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太上无赖、亚奇杨双龙玉小说

太上无赖

亚奇杨双龙玉小说

主角:亚奇,杨双,龙玉 标签:

本是上古圣族中的弟子。受天下万族敬仰,每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因为一次过错而被困在刑罚之地。本以为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惩戒,谁知再醒来时,一切却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九流 状态:连载中

亚奇杨双龙玉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脱困

    “亚奇!我们是好兄弟,永远永远的好兄弟!”少年琼鼻星目,肤若凝脂。山风吹来,卷动起那一袭白色长袍,好似梦境中的仙子一般令人敬羡。

    那是一张堪称完美的面孔。事实上,那也是一个堪称完美的男人。很多时候,亚奇都在想,自己一直刻意低调,让全族都忽略自己,是不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太过优秀的缘故。

    但是他一点也不介意。因为这是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

    他们说过会一起娶妻生子,一起修成仙道在上界逍遥。

    睁开眼,面前还是那一片昏暗的世界。每一块砖缝、每一片地面、每一处角落,都依然安静的站在那里。嘲笑着自己还是一动也不能动。

    又是一场梦啊!

    这一次又到底睡了有多久?时间都变得死气沉沉,全身上下好像也跟着完全死掉了一般。

    除了还会做梦!他连意识都渐渐变得模糊了!

    龙玉不会抛下自己的!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亚奇很肯定,虽然时间已经久到快要绝望的地步。但只有这一点不会变,他相信那个男人一定会回来救他。救他最好的兄弟脱离苦难。

    “砰——”门终于被撞开了。满身是血的一个男人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

    亚奇笑了!但笑容很快便在他的脸上凝结!

    那是一个样貌英俊的男人。身形高大,但看起来却足有二十上下,满眼的血丝和粗重的喘息透露着他内心深处的恐惧。

    高康元摇晃着身体,同样在打量着自己身处的这间秘室。

    这是一处幽暗的空间。光线不知从哪里散发出来。将周遭一切都照得异常清晰。

    好似幽冥鬼狱一般,所有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真切,但却又散发着暗淡的绿光,给人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左右两边与之前进来处都是死壁,只有正前方挂着一个男人。

    那男人长发披散,看着亦不过十五六的年纪,全身上下缠绕着无数纤细如丝的金色丝线。

    那些丝线初时看起来不过是黑色的,只是偶而会有金色流光在其中快速闪动一下。说不出的美丽。

    他的心中一动,猛咽了下口水,小心的走过去将手探到对方的口鼻处。

    这男人面相倒是不错,国字脸,高鼻大嘴,看着倒不似坏人。

    完全没有呼吸!

    也对!看对方身上积落的灰尘也猜得出来。这家伙一定早已经死透了。不管他生前是多么可怕的大魔头,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被这些古怪的金丝线锁死在这里。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那些金丝应该很值钱吧。

    他再次贪婪的看了眼这些缠绕在对方身上的细小丝线,然后慢慢伸出了手……

    “我要是你就不会碰这东西!”亚奇突然间抬起了头,因为动作过猛,甚至将头发上的厚实灰尘都甩出去不少到他身上。

    “你……你是谁?”高康元吓得一屁股跌坐到地上,颤抖着声音问道。

    “我叫亚奇!”亚奇咧开嘴笑了起来道:“你不要害怕,我是……嗯……还不知道这位兄台怎么称呼呢!”已经沉睡得太久了,差点失口说出自己是刑天一族的受刑者。若是对方惧怕本族的威势而不敢放自己离开可就糟了。在此之前最好还是尽可能多的了解下对方,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骗对方帮自己脱困。

    高康元早已吓得慌了神,见亚奇发问,立即想也不想的便回道:“在下高康元!大宋国九品府中的一等学徒。这次是随着赵少爷陪小师妹一起来采摘寒星草的。若是冒犯了前辈还请多多包涵。”高康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语速连珠似的飞快,本是吓得魂不附体,但说起话来却又字字清晰,没有半点停断之处。

    大宋国?什么鬼地方?听都没听说过!亚奇心中暗骂了一句,脸上却堆起了笑容道:“倒还真是巧啊。原来是老乡,实不相瞒,其实我也是大宋国人。当年本是想来此处寻些宝贝的。没想到却中了这里的陷井就这样被困住了。”

