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X—纪元革命、斯汀娜劳伦萨尔小说

X—纪元革命

斯汀娜劳伦萨尔小说

主角:斯汀娜,劳伦,萨尔 标签:

陈艾重生星空彼岸,成为被发配到是家族边缘领地开荒的贵族子弟。从此种田发展,埋头研究,以发展到极致的科学怒撼神秘侧力量。最终掌控亿万星辰,撼动宇宙。

指尖上的老茧 状态:完结

斯汀娜劳伦萨尔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黑石镇的领主

      车头喷吐着又浓又黑的烟雾,拖着二十多节车厢飞驰在广阔无垠的塔司塔娜草原上。

      呜呜的汽笛声传出老远,吓得草原上角马争相奔逃。

      留着金色齐肩长发的劳伦坐在硬梆梆的座位上,透过质量太差显得灰扑扑的玻璃,看着窗外。

      “三少爷,请用茶。”

      老仆谢尔曼端着普通人恐怕一辈子都喝不上一口高级红茶走过来,对着劳伦恭敬地说道。

      “放在桌上吧,谢尔曼。我现在不需要照顾。”

      “可是……”

      “让我一个人静静!拜托!看在神的面子上。”不给谢尔曼继续啰嗦的机会,劳伦直接打断他的话。

      希尔曼的脸色僵了僵“既然这样……好吧!少爷。”

      “嗯!”

      点点头,劳伦继续转头看向窗外。

      劳伦苦恼地揉揉眉心,他感觉自己现在有些不知身在何处。

      自己现在到底是劳伦还是陈艾?

      但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在三天前还在家里的沙发上为毕业后的工作而发愁。

      可让他想不到,一觉醒来自己竟然会出现在格利泽星上,还成了个金发碧眼的大家族弟子。

      叫……劳伦.斯佩蒂.菲尔特。

      可惜这个大家族子弟却是个被贵族文化洗了脑的废柴。不仅没有继承到那个死鬼老爹的爵位,就连一点钱财都没捞到。反而在宅斗失败过后,被那个继承了爵位的大哥发配到家族的非核心领地来开荒。

      走之前甚至还非常大度的把那片鸟不拉屎的领地是送给了他。

      真是见鬼,那地方据说老鼠去了都要留下眼泪。

      “谢尔曼!”劳伦揉揉脑袋,叫希尔曼的名字。

      “在,我的主人。”

      “黑石镇到底怎么样,跟我说说吧。”

      “这……”希尔曼很犹豫,似乎怕劳伦受不了打击。

      “说吧!神会眷顾我的。”

      “如您所愿!”谢尔曼不愧是个忠心的老仆“属下在二十年前去过一次。就是您刚刚出生的时候,想当初那时候的你都才这么点大。这一晃二十年过去,当年的孩子都长大了……”

      “谢尔曼!”劳伦嘴角抽搐,忍不住打断他的话。

      “好吧!好吧!”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相干的话,谢尔曼连连告饶。

      然后继续说道“根据当时的调查,那里主要出产一些森林里的蘑菇,除此之外,就是一些没用的黑色岩石。”

      “黑色岩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黑石镇名字的由来吧!”

      “您真是睿智,我的主人。”谢尔曼微微躬身,送上个恭敬无比的马屁。

      虽然知道这家伙只是在拍马屁,但劳伦却还是觉得浑身舒坦。

      过了一会儿,他才再次开口道“除了蘑菇和石头呢?”

      “不知道少爷以前听说过一句话没有?”

      “哦?什么话?”

    “黑石镇有四大特产……”

    劳伦听到这句话,心里顿时松了口气。看来那个黑石镇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还有四大特产。

      这时候,希尔曼的话没有停下,继续说道“除了森林里的蘑菇和地里的石头之外,还有男人的腿毛和女人的屁股。”

      “……”

      劳伦张了张嘴,瞬间无言。

      这就是所谓的四大特产?

