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毒医狂后:邪王倾世宠、萧挽歌楚振徽纪北辰小说

毒医狂后:邪王倾世宠

萧挽歌楚振徽纪北辰小说

主角:萧挽歌,楚振徽,纪北辰 标签:独家首发

毒医老祖萧挽歌采了一朵小翠花,元神离体白日飞升……谁知——万年寒冰谭里,如花似玉的老祖从天而降!“彭!”白日飞升变成夺舍重生,万年合体修为毁于一旦,好在还有美男作伴!撕继母,气死庶妹小婊砸!老祖医毒双修,各路美男手到擒来,打脸泡“弟”不要太爽!都说楚王殿下腹黑偏执、手段残忍,暴虐无道!萧挽歌抱有怀疑态度,寒潭里的那个身段优美,线条诱人的美男子是谁?残君?暴虐?nonono,世人都错了,看着美男子无害的脸,萧挽歌恨不得亲亲抱抱举高高,可是……某深夜,“唔……你亲哪里……”明明是老牛吃嫩草,哪想嫩草是朵极品霸王花。“嘶——你轻点!”

面漏桃花 状态:连载中

萧挽歌楚振徽纪北辰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蛋碎了

    周遭风声飒飒。

    “不过是个空挂着名头的病秧子,命还挺硬。”

    “嬷嬷,不会有人发现吧?”

    “放心,这几针下去,便是至尊高手也难解,更别提这么个小丫头了,你把人按紧来。”

    萧挽歌挣扎着爬起身想看清周围的情况,突然背后一凉,一股钻心的痛楚蔓延上来,这是锁骨针,她猛地睁开眼,浑身的威压释放出来。

    很好,没料到她身为毒门祖宗今日居然虎落平阳被犬欺,这么个小后辈也敢给她下毒。

    不,这里不是沧澜派。

    沧澜派终年灵力充盈,哪像这里这么贫瘠。

    孙嬷嬷被萧挽歌阴冷的眼神吓了一跳,她猛地一手落下,剩余的锁骨针皆数没入她的后背,萧挽歌咬紧牙背后冷汗连连。

    这也不是她的身体。

    这个皮囊没有一点灵力,跟她这个老祖比起来,虚弱得如同废物。

    夺舍?

    不可能,一般皮囊根本承受不了她强大的魂魄。

    传言九重天下有三千世界,她虽无缘得见,却也听过有飞升大能可以穿梭其中,她这次应该是在别的世界夺舍重生了。

    明白了现状,萧挽歌只能努力适应身体。

    几百年没体验过疼是什么感觉,稍一动就被骨钉扎地差点背过气儿。

    孙嬷嬷松了一口气,“果然是个煞星,幸好夫人有先见之明提前下手,要不然回去这小贱蹄子指不定翻出什么风浪。”

    旁边站着的小丫鬟掏出怀里的匕首,“大小姐。你去了地府莫要怪奴婢,要怪就怪你那短命早死的娘,今日是断不能让你活着回去的,你去死吧!”

    萧挽歌凝神提气,一脚踹向她的腹部,看了二人一眼,扭头就像不远处的林子跑去,嬷嬷拦住要追的小丫鬟。

    “别追了,进了这迷踪林一样是死路一条”

    萧挽歌撑着身子跑了半柱香,就察觉到周身的味道已经变了,她擅毒同样擅医,一眼便瞧出这潭水的特殊处。

    寒潭中央,一玉发束官男子盘坐在中央,她来不及避开男子就猛的扎进水中。

    寒潭中的男子猛的睁开眼,他微皱眉,就发现原本在腰腹间的东西不见了。

    萧挽歌挣扎片刻从水中扶起身来,就察觉到周围的杀意,她警惕的扭过头,就瞧见寒潭中还有另一人,墨发微湿,五官俊郎,饶是萧挽歌活了数千年,这样的男子也确实是人中极品,只是那人肩膀却有一大道明显的红痕,像是被什么用力划过。

    感情自己是将人做了肉盾,萧挽歌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刚想开口,面前的男子手掌猛的一落,直接朝着她的腰腹劈来。

    萧挽歌连忙侧身躲避,“你这小后生怎么如此暴躁?”

    楚沐风黑着脸,恨不得掐死面前的女人,一字一顿道,“蛋碎了!”

    萧挽歌擦脸的手微顿,顺着水面看向下面,水面波光凌凌,加上层层波浪,倒是看不太清,她尴尬的摆摆手,“小后生,真是不好意思啊,没想到你这身子挺硬朗,下身之物如此不堪一击啊,来来来,让我摸一摸,看看还能不能治好?”

