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上苍图录、黑虎黑娃子铁子病秧娃小说

上苍图录

黑虎黑娃子铁子病秧娃小说

主角:黑虎,黑娃子,铁子,病秧娃 标签:

逆斩上苍,执掌劫光。万族争雄,封禅之地。茫茫大世,病秧少年从无尽山脉走出。

沉殇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上苍图录

黑虎黑娃子铁子病秧娃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病秧娃子

    天瑞,意谓天地之灵瑞,自然之符应,即“不生不化者”。

    昔日,曾有盖世天骄破碎虚空,踏空而去,留下千古传说,踏入诸天万域,进军禁忌之路,通往永生。

    诸天万族,长生路争锋,有无上强者嗜血,更是有风华绝代仙子御空而行,羽化飞仙。

    古老的山峰耸立,雾霭蒸腾,山中植被中绿意朦胧,晶莹若宝珠的晨露从枝叶滑落,在初日的照耀下,映出五彩霞光,无比绚丽。

    群山万壑之间,传来古老的号角声,若神音,穿越了太古洪荒来到当世。

    古木参天,弯弯曲曲,直通苍穹。

    地面毒草花虫遍地,到处充满危机,有凶兽蛰伏,各种生灵在这处山脉中嘶吼。

    “咚!”

    “咚!”

    似敲锣打鼓,青石古道之中,万人攀岩,向后不知道蔓延多少里,只能够看到各种服饰的生灵从山脚朝着山脉中进发。

    这些生灵服饰古怪,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部落,他们多半身穿兽皮所制作成的皮衣,十分粗糙。

    他们的四肢很发达,极为矫健,仅仅是一个孩童,便有着千斤之力。

    这种场面极为壮观,很难想像他们的举动,究竟是为什么。不过可以看出,这些生灵,是在膜拜着什么。

    因为,他们步伐整齐,口中诵念古老的咒语,浑身有着晶莹的光芒散发,各种形状怪异的尸骸被他们扛在背上。

    山峰入云端,一望无边,这座山脉广阔无垠,到处充满雾霭,仙雾缭绕,有灵禽奔腾而过,停在一旁遥望这些生灵,但也只是停留片刻,不久便独自离去。

    这是一条万人形成的长龙,从山脚直入山腰,且他们还在不断的向上攀爬。

    “叶娃子,快些!加快脚步,跟上!”

    这个时候,这群生灵中传来了一道稚嫩的声音,只见那是一个少年,他肌肤黝黑,张口之间,只可以看到一双洁白的牙齿。

    在其胸口,挂着一串晶莹的象牙坠,散发璀璨光芒,十分的炫丽。

    这个少年黑的像是一个煤矿,他一双眸子十分清澈,像是有着一股清泉,流入人们心间。

    而在这个少年的后身,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孩子,这个孩子看上去不过五六岁,但却是有种病态,身体弱不经风,长相极为清秀,眉宇之间有着一种忧伤。

    同样,在他的周围,大多都是年岁不大的孩子,他们的肩上,扛着不知道是什么生灵的尸骸。

    且在这群孩童中,唯独那个脸色苍白的孩童身体最为虚弱,肩上扛的尸骸最弱小。

    “你...你们等等我,我走不动了。”这个孩童双眸雾气朦胧,大眼圆溜溜的盯着前方的几个孩子道。

    “病秧娃,快些喽!这次封禅,对各族可是事关重大,而且我们都是帝者的子民,应当祭拜。”一个脸色发红,扎着马尾辫子的小女孩单手举着手中的尸骸,转身对着这个孩童说道。

    “就是啊!病秧娃,你快些,否则又要没有晚饭吃了。”又是一个孩童转身,对着病秧娃喊道,做出鬼脸。

    “我...我尽力。”病秧娃点了点头,扛着肩上的尸骸,再一次跟随着众人的步伐上路了。

    霞光洒落,这个孩童格外的坚强,在攀岩的过程中,他曾多次摔倒,但最终都稳住了身形,再一次爬了起来。

    “唉!真是个悲剧的娃子。”有年长者在后方叹息,摇着头,看着前方摔倒,而后爬起,眼中露出了不忍。

    “这个孩子,本应能够在这群孩子中最为矫健,同样也是修行一个好苗子,可惜了...”

