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简瑶宫尚简玥小说

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

简瑶宫尚简玥小说

主角:简瑶,宫尚,简玥 标签:腹黑、甜宠、复仇、穿越

简瑶,简家长女,爹不疼妈不爱,继兄继妹迫害,更被未婚夫背叛算计惨遭挖眼,命葬深海。一朝重生归来,她恢复光明,双眼更是得到异能。从此,人生开挂,她手撕仇人,报仇雪恨!本想低调行医,却不小心名扬天下。还被某个男人死叨着不放,对外宣称:谁敢惹我女人,放虎咬他!!! " "

临寒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

简瑶宫尚简玥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莫名被抓

    简伟顿在原地,满脸错愕。

    他刚听到什么,简瑶那死丫头要弄死他?

    她竟敢说这样的话,她怎么有胆?

    以前的简瑶可是大气都不敢在他面前喘的,现在居然可以直接跟他叫嚣了?

    殊不知,以前是以前。

    以前的简瑶太傻太纯,看不清他们的嘴脸,现在认清了,自然不会再蠢得任由他们揉捏。

    不变大变强,重生于她,又有何意义。

    简瑶离开医院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走着,思绪纷飞如絮,却又清晰明朗。简玥欠下的债要讨,简伟的柳华的,也一个逃不掉。

    因为他们都是她前世悲剧的制造者。

    “简瑶。”身后,好像有人在唤她。扭头一看,竟是她前世的未婚夫高祺。

    看到此人,一些记忆即刻又被更新。

    高家是做服装生意的,却因为金融危机陷入困境。而作为世交的简家决定拉一把,便借出大量资金。高家缓过劲来后,也只是勉强维持,根本无能力偿还债务。

    久而久之,高家也不想还了。

    便想出个折衷的办法,让两家联姻。

    加之幼时也有过戏言,便干脆定下婚盟,让她和高祺结亲。

    既然是亲家,这钱还不还的也就没那么斤斤计较了。

    只是,高祺心里喜欢的是简玥,而简玥也早对外表俊朗的高祺一见倾心。所以后来她被悔婚,也不能完全说是简玥横刀夺爱,而是他们之间早有苟且。

    更可恶的是,高祺在没悔婚之前,就明里暗里劝她给简玥移植眼角膜,以爱的名义道德绑架她。

    就好比现在。

    “简瑶,你刚才是不是进去看过你妹妹了,她眼睛本来就不好,这回感染,只怕要提前做手术……瑶儿,她的眼睛是因为我才受的伤,如果半年前,我不带她出去,她不坐我的车,那场车祸就不会存在,她也不会受这么多罪,眼睛也不会面临失明……”

    高祺一脸愧疚悔恨痛苦难当的样子,简瑶漠然看着心里直想发笑。

    这场戏,演得这么假,怎么前世,她就没看出来。

    清了清嗓门,她建议道:“你要是心里真过意不去,就把自己的眼角膜捐给她啊!”

    “我?”高祺微愣,随后道,“我不行,我是家里独子,家里二老不会同意的,但是瑶儿,你可以。你是简家的女儿,又跟玥儿是姐妹,即便跟我有婚约,但始终还没举行婚礼,我爸妈也管不到你……”

    简瑶呵呵凉笑几声,抽出被高祺捉住的手,“我也不行,我要是瞎了,我后半辈子怎么过?”

    “你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高祺立马举手发誓。

    “还是你捐吧,你捐了以后,我也会好好待你的。”

    “我家是不会同意的。瑶儿,你妹妹到今天这个境地,我有责任。若不能医好她,即便我们结婚了,我也不会幸福。”

    “那就不要结婚啊!”

    “你,你说什么?”

    简瑶对他的爱他是知道的,已经到了着了魔的地步,对他是言听计从。

    这会儿居然说不结婚?他是耳朵有问题还是昨天没睡好脑子出现幻听了?

    “简瑶,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万遍也不会有改变。”简瑶道,“高祺,自己欠的债自己还,你一个大男人犯下的错要一个女人去顶,传出去就不怕人笑话?”

    “你是我未婚妻……”

    “未婚妻就活该要替你承受这些吗?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来,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到底哪儿来的脸?”

    高祺面沉如土,简瑶居然敢说他不要脸!

    这死丫头,难道不知道他随时可以抛弃她的么?

