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邪龙天降、林轩苏珍魏静依沐凝雪小说

邪龙天降

林轩苏珍魏静依沐凝雪小说

主角:林轩,苏珍,魏静依,沐凝雪 标签:王者归来、无敌、打脸、装逼、都市、修仙、复仇、家族、腹黑

北海上空黑云搅动,失踪了十年的林家少主踩着染血浮碑归来,面对仇人,他的手段残暴冷酷,让人闻风丧胆。

皖北天狼 状态:连载中

林轩苏珍魏静依沐凝雪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北海血墓,魔王归来

    清明时节,细雨纷纷。

    天地异象频现,北海上空黑云搅动。

    巨大漩涡连绵百里,海鲸呜咽中被吞噬。

    涡流中心,水柱如盘龙,莽冲天际,一座座血色墓碑浮现而出,萧杀一片。

    林轩盘坐于染血浮碑之上,睥睨苍茫血海,眼中有着孤寂与沧桑。

    “荏苒岁月,悠悠十载......不知这世间,还有几人记得我林轩?”

    声音嘶哑,如怨鬼哀号。

    血泪垂落,忆起当年深仇血恨、满门冤魂。

    林轩本是京府林氏之人,生来便拥有了常人努力三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与生俱来的优越,让他本可无忧无虑,安度一生。

    可是这一切,全都在一夜之间被改变。

    有着一龙二虎三凤,号称一门出六杰的林氏,不知何因,竟在一夜倾倒。

    年仅十二岁的林轩,亲眼目睹了家中豪宅火光弥天、亲人被杀。

    “轩儿,离开京府。”

    “永远不要回来,永远不要回来......”

    父亲、母亲身置火海中的话语,大姐、二姐如若死灰的眼睛,这些仿佛烙印在了脑海里,挥之不去,绞痛着他的心。

    那一夜,他咬碎了牙冠、握碎了指关节。

    那一夜,少年带着无尽愤怒、屈辱、与恐惧,挥泪而别。

    “命运轮回,终有归宿,我林轩今日重返人间,当年血仇,怎可不报......”

    “杀我父母、辱我姐姐者,我必杀之!”

    “灭我林氏满门者,我也必灭其满门!”

    轰隆隆。

    沧海横流、惊雷变天。

    当年柔弱少年,在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境与磨难之后,在寂灭中复苏,以血皇之名,重复人间。

    黑云压顶而至,雷电划破长空。

    林轩从那一尊血碑上站了起来。

    一道巨大的虚影随着他的动作缓缓的升起,占据了半个海面。

    风云涌动,雷霆当空。

    当他一步踏出,消失在海面之上时,那惊涛不止的北海,竟也是跟着瞬间平寂了下来。

    ...

    雨势绵绵,微有凉意。

    林轩来到一座公墓前。

    那里有着一个鬓有白发,手捧一束鲜花的老人,他佝偻着身子,孤立在无名墓碑前。

    碑上只有几道横线,每一道线,代表着一个亲人。

    老人身形落寞,呢喃自语:

    “儿子啊,女儿啊....还有我那可怜的外孙、外孙女啊,你们,在天国安好? !”

    “看,又是这个老人,每年都见他来祭奠,却从来不知他祭奠的何人,碑上连个名字都没有,也没有人与他一起,想来是白发人送了黑发人,真是可怜呢。”

    公墓里,旁人指指点点。

    兴许是天太凉,也可能是老人本就身体孱弱,突兀地,老人倒了下去。

    附近之人,立时紧张起来,刚想上前搀扶,忽见那无名墓碑前多了一个年轻人。

    他用背脊挺住了老人的身体,顺势将其背了起来。

    “老人家,我送你回去吧。”

    “嗯,谢谢你了,小伙子。我应该是血压上来了,休息一下,回去吃点药就行了,就不劳烦你了,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事儿。”

    老人不想麻烦年轻人,轻轻推了下,可是对方却丝毫没有放他下来的意思,背着他继续往前走。

    “外公,您瘦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老人身子颤抖了起来。

    “小伙子,你,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叫您外公......”

