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重生之压寨夫人、许无双许城姿烟娘小说

重生之压寨夫人

许无双许城姿烟娘小说

主角:许无双,许城姿,烟娘 标签:独家首发

前世的她,是有多狠心,才会如此伤害爱她如命的温柔少年?前世的她,又是有多愚蠢,才会为了一个执念,舍弃所有都要爱着那负心人?武功尽废、残花败柳、满门被灭,三十年的囚身,三十年的悔恨,在放下执念的那一刻,才方知自己的愚昧。重来一世,她愿负天下不负君。许无双,你又何尝不是我的劫呢?

余仕 状态:完结

许无双许城姿烟娘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重生

    “怎么还没醒,怎么还没醒。”

    “急死我了。”

    “唉!”

    少年来回渡步,发出焦虑烦躁的叹息声。

    “我说……你就是走断了腿,她不愿醒,你着急也没用。”少年的身旁,磕着瓜子的和尚嘲笑着。

    少年恶狠狠地瞪过去。

    “定是你这庸医医术不好,才让我家夫人昏迷至今!”

    许城姿眼前迷蒙一片,让她看不清周围,只是隐约感觉到有一群人在围着她。

    一个即使过了很多年,但依旧熟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胡搅蛮缠却又偏偏有些悦耳勾人的声音,像极了那呆子

    梦吗?许城姿疑惑着。

    耳边响起的声音那般的真实,一点都不似梦境。

    可死了这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出现在她的身边呢。

    “你做人可要讲点道理,先前你差些跪着求我救她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再说了,是这女人不想看到你,你跟我胡闹什么。”

    耳边又响起了一道粗犷男声,陌生也熟悉……

    是……臭和尚的声音!

    说话还是这般的难听且无礼,让人讨厌的紧。

    “胡说八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挑拨我和夫人的关系。”少年冷笑。

    许城姿模糊的视线逐渐开始清明起来,无力动弹的她只能勉强半抬着眼皮子看到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年挡在她的面前,在和一个白面清秀和尚争执着什么。

    真的是……那呆子吗?她在做梦吗?

    还有那三十年没有见过的白面和尚……

    “你要不要脸!我挑拨?不用我……”和尚气急败坏。

    许……无双……

    她急切地想叫住背对着她的少年,看一看,是否真的是她记忆中熟悉阳光的少年。

    她想抬起手,却花费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稍稍抬起不到三尺。

    一旁站了许久英姿飒爽的蓝衣少女双手环着胸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争吵,只是看烦了,稍一低头,便看到了已经半睁开眼的许城姿。

    “别吵了,许城姿醒了。”蓝衣少女打断了他们的争吵,平淡地转头对着少年恭敬说道。

    白衣少年在听到她醒来的刹那,便已然激动地回头,差点趴到了她的床上。

    白面红唇,俊美倾城,少年生的一副好模样,一双勾人夺魄的妖魅桃花眼,带着笑意的时候便是勾人得很,眼前的少年,如同狐妖临世,带着狐妖的绝色妖姿,也有少年的单纯阳光。

    许城姿总算是看清了白衣少年的模样,她想抬手抚摸他的脸颊,看看是否是真的。

    只是身子无力,让她动弹不得,只能疲累地睁着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握着她的手,激动开心的少年。

    “夫人!夫人!”少年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她痴痴凝望片刻,在他手中的手心依靠着他的帮助,无力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许无双。”她艰难启唇,嘶哑的声音响起,在她听起来难听的紧。

    手上的温热让她许城姿也激动了,眼前少年真的是真的,那个傻乎乎的呆子。

    “夫人,我在,夫人总算醒了,我……担心死了。”少年好看的桃花眼此刻带着心疼害怕。

    “我没有死吗?”她的声音低沉嘶哑,在她开口的时候,喉咙发出了阵阵的刺疼感。

    她望着许无双咬唇担忧的模样,泪意水雾蔓延上许城姿的眼瞳。

    “没有没有,我救了你……嘶。”

    少年被身后的和尚踢了一脚,他回头正想骂人,就看了和尚瞪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里仿佛写着骗子两个字。

