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天荒古卷之蜃唳、洛瑛景和云燕小说

天荒古卷之蜃唳

洛瑛景和云燕小说

主角:洛瑛,景和,云燕, 标签:

百年前的战争,舒氏家族依靠从西方教派传入的神物“蝶眼”统一了整个嵯峨野,成为天荒大陆上最为显赫的氏族之一,并在统一之后将蝶眼碎为七片,碎片四散与大陆各处。百年之后,洛瑛作为叶国精锐暗杀组织“轩辕府”的成员,只身赶赴天戋野,前往传说中碎片的所在地——蜃城。却不知道,所谓“神物”实为“魔物”!王朝的腐朽与没落,天邪三大氏族间的阴谋与斗争,看似平静的大陆内部却有着汹涌的暗流……洛瑛能否完成他的使命?天地之下,六合之间,何时才能得到永恒的安宁?

望尘主人 状态:连载中

洛瑛景和云燕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楔子(二)

    玄玑神殿,坐落于蜃城王城内西北面,为蜃城天宗所居之地,天宗,是蜃城的一个官位,分为大天宗与小天宗,大天宗掌祭祀、乐舞,偶尔涉政,小天宗专掌祭祀、乐舞及星象,不允许涉政。但在蜃城,天宗可是仅次于城主的存在。每一位蜃城的天宗在蜃城老百姓的眼中都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物,他们总是不轻易露面,虽说是掌祭祀以及乐舞,但即使在大型祭祀上,人们也只能远远地望着站在高台之上的两位白衣天宗,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天宗的样貌,只能臆想自己心目中的天宗大人的形象。据说,天宗是个十分高贵的职业,要想当上天宗,对相貌有着极高的要求,在蜃城人的眼中,只有貌美若天人的人才能拥有与神对话的资格。除了姣美的外貌,天宗还必须掌握十分高深玄妙的术法,以及祭祀所必要的礼仪,还要会演奏神乐,一般能当上天宗的人,在蜃城人看来也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十分完美的存在了。

    “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位大人?”已经入了皇城,洛瑛正拘谨地跟在少年身后。

    “叫我青河就好。”他头也不回一下。

    “是,青河大人。”洛瑛恭敬道。

    “等会你到了玄玑神殿,记住,当你见到大天宗的时候要行跪拜礼,他对礼仪的要求很高,稍有不敬,你便人头落地。”青河面无表情道。

    “这位大天宗是个什么样的人?”洛瑛问。

    “你应该知道天宗对于蜃城老百姓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神秘,高贵,不苟言笑,能与神对话的人。甚至没有一个蜃城老百姓真真切切地看过他们的面容,只知道他们的容貌是非常人可比拟的。”青河道。

    “那青河大人在蜃城中是什么官职?”洛瑛又问。

    “你自己不会看吗?”青河有些不耐烦。

    洛瑛稍微愣了愣,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在蜃城,而蜃城人与普通人最本质的区别就在于他们的左颊上,印有一朵小小的绽放莲花。

    莲花是蜃城的圣花,以紫色最为珍贵。蜃城王城禁地寂园中有一片湖,每年的夏至,湖中都会生长出一朵由茎至花都是紫色的莲花,它绽放时,紫光会笼罩这整个蜃城,在紫光消失后,以紫莲为中心,在紫莲之下又会开出黑色、蓝色、黄色、朱色、青色的莲花。所以紫色为蜃城最高统治者的标志,是只有城主才能够使用的颜色,若见到城主以外的人使用带紫色的物品或是紫色的衣服,依照蜃城《王律》,均视为侮辱城主而被格杀。也就是说,在蜃城城主的左颊,会印有一朵怒放的紫莲。而城主之下即是天宗,由于天宗这个职业的特殊性,他们左颊的莲花是不会在寂池中盛开的,大天宗左颊为较耀眼的金莲,小天宗左颊则为稍黯淡一些的金莲。一直下来便是居住在禁地寂园,掌管寂池,相当于“国师”般的存在的守灵师,左颊为黑莲,下来便是城主的近侍。城主身边有两个近侍,分左侍和右侍,左侍左颊为艳蓝色莲花,右侍左颊为艳黄色莲花。近侍下去便是朝臣。若是女官则为朱色,男官为青色,然后再低级的官,左颊的花色便会越来越浅。直到平民,男人为白莲,女人为粉莲——这亦是莲花中最常见的两种颜色。

    而如今,洛瑛眼前的这位少年的左颊上却是一朵黄莲,那便一定是右侍了。

    “到了。”青河突然停了下来。

    “嗯?”洛瑛下意识地抬起头,只看见一扇玄色的大门,没有任何的纹样以及装饰,唯一的图案便是门环上雕刻着的饕餮像。

    “觉得寒酸?”青河冷冷问。

    “不……不敢。”洛瑛忙低下头去。

    “玄玑神殿可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能进去的。”青河冷笑一声,便推开了那扇玄色的大门。

    “吱呀——”门开了,令洛瑛吃惊的是,里面并不如其他府邸行宫一样是传统的前厅后室的布局,而是黑暗,无尽的黑暗,仿佛与外面的世界完完全全地隔绝开来。能见到的只有一条用上古玄玉铺就的狭长的路,最多也就只能容下两个人并肩行走,在周围完全黑暗的环境下散发着幽亮深邃的白光,似乎只要跨出那条道路一步,自己便会跌入万丈深渊,被周围令人窒息的黑暗吞噬。

    “走吧。”青河不理会他的惊讶,不紧不慢地走在了他的前面,先一步踏上了那条玄玉道路。

    “是。”也来不及想那么多,洛瑛便快步跟了上去。刚踏上道,身后的大门便缓缓闭合,这下,二人完全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 楔子(一)