    林轩回头,展颜一笑。

    这是他十年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老人这才看清他的容貌,凝视许久,才终于确定下来,这就是他失踪十年的外孙儿。

    一时间,老泪纵橫道:“啊...小轩,我的好外孙,真的是你回来了。”

    “外公,是我。”

    十年未见,林轩也在细细地打量着老人。

    这十年间,岁月在外公的脸上留下了刀刻般的沧桑痕迹。

    而他呢,则是从一个骄生惯养的孩童,一个人,一条路,为了生存,为了活命,在那无尽翻腾的血海中,踏着累累尸骨,撕咬着哀怨血魂,背对众生,拔剑为王。

    没有人能够想象,他经历了什么。

    血积如海,白骨成山,在那生与死、破败与寂灭间,无尽鲜血...凄艳绚丽。

    “小轩,这么多年,你去了哪里?怎么一点音信都没有。”

    韩锦强打断了林轩思绪。

    外孙归来,他的心情大好,头也不晕了,眼也不花了,一下子精神了许多。

    “外面天寒,回家我跟您细说。”

    林轩背着外公,生怕老人再惹上风寒,快步向家走去。

    可是当他背着老人回到那熟悉无比的四合院时,他的面色陡然阴沉了下来。

    背脊上的韩锦强只觉身子一凉,仿佛坠入冰窟一般。

    一时间,他心中骇然。

    自己这外孙的身子,怎么会那么冷?

    感觉......

    不像是活人该有的温度!

    正奇怪的时候,忽见自家门口聚了一帮人,那些人烧着一堆黄纸与冥币,像是祭拜死人般在那里吆喝着:

    “韩老头,你早点死吧,你死了,你们全家就能团聚了,我们兄弟几个也就舒服了......”

    “又是李老六那群混帐东西。”

    这一幕把韩锦强气的不轻,拿起竖在院墙外的扫帚,朝着众人就轰打了过去,骂道:

    “李老六,你们这帮畜生,我韩锦强就算被你们咒死了,也死守着这宅子,绝不让给你们,你们就趁早死了这份心吧,给我滚蛋,都给我滚蛋!”

    “韩老头,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那么大火气干嘛。”

    李老六完全不把韩锦强的怒喝放在眼里,继续烧着纸钱,阴冷地说道:

    “听说你老伴去世早,一对儿女也死了,以后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能连个给你披麻戴孝的人都没有。不如你早点死,趁着我们兄弟在,我们兄弟几个给你操办丧事,每年清明给你烧钱花,你看怎么样?”

    韩锦强气的再次骂了起来,而李老六却依旧不紧不慢,刺激着他。

    “我知道你已是半截身子入黄土之人,不在乎钱,不在乎命,所以这套房子,无论给你加多少钱,或者说赶你多少次,你都不肯拆。

    可你总该为你身边的人考虑下吧,我可是听说,你还有一个儿媳妇在呢,长的是娇美动人,只可惜守了活寡,实在可惜呢,不如让我李老六晚上去同候伺候她,解解她没有男人的苦,你看如何?”

    “你......你,畜生......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韩锦强被气的胸口起伏,喘息不止。

    “嘿嘿,气死了才好。”

    李老六眼中闪过阴鸷,他是李氏集团的走狗,这次来是要替李氏集团拿下韩锦强老宅这块地,而且这次他可是在“老板”面前立了军令状的,无论如何都要在今天完成任务。

    所以这次,不达目的他是誓不罢休的。

    “老东西,看我这次不玩死你。”

    看着喘息不止的韩锦强,李老六露出一丝狞笑,“咦,老东西似乎犯病了,兄弟们,送他去医院吧。”

    “你们....你们.....我不去医院。”

