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弃少如龙、王焱张蕊夏鹏飞小说

弃少如龙

王焱张蕊夏鹏飞小说

主角:王焱,张蕊,夏鹏飞 标签:张蕊

三年的废柴生活,所有人的闲言碎语,都抵不上她的红颜一笑!

财神爷到我家 状态:连载中

王焱张蕊夏鹏飞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这就是命

    “既然这是张家人的意思,这婚离了也罢。”

    “焱儿,去吧,离完婚马上回来,你爷爷可想你了。”

    “你爷爷说了,这些年愧对你,回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

    晋州市,距离民政局不足200米的一间咖啡屋内,穿着一身地摊货的王焱忍不住叹了口气,一脸苦涩的把玩着手中的咖啡杯。

    “说真的,我真的不理解,爷爷为什么好端端的要让我入赘,给张家当上门女婿?”

    “这些年,我也真的是受够了,白眼、冷漠、侮辱,你们知道我这三年是怎样熬过来的么?”

    “我被人嘲笑废物、混吃等死的垃圾、靠老婆讨生活的屌丝时,爷爷在哪?你们在哪?”

    “现在知道想我了?知道补偿我了?”

    听着手机里母亲的声音,王焱只觉得心头一股怒火在无休止的燃烧着。

    “焱儿,你爷爷说了,这件事等你回去,他自然会给你个解释。”

    “好啊,我倒要看看,到时候爷爷怎么跟我解释,我也想知道,爷爷为什么要让我入赘到张家!”

    挂断电话,王焱大步走向不远处的民政局。

    他等这一天,真的很久了。

    曾经的豪门公子,如今入赘到了张家,受尽了冷眼,如果可以的话,他早就想跟张家断绝关系了,只是唯一让王焱不舍的,是她……

    张家,晋州市一个不入流的三流家族,三年前,王焱隐姓埋名被爷爷强迫给人家当了上门女婿,受尽屈辱,过着毫无尊严的乏味生活。

    好在,这种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也许是张家人觉得自己这个上门女婿太废物了吧?竟然强迫他今天一定要离婚。

    独自走在广开四马路上,远远地,王焱便看到民政局前已经站满了人,不出意料,张家人果然全到齐了。

    人群中,王焱很快便发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那就是他名义上的老婆,张蕊。

    张蕊,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奈何因为王焱的原因被张家人嗤笑,更是为此彻底沦为整个晋州上流社会的笑柄。

    “蕊儿,快看,你那个废物老公来了。”

    “噗嗤,蕊儿,他身上的那身衣服,50块钱能下来不?”

    “真是的,不知道今天我们都来吗?还故意穿的这么寒酸,张蕊你就算自己不要脸,我们还要呢,这是丢了咱们张家的脸。”

    耳畔回荡着族人那指桑骂槐的讽刺声,张蕊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委屈和无奈。

    很多时候,张蕊也很不理解,像王焱这样的废物,究竟是如何博得太爷爷的信任的?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随着太爷爷的离世,王焱彻底失去了保护伞,爷爷更是在太爷爷的追悼会上当众表示,让她和王焱离婚。

    “我说你能走快点吗?不知道我们的时间有多宝贵吗?耽搁我们一分钟,你赔得起吗?”

    “就是,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你别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这也逃避不了你得跟蕊儿离婚的现实!”

    屈辱!

    不甘!

    愤怒!

    面对着张家人的咄咄逼人,王焱的拳头攥得死死的,不过很快却又松开,反正这是他最后一次跟这群人待在一起了,又何必跟他们争个面红耳赤的?

    “行了,既然王焱来了,赶紧进去吧,已经联系好了,进去就能办,蕊儿你们抓紧点时间,别让你爷爷生气”,望见王焱过来了,一旁的一个穿着爱马仕西装的中年人面无表情的催促了句。

    这人叫张广峰,是张蕊的大伯,张家目前明面上的家主,他早就反对张蕊和王焱的这场婚事了,当初要不是老太爷压着,这婚根本就结不成。

    “走吧”,王焱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并没有爆发,相信过了今天,自己终于能跟这群垃圾人说拜拜了。

    “不,这婚我不会离的!”

    几乎是王焱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张蕊却忽然开口了,语气坚定,充满了果决。

    “什么?张蕊,你知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这可是你爷爷亲自下的命令,你敢不从?”