    白原区,这个蜃城繁华到鼎盛时期时而悄悄衍生出的另外一个极端。它是蜃城繁华荣盛外表肮脏的疽,好比从一个华丽的棺材,在开棺后见到腐臭的尸。残破老旧的草屋,奴隶,最低等且丑陋的娼妓,骨瘦如柴的饥饿的孩子,弥漫在空气中的油腻汗味,均是白原区典型的标志。居住在白原区的人,大多是奴隶与妓女,原因很简单,无论是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还是出卖自己的肉体,都能得到钱,得到钱,便能够饱肚。每次有大户人家来挑选奴隶时,总是有一大批的人争先恐后地抢着去,甚至为此而常常闹出人命——他们太渴望离开这个贫民窟了。

    已是子夜。夜晚的白原区处处是一副萧条凄凉之景,寒冷的夜风掀动破草屋前挂着用以做“门”的残破帘子,吹进屋内,使床上的男子打了个寒颤。他有些不耐的下了床,男子很高,却很瘦,站起来就好似一根竹竿。也是,在白原区的,哪个不是瘦骨嶙峋?他走到木桌前,抬手一掀,一推,那木桌便被一股气劲掀了起来,横档在门口,如此一来,便没那么大的风了。夜风依旧在掀动门帘,男子透过被掀起的一角看外面的月色,仿佛在思忖什么。片刻,还是敌不过突然涌上来的睡意,他赶紧回到床上,把身子再蜷得紧些,这才沉沉睡去。

    “笃笃笃……”“快快,来了个大人物啊!如果被选中就可以走出这个鬼地方了!”一缕浅浅的阳光投射在墙角的那一袭黑衣上,天色不算太早,约莫巳时一刻。他微微睁眼,门外传来隐隐的骚动。男子起身走到门外,只见一大堆衣衫褴褛的瘦弱百姓,正不约而同地朝同一个方向奔去,如饥似渴。怎么?哪个有钱的大爷来发粮了么?还没清醒过来,只听“砰”一声巨响,一个人已经不知何时躺在自己的脚边,似遭到了什么重创,本就瘦骨嶙峋的身子此刻显得更加脆弱不堪,他正痛苦地呻吟着。这也使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到底来了什么人?!

    “太弱。”响起一个冷漠的声音,却又有些飘缈。一个持剑的劲装少年映入他的眼帘,少年的身材并不高大,反而有些纤弱,个头大概也就只够到他的肩头,目光冷厉若鹰,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周围的人们。看着地上痛苦呻吟的同伴,饥渴般冲向少年的人们立刻停下了脚步,怯怯地看着眼前的少年,没有一个人敢再向前踏出一步。

    “之前没有亲自来过,没想到白原区的人弱成这个样子。”看着周围一双双饥渴却又畏惧的眼神,少年的语气依旧。“怪不得之前木落找的那几个,稍微用鞭子抽两下就没用了。”

    凡蜃城之奴隶,皆出于白原,这也算是蜃城王公贵族们的一个共识了。

    “那……那是你们这些上头的人只顾自己享乐!城主每次说要下发给白原的津贴全都被你们这些该死的狗官扣押了!你们还指望我们能强壮到什么地步?!”人群中终于发出一个愤怒的声音。

    “你说什么?”少年脸上露出微微惊讶的表情。

    “我说错了吗?你们这些狗官,明知道我们白原人已经穷得不得了,还要养活一家老小,你们还要我们上缴与安原区那些大人们一样的赋税!你们还是人不是?!”

    “这些事情我并不知情,一定会调查清楚。但请注意你们的措辞。”少年依旧冷冷发言。

    “调查?哼,你们这些狗官从来都只是口头上说说罢了!”话音刚落,少年的剑锋已经指向了那人的咽喉。

    “闭嘴。”少年的语气依旧平淡,但却透着几丝杀气,吓得那人立刻噤声。

    “看来,现在白原的奴隶个个都是这么羸弱,想要找几个身强力壮的奴隶是不可能了。”少年轻轻叹了口气。

    “你们是找奴隶还是找打手?”正当少年收剑转身之时,突然,从人群中传出一个清亮的声音,众人回头一看,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慢慢走了过来,虽然他身上穿着与众人一样残破单薄的衣裳,但在他的周围仿佛凝聚着一股气场,众人不知怎的,竟不由自主的给他让出一条路来。

    “不过是一个干杂活苦活的奴隶,大人为何还要试他们的拳脚功夫?”男子问。“若是找打手,恐怕您是来错地方了。”

    少年二话不说,抬剑就向他刺了过去。男子微微侧身,不紧不慢的躲了过去。少年收回剑,冷冷看着他片刻,道:“还算敏捷。”说着,少年走近开始细细端详他的容貌,略微惊了一惊。

    虽然衣衫褴褛,头发蓬乱,但男子的面容却意外的好看,明明穿的跟周围的人一样破破烂烂,但却又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可以想象,若是他仔细梳洗装扮,必定是个十分俊美的男子。

    “如何?”他轻笑一声,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容色姣好,相信他一定满意。”少年微微颔首,接着走到他跟前,伸出手轻轻在他的颈部抹了一下,生出一抹淡灰色的氤氲,烟气散尽,男子的颈上竟多了一只银制的带刺项圈。

    “这便是你作为皇家奴隶的标志,除非是主人下令废除你的奴隶身份,否则你就要戴着这东西直到你老死,明白?”少年开始向他说明。

    “明白。”他微微点了点头。

    “你可有名字?”少年问。

    “洛瑛。”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