    “倘若当初能够早发现一段时间,他绝对不会如今这般虚弱。”一名壮汉回应,双眸闪动,似乎想起了什么。

    “终究是遭人陷害,不曾真正凝聚伴生宝器。”另一个人开口道,他像是一头狮子一样,浑身精气神旺盛,站在人群后方,眺望前方的病秧娃。

    “但愿他能够就这样平安的度过余生,归根到底,那件事情,还是我们守护不利。”

    一群人在孩童的最后方交谈、议论,他们谈起病秧娃,没有一个人露出嘲讽,有的只有同情与怜悯。

    可这些对病秧娃来说,真正太微不足道了,自幼起,同龄的孩童能够空手举起大石,而他却是只能够摇摇欲坠的行走。

    当别人开始狩猎,得到父母的称赞时,而他却是只能够一个人蹲在部落的村头,静静的痛哭。

    在十万大山,上百成千个部落中,所有孩童,两岁便能够举起百斤巨石,三岁便能够独自一人狩猎,五岁举起千斤巨石不成问题。

    而病秧娃,如今整整五岁了,却是只能够举起不到百斤的石块,这对他是一种打击,是在心灵中的创伤。

    可以想象出病秧娃长大后将会是什么样子,但部落中的所有人都知道,病秧娃根本不可能长大,因为他的体内有暗疾,很难活下去。

    “呜呜!”

    古老的号角声再一次传来,病秧娃在人群中,显得是那么的柔弱,他简直比女孩子还要虚弱不少,单薄的身体,像是一阵风,便能够将其吹倒。

    他的眸子圆溜溜的,有着不甘与委屈,雾蒙蒙的一片,有泪水在眼中打转,但他却是忍住了,没有将泪水流出来。

    这个孩童,真正的很坚定,很倔强,当他听到众人嘲讽他的时候,他便会加快脚下的步伐,小脸涨的通红,憋着一大口气,一下子攀岩出数十个台阶。

    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大口的喘气,累的气喘吁吁,蹲下停歇一会,再一次上路,扛着肩上的尸骸,向上攀岩。

    “真是个好孩子,上天真是不公啊!”有老者忍不住摸了一把泪水,他们看着病秧娃长大,深知这个孩子的习性。

    “老天爷为什么不睁开眼看看,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却是要承担这么多痛苦,甚至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曾...”

    “真希望他能够活下去,但他真的能够活下去吗?”

    许多年龄较大的长者嘘嘘,在人群中叹息,他们知道,病秧娃的时间不多了,谁也不知道病秧娃能够活多久。

    那个孩童,身体虚弱,双眸有种说不出的坚毅,他名为叶圣,未出生时,便被誉为一族之尊,有着了不得的称号,所有人都将希望寄托于其身上。

    在这无尽山脉,十万大山中,真的难以想象,一个还未出生,便被誉为一族之尊,是怎么样的一种荣耀,却又是如何的不平凡。

    可上天终究是对这个未来的一族之尊,没有眷恋,像是将之抛弃了一般。这个孩童,在还未出生之时,便被在母亲的胎盘中,遭人暗算,未能成功凝聚伴生宝具。

    “他的父母,都是有着大来历,都是大人物,若非一时遭劫,恐怕如今这个孩子,将会堪比幼年的族尊,将会在未来与诸天万族争锋。”有老者叹息,在人群中,嘘嘘叹道。

    “不单单如此,我听闻,像他这种情况,倘若能够有机会服食彼岸之花,将会延续寿命,修复那破碎的伴生宝具。”有人想起了一段传说,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道。

    “彼岸花!?那种东西,又怎么会真正的存在世间,这个孩子,多半将会真正死亡,根本不可能在未来有所成就。”

