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奇异旅馆、李由云倩柳如烟小说

奇异旅馆

李由云倩柳如烟小说

主角:李由,云倩,柳如烟 标签:鬼魅、风俗传说、湘西赶尸、风水命理、奇谈怪录

我叫李由,是位应届毕业生,被一家奇异旅馆录用为前台,上班时间是晚上23点到凌晨4点,第一次夜班就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事情……为了帮助旅馆里的各种奇异顾客,我前往隔壁市找人,却遇到了前女友,她怀孕了,却没有丈夫,也没有男朋友。后来,我在一家道观里面遇到了一位极品道长,这里住着风搔的、憨直的、可爱的、漂亮的各种妖物,后来,我们成为了好朋友。一位来自阴间的差大人请我帮忙,无意中,我发现一个惊人的真相……

小银柴 状态:完结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奇异旅馆

李由云倩柳如烟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进入鬼旅馆做前台

    我叫李由,是位应届毕业生,在网上投了多份简历,第二天收到了一家旅馆前台的录用通知。

    旅馆的工作时间是在深夜的11点到凌晨4点,没有月休,月薪五千,入职后必须干满一年,中途不得以任何理由离开。

    唯独这上班时间在深夜,太奇怪了!

    如今的工作不容易找,我当日就按照录用通知上所说,在晚上十点半走进了旅馆大门。

    前台坐着的一位中年男人见我进来后,像是松了口气,很热情的握住我的手,“你就是李由吧?恭喜你,被我们旅馆录用了!”

    我在中年男人脸上看到‘总算把你盼来的激动感’,没想明白怎么回事,中年男人已经带我走进了前台。

    “除了录用通知上面的要求外,工作期间还有两点要求,一,不能说话,二,一定不能走出前台范围。”

    说到第二点要求,中年男人指了指前台桌子边缘画着的黄线,黄线上有几个不大明显的特殊符号,看起来像是鸡爪子画出来的。

    换句话说,这有些像是“鬼画符”!

    我在小学时,字写的很烂,老师就经常这么说我的作业是鬼画符!

    “看清楚这个范围了吗?”中年男人见我沉思,像是怕我想明白什么就拒绝了他似的,他急急的催问。

    我点点头,明白这就是不能离岗一样,而且前台有设置独立的厕所,根本不需要出去找地方解决。

    “为何不让我说话呢?”我好奇的问道,“那我还怎么和顾客交流?”

    中年男人脸色瞬间拉下来,很严肃的看着我,语气像是训斥和警告,“你别管为什么,只要谨记这两点就行!”

    5个小时,就能得到月薪5000,这对于应届毕业生来实在太诱惑了,以至于我当时并未多想,就急着答应了。

    中年男人递给我一只粉笔,示意我在墙壁上悬挂的小黑板上写下名字。

    在我写完名字的那一刻,中年男人身体发出剧烈的颤抖,连带声音都在变调,“今天是你工作的第一天,好好干,记住我说的两点要求,千万千万不要违反!”

    “我家里还有事,就先走了。”中年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旅馆大门,急促的像是在逃难。

    我在前台椅子上坐下来,开始好奇这里的顾客,毕竟这是第一次工作啊!

    可惜,等待了很长时间都没有顾客进来,只有各种汽车从外面的路上迅速疾驰过去。

    那么多过路的人,为何就不进来住宿呢?

    无聊了一会儿,我开始玩手机游戏,就在即将攻破敌方水晶时,忽然间,就没网络信号了,卡的角色人物在屏幕上玩漂移。

    “靠,搞什么?”

    我恼火骂了句,不经意抬头,发现时钟已经指向11点,只好憋火将手机收起来。

    随后,我打开前台桌子上的电脑,发现竟然也没信号,真是奇怪了。

    难道每当固定的这个点,旅馆就会断网吗?

    在我还没大学毕业时,大学宿舍就是晚上十一点,固定断电熄灯,强行要求学生睡觉的。

    可是,这里是旅馆啊,又不是大学生宿舍,有必要这样吗?