    “张蕊,你怕是跟这废物呆久了,脑袋也变傻了吧?爷爷下令,让你跟这废物离婚,改嫁宋晨,你敢违逆爷爷?”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就连王焱也是一脸懵逼的望着张蕊,他做梦都没想到,曾经那个不会正眼看自己一眼的“老婆”,竟然会当众反水。

    “我不想违逆爷爷,但更不想离婚,无论嫁给谁,都是我张蕊的命,我不会为此背上一个二婚的名头,我看不起他,却不恨他,就这样。”

    留着这句话,张蕊转身就要走。

    “你敢!”张广峰气的一跺脚,上前一步猛地扯住了张蕊的手臂,怒道:“你还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爷爷让你离婚,你除了无条件服从之外,别无他选!”

    纤细的手腕被张广峰扯得生疼,张蕊秀眉一皱,用力晃了晃想要甩开张广峰的手臂,可奈何她只是一个女人,如何挣脱的开?

    “是否离婚,是我自己的事情,与家族无关,更与爷爷无关,你给我松手!”

    “王焱虽然没有上进心,可跟大多数的男人相比,他起码对我一心一意,不在外边沾花惹草,既然嫁给他,他没有对不起我,我凭什么跟他离婚?”

    张蕊说着,目光忍不住朝着孤零零站在马路边的王焱看了眼。

    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相信就算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可让张蕊无比失望的是,他还是那副废柴的德行,傻了吧唧的站在原地,根本无动于衷。

    心中莫名的一痛,强忍着将泪水咽了回去,张蕊收回目光,怒斥张广峰道:“大伯,请你松开手,好吗?”

    身为张家明面上的领军人物,张广峰什么时候被一个小辈儿如此对待过?更何况,对方还是张家最不受待见的张蕊。

    一时间,张广峰只觉得自己的威严遭到了挑衅,他一咬牙,扬起手臂就要往张蕊脸上掴,“我真是给你脸了!”

    望着张广峰高高扬起的巴掌,张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认命了,这就是一个女人的命,不能左右,不能选择,更不能违逆。

    咔!

    突兀的,一条不怎么粗壮却格外结实的手掌猛地按住了张广峰的手,与此同时,一张陌生却又熟悉的脸庞缓缓地出现在了张蕊的美眸中。

    “为什么要这样做?”单手架着张广峰的巴掌,王焱旁若无人的直视张蕊。

    王,王焱……

    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那个废物老公竟然会出手救下自己,张蕊那颗本已经死掉的心忍不住微微一颤:这似乎,是王焱第一次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脸颊绯红,张蕊呼吸微微紊乱,她不敢去看王焱的目光,只是声若蝇蚊道:“我,我……”

    “这种话,我平生只问一次,你很希望我改变是吗?”

    张蕊沉底愣住了:王焱的话,冰冷而坚韧,在她的印象里,王焱可从未如此过。

    “我可以相信你吗?”

    “可以。”

    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涌出来,张蕊红着眼睛望着比自己足足高出一头的王焱,用力点了点头:“我不想再被人瞧不起,不想别人再骂我老公是个废物,更不想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懂了。”

  • 第2章 厚颜无耻

    “你懂什么了?王焱,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就算变出花来又能强到哪去?”

    一直以来,被家族视为废物的王焱竟敢抓住自己的手腕,这是什么?这不是撸虎须么?

    “你俩给我等着!”

    用力甩开王焱的手腕,张广峰气的脸色铁青,他先是指了指王焱,又恶狠狠地瞪了眼张蕊,这才气急败坏的领着张家一票人走了。

    张广峰有几斤几两,王焱心里清楚的很,他不直接处理这件事,铁定是回去找张家的那个老顽固告状去了。

    至于他的目的,王焱不用想也知道:借此机会,将王瑞一家踢出张家!

    “走,回家”,懒得搭理张家人,轻轻地牵起张蕊那双冰凉的小手,王焱笑了笑,不等张蕊拒绝,便牵着她的小手小跑着回了家。

    “刘婶,听说你闺女跟女婿去办离婚了?真的假的?”

    “离了就离了吧,那种废物东西留着也没用,只能白白浪费蕊蕊的青春。”

    “就是,离了正好,趁着蕊蕊还年轻,没孩子,赶紧在找一个。”

    华科庭院在晋江市属于档次中等的住宅小区,入驻的住户大部分也都是小资水平,早上把王焱、张蕊赶去办理离婚手续后,刘金花便按耐不住跑出来散播消息了。

    她想的挺美,宋家的那个二小子不是早就看上张蕊了么?这些邻居里不乏有和宋家关系不错的人,让他们给宋家透个风,不愁宋家不上钩。

    一想到张蕊能嫁到宋家,张金华只觉得脸上金灿灿的,嘴都合不拢了,就好像这事已经铁板钉钉了一般。

    宋家是什么家族?晋州市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资产之类的自然不用说,单单宋家那个老二宋晨就完全有实力碾压整个张家。

    虽然宋晨今年已经50多岁了,可人家有钱,况且现在已经离婚了,女儿嫁给他,再熬上几十年,等宋晨一死,他的资产不全得是张蕊的?

