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保持微笑的女孩、曾漫雪陆巧安牟温华小说

保持微笑的女孩

曾漫雪陆巧安牟温华小说

主角:曾漫雪,陆巧安,牟温华 标签:恋爱;青春

保持微笑的女孩

或烟 状态:完结

曾漫雪陆巧安牟温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四章保释

    十几分钟之后,女警重新走了进来,这次跟进来的,还有一位年轻男子。

    看起来,他不过二十三四岁,虽然外面大雪纷飞,但他依旧穿了一身笔挺的西服,他走进来,先是看了一眼查冰云,摇摇头,又快速的走到漫雪身边,轻声道,“嫂子……”

    嫂子?

    巧安心中一怔,这才想明白牟温华跟牟温书这两个名字,明明就是一对兄弟。

    不过,面前的牟温华跟牟温书却截然不同。

    巧安曾经见过牟温书,他一双桃花眼仿佛锥子,无论看谁,眼睛里都带着一些淫靡的味道,特别是看见巧安,嘴上就像是抹了蜜一般。

    面前的牟温华,则身形笔挺,眼神清明。

    而且,他一走进来,就面带愧疚,走到漫雪身边,将漫雪扶起来,轻声 说道,“嫂子,要不要紧,我先送你去医院吧。”

    “没事。”漫雪摇摇头。

    这时候,她不过才三个月的身孕,外表上并不显怀,但牟温华依旧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倒像是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巧安顿时心生好感。

    这样的好男人不多见了啊,而且,他还是一个大帅哥。

    “咳咳。”巧安咳嗽一声,站起身来,走到漫雪身边,跟帅哥一左一右扶着漫雪,眼神儿却不由去看牟温华。

    牟温华目不斜视,等到走到调解室门口,这才淡淡的回头冲查冰云淡淡说了一声,“走吧。”

    气场强大,不吭不卑。

    巧安顿时在心里下了定义。

    这个男人有搞头。

    几人走出派出所,外面的大雪已经停了,太阳从云层里钻出身来,白色的反光让人眼睛生晕,巧安心里就想,云开日出,艳阳高照,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嘛。

    心里一边想着,脚下就不由滑了一下。

    “噗通!”

    猝不及防,巧安就摔在派出所门前的台阶上,屁股正正搁在台阶的牙子上。

    “唔!”

    巧安倒抽一口凉气。

    特码的,简直太疼了。

    但是帅哥当前,巧安只好咬了牙,面带笑容的站起来,还不忘嘱托身边的漫雪一声,“走路一定要小心点,现在路滑的很。”

    “我知道了。”漫雪答应一声。

    巧安又去看牟温华,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并不看巧安,也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写什么?

    巧安就不由有些丧气。

    其实,巧安也算是个美女,一米七的个头,50公斤的体重,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若不是今天跟查冰云打了一架,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现在这个糗样。

    众人走出门来,在牟温华的带领下,走向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轿车。

    他先是将漫雪扶到副驾驶上,又回过头来看向巧安和查冰云,巧安有些闷闷不乐,拉开车门坐到后座上,那边查冰云也哼了一声,拉开另一边的车门。

    接着,牟温华启动车子,驶出派出所。

    “我哥这件事,做的确实不对。”他淡淡的开口,“昨天,我已经跟爸妈说了这件事,嫂子你也不要难过,先跟我回家,等我忙完这两天,我跟你一起去找他,现在你怀了孩子,一定万事都要小心……”

    他的声音像是播音员,磁性十足。

    特别是坐在巧安的位置,能从后视镜里看见他的一双薄唇不徐不疾,将所有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

    帅气,多金,有智慧,有责任。

    巧安心中的八卦之火又一次燃烧起来。

    每次发现牟温华的一个优点,巧安就不由在心里跟牟温书做一下对比,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人比人,真的是要气死人呢。

    牟温华车开的稳稳当当。

    他先将查冰云送到公司,又带着巧安跟漫雪到了一片楼区,替漫雪打开车门,一直将她扶着上楼,巧安只好跟在两人身后。

    进了屋,牟温华又跑前跑后,给漫雪弄了衣服、热毛巾,忙活着,帮漫雪收拾妥当。

    等到忙完了,他似乎才发现巧安,冲漫雪道,“嫂子,这位是?”

    巧安不由郁闷。

    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从派出所一直跟他到家,他竟然现在才问自己是谁,而且,在他服侍漫雪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管自己。

    仿佛把自己当做了空气一样。

    自己是因为打架,弄得满脸脏兮兮的好嘛?

    自己也是一个女人好嘛?