    这疯女人胡说什么?楚沐风惊讶的睁大眼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腹下之物似乎被一只小手握住,他倏地沉下眉眼,一脚踹过去。

    “不知羞耻,我说的是乌凤蛋,你做什么!”

    乌凤蛋?萧挽歌挑挑眉,就瞧见水面上有些许蛋壳浮出,她认得这蛋壳,据说能解百毒,之前从那些个三足金乌窝里掏了不少,都搁在角落里生灰了。

    乌凤蛋壳漆黑无比,蛋液却色如金箔,见血则化,可解百毒,也是治疗外伤的圣品。

    楚沐风警惕的看着这从天而降的采花大盗,就瞧见水里浮出的金黄色蛋液顺着那女人的指腹伤口处,绕了半晌钻了进去。

    “咦?”骨头好像不那么疼了。

    萧挽歌微微惊讶,就察觉到周围的水声波动,楚沐风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将人往水中一摁,掏下她发上的玉簪就想向她腕间划去。

    萧挽歌腿下一软,一晃神灌了好几口凉水,气得一脚向他小腹下处踹去。

    楚沐风捂住下身警惕的看向她,他不过才离开京城几年,这京城居然有这般不知廉耻却又武艺高强的女子了。

    “你干什……咕咳……”

    寒潭里的水实在太过刺骨,萧挽歌呛了几口便觉得整个肺似乎都浸泡在了冰室之中。

    她一掌拍向水下的礁石,快速的逼出背上的锁骨针,抓着针尾猛的向上扎去。

    楚沐风闻声后退些许,萧挽歌出针快准狠,借着水流在男子白皙线条良好的手臂上划出血痕,泛着黑青的水珠滚落出来。

    “咦,你中毒了?”看这血色,毒已入脉,萧挽歌刚想看个清楚,就被人拎住衣领扔上岸。

    楚沐风抓起袖珍的匕首,冷声到,“放血!”

    乌凤蛋液钻进这人体内,只需片刻就能融入血脉,没有乌凤蛋,只能拿这女人的血姑且一试。

    萧挽歌虚弱的厉害,她后退几步不可思议道,“小后生,不是吧,不过砸坏了你一个蛋你就要放血啊?”

    楚沐风恨不得杀了眼前的女人,这乌凤蛋是他找了许久才找到的,毒已入脉,遍访诸山,好不容易等到金乌产蛋,却被这女人破坏了。

    “姑奶奶不发火,真当姑奶奶好欺负了!”萧挽歌被逼的不行,直接运力一掌过去,楚沐风本就身中剧毒,当下便被弹到石边动弹不得。

    “不是吧,小后生你这么虚弱?你…”萧挽歌调笑的声音微顿,她这才发现,面前的人脸色苍白,唇部发情,五指指腹都带着紫色,显然是中毒已深。

    楚沐风苍白着脸,就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了他的脉上,他瞥见一旁的利石动了杀念。

    萧挽歌按住他的臂膀,未至片刻便已查出他体内的毒素,这小后生也是能忍,她快速出手封住他几大脉穴,楚沐风刚想反抗就感觉到腹腔突然热了起来,背上一具冰凉的身体贴了上来。

    他身上未着寸缕,背上的女人衣服早已湿透,二人紧紧贴在一起,他都能感受到女人温热的呼吸和柔软有致的身体。

    “你…你…你不知廉耻!”

    “小后生,你的私塾老师只教了你这一句话吗?”

    忽然,楚沐风目光微动,手上的匕首打了个转,直直的插入不远处的黑衣人胸口,与此同时萧挽歌抓起石子快速扔掷了出去,打叶穿林,本就空旷的周围几声惨叫后徒余树叶沙沙作响。

    “小后生?这些人可都是来抓你的?”

    “你叫谁小后生?”楚沐风抓起石子弹射过去。

    萧挽歌避开石子,闻言向他身下看了看“哦,我收回那句话,你不小。”

    “找死!”楚沐风刚想继续骂,背处突然一凉,那女人竟又直直的贴了过来。

    “嘘,别乱动,气沉丹田,放松…”

    女人的声音带着温热的气息扑撒在耳旁,楚沐风脸一红,下身更疼的厉害,却不由自主的顺着她的话去做。

    萧挽歌快速运力一掌拍向他的背部,“噗…”一口黑色的血瞬间喷涌而出。

    楚沐风惊讶的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神色凝重起来,“你到底是何人,这毒你为何能解?”

    “小后生,你这可就不够礼貌了,老身帮你解了毒,你应该道谢才是。”

    “无耻妖女!”

    萧挽歌逆着光,湿衣裹着身体暴露在空气中,玲珑有致的身材顿时显露出来。

    楚沐风偏过头挡住微红的耳尖,萧挽歌却将他干净的衣服一脚踹入河水中,水流滔滔,衣服顿时湿透,楚沐风消下去的火气又冲了上来,这该死的女人!