    “原来如此!”高康元露出恍然的神色,但随即又变得怀疑起来。

    破绽实在太多了!亚奇心中暗叹。至少他身上这些积满的灰尘就已经说明了他的体质异于常人。对方不是刑天一族,所以想来不会知道,刑天一族只可能被斩杀,却不可能中毒或是饿死。

    “其实小兄弟是看我身上如今的状况而有所怀疑吧!”亚奇露出一个尽可能和善的笑容道:“实不相瞒,我身上这东西不知是什么,会将人永远困死在这里,但同时却也会隔断外界对自身的伤害。所以我如今不吃不喝也不知过了多久了。虽然死不了,却也差不多只剩半条命了。”

    “原来如此!”高康元似乎有些信了他的话。但还是不敢完全肯定。眼睛不断的左右扫视,想要寻找出些可能有用的线索。

    亚奇此刻急于脱身,早已经快要生锈的脑袋却是转得飞快,想了想便向高康元道:“高兄觉得我身上这些丝线如何?”

    高康元点了点头道:“这东西能困住前辈这么久而令前辈不死不灭,确实算得上是至宝了。若是拿回国内去卖,定会是个天价。”

    “卖你*娘个头!”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要卖。天下间这断魂金至少要数十万年才生出一片来。再经过大师妙手炼化十余年方可生成可缚住人的丝线形状。傻瓜才会想着要去卖呢!亚奇心中将这高康元的祖宗十八代先问侯了一遍。随即才又开口笑道:“其实这东西并非无法取下的。只不过却是不可以用手来触碰罢了。”

    “哦?——怎么说?”高康元小心的询问道。

    亚奇耐着要掐死这个蠢货的冲动解释道:“很简单——这东西只对有灵魂的东西有反应。若是你用一个死物,便可以一点一点小心的将其驳离了。到时候我若得了自由,这东西便直接送与阁下好了。被这东西困了这么久,我这辈子可是再也不想见到它了。”

    “嗯……”高康元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皱起了眉头沉思起来。

    亚奇知道他在权衡利弊。所以也不敢催得太急,只好耐心等待下去。

    这家伙是自己脱困的唯一希望,他可不想就这么失去了。

    好半天,高康元才终于抬起头来正色道:“请前辈见谅。非是在下小心,只不过这里毕竟是刑天魔族的圣地。在下不得不小心一些行事。所以如果前辈希望我出手弄走这些金线的话。还请前辈以自己的精血发下毒誓……保证脱困之后绝不伤害在下。并且还愿意相助在下寻得寒星草。”

    “这个却是好说得很!”亚奇皱着眉头故作沉思状道:“只不过我被关得实在太久了。不知道如何用……那个什么……血……弄毒誓。所以还要劳烦你教教我,我一切照做便是了。”这家伙果然够蠢,这里明明就是刑天族的罪罚之所,他却给当成圣地了。

    “好——”高康元知道他被锁着,也不担心有变。于是示意他先割破自己的手指,令身上滴下一滴血来。

    同时高康元亦自身上掏出一张灰色的空白符纸。自己先咬破指尖在上面画了半天,这才向前一递道:“毒誓之咒我已经种下了。只要前辈将自己身上的一滴血滴到这上面便可以了。我要提醒前辈,我虽然只有下元修为。但这毒誓之咒却是非常管用。便是通灵初阶境界的仙人亦无法轻易解除的。”

    通灵初阶也敢叫做仙人?亚奇心中暗笑,自己这个通灵顶阶的存在岂不是可以自称为大罗金仙了!现在看来这小子好骗得很,只是这滴血却是不太好弄。自己身为刑天一族,纵是经历了无尽岁月被断魂金吸走了本元,肉身的强横依然不是轻易可以伤害到的。

    “额……”亚奇皱了下眉头,随即道:“这样好了,我被困得实在太久了。身上皮肉都快坏掉了。可不想再受伤害。不如我咬破舌头吐出一口血来给你如何?”

    高康元想了想不虞有诈的点头道:“只要前辈能舍得出身上的精血,晚辈自然有办法辩明真假!”