    “我叫陆巧安,是漫雪的好朋友,我们……”巧安只好糗糗的自我介绍。

    “原来是陆小姐。”牟温华点点头,不等巧安再说什么,就已经站起身来,“陆小姐,天已经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巧安的话就被憋在喉咙里。

    她看一眼客厅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十一点一刻,正是要午饭的时间,难道牟温华不准备让自己吃了饭再走吗?

    自己是来帮他嫂子打小三的呀。

    “陆小姐,你这边请。”不等巧安回过神来,牟温华已经身出手来,做一个邀请的姿势,“等有时间,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们协商一下我的员工的赔偿问题。”

    巧安就再一次刷新了三观。

    对面的牟温华,显然并不像是表面看起来的这么和善。

    她这才想起来,漫雪是他的嫂子,查冰云是她的员工,只有自己才是外人。

    “还是不麻烦牟先生您了,我自己会打车。”巧安咬着牙,从沙发上站起来,大步走到门边,一把拉开防盗门。

    冷风在楼道里穿梭着。

    巧安吸一口气,就觉得有些委屈。但她仍是在脸上绽开笑容,回头说道,“牟先生,你可以将你的损失以账单的形式邮寄给我,我不会欠你一分一毫。”

    “那就麻烦陆小姐了。”牟温华点点头。

    不等牟温华反应过来,巧安猛然摔上大门,眼泪就在眼睛里开始打转。

    她说不清为什么?

    她不怪漫雪不帮自己,因为漫雪就是懦弱的性子,有事能躲就躲,她也不怪查冰云,明明就是自己去找她的麻烦,她也无法怪牟温华,人家根本就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说话。

    但她就是觉得委屈。

    牟温华的家在十几层的位置,巧安也不坐电梯,顺着楼梯走下来。

    到了楼下的时候,她才觉得有些可笑。

    自己竟然会为了一个刚刚见面的男人去哭,这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她擦一把脸上的眼泪,大步向前走去,再也不回头看一眼。

    路上的残雪被太阳一晒,湿哒哒的全是泥水,巧安垫着脚走了好久,才看见一辆出租车,她停下来,向着出租车招手,去取自己的车。

  • 第一章撕人

    巧安跟曾漫雪从家里走出来的时候,天上的雪花飘得正烈。

    天地间一片纷纷扬扬的白,地上、天上、花丛、树木,全部被耀眼的白色笼罩,看不清远近,也分不清视野。

    一切都变了样子。

    曾漫雪吸了吸鼻子,抽抽搭搭的说,“巧安,要不,就算了吧?”

    巧安不说话,铁青了脸,,拽起漫雪的羽绒服袖子大步向前,脚步踩在积雪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走到车前的时候,她一把将曾漫雪塞进去,冷冰冰的说一声,“坐好,今天,我要是不把那小三给你撕了,我就不叫陆巧安。”

    上车,启动,巧安一气呵成。

    等到车子驶出小区,到了冰雪覆盖的路面上,巧安才呼了一口气,她抬起头,看看后视镜中的曾漫雪。

    曾漫雪戴了帽子,眼眶上的淤青仍旧明显。

    巧安不由恨铁不成钢,说道,“漫雪,别人打你,你就不会还手啊,就站着让人打?你才是正室,她才是小三,怎么弄得像是你理亏了?”

    “我……我打不过她。”漫雪缩缩脖子。

    “打不过就撕她,踹他,咬他,拧她。”巧安越说越气,“看我今天怎么收拾她,竟然欺负你,我非让她知道钢铁是怎么炼成的。”

    “巧安……”曾漫雪喊一声巧安的名字,“听说她家里,也很厉害。”

    “我呸。”巧安啐一口,“厉害?厉害就抢人男人?厉害就没有廉耻?厉害就不要脸?”

    曾漫雪就不由住了嘴,车里只能听见巧安气呼呼的喘气声。

    巧安跟漫雪是闺蜜。

    从小两人就形影不离,虽然大学之后,两人一个东城一个西城,不太见面了,但每天一通电话粥从来没有断过。

    从家长里短到新闻八卦,从天南地北到豆棚瓜下。

    巧安可以一天不逛街,可以两天不吃肉,也可以三天不见父母,,但那一天也不能少了漫雪。

    这样的友情,巧安看的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可就是这样,漫雪竟然被人欺负了。

    欺负她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老公,外加那个叫做查冰云狐狸精,听听这名字,查冰云,就特码的不是好东西。

    当今天早晨,漫雪在电话里哭哭啼啼说起昨晚去抓奸,说起被查冰云打了眼眶的时候,巧安彻底愤怒了。

    两人在一起十几年,巧安从没让漫雪受过委屈,那狐狸精凭什么?