    萧挽歌弯着腰对他微微一笑,敢骂她,就要付出代价。

    楚沐风被她带笑的眉眼晃住了神,再反应过来时,那女人早就不见了。

    他一把抄起自己湿透的衣服,脸黑的滴水,想起刚才那女人的挑逗,显些将它撕成碎片。

    楚沐风目光沉沉的看向一旁已经死透的黑衣人,很好,这些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萧挽歌专挑植物向阳面而走,未至片刻便出了这林子,她半躺着靠在一粗壮的树旁,任由脑海中的记忆滚入。

  • 第二章:来陪我吧

    活了上千年,在寻医求道中殒命,她却重生到了同名的萧挽歌身上,这原主长着一副好相貌,拥着一副好才情,却偏偏被一个姨娘以八字带煞为由感到乡下,好不容易回京一次,在路上就被人解决了。

    萧挽歌将手放在胸口,把那股郁气散去,轻轻回应她。

    “安心投胎去吧,所有欺负过你的人我都会让她们尝到报应。”

    透过层层枝叶云雾,看向那绵绵山脉,萧挽歌冷笑出声,不想她回去?她偏要回去搅得他们不得安生。

    翌日,京城萧家。

    赵氏听了嬷嬷的回话,哀嚎两声,佯装伤心的擦了擦眼泪,“老爷,挽歌命苦啊。”

    萧君城揉了揉眉心颇为不耐,本还指着这便宜货和李世子婚约,没想到这么早就死了。

    “你负责操办一下吧,我去找李大人。”

    “是,不过…老爷…李世子也不小了,妾身瞧他和平月…”

    萧君城目光一亮点点头,快速离开,赵氏压住眼底的笑意低下头,这病秧子死了,嫁入李家的一定是她的女儿。

    葬礼办的极其简陋,堪堪搭设了一方灵台。

    赵氏随意指了口便宜棺材便回身踏进屋子,未料屋门却一下合拢起来。

    她惊讶片刻道,“平月,别胡闹了”

    周遭一片寂静,赵氏的脸渐渐白了起来,她走至门前刚想将门打开,却瞧见一旁的烛火突然间灭了,原本空着的楠木馆咿呀作响。

    “谁!谁在装神弄鬼!要是让我发现你是哪房的小丫鬟,看我不剥了你的皮,还不快出来!”

    “姨娘…姨娘…我好疼啊…姨娘…”有女子的哀叫声慢慢传来,赵氏猛的睁开眼,这…这声音是…

    还未等她惊呼,她就觉察到脖子上一缕黑发慢慢的传了过来,有人趴在她的肩膀上,微微低语,“姨娘,我好冷啊,你来陪我好不好…”

    “啊!你走,你快走!”赵氏大喊一声,抓起一旁的烛灯就想朝后砸去,烛火虽然已经灭了,但那烛油却仍旧滚烫,赵氏也不知怎么的,扬着烛灯的手像是被谁扎了一下猛的一软,烛油顺势全部泼洒在她的脸上,她顿时惨叫起来。

    萧挽歌环着胸站在一旁,嗤笑一声,这人真是亏心事做多了,一点惊吓都受不住。

    她将发间的簪子卸下,长长的头发披散开来,声音哀戚,“姨娘,我好冷啊,你快过来啊,快过来啊…”

    这回赵氏看清楚了,那站在窗下的不就是那短命的萧挽歌吗?

    “你…你别过来,救命啊!老爷救命啊!”

    萧挽歌袖子一样,一股白色的粉飞了过来,赵氏瞪大眼发现自己四肢无法动弹,她眼睁睁的看着那白影离她越来越近,音如鬼魅。

    “姨娘…来陪我吧…姨娘…”

    “姨娘…那毒害得我好苦啊…”

    赵氏蜷缩在地上,声音颤抖,“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短命的娘,她要是不霸占正妻之位,我的萱儿就是嫡女,你死了一了百了,对大家都好。”

    萧挽歌冷笑一声,“既然如此,姨娘你就下来一起陪我吧。”

    “啊!”赵氏手脚乱挥,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

    门外传来拍门声。

    赵氏连忙哀嚎,“老爷…救我…救我…”

    萧挽歌冷笑一声,踹开赵氏,外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赵氏连忙连爬带滚的跑出房间,

    萧君诚带着下人打开门就看见赵氏满脸通红的爬出来,“老爷,老爷,有鬼…”

    萧君诚一脚踹在她的腹部,厉喝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哪里来的鬼魅,你看看你疯疯癫癫像什么样子。”

    赵氏浑身打颤像是刚从水里拉出来一样,她满脸恐慌,“真的有鬼,那个贱人来了。”

    萧君诚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房内站立的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你是何人?”