    再看自己的那个废物女婿王焱,除了长得好看之外,屁的用处都没有,毕竟,长得好不能当饭吃,当初要不是老太爷逼着成了这门亲事,打死她也不会同意让王焱这个“孤儿”上门。

    “多谢各位的关心啦,不过蕊儿的问题,还得劳烦你们给操持操持,我这个当妈的不可能自己去给闺女找对象不是?”

    刘金花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的瞟了眼坐在凉亭不远处的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那女人便是跟宋家交好的那个人。

    “刘婶说的哪里话?正好,我这有一个人,怎么看怎么跟蕊儿合适,改天我约个时间,让他俩见个面”,胖女人也不傻,这事儿要是成了,宋家自然不会白了她这个媒婆,她也乐意接这个差使。

    “妈,我们回来了”,一听胖女人这么说,刘金花乐得眼睛一眯,刚要开口,却猛然被一道洪亮的嗓音打断。

    众人闻声皆是一愣,齐齐的扭头朝着凉亭不远处的路边一望,正好看见王焱正牵着张蕊的小手,笑眯眯的望着这边。

    生平第一次被王焱这样牵着,张蕊早就羞红了脸,加上众人齐齐的望向他俩,小女人根本不敢看大家的眼睛,只是害羞的低下了头。

    “这……”

    “刘婶,他俩到底离婚了没?”

    先是冷眼瞥了王焱一眼,胖女人这才艰难地收回目光,一脸责备的望向刘金花,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你不是说他俩离婚了么?怎么现在看起来,关系比以前还好?

    刘金花自然知道胖女人的意思,几乎是看到王焱的一瞬间,她的脸色便阴沉了下来。

    众目睽睽之下,刘金花拉着脸,大步走到王焱面前,不由分说,一把将就张蕊扯到了自己身后,冲着王焱大吼道:“婚都离了,你还回我家干什么?马上离开,我家不欢迎你!”

    “妈”,张蕊可是知道刘金花泼辣的一面,结婚三年,刘金花完全是把王焱当牲口使唤的,对陌生人都比对他要客气的多。

    “妈什么!谁让你把他又领会来的?”

    一听张蕊的语气不对,刘金花猛地一攥手,狠狠地瞪了张蕊一眼。

    刘金花滚刀肉的作风王焱何尝不知道?尤其是看到刘金花用力攥了张蕊,王焱的眉头悄然皱起,刚开始的好心情也不禁糟糕了许多。

    “我不是谁领回来的,我只是回我自己家罢了”,沉声说了句,王焱上前一步,一把握在刘金花的手臂上。

    刘金花刚要发飙,可手臂上传来的剧痛却让她忍不住“哎呦”一声,下意识的松开了张蕊的胳膊。

    王焱懒得搭理他,牵着张蕊的小手,拉着她就朝着家中走去。

    “反了反了!你个废物给我站住!”

    刘金花骂了句,刚要追上去,却见王焱猛地扭头,一双闪着精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似狼似虎,反正就是不像人。

    今天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个废物突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三年来,无论刘金花如何打骂,王焱向来都是逆来顺受,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非但跟自己动了手,整个人的气场都好像完全变了。

    “你……你还要脸不?你俩已经离婚了,你还有脸厚颜无耻的住在我家?”犹豫再三,刘金花终究没有勇气冲上去,只是站在原地,打算用嘲讽的方式,让王焱滚蛋。

    王焱身子一震,却没有停下步子,依旧拉着张蕊大步向前走着。

    “第一,我和蕊儿没有离婚!”

    “第二,这里是我家,而不是你家。”

    这话王焱还真不是说大话,当初结婚的时候,老太爷便已经把这套房子写上了王焱的名字,说起来,真正鸠占鹊巢的是刘金花才对。

    “笑话,真是为了一口吃连脸都不要了,你浑身上下一分钱都没有,就凭你也买得起房?我刘金花真是瞎了眼,就当养了三年的狗,你给我滚!”

    “不好意思,你还没有资格让我滚”,留着这句话,王焱便领着张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你个小杂种,给老娘等着!”

    望着王焱离去的背影,刘金花气的一跺脚,摸出了手机,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咆哮:“你还上班?马上给我滚回来,出大事了!”

    与刘金花的气急败坏不同,回到家后,王焱让张蕊先去卧室休息,自己则摸出一根烟,偷摸的躲到的洗手间,拨通了那个足足三年没有拨打过的电话。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