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枭王狂妃、凌七七擎瑾煜擎玉昭小说

枭王狂妃

凌七七擎瑾煜擎玉昭小说

主角:凌七七,擎瑾煜,擎玉昭 标签:宠文、王妃、宫廷、重生、

前世她爱错人,被庶妹欺辱,腹中孩儿被赐死,家破人亡,更是落得五马分尸的下场。重生后,面对蛇鼠一窝的亲戚,凌七七表示,昔日之仇她将一一报之!为了保护弱母幼弟,七七攀上摄政王这棵大树……却不想这棵大树克妻不说,还身中剧毒?凌七七手持银针,解毒之余不忘勾搭一下……

沉鱼不落雁 状态:连载中

凌七七擎瑾煜擎玉昭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破相

    全身被缰绳束缚,女子眼中露出猩红的血色,“擎玉昭,你对得起我……你的江山,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

    “住口,你这卑贱的女人;你下毒谋害先皇,罪不容诛……”男子冷漠的说着。

    女人哑然的望着他,最后喊道:“卑鄙无耻……擎玉昭……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虎毒不食子,你竟连我腹中的孩子也不肯放过,你简直就不是人!”

    “呵呵呵,姐姐,这你就放心好了,如今素素腹中已经有了陛下的骨肉,这皇家的子嗣,从来都不缺你这个……”

    “凌素雪,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别忘了,你家道中落,是我母亲将你接回府上细心教养!”

    “住口,你还好意思说?凭什么凌家的一切都是你的?就因为你爹是嫡出?我爹是庶出?凭什么?”

    眼见着那对狗男女相拥而笑,鄙夷的眼神盯着她,凌七七掌心如刺,却徒劳的只能做最后的挣扎:“玉昭,算我求你,你看在我腹中有你孩儿的份儿上,你让我把他生下来!我求你了……”

    “嗤嗤,凌七七,你求我也没有用;朕瞧着,你再拖延时辰,恐怕你凌家其他的各位可就要等不及了!”

    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心里好像有什么不好的预感,皱眉哆嗦着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呵呵,姐姐,你往那边看……”。凌素雪一双素白的玉手指向一侧,顺着她的指尖,七七艰难的扭过脖子,下一刻,却如五雷轰顶。

    那刑场外的高台上,阴森森的百十颗人头立于上面,那死不瞑目的怨恨眼神,让凌七七好似置身在炼狱之中,胸口一阵腥甜,呕出鲜血,大喊一声:“不……”

    凌七七泪水犹如雨下,可看在男子眼中除却讥讽,并无其他过多反应,讥讽的哼了几声说道:“夫妻一场,劝你还是跟他们早点团聚吧!”

    说完这句话,擎玉昭抬起手来……四肢瞬间被绷紧的痛楚却不及心头半分,仰视着眼前的这对狗男女,七七喊道:“擎玉昭、凌素雪,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顷刻间一阵血腥的味道弥漫在刑场之上,那被车裂而亡的女子,到死都瞪着那双染血的双眸……

    窗外淅沥沥的梅雨天气,一名妇人伸手在床上之人额头上轻轻摩挲,泪眼滂沱,“七七,你醒过来啊!你……”

    床上之人不安的扭动着身躯,额头火辣辣的刺痛让她有些艰难的睁开了眼。

    入目是一片鹅黄的幔帐,耳边却响起几不成调的哽咽:“七七,你可算是醒了,娘担心死了!”

    七七眼神跳动了几下,张开嘴,喉咙干哑的声音如枯枝断裂般,低声说道:“娘?娘?”

    一连几声的叫喊,其中包含着无数的错愕与不敢置信,床边的妇人却只是一边答应着,一边用水沾着她干涸的嘴角,低声说道:“七七,别怕,娘在这儿,都是娘没用……”

    眼神随着视线转了许久,最后七七有些不敢置信的猛然坐起,额头上一阵阵刺痛一再的提醒她这不是在做梦,她竟然又活了?

    就在七七继续发呆的瞬间,一人急匆匆冲进屋里,脸上全是慌张的神色,叫道:“夫人,不好了!二夫人她们朝着这边过来了!”

    妇人脸上也露出一丝惊恐之色,慌忙起身,最后说道:“咏梅,你,你快去保护耀祖,七七这边由我来保护,我……”

    听着母亲话中颤抖的声音,七七心头一阵凄凉;前一世就是如此。

    父亲的早亡让祖母对这个家不再有任何期望,以至于她的几个叔叔都蹬鼻子上脸,总是欺负他们这几个孤儿寡母……

    但如今老天既让她重生,她决不允许有任何人在欺负她的母亲,伤害她的弟弟……谁都休想!