    他只能闭上了想要骂人的嘴,以免这个和尚恼羞成怒揭穿他。

    许城姿在他回头的时候也看到了面容清秀但是说话粗俗粗犷的和尚。

    这和尚留了点头发,脱了僧服,穿上了朴素的灰色衣裳,一双铜铃大的眼睛看上去恶狠狠的,凝望着她的样子,看来是厌恶极了她。

    这眼神……即便是隔了几十年她还是讨厌他的那副模样,讨厌他的那个嘴巴。

    “登,登徒子,让他出去,我不想看到他。”许城姿艰难地说出口,苍白无暇的面容上即使过了三十多年,依旧会下意识带着厌恶神色看着臭和尚。

    白面和尚一听,脸色沉下,猛地瞪了她起来,眼里还有浓厚的杀气。

    他最听不得的,便是被这臭女人羞辱。

    “你以为老子愿意来你这荡妇的院子?”

    “好。”在和尚要开口骂人的同时,少年乖巧听话的回头就是按着和尚的肩膀,想要把他推出去。

    “别碰我!。”少年手刚碰到和尚的肩膀,和尚就拍开了少年按着他肩膀的手。

    “我自己走,本来我也不想看到你这个荡妇,要不是他求我,我还巴不得你这祸害早点归天去死!早点死了,也免得祸害世人!”

    和尚瞪着许城姿说,说要自己走,但脚步也没挪动半步,而是不停地骂着许城姿,说出口的话难听至极,让本带着笑脸的少年脸色都变了。

    许城姿听了倒没什么,以前……这臭和尚骂的可不少,难听的话比这多的是。

    少年却是忍不得的,他最忍不得死这一字。

    少脸上的阳光笑容渐渐落下,脸上的神色突然沉肃,他用力握紧了手掌,眼眸中带上了狠厉之色,使得周围的气场都有了强烈的变化。

    原本就站在这里沉默寡言的双胞胎少年少女看到少年突然浮现的杀气,脸色瞬间变了,纷纷急忙上前就各自拉住和尚的双臂,想拖出去。

    但这和尚跟杠上一样,脚步稳稳地站在原地,让看到少年逐渐可怕变化的双胞胎觉得头疼不已。

    “别闹了,快走!”蓝衣少女着急地说。

    这和尚的武功自然是不如他们的,他也不过是医术精湛了些,倔了片刻就被拖下去了。

    被拖出去的和尚还在一边走一边骂还一口一个荡妇,脏话不带重样的。

    许城姿没有因为他的脏话生气,比起生气,她更想知道她现在活着的原因。

    至少现在醒来的她发现了,一切都不是梦。

    她撑着身体艰难坐起来,一手用力地扶着床栏。

    “呆子,咳咳。”

    他背对着她站着,她也没有看到少年浑身杀气,凌然可怕的模样,此刻喊着少年,想让她给他拿镜子看看。

    他听到了许城姿在叫他,身体本能地回头了,脸色身体都没了适才的恐怖模样,只带着温柔阳光的笑容看向许无双。

    这一回头,却让许城姿有些惊艳了,也让她心口不自觉地发疼了些,疼的让她自己都不清不楚,疼的她只想哭。

    眼前浮现了一个始终带着阳光笑意的少年,在死亡将至,他用身体挡住她的身前,利箭刺入了他的心口,他嘴角的血流到了她的脸上。

    “倾城,对不起,我弄脏了你的脸,不要哭,我想看倾城笑,倾城一笑,我就想保护你,一辈子。”

    许城姿失神用力抓着心口,好疼……好疼……

    少年见她脸色痛苦,一惊赶忙上前扶起她,温柔的动作仿佛她是一碰就会碎的珍宝一样。

    “夫人小心些,我扶着你。“

    “怎么样,刚醒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是不是渴了?想不想喝水呀?”少年轻声问她。

    许城姿从那张布满鲜血的容颜上回过神,猛地低头,避开了他的视线他的笑,低头轻轻摇摇头。

    为什么疼,终究是她负了许无双,疼……是应该的。

    “你给我拿个镜子。”她顺着少年的搀扶坐了起来,半响,稳定了心中的愧疚之意,

    她急切地想要看到现在她的模样,是不是真的……真的变年轻了,她是不是真的重生了?