    萧挽歌活了上千年好不容易找着了乐子,当下耐着性子学着原主的模样两眼朦胧的看着萧君诚。

    “父亲,挽歌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萧君诚看着她的眉眼,一股熟悉感冲了上来,“你是芸娘的孩子?”

    芸娘是原主的母亲,当年也是轰动京城的人物。

    “是,父亲,当年一别也有十年了。”

    萧君诚仔细看着她,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孩子出落得比她娘还要出色,想着李世子那边的婚约,他顿时计上心头,眼下连目光都柔和了几分。

    “挽歌长大了,为父都险些没认出来,只是接你回府的狗奴才说你中途殒命,这是怎么回事?”

    赵氏猛地转过头,五官都狰狞起来,她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扬手就要挥来,“是你这个贱人在装神弄鬼!”

    萧挽歌目光一寒,她看着扑上来的赵氏,藏在袖子里的针,避开众人猛地射在赵氏的腿上,赵氏一疼整个人跌倒在地嚎叫起来

    萧挽歌顺着她的力道被扑倒在地,快速收回赵氏腿上的针,不动声色的藏回袖中。

    萧君诚看着被扑倒在地的萧挽歌,心下一阵疼惜,这孩子摔得那么重也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反倒是赵氏叫嚣的厉害。

    “还不快把夫人请回院子里去,疯疯癫癫简直丢我相府的颜面!”

    赵氏被人拉扯起来才冷静几分,“老爷…老爷…都是挽歌这孩子吓我…”

    萧挽歌眨眨眼,装作不经意间触碰头发,把藏在指甲里的鸯尾花屑弹了出去。

    鸯尾花,最擅长勾画梦境,最易勾出心念之事。

    赵氏猛的吸了一口,顿时一动不动,萧君诚皱皱眉,问道,“你又在耍什么花样,还不快回去休息。”

    萧挽歌靠近些,“姨娘,你今天不太舒服,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沉溺在幻境里的赵氏猛的睁大眼,一把推开萧挽歌,“你叫谁姨娘?我是相府的主母!御封的诰命夫人!”

    萧君诚的脸黑了几分,抬起手就是一巴掌,“你在胡说什么?”

    姨娘敢自称主母,传出去被有心人盖个宠妾灭妻不顾法伦的帽子,整个相府都得跟着遭殃。

    赵氏得意的笑起来,“你敢打我,我一定抄了你全家,你…你…你们都得死!”

    被指的小丫鬟一个接一个后退,萧君诚生怕她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连忙上前想捂住她的嘴,哪料赵氏一巴掌扇来。

    萧君诚堂堂相爷被自己的妾室打了一巴掌,气急攻心恨不得当即处死赵氏。

    赵氏继续摇头晃脑的傻笑,“嘘!平月,芸娘已经死了,我们派人去把萧挽歌那个杂种弄死在路上,你就是相府堂堂正正的嫡女了。”

    “好…好…”萧君诚气笑了,被赵氏打过的脸还火辣辣的疼,又听到在赵氏的龌龊心思,他又连踹了几脚,“老夫竟不知你是这样蛇蝎心肠的人物,来啊带下去,给我关在柴房里,没我的吩咐,一滴水也不能给!”

    赵氏被连踹了几脚,意识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顿时满脸煞白。

    “老爷…妾身不是…”

    “哼,蛇蝎妇人,你路上害挽歌还不够,回来还不停歇!带下去…”

    赵氏慌忙的跪地求饶,小厮连忙上手将她往后院拖去。

    萧君诚见人走了,神色才要好了几分,他摸了摸萧挽歌的背,“刚刚那疯子没有打疼你吧?为父身子硬朗,倒是你虚弱的很,还凑上来简直胡闹!”

    “女儿为了爹爹,吃点苦不算什么。”

    萧君诚摸了摸她的脑袋,瞧见她标志的模样和乖巧的性子越发满意起来,心里回忆起了当年那个温婉的女子,芸娘名动京城,嫁给他后却撒手人寰,如今想来不禁愧疚。

    “那些个狗奴才乱传消息,为父会去责罚他们,你日后就住在雅兰苑吧,清净,过段日子父亲给你建个好的。”萧君诚想要补偿,也对和李世子那边的联姻添了信心。

    萧挽歌压住眼底的不屑,这个男人对待自己的枕边人都这般绝情,当真是个唯利是图的。但她老祖多年,倒鲜少经历过这府中纷争,便来玩闹一番也别有趣味。

    “多谢父亲。”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