    “既然当你未婚妻代价这么大,那我不当了。回头我跟家里说一声,让长辈们把婚事给解除了。”

    简瑶不想再看这张让人恶心的嘴脸,说完便转身离去。

    明明是带着简玥出去偷情,结果出了车祸变成这样,她不追究他们偷情的事,还反过来想要她的眼睛。

    人渣她见过,但渣到这种极别的,当真少有。

    简瑶横穿马路向对面的公园走去,她现在急需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来去一去窝在心口的浊气。

    然而,刚到公园门口斜次里就冲出几个人来,二话不说,就把她架进一辆黑色轿车。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简瑶挣扎,但无济于事。

    几个彪形大汉,将她扣得纹丝不动。不论她问什么,对方都是闭口不答。

    逃,逃不出去。

    问,又问不出什么。

    简瑶干脆闭上嘴,也好省点力气静观其变。

    车子开了近半个小时,在北郊一处停了下来。简瑶下车时,入目处便是如宫殿一般的城堡,大气恢弘,庄严肃穆,如盘龙卧虎般蛰伏在密林间。

    “少爷,人带来了。”

    简瑶被带进城堡,兜兜转转地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在一处凉亭停下。

    亭中坐着一位男子,西装笔挺,一身矜贵,即便是背对着她,那种高高在上的压迫感亦如排山倒海般袭来。

    简瑶眨了下眼睛,貌似她最近没得罪过这样一号人物啊!

    为何把她绑来?

    男子却是不说话,简瑶见他不开口,也不敢先张嘴。

    气氛就这么诡异而安静着,但越是如此,简瑶就越感觉到那种压迫感无孔不钻,令她寒毛直竖。

    终于,她受不了率先打破沉默道:“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抓错人了?”

    “看看这个东西是不是你的?”男子终于转身,手里抛出一物。简瑶伸手一接,竟是枚梨花胸针。

    “是我的,可怎么会在你手里?”这枚胸针是高祺送她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全国限量版,在死之前,她几乎天天戴着。

    “你落在山洞里了。”

    “怪不得。”简瑶拿在手里把玩了下,不知想到什么,赫然抬头,“啊,你说什么,山洞?”

    也,也就是说,昨天在山洞里被她强的那个男人,就是他了?!

    “看来你已经想起来了。”男子双手插兜,气势睥睨天下。简瑶顿时就觉得脑子不灵光了。

    “我,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对不起啊!”

    “一句对不起就想了结?传出去,我宫尚的面子还要不要?”从来只有他宫尚玩弄别人,没有别人玩弄他的份。

    这,是头一次!

    “宫尚?”

    妈的,他是宫尚,宫氏集团的那个太子爷,宫家的掌家人?

    传说宫家生意遍布全球,别的地方不说,单是在京城,便是龙头老大的存在。

    她还听说宫家的男人都是刻薄冷血的,尤属宫尚为最。他不近人情,不近女色,但凡是想方设法爬上他的床的,最后都被抬着出去。

    简瑶心肝颤颤地,她是悲了什么催,居然把宫尚这个冷面阎王给强了!

    “所以,宫先生,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呢?”

  • 第1章:谁先弄死谁

    简瑶翻了一个身,疼得龇牙咧嘴,全身上下,无一处安好。

    睁眼看了下,破旧的小木屋,黢黑的地板,还有身下散着霉味的干草,这一幕幕熟悉而又陌生的画面,让她着实摸不着头脑。

    正迷糊时,外面传来沙沙脚步声,接着门砰地被踹开。

    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到一张精妆却又不失清纯的脸。

    简瑶瞳孔一缩,是简玥!

    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二小姐,你真的决定要在这里做手术?”随着简玥一起来的还有名中年男子,戴着眼镜,长得斯文,身上有股浓浓的药水味,简瑶认得这声音,是简玥的主治医生范青,“这里环境太过简陋,一旦实施手术,她定会受感染,说不定……”

    “会死是吗?”简玥接过他的话,语气漠然,“我只要她的眼睛,别的,我不在乎!”

    简瑶被她平静下涌动的疯狂杀机震得浑身打了个激灵。

    她惊的不是即将身死,而是她还活着!

    她明明在上次坠海后已经身亡了,为何现在……

    思绪如潮水狂涌,却来不及细细回忆。

    因为范青已拿出针筒准备对她进行麻醉,慌乱下,简瑶在身下摸到一根铁棒,她紧紧拽住,不敢犹豫,趁范青靠近时,猛然挥起。

    “啊……”范青猝不及防,额头瞬间砸出个血窟窿,“这个臭娘们,她是装的,她没晕……”

    简玥亦是大惊失色,望着简瑶满脸地不敢置信。

    后者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没有多解释一个字,只是抓起地上的泥沙用尽全身力气掷了出去,在简玥杀猪般的尖叫声中,夺门而逃。

    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因为破屋外面不远处还有简玥的人,若是听到简玥的呼救声赶来迎救,她便跑不了了。