    “夫人要镜子干嘛?夫人放心,你还是倾国倾城的美貌,没有变丑,倒是夫人睡了这么久,不渴的话应该饿了,我去给夫人做饭吧。”少年语速很快。

    “不吃,我要镜子,快给我去拿……”镜子。

    许城姿下意识地甩开了他的手,下意识带着命令和不耐烦的语气对着他说话。

    在她意识到的时候,说到一半的话停了下来,嘴巴半张着有些呆愣。

    白衣少年却习惯了。

    “夫人还是这么爱美,一副皮囊而已,还不如一顿饱饭来得实在。”

    他百依百顺地松开了手,嘟囔几声后,便乖巧地去拿镜子了。

    许城姿望着素白的帐顶,迷茫又无措,忽的,似乎想起了什么,咬紧了牙,眼中带着恨意,抓着羽被的手紧紧用力,仿佛要将被子抓破一般。

    皇甫玉析!

    在思及这负心汉的时候,她的眼中逐渐浮现滔天恨意。

    脑中闪过一幕,她死前所看到的,身着大红衣裳,手持染血利剑,如同地狱里的恶鬼罗刹,一步一步向她走来的男人……

    她没有死吗?没有死在……死在了杀她爹娘,废她武功,囚禁她三十年的恶鬼手中!

    许城姿微闭眼眸,忍住呼之欲出的眼泪还有让她颤抖不已的恨。

    不过一会儿,少年便拿了镜子进来。

    许城姿的手还是用不上力气,只能虚弱地抬手,想要拿过镜子,却被少年拿着镜子的手躲过了,镜子与她的手想擦而过。

    她疑惑望他,就见少年把镜子举到了她的面前。

  • 重生2

    “夫人不用动,我给夫人举着。”

    少年半扶着许城姿,另一只手稳稳地把镜子举到离她脸颊不远的地方,正好让她看清了她现在的模样。

    许城姿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再看见镜中人熟悉的模样时,心口还是衍生出难受的感觉。

    嫩滑的肌肤虽然看着还有些苍白,但没了前世的满脸皱纹和倦意,精致的五官搭配着一点婴儿肥一点也不僵硬,她看着泪珠从那一双充满了灵气的双眸中一颗颗滑落。

    她咧咧嘴,扬起一个微笑,灿烂的笑容让她眼里突如其来地出现了水雾,心里难受,眼眶也热的厉害,不觉一颗颗泪珠滑了下来。

    她还能笑,还能张开嘴巴笑,水雾挡住了她的视线,让她逐渐看不清自己的脸,让她心里难受也开心的紧。

    “好了吗……夫人你怎么哭了!”

    少年举了不久,一个低头,就看了镜子里许城姿满脸泪水的模样,竟然哭了。

    苍白娇嫩的面容上是他第一次看到的,许城姿竟然哭得这般的难过,他微微颤抖着手想要擦去她的眼泪,在触碰到的时候,他的心口猛地刺疼,那一瞬间,他想到了许城姿对他说过的话,下意识便拿开了镜子,松开了手。

    许城姿说过,不喜欢他碰她。

    会不会是他的触碰让她难过呢?少年有些泣丧地想着。

    然而在他离开之际,许城姿却又猛地抱住了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腰间,一许城姿却带着哭腔哽咽的声音,声又一声地叫着他的名字。

    “无双,许无双……”

    “呆子……”

    “无双……”

    许城姿的小手臂紧紧地抱着他,许无双震惊到身子僵硬在了原地。

    夫人……夫人居然抱他了?!

    他第一次被许城姿投怀送抱,第一次他的夫人这么温柔又这么……说不出的感觉叫着他的名字。

    许无双脸红瞬间红透了,他局促不安又开心至极,下一秒又猛地用两只手捂住自己的心口。

    跳得太快了,他怕他会死。

    “无双……”

    “呜呜呜……”

    许城姿鼻涕眼泪全都擦在了许无双的白衣裳上,他却全然不在意,而是带着笑,扬起比平时更灿烂干净的笑容,不敢笑出声,又只能拼命忍着自己的激动。

    夫人居然在亲近他?!

