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染天穹、夜墨李妮陈晨小说

染天穹

夜墨李妮陈晨小说

主角:夜墨,李妮,陈晨 标签:独家首发

万年前的一场阴谋,将整个位面葬入牢笼之中。万灵的怨念,上界的觊觎,这一界的人该何去何从?

梦游瞎挥笔 状态:连载中

夜墨李妮陈晨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夜墨

    “喂,老头子,今天晚上就只有这些干粮野菜吃吗?”破庙中,少年对着身旁的老人说。少年十三四岁,虽然穿着一身打了补丁的洗的有些发黄的白衣服,却难掩自身一股特殊的气质,让人不自主的亲近,年纪虽然还小,却看不出仍是稚龄;破庙中脏乱不堪,少年却如出淤泥的白莲般一尘不染,小脸干干净净,眉目灵动,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小姑娘。

    “我说黑小子,第一,不要叫我老头子,要叫我师傅;第二,你早上早早就没影了晚上才回来,今天的修炼完成了吗?”老人摆弄着眼前的野菜头也不回道。

    “早就练完了,不信你看看”少年听到这个有些兴奋的对他说,一边在他身后比划着。

    老人这才转过身来打量着少年,老人一身道袍,也是补丁满身。挽着发髻,修道之人的打扮,老脸皱皱巴巴,下巴一撮乱糟糟的胡子,身形干枯的一阵风吹过都要让身旁的人转头看看有没有被吹走。

    “咦,筑基九阶,我记着你几天前不还是八阶吗,这么快就九阶了?看来还是我教导有方,比那些什么名师大家厉害多了”老人丝毫不提少年的天分和努力却大夸自己,咧开嘴笑的老脸像极了一朵绽放的菊花。

    少年也听多了他的自吹自擂,丝毫不以为意“我是不是可以进阶了啊,下一阶叫什么啊?对了我今天在后山发现一个好玩的地方”。

    老人也不摆弄野菜了,端正身体,一抖道袍,努力做出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顿了顿道“我们都是自称玄者嘛,修玄从无到有先是筑基境,筑基以增强身体强度,为以后打下基础,再之后就是初玄境,也就是初入修玄的意思。修玄是以身体感受这个世界中的灵气,并在体内开拓灵海,将灵气引入灵海的阶段。灵气我和你说过的,整个世界无处不存在灵气,只不过人眼看不见罢了。”

    “灵海是什么”少年发问。

    “灵海是将引入体内的灵气导入丹田,当灵气汇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自发汇聚成一片,内视看上去就像一片灵力的海洋一样。在不断积累之后灵海会越来越大,在以后使用玄技时所需的灵力也是来源于此”

    少年听他的话闭上双眸盘膝而坐,虽然他也像这个年纪的正常孩子一样贪玩,但对于修炼他也是很感兴趣。

    “沉下身心,静静的感受充斥着这个世界无处不在的灵气,等你感受到的时候会有一种凉凉的感觉,那时候你就成功进阶初玄镜了。”

    通过破庙屋顶的破洞映下的月光照在少年身上,白皙的小脸上一片平静,空灵若仙。老人看着眼前的少年,呆了一呆,也不顾忌眼前的少年正在进阶突破,喋喋不休道“我说黑小子,你说你姓夜名墨,名和字都是黑不溜秋的东西,生的这么白干什么?”

    老人又转过去摆弄那些野菜,又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过头对着夜墨吼道“我说了多少次不许去后山玩,万一让窜出的玄兽叼走怎么办,要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吗?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人自言自语一样,声音越来越小,手中摆弄野菜的动作也越来越慢,慢慢的头一歪睡了过去。

    夜墨入定后就听不到了他的唧唧歪歪,他仔细的感受着空气中的灵气,意识就像一个蒙着眼的人走在一片空旷的野外,一脚深一脚浅的走着,忽然蒙着眼的布脱落了下来,入眼的却是一片茫茫的白雾,他就像清秋早上置身大雾中的人,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冷意透体而入。他尝试着将这股冷意引入体内,却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那股灵气缓缓穿过经脉流入丹田位置,让后慢慢的绕着丹田中心旋转。

    成功了!