    门口传来雨滴拍打在油纸伞上的声音,一人还未现身,可讥讽的声音却已经刺耳的传了进来;

    “哟,大嫂,我听说七七还没醒过来?这不是我说啊!她这身子也太娇贵了,不过就是跌了一跤,你瞧瞧,我们家素雪都安然无恙了,她怎么还没醒过来?不是准备骗咱们家药材吧?”

    凌夫人双手紧握成拳,最后起身颤巍巍的说道:“七七自小早产,身子就比一般人弱;这次是老天保佑,她,她这才醒过来!”

    “嗤嗤,她早产?呵呵,那怨得了谁?还不是大嫂你天生狐媚胚子,都有了身子还跟自家汉子勾勾搭搭的……要不说我那苦命的大伯这么早就被你吸了阳气……一命呜呼了!”

    凌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却又不敢说话。

    七七坐在那里,抬眸看着扭腰摆胯走进来的女人,脸上那笑里藏刀的表情,可是与凌素雪有八分相似之处。

    一想起凌素雪,七七只感到胸口一阵火在烧,最后张口说道:“婶婶今日这脸上的妆容倒是不错……”

    “呵呵,你也看出来了?这可是城南最新开的胭脂坊里面最好的胭脂,怎么样?漂亮吧!”二夫人叫着。

    七七冷笑了几声,说道:“漂亮,当然漂亮……想必婶婶抹上这东西,二叔看了,今夜一定会睡在你房中了!?”

    谁知二夫人脸色一僵,就连那虚伪的笑容也撑不下去了,这凌家谁不知道二老爷花天酒地,家中的小妾通房七八个,对这个夫人早就是不闻不问,已经好几年不进她房里了。

    二夫人听着七七的话语,气得绞着手中的帕子,她身后的丫鬟见着,立刻走上前去,低声说了几句,二夫人的眼珠立刻骨碌碌的转了几下。

    扭着身子来到七七床前,好似可怜,又好似看笑话一般的说道:“哟哟,你说说,七七这眼看着就到了及笄,可如今却破了相,这下该怎么找婆家啊?”

    大夫人眼中露出凄苦之色,二夫人心中这才稍稍得意。

    下一刻,二夫人却猛然伸出手,一把将七七头上的药布扯下,那还渗着血的额头让七七痛得皱紧眉头,却见二夫人施舍一般的眼神说道:“七七,别说二婶不疼你,这可是上好的止血祛疤药……”

    说完这句话,二夫人就挑了点什么,朝着七七的脑门拍来……

    七七侧身,一把钳住她的手腕,冷笑道:“多谢婶婶……这是这药……可不要乱用才好!”

  • 第二章 幼弟遇难

    脸上的阴笑来不及收回,手腕却被人扼住,二夫人脸色变得异常尴尬,转身喊道:“大嫂,你什么意思?我不过还是看着七七可怜,想给她抹点好药,以后也免得她疤痕太大,找不到婆家!”

    七七眼神抖了几下,只这一眼,却在无形之中给了二夫人巨大的压力,不明白这凌七七一觉醒来,怎会像变了个样子一般?

    几次挣扎却都挣脱不开七七的束缚,最后喊道:“凌七七,你可不要不知好歹才是,我给你拿药,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

    七七嗤嗤一笑,从床上起身,看着二夫人指尖的药膏,低声说道:“婶婶,我不是说过了吗?药……可不能乱用!”

    “你什么意思?我还能害你不成?凌七七你就是这么对待长辈的吗?看我不去告诉老祖宗……”

    七七的眼睛冷了三分,而后压低声音说道:“婶婶,你可千万不要忘了,祖母可是我的亲祖母;但跟你……呵呵……”

    “你……”二夫人有些迟疑不定,最后嚎叫道:“我是给你止血,老祖宗能说什么?”

    “止血?那我可真要看看这好药到底怎么个立竿见影的法儿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二夫人还未反应过来,掌心却一阵刺痛,低头看着那一条血痕,惨嚎出声:“娘哟,痛死我了!”

    “呵呵,嘘嘘,婶婶,稍安勿躁……”

    说完这句话,七七遂不及防将那乳白色的药膏一掌拍在她掌心之上。

    ……,……头上冒出细密的汗水,像是忍耐了许久,终于忍不住的一声惨叫,差点掀了房顶……

    安静的大厅之上,除了正中央太师椅上坐着的一头银丝的老妇人,眼神阴鸷的望着四周,其他的人都已经低下了头。

    却只有那二夫人,如今简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着说道:“娘啊,你看看,你看看我的手……她凌七七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鬼脱生的啊!她竟敢对我动手,您瞧瞧我这手,怕是要废了啊!”