    “哒哒!”

    就在这时,旅馆大门忽然被外面向里推开,一位七十岁老太婆拄着拐杖走进来,我赶紧站起来准备接待。

    这可是我的第一个客人,必须得给个好点的第一印象才是,可才刚刚站起来看向她,当即就呆住了。

    这老太婆的脸太白了,而且皮肤光滑的看不出一丝皱纹,可是她的头发又是斑白的,明显的年纪很大。

    等走近了,我才发现老太婆脸上贴着一张面膜!

    草,大半夜的还敷面膜出门,这不是故意装鬼吓唬人嘛,好端端的人都要被她吓出个心脏病来。

    我恨不得这老太婆自己遇到鬼,然后吓尿了才好,不是我这人的心眼太坏,而是她刚才把我吓到了。

    “换了啊?呵呵,名字都变了!”老太婆在前台桌子前站定,扭头看向墙上的小黑板,咧嘴一笑。

    我开始并没在意,直到将她登记完,这才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

    她说‘名字,换了?’,并且看向的也是小黑板的位置,难道她……看不到我?

    要不然,她直接说我的面容就是了,毕竟我是年轻的应届毕业生啊,又不是之前的大叔,难道连脸都分辨不出吗?

    除非是,脸盲症!

    没给我太多思考的时间,老太婆已经拿着房卡走掉了,只给我留下了一个背影而已。

    “咦,走廊的灯光下,她怎么没有影子?”

    我看向她离去的方向,发现这一点很奇怪,难道是无影灯么?

    于是,我连忙看向自己的脚下,一个大大的黑影在脚底下,这说明我是有影子的。

    “哒哒!”

    我正想叫住老太婆问问怎么回事,却看到旅馆大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是一对学生情侣,两人挽着手走在一起,面部表情很甜蜜的样子。

    “快点登记,还等着房间办事。”男的将一个证件扔在桌上,不耐烦的语气命令道。

    这让我非常的不爽,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可不是你的下人!

    玛德,你这么急着去房间里面办事,一副色中、饿鬼的模样,诅咒你待会小兄弟竖立不起来,女的骂你银枪蜡头,看你这‘色、鬼’还咋嚣张!

    哈哈,我太有才了,竟然想到了这么一个好主意!

    我飞快的登记完毕,他俩拿着房卡也走了,上楼梯时,女生还回头朝我抛了个媚眼,被男生狠狠敲了下脑袋作为惩罚。

    “噗!”

    女生的脑袋当即歪了,像是折断了一样,与脖子呈九十度的直角!

    卧槽,这男的是一拳就打死这女人了吗?

    因为这个幅度,只要是个正常人,就绝对无法活下去了,九十度的直角啊……我心惊肉跳的摸出手机,赶紧报警!

    这都杀人了,我必须让110过来处理才对,要不然明天肯定要追究我的责任。

    “嘟嘟!”

    可手机里却传出一阵咔顿声,然后迅速回到了拨号页面,提示我没有信号,无法拨通号码。

    “这该怎么办?杀人现场啊……”

  • 第2章 鬼旅馆的旅客

    草,这都死人了,竟然没有手机信号让我报警,要不要这么坑爹?

    我抓起手机就朝门口冲去,想着外面肯定有信号……可是,我才踏出第一步,连前台的黄线都没有走出去,就又看到了来客。

    “要一个房间,快点,急用哦!”

    一个看起来,应该有七八个月身孕的女人牵着一位小女孩,走近来催促道。

    这女人眉宇间有挥之不去的忧愁,眼眶发青,走路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可她旁边的小女孩却完全相反,开心的拍打手中的红皮球。

    “噗咚……咚!”

    皮球的声音格外的响,就像是一个成年人在拍打篮球一样,因为我也打球,所以第一时间就觉得这……不正常!

    一个看起来才几岁的女孩子,有这么的大的力气吗?

