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医仙小农民、宋小虎孙桂香毛小刚小说

医仙小农民

宋小虎孙桂香毛小刚小说

主角:宋小虎,孙桂香,毛小刚 标签:都市

宋小虎蒙冤坐牢,却因祸得福捡了个神奇的茶壶。依山傍海,手握洞天,种田、养猪、捕鱼、治病、斗法,摇身一变成了全能小农民。打响名气,带领全村贫农打土豪,翻身做主人,可最头疼的事也来了——桃花朵朵开,如何挡得来?

圣骨架 状态:连载中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医仙小农民

宋小虎孙桂香毛小刚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奇妙小茶壶

    深夜村东临渊山

    宋小虎坐在山头上,嘴里叼着根细枝,出神地望着对面的大海。

    边渔村是个地处偏僻的贫困小村庄,村里就一座临海的荒山——临渊山。

    临渊山的西边是大片农田,不过因为土质和污染的问题,都比较贫瘠,农田的更远处是巨大的铁矿场和铁矿加工厂,东边就是一望无际的渤海。

    边渔村里大多数年轻男人都去大城市打工了,其他的不是农民就是渔民,很多村民家里都是老人耕田,年轻女人打渔,生活得很辛苦。

    也不知坐了多久,宋小虎缓缓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叶,从怀里掏出了一只暗红色的小茶壶。

    这只小茶壶脏兮兮的,外面刻满了图案和花纹,看上去古香古色,模样还挺别致。

    眼下已经是深夜两点了,四周根本没人,宋小虎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托起茶壶,轻轻地打开了壶盖。

    就在壶盖被打开的一霎那,一抹白光骤然亮起,宋小虎的身影瞬间就湮没在了耀眼的光华之中!

    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眨眼间的工夫,白光消失了,小茶壶无声掉落在了草丛里。

    四周一片幽暗,万籁俱寂,宋小虎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

    阳光和煦,微风徐徐。

    宋小虎站在一片不算太大的黑土地上,左右张望,一脸惊异。

    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入壶内世界,不,应该叫做“茶壶洞天”。

    9个月前他还是一名高三学生,但一次同学的生日派对,却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生日派对,原本应该是场欢乐盛宴,可是……最后却变成了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

    生日的女主角被强暴,从三楼坠下,摔成了植物人。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宋小虎当天喝得烂醉,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刑拘,关在牢房里了……

    强奸!故意伤人!

    明明什么都没做,两项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了他头上,而且是证据确凿!一起倒霉的还有另一个喝醉的同学,他的另一个好哥们——张铁牛。

    最终,宋小虎两罪并立,因为未成年人的缘故,被判入狱9个月,从犯张铁牛被判劳教一个月。

    监狱里的生活是非常艰难的,刚进去的时候,宋小虎受尽了各种欺凌殴打和侮辱。

    好在后来他交了几个朋友,在这几个朋友的庇护下,他少受了不少苦。

    9个月的监禁生涯,宋小虎都是和一个老乞丐同住的,那是城北监狱最差的一间牢房。

    11次故意伤人罪,1次杀人罪,精神分裂症,严重妄想症……这老乞丐是城北监狱的一朵奇葩,大半辈子都是在监狱里度过的。

    不过在宋小虎眼里,这老乞丐除了疯疯癫癫,太脏太臭之外,其他都还好——跟他一起住,比和那些真正的强奸犯,吸毒者,杀人犯关在一起安全太多了!

    本以为熬过9个月可以顺顺利利出狱,可就在3天前,却发生了一件极为离奇的事。

    夜深人静,熄灯睡觉时,老乞丐居然……飞升了!

    千真万确,飞升!而且是突然之间的飞升!

    宋小虎是亲眼见到老乞丐全身发出祥瑞白光,最后一飞冲天的,只可惜……谁也不会信,因为只有他一个人看到了。

    被审问了整整两天,还被狠狠揍了一顿,最终草草了事——老乞丐年纪很大了,又没有任何亲人,对监狱来说也是个早想甩掉的累赘。

    老乞丐有一大堆又脏又臭的破烂,宋小虎只偷偷拿了两样——一个是他飞升后地上莫名出现的9颗黑泥丸子,另一个是老乞丐从不离身,连睡觉都要搂着的小茶壶。

    …………

    土地是纯黑色的,看上去很肥沃,宋小虎目测了一下,整片黑土地大概是10亩的大小,黑土地之外全是灰蒙蒙的雾霭,伸手不见五指那种。

    原来这就是“茶壶洞天”的第一境——仙田!