      一瞬间,劳伦感觉自己脑仁儿疼。

      虽然还没见过那地方,但劳伦却几乎可以想像得到那个鬼地方有多么的贫瘠。

      “该死的,那鬼地方估计就算是老鼠去了也会饿死。”劳伦黑着一张俊脸“科尔!科迪!你们后悔吗?”

      他这是再问坐在自己身后的侍卫。

     倒霉的劳伦被他大哥几乎流放出来,身边除了老仆谢尔曼之外,就只剩下科尔和科迪两个侍卫。没有半点菲尔特家族的排场,简直穷困潦倒到了极致。

      “不后悔!”

      科尔和科迪是两个膀大腰圆的侍卫,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肌肉长进脑子里了,都是缺心眼儿。

      “好吧!我知道了。”经过两三天的接触,劳伦早就知道这兄弟俩都是憨直性子,让他们打打架还行,但要让他们动脑子的话,就实在难为他们了。

      “那好!我们走吧。”

       劳伦从喝了一口红茶,然后从位子上站起来。

      列车就要进站,因为是小站,所以不会停太久。

      在下车之前,谢尔曼和科尔两兄弟把一人从旅行架上拿下一口大箱子。

      这些东西大多数都是劳伦的东西,三个普通的东西反而不是很多。

      但引人注目的是,科尔两兄弟背上都背着一把长剑。

      他们都是优秀的武士。

      放在地球上,那绝对是能怒怼犀牛的狠人,但在格利泽星上却只能靠这种技艺混口饭吃。

      走出车厢,小小的站台上只有几个人在等车,显得很是冷清。

      “呜……”

      列车呜呜而鸣,随后车底下冒出滚滚蒸汽。

      原本静止的列车夹带着滚滚黑烟,缓缓驶出站台。

      这时候四人走出车站,站在门口看了看。

      路上除了黄泥还有不少马粪,两辆四轮马车就停在路边 ,看样子生意很差。

      街道边还有好几个收购蘑菇的商贩围着个青年不断讨价还价,看样子是都相中了那个青年身边那个灰色麻袋里的蘑菇。

      一阵风吹来,带着浓浓的马粪气味,让劳伦皱了皱眉。

      这时候希尔曼放下手里的行李,叫醒了正坐在马车上打盹儿的马夫。

      一番交流,双方议价完毕。谢尔曼带着劳伦走进马车。

      科尔和科迪也跟了进来。

      其实在正常情况下,下人是不能跟主人同乘的,但现在情况不一样,劳伦也不是原来那个劳伦,自然不会在意这些。

      太阳快要从东方落下的时候,马车终于慢悠悠地把他们送到黑石镇里。

      小镇里人不多,只有千余人口的样子。

      但面积却不小。

      毕竟是帝国赐予的领地,虽然被这一代菲尔特家族族长送给了劳伦,却没半点缩水,依旧有方圆二十里土地。

      几乎差点把那个小小的火车站囊括进去。

      可惜只差一点。

      “唉?你们是谁啊?”一个浑身脏兮兮,看上去灰头土脸的金发小男孩看到劳伦他们从马车里下来,不禁奇怪地问道。

      “杰!快回来。”一个正在给孩子喂奶的女人,慌忙整理衣裳,然后抱着娃急急地跑过来,去拉那个叫杰的孩子。

      想不到才来到黑石镇,就见识到了四大特产之一。

      不得不说,黑石镇四大特产还真没错。

      这个女人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但那身材却是没得说,胸很猛,屁股也很大,一副丰腴少妇的动人模样,就好像狐狸精。

      劳伦心里一阵摇头,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没任何用处。

      “我是黑石镇的领主,相信莱恩斯总督在走之前,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吧?”

      “啊?领主?就是那个什么什么家族的?”

      女人似乎完全不知道菲尔特家族的名号。这要是放在帝都的话,恐怕会被笑死。

      特尔特家族,世袭公爵爵位,掌握着帝国经济命脉,是个不折不扣大家族。

      只是……

      这个女人毕竟只是乡下村妇,不知道菲尔特家族的强大也情有可原。

      而且劳伦也没想过要用自己家族的名声威慑住她。因为对于这样的小民来说,菲尔特家族的名望还不如一坨晒干的牛粪有用。

      但劳伦见她这样说,却还是不得提醒道“是菲尔特家族。”

      “哦!对对对……”斯汀娜连连点头“哎呀,真不愧是从帝都来的人啊!瞧这长得,可真是帅气啊!对了,大人,我叫斯汀娜,您怎么称呼啊?”