    过了半刻钟,见许城姿还在哭,许无双摸着一直没办法平息的心跳算是放弃了。

    听着许城姿哭了这么久,许无双有些无暇顾及自己脸上泛着的热气和跳得快速的心脏了,反倒是开始担心起来。

    听说哭太多对身体也不好,

    他试着把手轻轻地扶到许城姿的肩膀上,手心微微颤抖,还抖出了一点点汗。

    手放到了许城姿的肩膀上的时候,他本来就红的脸更红了,他虚咳两声想要清清嗓子。

    “夫,夫人,别,别哭了,是不是,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病,病还没好呢,哭这么久对,对身体不好。”激动让他说话结结巴巴地。

    许无双说完也听到了自己说出的话,里面包含的羞涩和激动,瞬间觉得有点小窘迫,两只无处安放的手抬起又放下,不知道该不该放到肩膀上。

    许城姿却是没有注意听他说什么的,自己只顾着搂着他纤细的腰身哭,时不时地还把鼻涕擦到了他的身上。

    看到镜子的那一刻,她才真的相信了!

    她真的重生了!

    她真的再见到许无双了!

    她也没有进王府!

    爹娘没有为她谋逆,没有因为她而遭受灭顶之灾,他们都没有死!

    她比许无双更激动,更开心,兴奋到喜极而泣的地步,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欢愉,只能死死的抱着许无双,以表自己地庆幸和难言的希望。

    这一世,她一定!一定!不要重蹈覆辙!

    不要许无双为了她去死!不要爹娘为了她的名誉谋反被杀!不要再为……

    压抑着已经慢慢平息了的激动,她的哭声也缓缓地平息了下来。

    她抬头望向许无双,张开嘴想要说什么。

    “砰!”

    突然,一声门被压倒的声音响了起来。

    巨大的声响直接把还在小哭的许城姿,和正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家夫人的许无双一同吓到了,许城姿停下来哭声,抬起红红的眼睛打着泪嗝看向声源处,许无双也转头看了过去,妖姿般好看的脸蛋上写满了找死两个字。

    “唔!”

    “哎呦卧槽!你个胖女人压到我了!”

    “烟姐姐,你没事吧?!”

    本来该是已经离开的和尚还有双胞胎,两个幼嫩的小少年,一个艳丽性感的女子纷纷摔在了地上。

    臭和尚垫了底,艳丽性感的女人和两个年轻的小少年狠狠地压在了他的身上。

    剧沉地重量痛的和尚直接叫了出来。

    而门口站着的两个双胞胎还伸在半空中的手停留着,双胞胎面无表情地脸上难得的看见了尴尬的感觉。

    艳丽性感的女人爬了起来后,听到胖女人一句话直接一脚把和尚又踹到了地上。

    “啊!卧……”

    她带着亲和的笑容看着面色不对的老大,深知是他们打扰了他们老大难能可贵的一次拥抱瞬间觉得有点后背冒冷汗。

    “你们干嘛?”许无双冷声问。

    “饭,饭做好了,我听说许姑娘醒了,过来叫你们一道用食。”女人勉强笑着说。

    “老大你不要生气,我们不是故意打断你和姐姐的。”两个少年中,一个最是活泼开朗的少年慌忙解释说。

    许城姿听到了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还抱着许无双的腰,居然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哭了。

    她立马松开了抱着许无双腰间的手,脸不由地红了,带着点不好意思。

    要是她和许无双两个人在的话没关系,这么多人的注目让她觉得尴尬。

    许无双却没有这种感觉,只觉得被他们打扰了,让他很是生气,偏生他夫人在,他又不能发泄出来,以免吓到她。

    “还躺着干嘛,想要在这里用食吗?!”他只能口头上表达他的不爽。

    此话一出,双胞胎停在空中的手动了起来,架起了刚刚被踹到地上骂娘的和尚,两个少年合力抬起已经断裂的门抬起关好,一同讪笑着退了出去。

    等着他们走完了,许无双才稍稍觉得缓解了他的一点不开心。

    他转头低头看向同样昂着头看他,坐在床上脸色苍白的许城姿,有点委屈又有点期待地再张开双手。

    “夫人,还要抱抱吗~~”

    许城姿眉头一跳,伸手就锤他胸口。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