    夜,暗沉如水,似魔鬼的爪牙般在后面追赶着她。

    简瑶拼了命地往林子深处钻,然而还没跑出多远,脚下就一软,跌跪在地。她捂着胸口,感觉身体突然燥热起来。

    糟糕,她竟忘了,简玥那贱人给她下了不止一种药。

    这可怎么办,深山野林的,她要怎么解决这问题。

    许是老天怜悯,在一山洞旁边,她居然看到地上躺着一具“男尸”,来不及看清模样,只探了下鼻息,还有气,便果断剥下对方的衣裳……

    她不是放荡形骸的浪女,只是春药太烈,她根本招架不住。

    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

    简瑶对身边还未睁眼的男子淡淡瞥了眼,便收拾自己的狼狈起身离开。

    仿佛昨夜的遭遇,不曾有过一样。

    “大小姐,你去哪儿了?老爷和太太都在医院里,二小姐昨晚不知怎么的,回来时眼睛里全是泥沙,严重感染,你赶紧去看看吧!”

    刚到家,下人便匆匆来报。

    简瑶挥手表示知道了,然后便上楼洗澡换衣裳,又叫厨房给她备早餐,吃过后才慢悠悠地出门。

    到医院,父亲简成章,继母柳华,继兄简伟全在。

    围着病床上的简玥温声细语地关怀着,画面即温馨又刺眼。

    “你还知道回来,昨晚死到哪儿去了,你妹妹眼睛又不舒服了,你知不知道?”简成章看到她进来,二话不说操起手边的茶杯就掷了出去,直接在她额上开了道口子。

    那愤怒暴燥和刚才面对简玥时慈父形象完全两个模样。

    “知道。”简瑶摸了下额头,血是热的,心是凉的。

    同样是他女儿,待偶却如此不同,简成章的心偏得太狠。

    好在,她重活一世,倒也没那么计较了。

    “知道你还这么晚回来?你老实说,你干嘛去了?你妹妹这次犯病是不是跟你有关?”简成章质问。

    “是。”

    “是?你……”简成章看她承认地这么干脆,反倒愣住。

    简瑶无视他诧异的眼神,径直走向病床。

    以前,简玥眼睛一不舒服,就说是她干的。即便和她无关,对方也是一口咬定。任凭她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简成章从来都不信她,既然如此,这回认下又何妨。

    反正这次确实是她做的。

    “妈,是姐姐来了么,我……”简玥眼睛缠了纱布,看不到,凭声音判断简瑶的位置。

    她瑟瑟地躲在柳华身后,那害怕的模样,就跟路边受惊的小白兔一样。看得柳华心疼不已,紧紧搂着她,对着来人厉声道:“简瑶,你想干什么?你离我女儿远一点!”

    “别紧张,我只是想跟她道个歉而已。”

    “道歉?不需要!”柳华才不信她会这么好心,始终将简玥护在怀中半步不离。

    简伟也一脸戒备地看着她,眼底全是恶狠狠地警告。

    “行,既然不需要,那我就走了。”简瑶也不强求,有些话,以后有的是机会说。

    “你这就要走?”简成章喊住她,两条浓眉紧紧蹙着,“你妹妹还躺在这里呢!”

    “爸,我又不是医生,留下来也没什么用。再说,柳姨防我跟防贼似的,我何必呆在这里碍她的眼!”

    话是如此,可是简玥是她妹妹,她这漠不关心的态度,就是让简成章心里很不满。却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脸阴沉沉地看她离开。

    “你给我站住。”简伟却并不想就此放过她。追到病房外,扬手就想给简瑶一耳光,简瑶像是早就料到似的,往后一退,轻轻避了过去。

    一掌落空,简伟更是恼羞成怒:“你敢躲?”

    “不躲难道由着你欺负吗?”

    “你害我妹妹住院,这一耳光是你应该受的。”

    “比起你们对我做的那些,昨晚的事,连鸡毛都算不上。”

    简玥半年前遭遇车祸,眼睛受创,除了更换眼角膜,别无他法,而她的眼睛便是一早就被觊觎的对像。

    昨晚,简玥就想偷摸挖了她的眼睛,然后找人沾污她的清白并拍下照片,以此威胁,让她对外宣称是她心甘心情愿捐献眼角膜……

    没了双眼的她,惨被悔婚,简玥顶替她做了新娘,最后还推她入海,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这一条条连环毒计,一笔笔血债,简玥都非死不能赎其罪。

    感染?呵呵,不过是当时自卫下一个小小报复罢了!

    “你就不怕我弄死你?”简伟阴狠狠地道。

    “尽管放马过来,看谁先弄死谁!”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虎嗅蔷薇:宫少的契约宠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