      “叫我劳伦就好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里领主了。黑石镇的所有事物都归我管理。”

      “当然!当然!您是领主嘛!”斯汀娜似乎完全对领主没什么畏惧之心,就好像拉家常一样。

      但话风一转,斯汀娜就说道“大人,莱恩斯总督在走之前,以总督府的名义在我家赊了三个银币的酒钱,不知道您什么时候还啊?”

      “我……”

      听到这句话,劳伦忍不住想要骂人。

      劳恩斯那家伙还真不是个东西,走之前居然还坑他一把。

      劳伦甚至可以想象,如果不是黑石镇实在太过贫穷,莱恩斯甚至会直接以总督府的名义欠下大笔债务,从而让刚刚来到黑石镇的他直接破产,变成穷光蛋。

      “难道你不想认账?”斯汀娜看着劳伦的样子,神色骤然一变,就好像母老虎一样。

      “哼哼!”

      科尔和科迪两个肌肉男,直接放下手里的箱子,走到劳伦身边,抱着双手,对这她怒目而视。

      不得不说,这俩家伙还真有点威慑力。

      居然这个明显是悍妇的斯汀娜唬住了,让她一时间竟然不敢出声。

      但紧接着,劳伦就感觉周围的气氛有点都不劲儿了。

      只见几个男子拿着棍棒从四周向这里靠拢。镇子里最漂亮的寡妇有麻烦了,早就想要在她面前展示肌肉的男人们自然不会干看着。

      他们歪着头,棍子在手里不断交换姿势,看起来很不好惹。

      劳伦一看,这可不是办法。他们这些人可都是地头蛇,自己初来乍到,不能把他们得罪死了,要不然以后会很难展开工作。

      不得已,劳伦假装咳嗽两声,引来所有人的注意。

      随后开口道“斯汀娜,我不是不认账。但当初欠你钱的是总督府吧?”

      “对啊!当然是总督府。”

      “但很不幸,那只是总督府,而不是领主府,所以,抱歉!”劳伦摊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旋即对着仆人说道“走吧,我们去领主府。”

      

  • 第二章 今后的出路

    以前的总督府自然是没了,已经改名领主府。这是斯汀娜知道的,但这个新任领主明显是想要赖账。

    这让她也没什么办法。

      谁让她遇到了一个抠门的领主?

      但是,只要这个领主还在这里一天,她就有办法让这个领主把以前总督府欠的钱全部吐出来。

      所以根本不用着急。

      倒是听劳伦说要去领主府,斯汀娜顿时面露古怪之色。

      “你们要去总督……不对,领主府?”

      “当然!”劳伦转过身,对着斯汀娜点点头,然后向黑石镇中心走去。

      根本不用找。

      领主府或者总督府必定在黑石镇中心位置。这是整个格利泽的规矩,不管走到哪个国家都是这样。最高权力机构必定在领地或者国家的正中心位置,这跟贪生怕死无关,只是为了很好的控制管辖区域而已。

      劳伦带着谢尔曼和科尔科迪两兄弟,在黑石镇中心赚了一大圈,却什么都没看到。

      除了一栋破败得现在已经有人在里面放牛的大宅子。

      “呵呵……”斯汀娜抱着孩子,扭着屁股跟在后面,一脸冷笑。那个叫杰的孩子也是一脸好奇地跟在后面,只是那灰头土脸的样子让人实在觉得好笑。

      “你这是什么表情?”

      “你们是想找领主府是吧?”

      “是啊!”

      “这里就是。”斯汀娜指了指那栋几乎已经倒在草丛里的宅子。

      “就这里?”