    茶壶和黑泥丸子的秘密是宋小虎刑满释放前一天无意中发现的。

    当时被狠揍了一顿的他回到牢房,躺在床上偷偷把玩茶壶时手上的血沾到了上面,然后……这玩意居然是传说中滴血认主的宝贝,有关它的一切讯息立刻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老乞丐叫王纯阳,自号“纯阳道人”,茶壶叫“茶壶洞天”,是王纯阳的修炼洞府,黑泥丸子看上去像身上搓下来的泥团,非常恶心,但实际上它也是宝贝,叫“道舍利”,是王纯阳飞升前留给后人开启“茶壶洞天”9大仙境的“钥匙”。

    第一境“仙田”就这么大?

    说好的醍醐灌顶,功法自然成和仙境讯息呢?

    宋小虎东张西望了半天,见没有任何反应,最终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块蓝色手帕包。

    手帕里包着两种种子,柑橘籽和枣核,各20颗。

    这老乞丐王纯阳的修行很特别,他修的是渔农道。

    所谓渔农道,说白了,就是不以武为先,在耕种农植和养殖打捞间渐渐感悟,最终证道的一条修道之路。

    渔农道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飞升之前不会遭遇任何雷劫之灾,坏处则是武力值偏弱,成功证道的概率极低。

    仙田,仙圈,仙园,仙湖,仙窟,仙山,仙原,仙海,仙境……

    第一境“仙田”就是最原始的种植,所以他带来了两种种子。

    “哗——”

    宋小虎将20颗枣核直接一把全撒了出去。

    就在枣核触到黑土地的一霎那,一道金黄色的祥瑞光柱从天而降,瞬间就将他笼罩在了其中。

    宋小虎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双眼,脸上渐渐现出了一种陶醉而欢愉的神情。

    传说中的……醍醐灌顶!

    宋小虎突然觉得,和王纯阳关在一个牢房绝对是他上辈子修来的大福气。

    因为……这老家伙对他的传人太宽厚,太仁慈了!

    茶壶洞天的每一境都有醍醐灌顶。

    所谓醍醐灌顶,就是将这一境的仙境讯息和所需修炼的功法全都一股脑儿灌输给你——身为滴血认主的新主人,茶壶洞天前5境所有的功法都不用学,无需修炼,一旦触发醍醐灌顶,功法自然成!

    这简直逆天!

  • 第二章 不安分的夜晚

    第一境“仙田”,只有一种功法——天降甘露,这是一种能召唤雨水的道家功法。

    不过一炷香的工夫,金黄色光柱就渐渐变淡,最终彻底消散在了空气之中,宋小虎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刚一睁开双眼,他就怔住了。

    眼前,赫然出现了18棵一米多高的枣树苗!

    少了两棵,看来有两颗枣核质量不过关。

    这才多长时间啊,居然长这么高了?!

    普通的红枣树,从下种开始,至少要3——5年的时间才能第一次开花结果,可看这18棵枣树苗的趋势……只怕几个小时后就能收枣了!

    这仙土“息壤”……简直是神了!

    宋小虎俯身抓了一把黑土,放在手上细细感受。

    第一境“仙田”,就是一片地,土是仙土“息壤”,有滋生万物,再生造化的神效。

    要想进入第二境“仙圈”,一要道舍利,二要功德值。

    所谓功德,就是施善惩恶,泽被苍生,但茶壶洞天所需的功德值必须与其自身因缘相牵,换句话说,目前而言,也就是仙田种出的植物,或者息壤种出的植物才能产生功德值。

    没什么好多想的,见到红枣树这么惊人的生长速度,宋小虎毫不犹豫,剩下20颗柑橘籽也一把撒了出去。

    柑橘籽刚一落地,突然间,宋小虎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四周光线忽然一暗,他整个人屁股着地,重重跌落在了地上。

    “唉哟——”

    他爬起身,看着草丛里的小茶壶,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段讯息,赫然是茶壶洞天传递过来的!

