孩子,很享受被人宠。

      也正因为林缺经常跨她宠她,她才会跟林缺发展的这么快,林缺触碰她,她都不会介意了。

      吴欣语是标志的鹅蛋脸,脸孔两边的弧度很均匀,她有双水汪汪的大眼,上下睫毛天生的黑浓,由于现在年纪太小,所以眼神的妩媚之气还没有衍生,她的鼻子挺而小,属于乳鼻,令她的脸孔多了一分不拘小节的性格,嘴唇粉红饱满,看上去水嫩嫩的。

      身材麻,属于火爆性感的,她是那种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的身材,胸大臀翘,浑身肌肤水嫩有有肉,但锁骨却瘦的明显,腰又细的致命,腿不但修长,而且大腿根部浑圆火爆,视觉上令男生根本无法抵挡。

      “原来是这样。”吴欣语明白过来,一下子就把昨天林缺不理会她的事儿抛到九霄云外,拉着林缺的手,“走,我们去吃早饭辣。”

      就这样,一个受千人追捧的校花,跟一个普通的保安在学校操场上手拉手。

      来到食堂,林缺可是一下子成了全食堂讨论的对象,甚至听到很多要揍林缺的话。

      对于他们的话,林缺并不惧怕,反而很享受,内心还觉的被人嫉妒的滋味挺不错的。

      早餐过后,林缺就回工作岗位了,而吴欣语也去上课。

      校花吴欣语下课就找林缺聊天,彼此就像情侣,而林缺也趁机沾她便宜,她有所发觉也不抗拒,假装没发现,蒙混内心的害羞。

      十点多的时候,许嫣来来了,交给他一份资料,是为林缺申请的个人背景,是用来掩护他真实身份的。

      “这东西我一直想拖人弄,没这东西,总感觉自己在躲躲藏藏,有了这份资料,自己以后就可以随意行走永乐市。”反正有东西证明自己的身份,这样就没人会怀疑自己是当年的兵王之皇了。

      “这是我给你办理的银行卡,有什么需要,尽管花。”许嫣来又递去一张新办的金卡。

      林缺没拒绝,直接接了。

      “你放心,我会尽快让吴欣语跟我生米成炊,到时候我再去找吴欣语的父亲谈结婚的事情,然后慢慢帮你们许家解决危机。”她对自己这么好,无非就是让自己帮她,林缺不会白拿的。

      许嫣来点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快到放学时间,林缺让她先离开了,免的吴欣语见到自己跟她说话,到时候怀疑自己之前跟许嫣来串通绑架她,自己上演英雄救美,那就糟糕了。

      放学,吴欣语像找男朋友一样飞奔来到保安亭,与自己一同离开学校,然后去吃大餐。

      校花跟保安的恋情在学校已经是鸡飞狗跳了,甚至很多人要求校方开除林缺,还有不少人把这新闻报告给了沉思隐。

      大餐过后,两人就回学校保安亭玩手机,到了上课点就上课。

      晚上下课麻,林缺就准备露出狼性了,三言两语把吴欣语忽悠到永乐市的揩油圣地去游玩。

      永乐美洲糊,这是一块年轻男女的风水宝地,一到傍晚,这里的情侣就逐渐增多,天一黑,夜晚湖边便挂起葡萄蕴灯,气氛折射男女的心性,情侣们自然而然的心生邪念,互生激情。

      “怎么来这里啊,听说这里是情侣才能来的。”一到这里,吴欣语就有些心慌,因为来这里的情侣,多半会隐蔽的地方接吻,甚至抚摸对方,更过分还会那个。

      虽然内心慌张,但内心并不排斥与林缺来这,或许是潜意识很愿意跟林缺成为情侣吧。

      一听她这么说,林缺就拿字眼说事了,“哎,听你这么一说,原来你根本看不上我啊,我根本没资格跟你成为情侣,算了,那我们回去吧,看来之前是我想错了。”

      说着,林缺一脸不悦的往回走。

      他这伤心的脸色,让吴欣语心中大感着急,情急之下立马抱住了林缺的胳膊,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哎,我哪有说你没资格啊……”

      闻言,林缺嘴角玩味一笑,看来这妞还是挺看的上自己的,毕竟自己还是瞒帅气的。

      “那走吧。”林缺顺势挽上她的细腰,然后朝永乐美洲湖走去。

      吴欣语没反抗,起初有些不自然,后来她的脑袋瓜就朝林缺怀里倒去了,直接来个小鸟依人。

      前方有座凉亭,本想到亭子里去坐坐,趁机沾更大的便宜,刚走到亭子外,一群男子从亭子的四面八方出现,堵在凉亭入口。

      这些男子全部穿着西装,戴着墨镜,为首的一名男子很客气的走了出来,“吴大小姐,你别忘了,你跟我沉少是有婚约的,你这跟一个保安来这种地方,不光有失你的身份,也让人觉的你的眼光是瞎的。”

      这话是再骂林缺出身普通啊,配不上吴家大小姐。

      “小子,把你的手从吴小姐腰上拿掉。”为首西装男子旁边一名魁梧男子走过来,怒指着林缺。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