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妃从天降、云锦歌尹顾城封水瑶小说

妃从天降

云锦歌尹顾城封水瑶小说

主角:云锦歌,尹顾城,封水瑶, 标签:将军、特工、

前世是个绝世天才,暗杀,医术,救人杀人,全在一念之间。再活一世,她干起来老本行。梁上君子,简直信手拈来。但是过河哪有不湿鞋的,她的第二单就出事了,丢了清白不说,还被人追杀。鬼知道她经历什么!她被抓住,男人对她严刑逼供,八十一道酷刑全部用上,就是为了问那个已经死去的女人的点点滴滴。“人渣,你有本事杀了我!”她满腹憋屈的喊道。阴差阳错的被救走,从此之后,他和她只能是仇人,她所到之处,不是哀鸿遍野就是遍地枯骨。“我回来就是为了杀你。”“可……我爱你。”

醋溜白菜 状态:完结

云锦歌尹顾城封水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偷入王府,失身

    大秦王朝,京城,九王爷府。

    彩灯高悬,红绸飘飞,到处张贴着大红的喜字。

    九王府里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觥筹交错,言笑晏晏。

    可以看得出这家主人在办喜事。

    此时谁也没有看到一个打扮不男不女的人,鬼鬼祟祟的穿梭在王府中。

    “奇怪,新房在哪里啊,还想偷点东西回去呢。”云锦歌停下脚步,四处张望了一番。

    云锦歌此时穿着小厮的衣服,看上去就是不男不女,不伦不类。

    就在云锦歌不知道往哪里走时,远远传来一个女声,“新娘子您现在这里等着,切莫摘了盖头,等王爷过来亲自掀开才吉利。

    云锦歌听到这个声音,嘴角扬起一抹笑,找到了,得来全不费工夫。

    此时的云锦歌已经捋起袖子打算大干一番了。

    王府现在都忙着成亲,一定没有时间去管新房,正好让云锦歌好好的大显身手。

    说时迟那时快,云锦歌不落下一分一秒,直接冲到新房,蹑手蹑脚的进去。

    新房内,新娘子盖着红盖头坐在床边,若不是微弱的呼吸声,云锦歌真的以为这堂堂九王爷娶得是个死人。

    云锦歌小心翼翼的从新娘面前走过,新娘连动都不带动的,云锦歌觉得奇怪。她打算查看的时候,门外响起细微的脚步声。

    云锦歌顾不得看新娘,飞身上了房梁,身体微微趴下,不让房子人发现。

    新房的门打开,一个身穿红衣的男子推门而入。

    “封水瑶,你今日还真敢嫁给我。”男子醉醺醺的走致女子面前,粗鲁的将她的盖头拿下。

    “尹顾城,我说过,你敢娶,我就敢嫁,我姐姐为你而死,你难道还想娶别的女人过门吗?”女子妖艳的嘴角扬起,丝毫不介意尹顾城的无理粗鲁。

    “封水瑶,既然你嫁入王府,就要做好被我折磨的准备,你不配当她的妹妹,更加不配提她,你们封家怎么对漠瑶的,我就要十倍的还给你。”尹顾城将封水瑶的下巴钳住,手上的力气似乎要将这个柔若女子的骨头捏碎。

    云锦歌在房梁上看着这一幕,心脏图图的直跳,她好像撞破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会不会被灭口?

    云锦歌眉头紧锁,四处打量了一下怎么跑出去还不被发现。

    看了一周后,云锦歌确定了自己现在根本无路可走时,她在心里已经默默的骂了自己好几遍,今天就不应该出门!

    这时下面的两个人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尹顾城拿着酒杯放在封水瑶面前,“这杯交杯酒,我和漠瑶喝。”

    封水瑶不怒,反倒是轻轻一笑,“尹顾城你别假惺惺的了,姐姐死时就想见你一面,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你难道不知道?”尹顾城眼睛一冷,看向封水瑶时,眼睛里带满了杀意。