    几位老者,面面相视,他们的声音压得很低,并不希望被前方的一众人听到,这是一件秘闻,同样是他们这一族的耻辱。

    况且,这一次攀登圣山,不单单只有他们一族,还有着其他百族乃至千族一同前往,这件事情,他们不愿意被外人得知。

    山野中,群兽蛰伏,它们见到了这条以万人形成的人形长龙,各自选择了避开,因为在这万人中,有人真正很是凶悍,几乎是一只脚,便能够令这些猛兽噬血。

    当然,也有猛兽坦然不惧,但却是不曾扑杀来,许多凶兽都有着些许灵智,知进退,自然不会前来找苦吃。

    号角声传天,若欲撕裂苍穹,各种符号蒸腾,宝光冲天而起,由那手持牛角的老者催动,异常的璀璨,十分绚丽,几乎将这里映成仙境,若一处净土。

    有古老的兽皮横空,排列成某种顺序,散发出无比耀眼的神光,上面布满了古老而又陈旧的器具,在那些器具中,盛满了各种流光溢彩的血液。

    这是真正的珍血,是无尽山脉,十万大山之中,几乎所有种族一同祭出的珍血,十分难寻。

    寻常,这种珍血,根本不会现与世间,因为这是各族的底蕴,亦是一族最为重要的辛秘,可如今封禅仪式到来,各族自然要拿出贵重的宝物,前来祭祀。

    封禅,这是一种古老的仪式,在他们如今攀登的山峰,乃是一座圣山,曾多次有大国之帝王前来祭祀、举行封禅仪式。

    不知道从何年间开始,这里便成为了每一个大国新帝登位所必要前来之所,也正是因为如此,十万大山中所有种族,都将会在封禅之时,举行仪式。

  • 第二章 冷言嘲讽

    封禅仪式,是这座圣山独有的古老礼仪,构成了圣山崇拜与信仰的重要传说。

    这种礼仪十分古老,传承久远,其执行者为历代帝王,且格外引人注目,其影响更为深远。

    旗鼓争鸣,到处都是霞光,无比的绚烂,各种服饰的生灵踏着整齐的步伐,向着山腰一步步的逼了上去。

    他们多数由少年以及各年龄阶段的孩童组成,在每一个不同的部落后方,都会有着数十名年迈的老者跟随。

    且在不同服饰的部落之间,都有着八排整齐的少年,手持长羽而舞,在他们的周围,有着各种青铜乐器,交响而出,若人间仙曲,一时间这里虫鸟纷飞。

    执羽而舞,以八人为一列,八列则八八六十四人。

    这是人族最高礼仪,唯有真正的天子、帝君,才能够享受如此待遇,诸侯六佾,六六三十六人。

    不过,这是真正的帝王祭太庙才能用的人数,也正是如此,在场的诸多生灵,大多数都小心翼翼的搬拿手中器物,唯恐惊动了某些大人物。

    遥望这条万人长龙的最后方,可以隐约看到,有着金光璀璨的古老战车在空中浮动,交织出一片又一片的霞光。

    而且,不单单如此,人们还可以看到在那座金光闪耀的古老战车的旁边,还有着若白玉、似羊脂一般晶莹的水晶阁楼,驻留在空中,流光溢彩,十分不凡。

    这些都是珍宝,了不得,乘坐之人,非天子,便是一方诸侯。

    在往后,便能够看到有着一片片雾霭,将后方阻挡,不能够看清。因为,圣山真的很高,直入苍穹,像是一把锋利的长剑,将天穹给劈裂。

    各个部落,分工不同。有人手持珍宝、有人肩上背着尸骸,亦是有人手持无比璀璨的法旨向着山峰上方攀岩。

    攀爬直接,一人接着一人,向上方托去,而后再由下一人将自身顶上去。就这样,直至蔓延平缓、不算怎么陡峭的山路上。

    然而,就在这万人覆盖的山壁之上,却是有着一名极为幼小的孩童,瞪着一双大眼,水汪汪的,向着肩上比自己要大几岁的孩童说道:“黑娃子...你快些!”

    孩童看上去不过五六岁大小,可却是双臂环抱着一副晶莹的尸骸,双腿紧紧的夹着下方少年的脖子,在其双肩上,托着一个黑不溜秋的孩童。

    “病秧娃,你别催,上面的狗球不吃力,累死我,也无法攀登而上啊!”那个孩童张口,露出洁白的牙齿,他满头都是大汗,双臂抱着一副发光的尸骸在颤抖。

    “这...这该怎么办丫,我...我觉得自己挺不住了。”被称作病秧娃的孩童双眸雾气蒙蒙的一片,双腿在打颤,眼看着身体已经倾斜,向着后方倒去。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后方是一片悬崖峭壁,虽有参天古木,但只要掉落下去,便既有可能将成为山中凶兽的食物。

    “病秧娃,就是病秧娃,你小点心,若是稍不留神,便会害死大家,你知道吗!?”一个少年见状,当场露出厌恶之色,大声朝着病秧娃喝道。

    那个孩童咬了咬牙,向着下方忘了一眼,而后点了点头道:“我会尽量做好的。”

    他的双眸总是充满雾气,像是每时每刻,都十分委屈一样,他的手臂很细,跟同龄的孩童相比,他的可能只有别人的一半大小。

    苍白了脸色,瘦弱的身板,这个孩童,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即将死去之人,可此时却是在坚挺着,托着身上的数名少年。

    很难想象,他吃从哪里来的信念来支持这股力量,因为,他的双臂都已经扭曲了,而他却依旧在坚挺着。

    “嗖!”

    这个时候,在孩童上方的黑娃子身体猛然一轻,在其肩上的人已经安然爬上了山路,只见他猛然用力,向着上方一跃,当场若灵禽一般,飞了出去,最终轻飘飘的落在了山路之上。

    “噗!”