    韩锦强气的说不上话来,兀自强撑着往后退,他很清楚这是一群什么人,若是被他们送进了医院,肯定没命出来。

    骤然。

    一道身影挡在了韩锦强的身前,阴沉的目光扫视前方,李老六等人迎上他的目光,全都是定在原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好可怕的眼神。

    宛若地狱阿修罗一般。

    眼神里如若实质般的杀意,更是让他们恐惧。

    他们这些人,可都是干过刀口舔血的事情的,对于狠人极为敏感,就刚才林轩那一眼,他们就能断定,眼前绝对是一个狠角色。

    “交给我来处理吧。”林轩把外公搀扶了回来。

    “小子,你哪里冒出来的,我们的事你也敢管?”李老六阴沉着脸,但刚才的狠劲已经没了,他隐隐地察觉到,林轩不同于常人,气息诡异至极,就像是....

    像是死人!

    这个念头生出,李老六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再看林轩,越看越觉得压抑,甚至迎上他的眼神时,还有种头朝下不断下坠、再下坠的眩晕感,那种感觉让他差点站立不稳。

    “今天清明,你们烧的这些纸,就权当是给你们自己烧的了。回去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明年今日,便是你们的祭日。”

    林轩直视李老六,淡淡开口,也不见他有何动作,整片空间的温度似乎又降了几分,细雨打在脸上,如同针扎一般。

    “你说什么?”

    “找死是吧。”

    李老六身后一帮人未见林轩刚才眼神,闻言磨拳擦掌。

    开玩笑,在阳城混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他们说过话呢。

    正准备冲过去,却见林轩已经扶着韩锦强回屋了。

    “我....我们先回去,晚上再说。”李老六脸色阴晴不定,拦下众人说道。

    众混混还以为李老六准备晚上出手,也都没说什么,跟着他离开了,走的时候还骂骂啊咧,却未见李老六的脸色愈发苍白。

    “小轩,你刚才跟他们说了什么呀,他们就走了?”

    韩锦强捂着胸口,气息依旧不稳,但却很好奇,外孙那么瘦弱,怎么就把李老六等人吓跑了呢。

    “没什么,我告诉他们我报警了。”林轩不想外公担心,淡然一笑, 随即爷孙俩聊了起来,期间外公再次寻问他,十年前去了哪里。

    “被人骗到了海外,倒是没受什么苦,只是如今才找着回家的路。”

    林轩又是一笑,仿佛这十年经历不值一提,看到他平淡的笑容,外公也就放心了。

    没受什么苦就好。

    可真实情况呢?

    林轩眼底闪过一抹残酷血色。

    陷入让他痛苦的回忆。

    十年前,他本已经躲过了一劫,可在他决定要离开华国的时候,却在海港前,被人劫持!

    一番惨无人道的折磨后......

    那些人挑断了他的手筋、脚筋,把他装进了塞满石头的麻袋......扔进了海里!

  • 第2章 清明之夜,无情杀戮

    被沉石投海,也是林轩命不该绝,竟被海底暗流,卷进了北海血墓之中。

    鲜血的浸泡中,他得到了重生,筋骨重塑,本以为能够苟延残喘,可谁知,那里才是他恶梦真正开始的地方。

    数不尽的亡魂,终日哀号。

    遍地的尸骨,堆砌成山。

    年仅十二岁的他,面对那杀机四伏的世界,若想活命,只能不断杀戮前行。

    “小轩。”

    “小轩?”

    外公的声音把林轩从那十年间的血色梦魇中拉了回来。

    “你能回来,外公就已经很欣慰了,一定很累了吧, 先去休息,这十年的经历,回头再说给外公听。外公也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

    “好。”

    林轩点头,扶着外公回了屋,在掩上房门的那一刻,他脸上的温和笑意陡然间凝固,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阴冷与残酷。

    “既然我来回了,就不会让您再受人欺负。”

    林轩对着房门轻语,随即身形一遁,便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房间中。

    ...