    封漠瑶死的时候,尹顾城被人下了药,陷入了假死,若不是封漠瑶以为他死了,以封漠瑶的本事,谁能伤的了她。

    尹顾城走神之际,封水瑶在酒杯里悄无声息的放下药粉,这一幕被房梁上的云锦歌看得一清二楚。

    云锦歌刚想打算提醒尹顾城不要喝,尹顾城已经一口饮尽。

    云锦歌心里一叹息,这个男人活该被人设计,这么点功夫都能被下毒。

    尹顾城酒入腹中,片刻后,已经有些神志不清。

    “漠瑶,你终于要嫁给我了。”尹顾城喝下那杯酒后,就开始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封水瑶。

    “城哥哥,良辰美景不要辜负了才好。”封水瑶嗤嗤一笑,身体已经靠在了尹顾城的怀里。

    封水瑶此时的嘴角扬起的尽是得意,她爱慕尹顾城,可是尹顾城喜欢封府最不受宠的大小姐,她的亲姐姐。

    她以为自己的姐姐死后,尹顾城会注意到自己,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这么痴情,发誓不娶妻。

    封水瑶做梦都想嫁给尹顾城,怎么会容许他不娶妻,在封家给皇帝施压后,皇帝赐婚,尹顾城不得不娶了她。

    在尹顾城要娶她时,尹顾城同样也警告过她,不要妄想取代漠瑶的位置。

    可是女人的心思哪那么容易满足,嫁都嫁了,若是不得到男人的心,那嫁过来还有什么意义可讲。

    而今晚就是封水瑶,将这个日思夜想的男人得到的时候。

    “漠瑶……”尹顾城此时已经被药性迷了神智,满眼满心都被封漠瑶代替。

    下一瞬间,封水瑶的身体一轻,尹顾城将她抱起,轻放床榻之上。

    尹顾城欺身而上,一吻封唇,舌头将封水瑶的嘴唇描绘,手在封水瑶的身上游走,瞬间将封水瑶身上碍事的喜服剥个精光。

    云锦歌在房梁上看着下面火辣辣的一幕,眼睛眨都不眨的。

    从云锦歌的角度只能看到封水瑶的表情,这个女子除了得意,其他的都是享受,而封水瑶身上的男人一路吻下,锁骨,胸前,都留下了他的痕迹。

    云锦歌情不自禁的将身体外倾,下一瞬间,云锦歌从房梁上掉下。

    而此时尹顾城刚好脱下上衣,云锦歌直直的砸到了尹顾城的身上。

    “啊……”云锦歌骑坐在尹顾城的腰间,大声的叫道。

    尹顾城药性被云锦歌这一砸,清醒了不少。

    “你是谁?"尹顾城撑着胳膊起身,看着坐在自己怀里的云锦歌,黑着一张脸问道。

    云锦歌尴尬地朝尹顾城,“啊哈哈,我……我走错地方了,王爷,您……您继续,别停。”

    云锦歌手撑着尹顾城,不小心按到了某个地方,让云锦歌一阵心惊肉跳。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给你揉揉?”

    云锦歌手打算放下去时,尹顾城一把抓住云锦歌的手,“你……在勾/引我?”

    下一秒,尹顾城翻身将云锦歌压在身下。

    云锦歌被现在的情况直接弄蒙圈了,现在这个男人是要和她洞房吗?

    啊!她不要!

    她只是过来偷东西的!

    云锦歌心里一阵怒吼,手脚并用挣脱,都没有挣脱开尹顾城的束缚。

    尹顾城不管云锦歌的反抗,直接将云锦歌的抓住,下一瞬间,他解下云锦歌腰带直接将云锦歌的手绑在头顶。

    云锦歌眼睛大睁,看着满眼猩红的尹顾城,朝一旁发呆的女人大声喊到,“喂,帮我啊,你自己下的药,自己解决啊!”

    云锦歌的声音把震惊中的封水瑶唤回神。

    封水瑶眼睛一寒,抬手直接把云锦歌打晕。

    云锦歌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刚刚云锦歌的话,让封水瑶心中一惊,她不知道为何云锦歌知道她刚刚下药的事情,只是这事情既然云锦歌撞到了,那云锦歌就不能活着出王府。

    封水瑶抬手打算将尹顾城拉到身边时,尹顾城直接把封水瑶的手打掉,抱起云锦歌破窗而出。

    封水瑶刚要出去追,尹顾城身边的暗卫出现,直接将她拦下。

    “王妃,您最好留在这里。”