    黑娃子不用力还好,他纵身一跃的过程中,下方早已经坚持许久的病秧娃却是无法承受这股力,一时间病秧娃口中咳血,双眼竟然开始向上翻。

    他的身体向着后方倒下,眼看着就要坠落山壁。

    “病秧娃!挺住!你不能死!不能死!”这个时候,黑娃子从上方的山路中,探出头来,朝着下方大声的喝道。

    黑娃子双眼瞪的很大,圆溜溜的,满脸焦急的神色。

    “哼,真不知道你活着还能够有什么用。”这个时候,一声冷嘲传来,只见是一名少年,他要比黑娃子、病秧娃都要大上不少。

    不过,这个少年,虽然口中冷嘲,但却是一手托住了病秧娃的后背。而后,他的右手猛然发力,一下子便将病秧娃给托起了老高。

    “抓住他!”少年对着黑娃子叫道。

    “嗖!”

    黑娃子身姿矫健,只见他若一只飞出去的长箭,几乎是刹那间便冲了出去,而后一把将病秧娃给抱在了怀中,而后在空中旋转,缓缓落地。

    “好险,几乎是只差那么一点,你便真的死了。”黑娃子十分焦急,但却又是极为开心的笑道,鼻涕都滴落了下来。

    “都怪我,怪我实在是太弱了。”病秧娃喘气,嘴角依旧溢血,可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挺的要站起来,抱着怀中的尸骸,继续上路。

    “真是废物,像你这样的人,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族中的长辈,还要让你活着,当初就该把你丢出去喂狗。”那位将病秧娃托起的少年这个时候攀登上来,出言十分难听。

    “黑虎哥,你怎么能够这样说病秧娃!”黑娃子听到少年如此谩骂病秧娃,当即脸色不高兴了,他愤愤从地面站起,与那个少年对视。

    “黑娃子,你走开。我不想揍你!”那个少年异常的嚣张,他冷冷看着摇摇晃晃,从地面站起的病秧娃道:“病秧娃,你别走,倘若你真的有种,就证明给我们看,拿出真凭实据。”

    病秧娃从地面爬起,双手环抱手中的尸骸,一脸的茫然,眸子在眼中转了下,而后笑脸脏兮兮的笑道:“要上路了。”

    话声落下,病秧娃转身便走,瘦弱的身板,跟随前方的众人,再一次上路。

    他们攀岩圣山,一路朝着山巅进发,行处数十里,遇到一处瀑布,飞流倒挂,若银河九天垂落,似九天匹练,有虹光在其中浮现。

    这里的景象很美,若人间净土,像是世外桃源。

    虽说是上万人,但他们的速度却是很快,从山脚至山腰,只用了半天的时间,遥望山巅,依旧没有尽头,众人咬了咬牙,怀抱尸骸、珍宝,缓缓深入。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曾见到一头浑身若铁水浇灌铸造而成,散发着滔天恶臭的巨大凶兽从一个山洞中走出。

    可还未等他们仔细观看,便见到有老者出手,当场将那头巨兽的头颅给拧了下来,封存在一个小瓶子中,十分惊人。

    “封禅仪式,庄重无边,打扰者!死!”

    这是那个老者出手后,留下的一句话,无比的霸气。但一群孩童,却是听不懂这句话中的意思。

    “那个人是谁!?我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山中哪一个部落的长辈。”之前的那个扎着马尾辫,一脸天真的小姑娘嘟囔着小嘴道。

    “嘘,那是叶国的强者,抬手之间,摘星捉月,无所不能。”冷眼病秧娃的少年黑虎回应。

    “哈哈,病秧娃,你姓叶,不会是叶国的人吧!”这个时候,黑娃子开玩笑道,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我...我不知道。”病秧娃回答黑娃子的话,但他似乎并不想说太多的话语,因为他似乎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是谁,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是否为叶国人?

    “叶国!?听族内的长辈说,叶国可了不得了,是我们十万大山中,所有部落所向往的修行之地。”那个小姑娘小声的说道。

    “胖妞,你也听说了!?”黑娃子一下子跑到那个小姑娘的身旁,问道。

    “黑娃子,你要是再叫我胖妞,我就打你。”那个小姑娘似乎有些不高兴,跺着脚,对着黑娃子翻白眼。

    “黑..黑娃子,你就别欺负玉儿了。”病秧娃心底很善良,对着众人嘿嘿一笑。

    “轰隆!”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巨大的嗡鸣声,在这条万人长龙的最后方,只见一头巨大的生灵从山中走出,它浑身烈焰蒸腾,双目如火,扫过山间,便有熊熊大火燃烧而起。

    它生有三颗头颅,各不相同,毛发呈现金黄色,手掌中时不时的有着雷霆交错,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

    “这是....”一位老者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双眸若闪电,在一座白玉阁楼旁御空而行,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是山中圣灵!?”阁楼雾霭重重,从其中传来一道缥缈神音。

    “公主殿下...可以老奴之见,这头生灵不像是圣灵,倒像是吞噬了某种珍药的变异凶兽!”

    “可我明明感受到了那种纯净的圣力....”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上苍图录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