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嫣然一笑、纳兰嫣然纳兰昊纳兰景小说

嫣然一笑

纳兰嫣然纳兰昊纳兰景小说

主角:纳兰嫣然,纳兰昊,纳兰景 标签:古言;嫣然一笑;权谋

嫣然一笑

悠月雾竹 状态:完结

纳兰嫣然纳兰昊纳兰景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大楚

    血,模糊了视线;

    风,吹散了秀发;

    痛,风干了泪痕……

    跪倒在血泊里的女人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哭喊,也没有拔剑自刎的冲动,在她的身后,站着着一个男人,手持兵符远远地望着。

    “奉陛下旨意,查抄纳兰府,关押一干人等!”

    剽悍的禁军闯进府宅,熟悉的人们一个个枷锁缠身,或者倒在血泊里。

    哭着喊着让自己快走的母亲,早已横尸门楣处的父亲,不知所踪的大哥。跪倒在地的嫣然第一次品尝到了血的味道:自己的血,原来也是这么的咸。早知今日,那时就不应该答应父亲,那样的话,至少自己不会跪在这儿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死!

    “诰命夫人,您看您跪在这里,下官也……这毕竟是皇上的意思,您看,要不我先派人送您回府?”

    抹去脸上的泪水对着破裂的牌匾连磕三个头,起身时嫣然的眼神早已变了模样。

    父亲,母亲,纳兰府的大家,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那个该死的叛徒,用不了多久,我一定会提着他的头颅来祭奠我们纳兰家的英灵!

    “有劳朱大人了,小小心思不成敬意,我就不打扰大人执行公务了。”

    手中的金元宝分量不轻,朱浩将元宝攥在手里,满脸笑意的目送着嫣然的马车离开。

    “夫人慢走!”

    点头哈腰的样子一直保持到嫣然的马车离开视线,刚刚还一副马屁虫模样的朱浩颠了颠手里的元宝,嘴角一歪,朝着地面就淬了一口吐沫星子。

    啊呸,什么狗屁诰命夫人,就让你多活几天。反正,你还是要死的!

    马车的窗户虚掩着,楚国的都城——楚城依旧是那么热闹。车窗外的景色依旧,老百姓的小日子过得还是那个样,要是能做个普通百姓也不错,但恐怕要真是普通百姓,自己的野心也就无处安置了吧。

    闭紧窗户,嫣然倚着车厢,浅浅地睡了……

    将时间的齿轮倒转到半个多月前……

    太平时期的节日里,楚城处处张灯结彩,舞龙舞狮的队伍从未时就没有断过,敲锣打鼓好生热闹。家家户户都带着孩子出来看花灯吃糖葫芦,队队的士兵在集市外围巡逻,保障着百姓的安全。

    闹哄哄的花楼茶馆从大门到二楼都挤满了人,各个府邸的公子小姐们无不结伴而行,看着楼下难得的光景,嘴里聊得都是些哪个哪个小姐出嫁,哪家哪家的公子好生俊俏之类。这就是楚城贵族的日常,当然,也有些人是另类。

    繁华之下,看似强大的楚国其实早已是千疮百孔,至于理由,恐怕只有身居高位之人才能真切感受到。

    今天皇上开了禁令,直至寅时都城里都挤满了人。喧闹的集市连绵至里皇城1公里处便是戛然而止,不为什么,只因这儿的几处宅子都非寻常人家可以住得。

    黑色的牌匾,烫金的字体在黑夜里都是熠熠生辉,看着牌匾龙飞凤舞的大字你可别不识货,这可是开国帝王亲自写得纳兰府几个字。没错,这儿就是当朝上柱国将军纳兰昊的府邸!

    不同于集市的喧嚣,大半个纳兰府已经没了灯光。深夜已至,不知道是谁的厢房,突然掌起了几盏灯。

  • 第二章 此女非池中之物

    “外面风大,父亲还是进屋吧,屋里暖和。”

    早早让奴婢备好的水壶已经沸腾,嫣然打开茶壶的盖,将滚烫的水注入壶中,微晃数下,倒掉,又是重新注入清水。

    世人皆知楚国第一才女纳兰嫣然声音有如黄莺出谷般空灵清脆,却不知嫣然对于政务却是相当熟悉,作为父亲,纳兰昊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和这个丫头聊天。每每遇到难题,纳兰嫣然的建议和提点总是恰到好处,比那些吃白饭的门客好多了。

    纳兰昊时常对内人说起,若这丫头是个男孩,定可以继承家业,将纳兰家发扬光大!

    “然儿怎么这么晚还不休息?”接过女儿沏好的茶水,呡一口清香入肺,还没有说上几句,纳兰昊烦躁的心倒是稍稍定了下来。

    “今日之事女儿已经听说了,心想着父亲肯定左右为难,所以早早沏好了茶水等父亲过来。父亲不妨多喝点,这茶水里女儿放了甘草、黄芪、太子参等物,有清肺解毒之效。”

    不愧是自家丫头。虽说平时野了点,可至少在谈起国之大事的时候还是文文静静,像个贤淑的女孩子的,谁家要是娶了自家女儿,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想到这儿,纳兰昊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一个讨厌的人,但,就算这个人使尽百般手段,自己也不会将女儿嫁给他!

    喝着茶水,纳兰昊手中的本子已经到了嫣然手边。

    “这个就不必看了,近来无论是什么事,左右丞相的方案都是相反的,这分明就是在让大家站队。我想,父亲应该也难以抉择吧,左丞飞扬跋扈,右丞墨守成规,无论是谁都不是适合辅政的人选。”

    微抬水壶,热水缓缓注入茶壶。阵阵茶香侵入心脾,嫣然却似乎不是很满意,茶香虽浓,却少了一份茶应有的苦涩,就像是没有放盐的菜肴,总是少一层味儿。今年的这茶,比不上去年,连茶叶都一年不如一年更何况偌大的楚国呢?

    又被然儿一眼看穿,纳兰昊笑着摇了摇头,在这个丫头面前,自己总是没什么秘密存在。

    “现在这世道,表面上是风平浪静,可这底下的风波就一直就没断过。今时不同往日,想要保持中立已经不是容易简单的事了。”

    朝堂之事,何时有过休止?就像这喝茶,这水如果太沸,可能会烫坏你的嗓子,如果太冷,这一壶好茶便是毁了。嫣然看着父亲,其实,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无论是左右丞相还是太子,甚至都是当今圣上都不是治理天下的料,所以,他才只做一个简简单单的武将吧。

    “父亲,其实,只做一个武将反而是最危险的。”嫣然端起茶杯,茶杯中残留着一片不知何时落在了里面的茶叶,“就像着杯中的茶叶,随着水波的流向而流,全然没有办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咣当一声盖上茶盏,纳兰昊起身聆听着窗外瑟瑟发抖的竹叶,手中的扳指已经转了不知多少圈。

    “如果是你,你是不是会选择右丞?”

    眼神从扳指的转动移到嫣然身上,那只端着茶盏的手分明一颤,纳兰景心中已是了然。

    “圣上年迈不问朝政,左丞相却掌握着朝堂之上至少一半的势力,父亲别忘了,太子已经佐政多年,又已成年。”

    “你是想说皇上现在是想清理权臣,将来还太子一个干净的天下吧。”

    嫣然笑而不语,其实有些话大哥肯定已经和父亲说开了,父亲来找自己纯粹只是想来和自己唠唠嗑。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