       劳伦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片废墟,然后看看身边的谢尔曼。

      察觉到劳伦投过来的目光,谢尔曼微微一礼“是的主人,如果老仆的记忆没错的话,这里就是先前的总督府。”

      “这还真是……”

      劳伦的脸色有点难看了。

      这黑石镇什么都没有,连总督府都成了废墟,可以想象,这地方有多么贫穷。

      今后这里就是自己的领地了?

      在来之前还抱有的点滴侥幸心理在这时候瞬间灰飞烟灭。

      什么抱负,什么憧憬,在面对那栋破烂的废墟时,彻底沦为泥坑里的泥鳅。

      这种地方能发展起来才真是有鬼了。

      自己那个大哥还真是给他挑了个好地方。

      “呼……”劳伦叹了口气“ 谢尔曼,去找个住的地方吧!”

      “想要住的地方?”

      “你家有?”劳伦看着再次开口的斯汀娜。

      “当然。”

      “那麻烦了。”

      “可以。”斯汀娜非常爽快地答应下来,然后伸出右手,把三根手指凑在一起搓了搓。

      那意思用膝盖想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给钱,不给钱就没门儿。

      这让劳伦忍不住捏捏眉心“多少钱一天?”

      “不贵,标准房三个银币一晚。”

      “三个银币?你抢劫啊!”劳伦差点跳起来。在格利泽星球上,每个国家都是使用金属货币,金、银、铜是主流贵金属。经过劳伦的计算,一个铜币的购买力差不多相当于自己上辈子那个世界七毛钱的购买力。

      但因为贵金属的稀缺,所以这个购买力在实际商业活动当中还会溢价不少。一铜币的实际购买力也许会达到八毛五,甚至更高。

      因此一个银币差不多有相当于九十块左右的实际购买力。

      此时这女人开口就要三银币,几乎相当于一个标准房要二百七十块一晚。这个价格在黑石镇这种地方简直就是天价,简直比吸血鬼还黑。

      “童叟无欺。”

      “呸!”虽然前身是个受过良好精英教育的贵族,但现在的劳伦却只是个披着贵族皮的普通大学生,听到斯汀娜的话,他顿时大声呸了一口。跳着脚道“三个银币?你怎不去抢?三个银币,老子都能住四季酒店了。”

       站在他身后的希尔曼不得不伸手扯了扯劳伦的衣角,示意他注意点贵族风度。

      同时谢尔曼心里也很奇怪,四季酒店是什么酒店?帝国中有这样酒店吗?

      任谢尔曼想破头也不会知道,那个所谓四季酒店,根本不在这个世界上。

      “不愿意吗?不愿意的话,那我就没办法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斯汀娜似乎根本不怕劳伦跑。那张狐媚子似的脸上带着几分揶揄,根本不怕煮熟的鸭子会飞了。

      劳伦气得对希尔曼挥挥手。

      他已经不想跟这个贪财的女人说话,气得胃疼。

      作为仆人,谢尔曼得到主子的示意过后,前去交流。

      只可惜这个老男人在斯汀娜这个女人手里根本没半点反抗的余地。

      反而还被那个浪荡的女人好吃了一顿热豆腐,让一辈子都没结过婚的希尔曼满脸通红。

      “主人,老仆给你丢脸了。”希尔曼蔫不溜秋地走回来,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连这老油条都不是斯汀娜的对手,这让劳伦只能捏着鼻子认栽。

      “说吧,怎么你才愿意降价?”

      话说,他这个领主当得可真是憋屈,明明出身帝国最顶尖的几个家族之一,却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

      “简单,你把总督府欠的债还了,我就给你降价。”

