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爱你十年又何妨、沈墨深唐苏宛林蔚然小说

爱你十年又何妨

沈墨深唐苏宛林蔚然小说

主角:沈墨深,唐苏宛,林蔚然 标签:婚恋、总裁豪门、青梅竹马

她用了十年时间爱他入骨,十年时间却只换来他一次次的欺凌和羞辱。新婚之夜,沈墨深毫不怜惜夺去她的清白,却在她耳边残忍地说,“唐苏宛,你永远也抵不过蔚然半分。”他从未对她有半点怜悯,为了最爱的女人处处给她羞辱,甚至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终于,冰冷的婚姻磨光了她所有的希望,她带着多年前尘封的秘密一起跳进大海,杳无音讯。再相见时,她巧然挽着另一个男人,嫣然一笑,“先生,我们认识吗?”他却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霸道的将她拥进怀里,“不认识,我们不过一起生了个儿子而已……”

水果硬糖 状态:连载中

沈墨深唐苏宛林蔚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带别的女人回家

    深夜,滨海别墅四周一片沉寂。

    房门突然被狠狠撞开,带着浓烈的烟酒味。沉睡中的唐苏宛被猛地惊醒,她摸索着打开床边的台灯。

    “沈总,她是谁啊?”女人化着极精致的妆容,穿着一袭的红色深V连衣裙,火辣的身材被衬托得淋漓尽致,她一脸鄙夷的看向蓬头憔悴的唐苏宛。

    唐苏宛一脸茫然的望向沈墨深,他却看都没看她一眼,“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她是他的妻子,他却说她无关紧要。

    “沈哥哥,到底是为什么?”泪水在眼里打转,唐苏宛沙哑着嗓子开口。

    到底是为什么,她做错了什么,他要这样羞辱她。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别叫我沈哥哥,我嫌恶心,恶心你懂不懂?”沈墨深厉声吼道,锐利的眸子里是一触即发的愤怒。

    “怎么,还赖在这里干什么?”尹晶晶刚才还有所忌惮,听了沈墨深的话,马上就变得有恃无恐。

    唐苏宛知道此刻自己该离开,可是双腿就好像灌了铅一样,挪不开步伐。

    “也好,既然你那么想看,我成全你就是”,说完,沈墨深低头攫上尹晶晶火红的唇瓣,而她也伸手勾上他的脖颈,卖力迎合,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缠绵悱恻。

    沈墨深伸手扯上尹晶晶那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衣服,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傲人的身材一览无余。

    唐苏宛终于崩溃,哭着仓皇逃开。关上门的那一刹,她就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支撑,沿着墙壁跌坐在地。

    三年了。

    三年前,他突然深情款款的向她求婚,她不顾父母的反对,一头扎进他给她的牢笼。

    三年来,他总能用尽各种办法折磨她,她却逃脱不得。

    天已大亮,唐苏宛依旧靠墙蹲着,她就这样在他给的屈辱里,默默承受了一个晚上。

    沈墨深一身清爽地推门而出,身边还站着满脸娇羞的尹晶晶。

    唐苏宛木然地抬头,却在看到尹晶晶身上那一件鹅黄色连衣裙的时候,所有的隐忍全都一扫而光,“这是我的衣服,你还给我。”

    唐苏宛激动地扑上前,还没碰到尹晶晶就已经被一双大手挥倒在地,“唐苏宛,一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疯?”

    唐苏宛不敢置信地望向他,长发凌乱,狼狈不堪,“这是十七岁那年,你送给我的。”

    她还记得当时他捧着鲜花,温柔地对她说:“小丫头,毕业快乐。”

    哪怕后来,他因为林蔚然对她恨之入骨,甚至不惜用婚姻来囚禁她,报复她,可这条裙子她从来都视若珍宝。

    那么多的衣服,尹晶晶为什么偏偏就选中了这一件?