    “好——你接好了!”亚奇轻轻用牙一硌下唇。却是经年不沾水露,内里早已裂开了,再加上自己牙齿锋利,一下便咬破了,然后含成一口血珠喷了出去。

    高康元用符纸猛一挥手便接住了。

    符纸自动将那血珠包裹进去,随即缓缓自半空中滚动了几下。渐渐化成了一粒透明似的珠体。

    “砰——”那透明珠体炸开,化作一缕烟尘缓缓飞进亚奇的鼻孔中去。

    亚奇只觉得心上一紧,一股奇异的力量在内脏中游走,并且试图冲进脑中的泥丸宫中。

    可惜自己虽然受了极重的伤,但内脏依然强横之极,再加上体内水份早已流失大半,行进十分困难。

    那东西只走到一半便被卡住了。过了一会儿,似乎寻不到好位置,竟生生又被迫缓缓退返回去,最终卡在了喉咙里。

    “好——”高康元却终于放心了不少。忙收拾好心情。依照亚奇的吩咐,在墙角处拆下一块早已松动许久的残砖来。

    高康元用那砖轻轻触碰亚奇身上的断魂金丝。断魂金无物可破,更是天生克制一切有灵魂的东西。可是,当高康元将那残砖触碰上去之后。一阵剧痛自身上传来,本应历经千年而不坏的断魂金却瞬间化作了飞灰散落到地上。

    “连断魂金都……坏了!”亚奇僵硬的站在地上,双眼依然有些呆滞的看着地面上那些飞灰。自己到底沉睡了多久?虽然说断魂金无法再吸收更多的灵力会有损自身的灵性,但化成飞灰……这也太……自己真的睡了这么久吗?十年?百年?不会是……不可能的!

  • 第二章 物是人非

    那身体好似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亚奇吃力的伸展着双臂,动作之慢已经宛如根本看不出在动一样。

    断魂金因为嵌在他体内太久,所以一部份已经与他的血肉融为一体。否则的话,只怕早就化成飞灰了。而他也不用被困在这里如此长久。

    不过都不重要了!如今自己终于脱困了!

    能动的感觉真好啊!亚奇开心的发出几声笑,沙哑的嗓音使得这里的回音听起来有些可怕。

    “前辈……这些金丝……”高康元终于忍不住了问道。

    对于他来说,眼前这个疯子已经僵硬的在地上站了快半个时辰了。半个时辰里他就只抬了两下手臂和略微直了直腰而已。

    最让他不甘心的是这些看起来价值连城的宝贝居然化成了灰。自己受骗了!高康元心中暗骂,但还是不太确定眼前的处境要如何应对。亚奇看起来弱得可怕,但这里可是刑天族的圣地,自己可不敢有丝毫大意。

    “断魂金是没有办法用手取的!”亚奇发出几声冷笑道:“你这个蠢货。除了刑天一族外,这世间根本没有人敢用肉身去触碰它。最重要的是……当长时间无法再吸取宿主身上的灵力时,它就会渐渐失去功效,最终化成灰烬!”

    “你骗我!”高康元怒吼着。

    亚奇指着对方手中的残砖道:“聚灵砖也是灵器。只不过时间过得太久了。它的灵力流失太多了。再加上你这个废物用它太过吃力。以至于使它和断魂金接触的时间过久。所以才会这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高康元惊得向后连退了数步。

    亚奇冷哼一声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服从于我,要么死!——”必须要故作高深才能骗得了这个蠢货。否则自己如今的状态真是奇差无比,只怕就算是个小孩儿也能将他轻易推倒。

    “前辈倒还真是自信呢!”高康元冷笑一声,自怀中掏出了另一枚青灰色的符纸。

    那符纸上早就已经刻画好了图案。

    他手中轻挥,随着一丝丝真气汇聚入那符纸之上,符纸之上青光闪现。

    亚奇只觉得喉间一阵剧痛传来。终于忍不住一张嘴,将那团散发着暗红色光芒的透明之物吐了出来。

    那东西落地之上立即如玻璃般摔得粉碎,很快便被地面上早已多年未吸收过灵气的聚灵砖给吸了个干净。

    “这……这怎么可能!”高康元惊得大叫道:“难道你是通灵境界的高手!”这下他才是真的怕了。本来还打算冒险与对方动手试试呢。但能够将血咒都吐出来。这……这根本不是他这个层次的人能对抗得了的。只怕外面那些长老们也未必会是对手。