    就凭牟温书?

    呸!他也配?

    要说漫雪的老公牟温书,巧安见他的第一面时就曾告诫漫雪,他国字脸、桃花眼、鹰钩鼻子外加一双厚嘴唇,从面相就知道是出轨的主。

    但当时漫雪铁了心,巧安也没有办法。

    谁知道,刚刚一年,牟温书就出了轨,还是趁着漫雪怀孕的时候出轨。

    简直叔可忍婶不可忍。

    冬风刮得厉害,巧安开了半天车,这才想起车内的暖气没开,她恨恨的踢了一脚车门,探着身子去开暖风的开关。

    就在这时,坐在车后的漫雪突然喊道,“小心……”

    巧安一脚刹车,车子滑了出去,车轮在残雪的地面上响起咋咋的摩擦声,巧安慌忙中抬起头来,就看见一个男人正从车前方跑过去。

    那男人大概二十四五岁,瘦瘦弱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刮倒,他的身后跟了一条小花狗,胖嘟嘟的,随着巧安停下车子,小花狗抬起头来,冲着巧安叫了几声。

    “臭男人。”

    巧安不搭理他,狠狠的骂了一句,也不知是骂狗还是骂人。

    好在有惊无险。

    在车里坐了片刻,巧安重新启动车子,打开暖风。

    这是一段居民区的小路,路两边被商贩们占了大半,再加上下着雪,道路愈发难行,一直十几分钟之后,巧安才终于驶上大路。

    但巧安的郁闷却越来越盛。

    待会,一定从那个狐狸精身上讨回来,巧安一边恨恨的想,一边仔细辨别路旁的建筑。

    按照漫雪的说法,查冰云是一家高档艺术品公司的前台经理,巧安隐隐对那家公司有些印象,距离这儿大约两三公里的路程。

    大路上也没有好多少,再加上差点出了事故,巧安只能放慢车速。

    正值早晨上班的高峰期,路上的车流慢慢聚集起来,越是往前,越是堵得厉害,眼看前方绿灯变成红灯,又从红灯变成绿灯,来回变了三次,巧安仍是没有到达路口。

    巧安不由恨恨的拍一把方向盘,回头问漫雪,“牟温书呢?牟温书昨晚没回家?”

    “没……”漫雪低着头,“我给他打了电话,一直都是关机。”

    “行。”巧安咬着牙,“等撕完那狐狸精,我就去给你找他回来,我非要问问他,当时是怎么给我承诺的,要不是他千保证万赌咒,我岂能让你嫁给他?”

    “巧安,你说,他们俩昨晚会不会在一起啊?”

    “在一起?”巧安冷笑一声,“那就告他重婚罪,让他倾家荡产。”

    两人说着话,前方的车流终于慢慢动了,巧安松开离合,加油,等到拐过红绿灯,车流终于少了起来。

    巧安于是不再说话,专心致志的开车。

    几公里的路,很快就遥遥在望,透过挡风玻璃,巧安看见了印象中投资公司的大楼,楼顶上,竖立了博皓投资品有限公司的大字。

    巧安舒一口气,慢慢的停到楼前的路边上。

    楼前的地面上,同样被积雪覆盖的一片白,白色中,又有几颗苍老的梧桐树伸着枝丫,似乎是伸着手臂泣喊的妇人。

    也不知道是谁,在梧桐树的根茎处堆了两个雪人。

    雪人大约三四十厘米高,一左一右,一个穿了婚纱,另一个穿了西服,分明是一对新婚夫妇的样子,巧安走上去,抬起脚来,一脚就将白雪新娘踩掉了半边脑袋。

    “跟我来。”巧安回头,一把拉住漫雪,踏上台阶,推开玻璃门。

    这是一个大厅。

    大厅靠墙一圈,摆了柜台,柜台里满满当当,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看见巧安走进门来,柜台后边的营业员们一起抬头望过来。

    门口有一个员工牌,挂满了工作人员的照片,巧安走过去看了几眼,查冰云的照片跟名字正挂在第一的位置。

    巧安心中就有了谱。

    刚刚进来的时候,正对门口一张办公桌,后边站起来的就是查冰云。

    巧安不说话,拉着漫雪径自走进来。

    大厅中间有一张会客的桌子,桌子上有茶壶茶叶,巧安大马金刀的坐下,将茶叶放进茶壶,又倒了热水进去。

    随着热气腾腾起来,巧安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查冰云是在这里上班吗?”

    没有人回答。

    巧安眼角瞅一眼查冰云,再次提高声音,“怎么了?都看着我干什么?有本事抢别人老公,没本事出来见人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