    封水瑶看着宝剑已经出鞘的暗卫,心里有些害怕,小声说道,“刚刚有刺客,我怕王爷有危险。”

    “王妃,王爷不会有事的,您还是顾好自己吧。”暗卫说完走出房间,将房门关上,不许封水瑶出去。

    这边尹顾城努力控制住自己,理智恢复一些。

    树林中,尹顾城将云锦歌放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叫昏迷的云锦歌,“姑娘,姑娘,醒醒。”

    尹顾城手轻轻拍了拍云锦歌的脸,云锦歌睁眼就看到了一个放大的脸在自己眼前。

    云锦歌直接起身,这一下直接撞到了尹顾城的脑袋,将尹顾城最后一点理性都撞没了。

  • 第2章 狼狈回府,委屈

    “你……你别过来。”云锦歌慢慢后退看着尹顾城有些迷离的眸子,云锦歌心里可是暗暗叫苦,她今天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遇到了一个被下药的新郎。

    云锦歌突然想到刚刚自己被新娘打晕这事时,下意识的望旁边看,这一看云锦歌直接傻眼了,谁能告诉她现在为什么她在荒郊野外。

    云锦歌失神之际,尹顾城已经走到她的跟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直接将云锦歌拉到自己的怀里。

    尹顾城低头直接吻住云锦歌的唇,细细描绘着她的唇的形状。

    云锦歌被这一幕惊的大脑一片空白,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个男人在亲她?

    云锦歌抬手打算打尹顾城时,尹顾城直接将她压倒在地,用霸道粗鲁的动作将云锦歌的衣服撕碎。

    “瑶儿,别怕,睁开眼睛看着我。”尹顾城在云锦歌的耳边轻轻说道,温热的气体扑到云锦歌的耳朵上,让她的身体一阵酥软。

    这感觉还末褪去,云锦歌身下一痛,尹顾城已经在她身上驰骋。

    “不要!”云锦歌大叫一声,眼中泪水落下。

    “不要啊,求你放过我。”云锦歌声泪俱下,都未换来尹顾城的温柔对待。

    云锦歌不知哭喊了多久,尹顾城才停下动作,在她身边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尹顾城的药解了,他被林中的鸟叫声吵醒。

    尹顾城睁眼看了看四周,除了地上留下的衣服的碎片,别的什么都没有留下,包括他的衣服。

    也就是说现在的尹顾城只留下一条亵裤。

    尹顾城揉了揉微微痛的脑袋,昨夜的事情他只记得一点,大概是有个女子被他强上了,而他还没有记住那个女子的模样。

    尹顾城叹了口气,打算想想用什么办法补偿那个姑娘时,他白色的亵裤上的嫣红的血迹让他觉得刺眼。

    尹顾城眉头紧皱,昨夜是她的第一次?

    尹顾城知道中了毒的他到底有多狂暴,现在他有些心疼昨夜那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了。

    尹顾城在林中等了大概半个时辰,王府中的暗卫就将他找到。

    回到王府的尹顾城没有忙着去找封水瑶的麻烦,而是直接让人去寻昨夜那个姑娘。

    尹顾城去寻她,第一是觉得亏欠了人家姑娘,毕竟平白无故夺了别人的处子之身,在这么封建的古代那个女子是要被千夫所指的。

    第二则是他尹顾城的孩子,不是谁想生就生的,尹顾城担心那个女子没有喝息子汤给他生个一儿半女。

    “暗影,去查查昨夜来王府那个女子的来历。”书房内尹顾城黑着一张脸说道。

    “遵命。”暗影应下,匆匆出了书房。

    尹顾城眼睛微寒,这才怒气冲冲朝新房走去。

    新房内,封水瑶已经脱下了红装,发髻挽起,说明了现在她已经嫁做人妇了。

    下一秒,尹顾城直接将门踢开,走到封水瑶的跟前,一把钳住封水瑶的下巴,冷冷问道,“封水瑶,昨天那个女子是不是你找来的?"