    老夫人抬眼看看一直被大夫人搂在怀中的女孩,气得龙头拐杖一锤地面,“孽障,你这是要做什么?你是翻了天了是不是?连长辈你都敢出手了?上次你加害素雪,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如今你竟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七七心寒的看着不停咒骂自己的老妇;这本该是她的嫡亲祖母,骨肉相连;可却因为父亲的过逝,而让她有所不安,只能依傍在没有血缘关系的庶子身上,反而对自己的亲孙女大肆打压。

    七七冷哼几声说道:“祖母,话可不能这么说……当初我与素雪在后院摔倒,你们口口声声都是我要加害她;可是如今破了相的人可是我,不是她……”

    “你,你还敢顶嘴了?”老夫人挑眉怒斥,心火上升。

    七七看着拥着自己瑟瑟发抖的母亲,轻轻的推开她的怀抱,向前走了一步,俯身款款下拜,低声说道:“祖母,七七不敢……只不过,今日的事情,七七可真是冤枉死了!”

    没等老夫人说话,二夫人已经又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可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门外跌跌撞撞冲进来一人,喊道:“夫人,夫人,不好了,小少爷不见了!”

    大夫人闻听,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地。这下就算再偏袒,也知道凌耀祖是亲孙子的老夫人猛地起身,大声吼道:“你说什么?”

    看着众人方寸大乱,七七微微皱眉说道:“耀祖不见了?那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派人去找?”

    “大小姐,奴婢派人将院子都找了个遍,都没找到……”咏梅急的直哭。

    “贱婢,你这个贱婢,若是耀祖出了什么事,我……”老夫人气得哇哇大叫。

    “咏梅,既然府上找不到,那就出府去找……快!”

    七七命令着;上一世就是在这时候,她的胞弟在府外出了事,以至于以后痴傻了一辈子,如今她决不能让这种事再次重演,她要守住凌家、守住母亲,更要保护好弟弟。

    想到这里,七七的身子已经冲向大门之外……

    门口热闹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七七焦躁的大声喊着:“耀祖,耀祖……”

    身后一阵攒动的声音,七七转身,却是惊吓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此时的耀祖正站在街道正中央,憨憨的肉脸惊喜的看着七七,挥着手奶声奶气的叫道:“姐姐……”

    可他身后却是一片嘈杂之声,眼见着一头原本拴在木桩上的蛮牛,此时不知为何,竟挣脱了绳索,冲着耀祖冲了过去……

    七七只觉得一股血直冲脑门,凄烈的大声喊道:“耀祖,让开!”

    可是小小的幼童似乎并不理解,除了摇晃着手臂,并没有其他反应。

    七七焦躁不安的四下张望,像疯了一般,一把扯过街道旁边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小摊上的一块红布,而后站在街道的另一侧,跟发了疯一般的猛力摇晃着手中的红布……

    终于,那头一直将目光锁定耀祖的蛮牛在瞟到街角的那一抹刺目的嫣红,鼻孔喷气,撂着蹶子调转的牛头。

    满大街的人一阵惊恐不安的大叫,眼见着身前鸡飞狗跳的一幕,七七却来不及驻足欣赏,转身看着身后那头发疯的黄牛终于撇下耀祖向自己冲来,这才稍稍安心,只得咬紧牙关,继续扯着红布冲了下去。

    一边跑着一边回头,看见咏梅终于抱起耀祖,这才放下心来,而恰在此刻,却又看到咏梅那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大声嚷道:“小姐,小姐小心,前面,前面……”

    七七终于转过身,看眼见着就要迎面撞上的一匹漆黑的巨马,却早已来不及收住脚步……闭上眼,认命的撞了上去!

    但人仰马翻的预料之中却没有发生,下一刻,整个人却腾空飞了起来,心里一阵冰冷冷的,七七睁开了眼,举目看到的却是一张凄冷冷的鬼面,那面具下面古井无波的眼神盯着她,鼻息间哼出一丝鄙夷的嘲讽之气。

    七七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伸手一把揪住鬼面的衣襟,看着他那自额间飘扬下来的一缕白发,又见他一头乌丝,黑白相间之中,让她一丝迷茫,又有一丝惊恐畏惧,低声说道:“难道你是地府的鬼差?我又死了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