      说来说去,还是钱的问题。

      劳伦一副无言的样子,沉默地对谢尔曼挥挥手。

      老仆人接到指令后走过去,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两个银币递给斯汀娜。

      是的,就是储物戒指。

      根据劳伦晚上夜观天象,他发现自己仍然处在上辈子的宇宙当中,这一点从晚上天空中出现的银河就可以看出来。

      但很明显,这个世界的神秘学研究明显要比二十一世纪的地球更加发达。

      要不然也不会有储物戒指这种东西。

      事实上劳伦自己也有一个,只是里面的东西太多,已经装不下任何东西了,要不然希尔曼他们也不会大包小包的提着。

      而且劳伦也不是没钱。

      毕竟是大家族的子弟,就算再穷,也不至于为了几个银币而斤斤计较。

      但问题是,这个黑石镇太穷了,仿佛穷的只剩下土。

      想要把黑石镇发展起来,今后多得是花钱的地方。因此也就由不得劳伦不精打细算了。

      顾客就是上帝,有钱就是大爷。

      拿回欠款的斯汀娜抱着孩子,带领众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进她家。

      直到这时候劳伦才知道,这个女人家里居然在经营酒店。虽然很小,主要是提供给商人居住,所以没什么人。

      却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拥有还算不错的商业头脑,可惜黑石镇太小,让她的能力无法发挥。

      吃过简单的晚餐,劳伦坐在门窗边,看着窗外的星空。似乎在寻找星空彼岸的那个家。

      希尔曼端着红茶,推开房门走进来。“三少爷,您怎么还不睡?”

      在有外人的时候,谢尔曼都称呼劳伦为主人,毕竟他已经是劳伦的人了。但私底下却还是喜欢称呼劳伦为三少爷。

      “睡不着,我在想今后我们的出路。帝都是绝对回不去了。有封地的贵族在开始管理封地过后,也不能随意离开,不然以谋反罪论处。”

      劳伦接过谢尔曼递来的红茶,他转头看向窗外,神色有点难看。

      这个世界真的很诡异。

      明明已经开启了蒸汽时代,却几千年都没什么进步,而且还实行严厉的封建制度。

      封到哪儿就是哪儿,一旦开始接管封地事务,就不能再离开封地。

      而且神秘学研究也非常发达,最起码这个世界拥有巫师和武士这样的职业人员,就足以说明问题。

      说白了,就好像魔法师和剑士一样。

      “这种制度已经施行了两万年,根本不可能改变。而且每个国家都是这样。”谢尔曼往壁炉里加了根木柴。

      黑石镇这鬼地方晚上温度很低,号称能在晚上冻死老鼠。

      为了驱寒,在壁炉里燃起一堆火是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所以我在考虑今后黑石镇的发展方向。只是这地方人太少了,才一千多人,很难发展起来。”劳伦上辈子虽然是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的理工生,但经济学知识还是知道点的。

      他很清楚,只有人口才是带动经济飞速发展的基石。

      谢尔曼摇摇头,苍老的脸上透着几分无奈“这没办法,黑石镇太贫瘠了,几乎没有任何出产,就算有很多人,也无法养活。”

      “但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不是吗?”劳伦顿了顿,又道“连那个斯汀娜都能开一家酒店,为什么我们就不能?”

      “三少爷想要做生意?”谢尔曼脸色大变。

       贵族做生意,可是会被其他贵族看不起的。

      在这个世界上,贵族的钱要么来自封地的税收,要么来自皇帝陛下的赏赐,要么来自官位的薪资这三个方面。实在不行,去打工也可以,没人嘲笑。

      但贵族做生意就不同了。这可是让每个贵族都会感到脸上无光的事情。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希尔曼的话刚刚说完,劳伦就点了点头“当然。要不然我们就得饿死了。”

      “可是……”

      “谢尔曼!”劳伦挥挥手,打断谢尔曼的话。

      “在!”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不用担心,做生意的人是你,而不是我。知道吗?”

      “三少爷的意思是……”

      这就是贵族的变通之法。为了维持奢侈的生活消耗,贵族总会想尽办法钻孔子。既然不能直接做生意,那就找人帮忙做生意啊!老板的名字是别人的,钱是自己的,这种事情一举两得。

      “知道了吧?”劳伦笑了笑“以后你就我的台前人吧!记住,你是老板。你帮我赚钱。以神的名义。”

      说完,劳伦端着红茶喝了一口,然后转头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谢尔曼却发现,自己这个三少爷,似乎跟在帝都的时候,完全不同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