    二人便这么僵持了半天。终于,当亚奇有些发愁要如何继续骗下去时,高康元先一步失去了耐性,大喝一声转身便逃。

    “砰——”那门看似不大,但他全力一推之下竟然没能推开。急得他满头是汗,又使足了气力再次拼了命的狠撞上去。

    这一次,倒是很出乎意料的将门给撞开了。连滚带爬的匆匆逃离此地。

    “嘿嘿……运气倒是不错!”亚奇心中终于长长出了口气。被断魂金束缚了这么久,连身体都变得僵硬了,他虚弱的躺在地上,慢慢享受着这难得的自由。好好休息一下,至少要先能走得了路才行。

    粗略估算了一下,大约是三个时辰左右,亚奇直起了身子,经过这段时间的气血恢复,他总算可以慢慢走路了。

    摇摇晃晃的走至门边,亚奇以龟爬般的速度缓缓向外走去。

    那是一段相当漫长的距离。特别这里还是中央区域的最中心处。他很清楚这条路的长度,所以倒没有显得太过急促。

    走了一段之后,眼前黄影闪动。一只巨大的身上布满皱纹的黄色怪物突然出现在眼前。

    那怪物张开大嘴,口中散发出血腥气味,冲着他咆哮一声,强猛的气浪冲得亚奇连连后退,险些摔在地上。

    他抬起头,与那凶恶的怪物四目相对。

    怪物的嘴巴向前尖尖突起,双眼内同样是淡黄色的眼瞳。此刻正露出一对锋利的暴露在外的獠牙,口水不断自其中滴淌而下。

    “小黄!——”亚奇伸出手去在虚空中晃了两晃,激动得连声音都颤抖起来:“真的是你吗?你还活着!”

    该死的!要不是对方脸上那特定的记号他绝不会将眼前这家伙认成当年那个还在自己肩上蹦蹦跳跳的小家伙。

    怪物紧盯着他,似乎丝毫不为所动。硕大的兽头慢慢靠拢过来。喉间发出岑人心魄的低沉吼声。好似随时都会一张口将他的头给咬下来一样。

    亚奇却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样子。他缓缓伸出手轻轻抚在对方头顶处那一小繓柔软的金色毛发上。

    土猿的寿命确实很长,甚至可长达数千年。但是如今的小黄居然都这副模样了。可以想见自己到底在这里被困了多久。

    轻轻拍了拍这巨大怪物的头,亚奇轻叹一声道:“你居然守护这里这么久。也真是难为你了。唉——去吧!我以刑天族人的名义放你自由。”

    怪物突然间变了腔调,将兽头侧过去轻轻摩擦起他的脸颊来。喉间的深沉怒吼也渐渐转成了柔弱的低鸣。

    粗糙的兽皮好似刀锋般刮得他脸上的皮肉生疼。但他却死死搂住这只怪物,任由对方继续与自己表示亲昵。

    这家伙,可能是自己在这世上还认识的最后一个朋友了吧。

    当年他和龙玉一起还常常为小黄寻找美食。但是如今,除了这同样已经有些衰老的土猿外,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去吧——”他终于用力推开了这只对自己依依不舍的怪物,大声吼道:“好好享受你剩下的时间吧。走吧——别再回来了!”

    怪物愣了一会儿,喉间发出哽咽的“呜呜”声来,却半点要离开的意思也没有。依旧乖顺的俯在他身旁。

    “唉——”亚奇轻叹一声,用力攀住对方粗糙的皮翻身跳到了对方身上去:“算了!既然这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那大家就一起相依为命好了。”

    小黄转回身,居然发出一声欢快的长啸。声震四野,传遍昏暗低沉的地下世界。

    穿过大厅,小黄居然带着他来到了北区。亚奇还记得这里是专门用刑的地方。刑天族的刑罚之所分为四个大区以及中心的中央区域五块。其中南区是对犯了过错的族人施以精神上刑罚的星辰迷天阵。而北区,则是用来斩杀重罪之徒的。