    “老六,今天什么情况?差一点就把那老头弄进医院了,怎么突然间让我们都退了?难道你准备晚上出手?”李老六身边的一帮打手,心中疑惑。

    “那小子有古怪,我觉得还是把这事报告给坤少再说吧。”李老六回想林轩的眼神,以及他说的那句“明年今日,便是你们的祭日”,没由来的背脊又是一阵发凉。

    砰~

    突然,一张椅子飞了过来,砸在了李老六的脑门上。

    李明坤带着怒容闯了进来,一脚把李老六踹翻在地。

    “没用的东西,还要我等到几时?”

    “坤,坤少!”

    李老六脑袋被砸了一个血包,刚想发火,可看清来人后,立即低头哈腰,额头流汗。

    这来的不是别人,却正是李老六幕后老板,李氏集团的少爷李明坤。

    而最让李老六身子颤抖的是,李明坤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精壮的男人,那男人臂有虎头纹身,脸上有着一道狰狞伤疤,看到这人,李老六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

    “北河帮,老虎。”

    他忍不住擦了下额头的冷汗,坤少连老虎都请来了,显然是不想再等了。

    “坤少,出了点状况,本来今天就能够把那韩老头搞定的,可是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他的身上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势,仿若天神降临,我怀疑他可能是....是古武一脉,所以我没敢轻举妄动,正准备向您汇报情况呢.....”

    啪~~

    李老六话未说完,就被李明坤一巴掌抽的嘴角溢血,他不屑地说道:

    “我他妈的再跟你说一遍,在这阳城,我们李家就是天,管他什么人物,哪怕是古武一脉来了,一样得给我夹着尾巴做人,再说了,你真以为古武一脉是青菜萝卜,随处可见的吗?妈的,交待你办个事,没办成还一大堆的废话,我养你有什么用?”

    “老虎,你去!”

    李明坤眼中有着狠色,对着身边面目狰狞的男人说道:“趁着夜色,把那老头给我办了。城北的项目,一天下来可是损失好几百万呢,那老头烂命一条,不能再耽误我的事了。”

    “是。”

    老虎声音低沉,舔了舔嘴唇。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就是靠这个吃饭的,杀人什么的,早已习惯,对付一个老头,于他而言,不过杀鸡宰羊的事儿。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门]的时候。

    一股阴风袭面而来,吹的他挣不开眼睛,只能是又退了回来。

    “还有什么事吗?”

    李明坤皱眉问道。

    咚,咚,咚。

    不待老虎说话,如战鼓般的脚步声忽地响了起来。

    阴风鼓动,似有哀乐响起。

    伴随着诡异的脚步声,一道寂寥身影,视众人如无物,宛若天神抵临人间,径直踏进了这片宅院之中。

    “是...是他。”

    看到来人,李老六心中惊骇,仿佛又置身冰窖一般,战战兢兢地对李明坤说道:“坤,坤少,他就是我说的那个人,只是.....我这宅院,有十人守卫,他怎么进来的?”

    李明坤和老虎闻言,也是一惊。

    这处宅院有十人守卫,这事儿他们是知道的,刚才他们俩进来的时候,就差点被拦了,怎么眼前这人可以悄无声息地进来?

    “你说他们?”

    林轩微微侧了下身子,李明坤、老虎、李老六等人立时透过门缝,看到外面十多人横躺在一起,鲜血在他们身边流淌,也不知这几人是死是活。

    冰雨如丝,斜洒进屋内,让众人感觉到了凉意。

    但此刻,反而是林轩,让他们更觉得冷。

    哗啦啦。

    一群人都是紧张地亮出了钢管和长刀,老虎更是拔出一只枪,指向林轩,声音低沉,问道:“年轻人,你可知这是哪里?”

    “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

    林轩淡淡说了这么一句,便一步步向前走去。

    他走的极慢,可每一步却似能让时间静止,让众人心脏停止跳动一般。

    “我是北河帮豹爷的人,眼前这位是阳城李家的少公子,你若是再往前走一步,我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射杀你。”老虎持着手枪,眼睛一眨不眨。

    身为北河帮豹爷的义子,他本身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只是在面对林轩的时候,他却有种看不透对方的感觉,这也使得他生出了跟李老六一样的想法。

    眼前之人,乃是古武一脉!