    尹顾城的话让封水瑶有一丝的不解,她不知道为何尹顾城这么想她。

    封水瑶的沉默在尹顾城的眼中是默认,这猜测让尹顾城怒火中烧。

    “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新婚之夜连夫君都可以和别人分享?”尹顾城将封水瑶甩出去,厌恶的看着她。

    “封水瑶,本王这辈子都不会碰你这么肮脏女人,你既然这么想嫁本王,就做好给本王守着活寡吧。”

    尹顾城怒气冲冲的离开,一如他来时的气愤那般。

    封水瑶在尹顾城走后,不哭不闹,反倒是笑的撕心裂肺。

    “尹顾城,我这么喜欢你,为了嫁给你,我连自己的亲姐姐都可以亲手杀了,你就这么对我?”封水瑶失魂落魄的嘶吼道。

    只是这话,走远的尹顾城根本没有听到。

    “尹顾城,以后你的府里不会有子嗣这是今日你这么对待我的报应!”封水瑶跌跌撞撞的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到梳妆台前,从那里取出一个白色瓷瓶。

    封水瑶看着瓷瓶,嘴角的笑容恐怖的吓人,那种感觉像是一具玩偶,对着一个死物痴笑。

    而另一边云锦歌失魂落魄的穿着男装回到云府。

    她一回到云府,就被守门的丫鬟看到。

    “小姐,你昨天一夜跑去哪里了?你不是说参加九王爷的婚礼去了吗?怎么这么狼狈啊。”丫鬟担心的走到云锦歌的跟前。

    她抬手将云锦歌的胳膊拉住。

    “别碰我!”云锦歌像是受惊的小兽一样,直接将丫鬟推开。

    “小姐?”丫鬟倒地疑惑的看着云锦歌。

    丫鬟无辜的声音将云锦歌从失落中唤醒。

    “红儿?你……怎么在地上?”云锦歌走到红儿的身边将她扶起来。

    “小姐你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奴婢看你一回来就魂不守舍的?”红儿担心的看着云锦歌。

    云锦歌苦笑一番,她这次是翻了船了,来异世有一个月之久了。

    虽说她在云家不受宠,但是靠她自己“借来”的钱,小日子过的还算是有滋有润的。

    这次以为可以大干一番,拿到一笔巨款,可以吃喝无忧一阵子,结果发生了这种事情,这或许就是报应吧。

    云锦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报应啊,我应该一开始就做个好人的。”

    “小姐?”红儿担忧的看着云锦歌。

    她虽不知道云锦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很明显,云锦歌的情况不好。

    “别问了,我没事,去给我打些热水来,我想洗个澡。”云锦歌有气无力的说道。

    红儿赶紧应下,扭头就去准备热水。

    这时云锦歌将红儿叫住,“一会把这个衣服烧掉,不要让任何人发现。”

    “啊?”红儿皱着眉头问道。

    “哦,知道了,小姐。”虽然心中有很多的疑惑,红儿还是决定听话,乖乖去办。

    一炷香后,热水准备好,云锦歌将整个身子泡在热水中。

    她真的是越想越委屈,她是不是坏事做的太多了,这次的意外是给她一个教训。

    “啊!云锦歌你个大笨蛋,你怎么不跑啊!”云锦歌在浴桶里大声喊到。

    她歇斯底里的声音将心中这口怨气全部发泄出来。

    “小姐,你怎么了啊?要不要奴婢去请大夫?”红儿在门外焦急的问道。

    “不用请,你下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静。”云锦歌靠在浴桶上冷冷的说道。

    “红儿就守在外面,小姐有事喊奴婢就好。”红儿乖巧的回到。

    “随你便。”

    云锦歌在房中,重重的叹了口气。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云锦歌振作起来,你可是打不死的小强,穿越到异世你都没有寻死寻活,这才多大事,就当被狗咬了,不要放在心上!”

    云锦歌给自己说完这些话,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她从二十一世纪而来,怎么会怕这等小事!

    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特工啊!

    就是……被现实所迫,才做了小偷。

    出师不利,出师不利啊。

    别人穿越过来,不是非富即贵,她穿越过来居然是个小妾生的庶出。

    庶出就庶出吧,没有人打扰她的小日子就行。

    可是呢,某些人呢,非要有事没事给她添堵,不给她月银,还不管饭!

    这真的是想活活饿死她啊!

    不过这些都是小意思,她就是不花云府的钱也能过的很好!

    云锦歌从浴桶中站起来,完全没有了颓废,她的双目带着光芒,那双睿智的眼睛,一如她是特工的时候。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