    亚奇皱了下眉头,他最不喜欢的便是这里。刑天一族本身人丁稀少,本就没有多少人。但限于族规,每隔上十几年还是会有族人被在这里杀掉。

    小黄兴奋之下四处奔跑,他再想阻止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进入大门处,一具被一分为二的尸体便映入眼帘。

    浓重的血腥气告诉亚奇这人死了才没多久。

    轻轻拍了拍小黄的背,示意它放慢速度。

    这里被入侵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一定有群不开眼的家伙居然跑到刑天一族的刑罚之地来找死。

    想必之前那个叫高康元的蠢货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不过若不是这小子,自己只怕还要一直被困在这里呢。

    亚奇将头转向中心处,一棵比身体还粗的锁链半悬在空中。锁链之上本应是挂着一枚重愈千斤的破灵针的。一旦那针钻入刑天族人的体内,刺碎灵核,便必死无疑。

    见到这东西不见了,亚奇没来由得暗暗松了口气。那东西是全族人的克星,真不明白当年为何圣王一定非要将这东西弄来用以处置族人。

    除了这粗大的锁链外,两旁的平地上本应置放着几排长椅的。但是此刻,却只余下数不清的古怪符纸。其中还有一件灰色的物件,看起来倒像是武器多一些。

    亚奇走过去,轻轻拨弄了一下,那东西立即如断魂金般化成了灰烬。

    看来这是当年另一批入侵到这里的家伙弄的。

    到底是过了多久啊!亚奇有些后悔没向那个高康元问一声了。断魂金因为没有灵力加持,所以化掉还可以理解,但这东西,似乎应该属于法器一类的物件。就算是最低品阶的,没有个数百年也万万不会化成灰的。

    在这已化成灰的法器不远处,一根闪亮的白骨置放在那里。

    亚奇走过去轻轻触碰了一下,这一次倒是运气不错,这东西握在掌心处质地坚硬,似乎没有毁坏。

    看这形状应该是属于一只小前臂的骨头。想来那人生前定是个炼体的高手,死后连身外之物都化成了灰,却唯独这东西还完好无损。

    正好可以拿来当兵器!

    亚奇拿起这东西,又四处转了转,再未发现任何有意义的事物。这里当年便让亚奇极不舒服,如今更是不愿久留。

    亚奇翻身跳到小黄身上。示意他离开北区转向西区去看看。

    西区相对来说要平静得多。主要是让一些犯了小错的族人面壁思过的处所。当年亚奇可是这里的常客。常常借机犯错和龙玉一起来这里大吃大喝。

    血腥之味更加浓重了。跨过红金钢架起的巨门时,亚奇只觉得一阵恶心。若非胃中空荡荡的,只怕早就吐出来了。

    遍地的碎尸残骸,法器散落了一地。这些明显是之前刚刚发生的事情。许多血渍甚至还有些温热。

    “你做的吗?”亚奇拍了拍小黄,每个尸体搜索起来。这些家伙明显都是些低修为的家伙,就像之前那个高康元一样。身上除了散碎银两外,大多数都是些白色或灰色的符纸。法器便是用眼睛看也知道是属于凡品级的,有的甚至都被拍了个稀烂。

    小黄发出低沉的吼声,却无辜的缓缓摇晃起了脑袋。

    “难道是自相残杀?”亚奇皱起了眉头,这里应该没什么好东西吧,用得着这样大动干戈吗?

    对了,那小子好像是说要来寻什么寒星草的。这种草,在后山好像开得到处都是啊!

    “嗷——”一声长啸突然自远处传来。亚奇只觉得体内一阵气血翻涌,双眼发黑直接便从小黄身上摔倒下去。

    那一吼倒是只有些震耳罢了。但随之而来的巨大灵压却让亚奇都觉得恐慌不已。那分明就是已达到天元境界才会有的灵压。而且这种阴寒的气息,根本不是人类所应该拥有的。

    那是一个妖兽!

    亚奇摔在地上,头上撞击之后传来剧烈的疼痛,瞬间便又清醒过来。

    望了眼遍地的残尸碎块,他终于明白过来。这些,全都是那家伙的杰作!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