    如果真是武者,那可不就不是老虎能够对付的了, 所以他亮出了李明坤和自己的背景,以期能够让林轩多多少少顾及一些。

    可是前方身影,似未将他的话听进耳中,依旧不仅不慢地向着他们走去。

    一步,

    一步,

    一步。

    细雨打湿了脸庞,冷风凌乱了发丝,反而给他一种仙神临世,死神夜游的感觉。

    “给我停下,再不停下老子就开枪了。”老虎被林轩的动作压迫的神经有些敏感,额角划落的汗珠,进入了眼睛里,火辣辣的。

    “废什么话,开枪呀。”

    李明坤也被林轩逼视的有些紧急,催促着老虎。

    砰砰砰砰砰砰~

    在林轩又一步踏出之际,老虎紧绷的神经崩溃了,连开六枪 。

    枪声响起,火舌迸溅。

    一颗颗子弹,向着林轩面门,直射而去。

    “死,死了吧。”

    李明坤躲到老虎身后,怯怯地问,问完后他就后悔了,这不是废话吗。

    刚才那么近的距离,只要是人,都得被打成筛子吧,还能活的成?

    除非不是人!

    呼。

    李明坤松了口气。

    可忽地,他察觉到老虎身子一颤,不好的感觉升腾了起来,紧抓老虎的一双手上湿热湿热的,粘稠无比,拿过来一看,竟是一滩鲜血。

    “老.....老虎。”

    李明坤被吓了一跳,松开了老虎,随即老虎就仰头倒了下去,在其头颅间,竟是有着六个血洞,金黄色的子弹全部卡在额骨之中,而老虎最后的表情满是恐惧,眼睛瞪的极大。

    “啊~~~”

    “你究竟是人是鬼?”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李明坤、李老六等人全部崩溃,老虎竟然在他们眼前被杀,而且他们还没有看清对方怎么出的手,这种恐怖的杀人手段,让他们胆寒心惧。

    “坤少,快跑。”

    李老六推了李明坤一把,状若疯狂般冲了出去,而也就在这个时候。

    林轩动了。

    光滑如玉的手掌向前一劈。

    哧啦~~

    仿佛划破虚空,冲上来的李老六顿时停滞在了原地。

    “坤少,快跑。”

    还是那句话,只是在转身的那一刻,李老六的身体从中间分裂了开来,鲜血与内脏流出的同时,两半躯体也跟着倒地,渐渐冰冷。

    “我说过,明年今日,便是你们祭日。”

    林轩的声音响了起来。

    月色半掩,血光弥漫。

    在午夜即将来临之际,他如若死神般踏步而行,每走出一步,都会收割一具生命。

    指掌之间,人若残烛,鲜血断肢洒落一地。

    李明坤疯狂逃跑,可跑着跑着,双腿与身体就分离了开,噗嗵一声摔出去几米远。

    看着一步步走来的人影,他的心中充满了惶恐,不住地嘶吼道:“你,你个杀人狂魔,啊,我究竟跟你有何仇怨,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要杀我的人?”

    “我林轩行事,何需理由。更何况.....”林轩嘴角上扬,冷道:“你以强权压人,连老人都不放过,甚至还要杀人灭口,你们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死吗?”

    “是,我该死,我是该死。”

    李明坤被揭穿罪行,不敢辩驳,当下祈求起来,“可.....你不一定非得杀了我吧......我爸是李氏集团的董事长,我们家很有钱的,我.....我可以给你钱.....多少都可以....还有房子、女人、豪车....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在这阳城,只要我一句话....你甚至以后每天都可以抱着不重样的漂亮女人,躺在宽敞的大床上,或是豪车里....她们可以供你尽情享用、蹂躏,怎么玩都可以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