    “换了啊,也对,算算时间的话,这个时候也应该换一个人了……不错,这个名字有股很好闻的味道,应该是个男的。”

    女人看了眼墙上挂着的小黑板,露出恬静温婉的笑容,鼻翼翕动,如同一条狗一样,竟然在闻味道。

    咦,真是奇怪,她怎么也说‘名字换了?’,并且只看黑板,而不是直接看我的脸?

    难道,她这是看不到我?再说了,名字,难道也有好闻的味道吗?

    丢,你这女人属狗的啊,还闻味道……嘿嘿,不过她说味道很好,是在夸我身上干净,没有大多数独居男性的那种汗臭味吧?

    对了,刚才那个男生打折了那个女生的脖子,算是杀人了,我要报警才对,不能让她再住到里面去。

    我刚想说话,提醒她这里危险,不能继续入住了,凶杀现场啊!

    可她,却再次先说了话,“快点登记,我还有要事忙!”

    我赶紧朝那边的楼道看去,想着解释一下……咦?那女的脖子恢复了?

    不是吧,刚才明明是折断了啊,我清楚的看到她脑袋偏向了左边的那一侧,那个男的还在继续捶打她的脑袋,一副死了也不放过的架势……

    怎么现在,又恢复了?

    “哒哒!”

    他们两个继续上楼,男都没有扶着女的走路,很明显她是在自己走着上去的,不是被拖着过去的。

    这就说明她是活的,难道,我刚才看花眼了?

    “咕咕!”

    我悻悻的收回目光,觉得是自己没休息好,眼花了吧,便赶紧完成眼前妇人的登记工作,就在我准备把房卡给她的时候,却发现……

    这女人孕妇裙下的肚子动了起来,即使隔着衣服,我也看到了两个小小的巴掌印。紧接着,女人的裙子下半截忽然变红,像是被血浸泡过。

    一只小手抓住了女人的裙摆,随后如同猴子般灵巧的爬出来……

    我草,这赫然是一只浑身是血的婴儿,肚脐上还有着一根与女人相连的脐带。婴儿爬到女人的胸前,没有瞳孔只有眼白的大眼睛盯着我。

    一股子凉气,刹那间就从我的脚底窜上脑袋,然后一股子麻痹的感觉,从脊背扩散,再到全身都是。

    嘛呀,我……我这是见鬼了吗?好恐怖!

    难道,我又看花眼了?

    毕竟刚才那个女生就是,脖子断了,然后又恢复如初了,或许眼前的这妇人也是我看错了。

    我赶紧揉了揉眼睛,再次朝眼前的妇人看去,只见这女人,同样只有眼白!

    “咯咯……哥哥……咯咯!”

    婴儿冲我咯咯直笑,笑声刺耳又尖锐,小小的嘴巴一边笑一边流血,不仅是嘴,整个身体都在流血,将女人整件裙子都染红了。

    女人宠溺拍了拍婴儿的背,一把抓过房卡,带着浑身是血的婴儿,一手拽着小女孩走了。

    直到她们离开后,我才想起,最初的那个老太婆,那对情侣,好像都是这样的情况!

    难道,他们、她们……都不是人?

    对了,那个带血的婴儿一直在笑,发出咯咯声,还有哥哥的字样!

    难道,他是看到我了,所以在叫我哥哥,是对我打招呼的意思,而不是笑声的“咯咯”之音?

    我赶紧朝楼道的方向看去,想要再次确认一下,到底是我眼花了,还是她们本就是那个狰狞的不正常模样。

    “咔擦!”

    只见,进入楼道中的她们三个,那个女孩拍皮球的手不小心撞到墙壁,手当场就断了,殷红的血水留下,在地面上不断扩散,但又迅速的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血液会自己消失不见?太假了吧!

    那女孩的伤口一点也不整齐,血肉参差,血液继续流下。

    更恐怖的是,她左手与手腕还连着血红红的肉丝,有碎肉不停的往下掉落,发出‘啪嗒’得声音。

    我被这一幕惊呆了,无法用言语形容内心的恐惧,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没有惊叫出来的!

    突然…噗咚!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奇异旅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