    “啧啧啧,原来已经是五年前的款式了”,尹晶晶一脸嫌弃,立马踩着高跟鞋又重返回了房间,很快换了一条全新的裙子,扭着细腰款款而来。

    尹晶晶嫌恶地将那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丢在唐苏宛面前,又重新小鸟依人的依偎在沈墨深身边,扬起小脸儿,笑得明媚,“沈总,我知道有一家早餐特别好吃,我们一起去吧。”

    “既然是我送的东西,自然是要由我处置”,沈墨深挣开尹晶晶的胳膊,在唐苏宛震惊的目光中,拿起那一条裙子,毫不留情地撕碎砸在她脸上。

    唐苏宛哭着乞求:“不要,沈先生,不要。”

    沈墨深冷眼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将那一件破碎的连衣裙捧在手里,阴冷的目光中没有半分动容。

    冰凉的地板泛着寒意,丝丝渗进她的骨髓,唐苏宛呆呆看着他们双双离开,脑子里忽然混混沌沌,眼前蓦地一片漆黑,她直直地向前摔去。

  • 第二章:她没那么容易死

    消毒水难闻的气味充斥着鼻腔,病床上,唐苏宛禁不住皱了皱秀气的眉毛。绝美的脸蛋上,几分苍白,几分痛苦。

    她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满目刺眼的白色和徐妈焦急的面容。

    “少奶奶,您可算醒了”,徐妈焦急的询问。

    唐苏宛费力的撑着胳膊坐起来,轻轻点头,牵强的扯出一个笑容,“徐妈妈,我没事,您别担心。”

    “我就说,像她这种心思歹毒的女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死掉呢?”冰冷的嗓音从门外传来,接着,沈墨深推门而入。

    颀长的身影自带慑人的气魄,完美的俊颜上此刻尽是不屑和鄙夷。

    他就好像从地狱走来的魔鬼,浑身散发的阴冷气息摄人心魄,唐苏宛下意识的往墙角缩去。

    这一动作却激怒了沈墨深,他上前捏起她的手腕,用足了力道,好想要将她的骨头生生捏碎,“唐苏宛,长本事了,苦肉计都学会了。”

    若不是她搞这一出,爷爷怎么会打电话逼他来医院。

    “我,我没有”,唐苏宛红着眼眶,试图逃脱他的禁锢。沈墨深却蛮横地拽上她的长发,向后扯,唐苏宛被迫仰起头,痛呼出声,“不要,疼……沈先生,我真的,真的没有。”

    “疼?呵!”沈墨深却仿佛听到了多大的笑话,比起她给蔚然的痛楚,这一点惩罚,算得了什么?

    他永远也忘不了三年前那一天。

    林蔚然浑身鲜血地躺在挤压变形的车子里,而唐苏宛的车子正横亘在马路中间,黄色的警戒线封锁了整个路口。

    监控录像里明明白白地显示,是唐苏宛故意闯了红灯,直直撞上蔚然的车子,才出的意外。

    天知道那时候他有多想将她送进监狱,为蔚然赔罪,为她肚子里那个未出世的孩子赔罪。可爷爷却给了他一巴掌,骂他混账,以死相逼保全唐苏宛。

    林蔚然整日躺在病床上以泪洗面,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他甚至给不了她公道,所以她伤心离开,他怎么也找不到。

    他恨唐苏宛,真的恨。所以他不惜牺牲了自己的婚姻,铸成牢笼,让她一辈子痛苦。

    “少爷,求求您放过少奶奶吧,她昏迷了三天三夜,才刚刚醒过来,她承受不起的”,徐妈看着唐苏宛一脸痛苦,忍不住出声。

    三年了,少奶奶已经够苦了。这么好的女孩子,为什么少爷就不懂珍惜呢?

    “滚出去”,沈墨深转身厉声吼道,对徐妈的话置若罔闻。

    徐妈不敢再出声,心疼的望向唐苏宛,无奈的轻叹一声,悄悄离开。

    “唐苏宛,你给我听清楚了,蔚然一天不回来,我就一天不会让你好过”,沈墨深掐上她清瘦的下颌,眸子里嗜血的厉光让唐苏宛身子一颤。

    铃铃铃,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沈墨深这才松手,用力一推,唐苏宛直直撞上了冰冷的墙壁,顿时头晕目眩,眼神恍惚。

    可这在沈墨深看来真是演技拙劣,他拿起桌上的纸巾用力地擦了擦修长的手指,仿佛碰过了什么肮脏的垃圾一般,接起电话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唐苏宛怔怔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仿若浑身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她抱着膝盖蜷缩在床角,眼泪止不住的滚落。

    她该怎么告诉他,三年前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医院走廊里,沈墨深看着屏幕上那一串陌生的号码,蹙着眉接起电话,可那端却迟迟没有人应答。他不耐烦的正要挂断,那头却传来一个柔弱又熟悉的女声,“墨深。”

    深邃的眸子闪了闪,他几乎是颤抖着嗓音,“蔚然,是你吗?”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