    夜墨兴奋的结束修炼状态,刚想对老人说却发现老人已经睡着了。在夜墨记忆中,在他还小的时候老人就有时说着说着话或做着事情的时候突然睡着的情况,而这几年这种情况愈发频繁了。夜墨没有吵醒他,将老人放躺在地铺上,拿出破被子给他盖上。老人身体干枯,即使夜墨才十三四岁,但他已度过筑基境,抱起老人还是不费多少力气的。

    夜墨躺在自己那一边看着老人,自己还是婴儿的时候被老人在后山的小河边捡到,他告诉自己捡到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老人在回破庙的路上经过小河,听到婴儿的哭声,才发现了夜墨,那天晚上黑漆漆的一颗星星也没有,老人应景就为他取名叫黑墨。回到破庙后才发现小婴儿脖子上挂着一块两个拇指指甲盖大的玉佩,浅浅的刻着一个夜字,才又给他更名夜墨。老人粗心,喂婴儿的都是自己吃的粗粮,可小婴儿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夜墨不知道老人叫什么名字,他曾经问过老人,老人说自己也不记得了,对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混混沌沌,一概不记得了,老人自己没有玄力却能说出修行玄力的各个阶段,如何修行,虽然老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夜墨照着他说的方法也一路顺风顺水的修炼到了现在。老人让夜墨喊他师傅,自称老道,夜墨也确实觉得他挺“唠叨”的,不过夜墨一直以来都叫他老头。老人平常在山脚岭末城的城主家里教城主的小儿子认字,以换取一些食物和生活所需的物品来养活他和夜墨两个人。

    他又坐起来掏出了脖子上挂的玉佩,这是唯一一件与他有关的事物。他迎着月光看着玉佩,玉佩在月光的照映下发出莹白的光,初春的晚上还有一点冷,他紧了紧衣服,四周寂然无声。

    他在脑海中自己描绘着自己父母的模样,如何的慈眉善目,心思又突然一转想到下午在后山发现的那个以前没去过的新地方,又幻想着自己以后如何成就盖世玄功,受世人敬仰,与心爱的人隐居山林,逍遥尘世......慢慢的在乱七八糟的幻想中睡了过去。

  • 第2章 老头子论道

    “喂喂,我说黑小子......”

    “恩...吃我一剑......”

    “吃你个头!”老头子敲了一下夜墨脑门,夜墨吃痛爬了起来。

    “唔,我正大战一个发光的太阳,都怨你打断了。”他一边伸着懒腰一边喃喃道。

    “你也不瞅瞅什么时辰了还睡”老头子一边整理着旧道袍一边对他说,不修玄力却总是道人打扮。他白天是山下城市少城主的教书先生,即使老头子再怎么邋遢要去城主府他也知道要整理一下。

    虽然老头子不修玄力,但夜墨对于老头子的学识还是很佩服的。古往今来,人文地理他都能娓娓道来,夜墨也曾猜测他失忆前就是个教书先生。恩,懂得修炼玄力却不会修炼的渊博的教书先生,夜墨就是这么认为的。

    老头子教少城主读书之前就只在城中路上说书,也能哄得几个老人和乞丐叫好,来换得几个钱币,养活自己和夜墨。适逢城主出城路过他的说书摊,听他说了几句也是大感兴趣,与老头子交谈一番之后更是觉得老头子见识不凡,便聘为少城主的助教。少城主那原本的教书先生羞于与这个新来的叫花子助教为伍,可是与“叫花子助教”接触两天后就羞得向城主告退,只不过这个羞与之前又有所不一样了。老头子也顺理成章的成了先生。老头子调教有方,少城主的成绩也日渐提升。城主深感捡着宝了,要接老头子和夜墨去府上住,却被老头子拒绝了,城主又将城中一座旧房子许与他住,老头子也一概不要。城主却更觉得这是碰见大贤了,就经常派人去山上破庙修修补补,破庙虽然旧,但也修的不漏风不漏雨,住人也舒坦多了。

    老头子收拾完自己的衣服,回过头对夜墨道:“别忘了今天的功课和修行,晚上回来我会检查,还有不许去后山玩,实在闲得慌就去砍柴去......”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老头子说的话夜墨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起身就要去门前溪边去洗脸。老头子也知道他没听进去,一边摇头一边自言自语不听老人言什么的,颤颤巍巍的往山下走。

    夜墨洗了把脸,回过头看着老头子,他的左腿格外的不听使唤,那是夜墨五六岁的时候,老头子带着他去砍柴时落下的毛病。夜墨小时候很顽皮,趁着老头子不注意就爬上了一棵小枯树,老头子回头看见便呵斥他,夜墨一惊就摔在地上哇哇大哭,老头子赶紧过去,不成想被脚下柴火绊了一跤,左腿正磕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至此以后落下了这么个病。

    草草吃完早饭,夜墨就盘膝坐在床上,昨天晚上他晋入初玄境后,就没有好好巩固境界,正好趁着早上灵气活跃的时候巩固自身。夜墨修炼入定很快,老头子也曾啧啧称奇,在他印象中就没有夜墨这么快的。周围灵气在夜墨感知中又好像大雾一样在缓缓的随着空气飘动,夜墨运转玄功,慢慢的吸纳天地间的灵气,缓缓的引入丹田。就这样默默运转了两个时辰,夜墨才吐出一口浊气醒转过来。刚开始修玄的人入定不宜太长时间,否则很容易在入定中醒不过来。夜墨握了握手,默默的想着刚开始修玄的时候老头子对他说的话。

    “玄道,即修玄悟道求真,是人与外物对抗,与自己本身对抗,与天道对抗的过程,这本就是逆天的过程,故而满是荆棘与坎坷,不知道多少人折在这条修玄的路上。何为玄,何为道,何为真,千百年来也没有定论。从大了来说修玄是为了追求道,追求真,追求超脱;往小了说是为了立于人上,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物不被欺负与掠夺,出发点不同,所以最终的走的路也不同,这就因人而异了这就是修玄。那又如何修玄呢,不外是修炼心法,玄技。心法是基础,影响着你玄技的强度,决定了你灵力的浑厚程度和恢复速度,也决定了你未来能走多远;玄技是灵气的运转与输出方式,越强的玄技,威力就越是巨大。我虽然不认为武力能解决一切,但这个世界终究是以武为尊,我一个半死的教书先生也影响不了什么。既然你一意要走这条路,我也不再与你争执了。我虽然不习玄力,但我的脑海里却有着这些东西,我现在就教你我记忆中的心法,你且听好了:‘求真茫茫,悟道无门,何以达道极,凌霄上......'”

    “黑哥哥,你在吗?”门外清脆的女声打断了夜墨的思绪,夜墨站起身走了出去。门口站着个着花衫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小竹篓,大眼睛圆溜溜的,面皮有点发黄,笑盈盈的望着他。他是山下村子里李大夫的女儿,年纪与夜墨一般大。夜墨偶尔也会跑到山下村子里玩,由于他人看上去很和气,生的也好看,很快就和村子里差不多大年纪的孩子打成一片,村子里的孩子也偶尔会趁着老头子去城里的时候来找他玩。

    “小李妮,你竟然还敢喊我黑哥哥,上次教给你们几个的‘功夫’还不够啊。”

    好像是想起了之前的经历,小李妮缩了缩肩膀,不过她又眼珠子一转,对夜墨道:“教书爷爷都是这么喊你的,你要是再敢吓唬我,我就告诉教书爷爷去。”

    夜墨想起老头子心里也是有点虚,索性转移话题:“你这是要去采药吗?”

    小李妮见他不敢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不由得得意的笑了笑。挥了挥手中的药锄说道:“恩,家里的药材快要用完了,爹爹抽不开身,就只好我来采了,这次我想去后山那,路有点远,所以来找黑哥哥和我一块。”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山下村子里的人都不修玄力,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像小李妮这样十三四岁的孩子也要帮着家里干一些农活了。

    提起后山,夜墨想起了什么,对她说道:“我上次听李叔说过,在后山上有红节草,是真的吗?”

    “恩,爹爹说在后山上看到过,只不过红节草都是长在悬崖峭壁上,他没法摘到,黑哥哥要红节草是要给教书爷爷治腿吗?”

    “恩,你等我收拾一下和你一块去。”

    “可是摘红节草很危险的......”

    “没关系的,我现在可是初玄境一阶的大修士了,嘿嘿,没事的。”说着夜墨关上门,往后山走去。

    “初玄境是什么啊黑哥哥?”小李妮跟在他身后。

    “初玄境就是大高手的意思......”夜墨吹着牛皮,带着她慢慢的往后山走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