    “该死!忘了,功德值……”

    宋小虎有些懊恼地跺了跺脚。

    他现在的功德值为0,只能种植一种植物,多种了一种……就直接被无情地踢出来了。

    一旦被踢出茶壶洞天,要过12个小时才能再进去,不过宋小虎并不在意。

    看到红枣树的生长速度,想象着仙土“息壤”培养出的红枣的样子,他心里的感觉……完全只能用八个字来形容——欣喜若狂,扬眉吐气!

    9个月的冤狱折磨,被陷害的仇,勒令退学的仇,连累家人和兄弟的仇,家里负债累累的仇,这些……终于有机会报了!

    强奸,把人家姑娘推下楼摔成植物人,现在在绝大多数人眼里,宋小虎就是个渣滓,流氓,罪犯,村子里的耻辱,连带他父母都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

    因为这件事,不仅宋小虎坐了牢,而且宋家还要付出巨额的赔偿!

    家里所有的积蓄都用光了,还向银行贷了50万,赔偿80万。就这样,恐怕还是远远不够……

    只要那姑娘不醒,所有的后续治疗费用要由宋家全部承担——对猪、牛,贵重物品全都卖光,只剩下10亩地的宋家来说……这绝对是压在背上一座沉重的大山!

    一路下山,宋小虎健步如飞。

    不知是心情愉悦的缘故还是之前醍醐灌顶的缘故,他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轻快了,视力和听力也更好了——黑夜中能看到好远的地方,隐约间能听到四周树叶被风吹动的清晰沙沙声。

    有关茶壶洞天的一切都在他脑海里,他知道仙田里种出来的东西绝非凡品,关键就是……12个小时后会出什么样的极品红枣了!

    超甜?超香?巨型?养颜?美容?延年?益寿?

    一路上,宋小虎脑子里止不住地各种YY,就在走到离家还有500米远的地方,突然,他停下了脚步,缓缓蹲下了身子。

    左边,数百米外,玉米地里,有声音!

    右边,数百米外,李海富家里,也有声音!

    寻常的声音当然不会引起他的注意,那是……女人娇媚而低沉的喘息声!

    “刁大熊,你小点声……玉米杆扎疼我了!”

    “别废话,撅起来!”

    ……

    “村长,你别这样,我要喊了!”

    “你喊啊,孙桂香,嘿嘿,你就算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理你的。”

    “你别逼我,隔壁娃儿睡着,会听到的!”

    “你也知道娃儿会听到?不想娃儿听到就老老实实躺炕上去,别出声。你家李海富都快一年没回来了,守着这活寡天天一个人躺炕上你就不难受?”

    “你……!别过来!”

    宋小虎脸色阴沉了下来。

    玉米地里的是村支书刁大熊和小寡妇张英梅,这俩人的龌龊事村里早就人尽皆知了。

    李海富家就在他家隔壁,自从李海富去广市打工后,村长刁守业半夜三更骚扰他媳妇孙桂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刁姓是边渔村的第一大姓,近十年来,村里的大权和大型产业基本上都被刁家的人给霸占了——村长,村支书,村委会,铁矿场和铁矿加工厂,全都是刁家的人!

    刁家人在边渔村是横着走的,村里人大多比较懦弱,敢怒不敢言,宋小虎这次的冤狱也是拜刁家人所赐——真正强奸和行凶的就是他的同班同学刁文才!

    刁文才的父亲刁天霸是渤海湾集团的董事长,包括边渔村铁矿场和铁矿加工厂在内,周边8处大型矿业,渤海湾近一半的大型渔业都是渤海湾集团的产业。

    渤海湾集团财大势大,一手遮天,根本不是宋家这种贫困农民小家庭能惹得起的,所以无论是冤狱还是赔偿,宋家完全无力反抗,只能接受事实,打掉牙齿,连血带唾沫往肚里咽。

    刁文才!

    所有这一切……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们刁家加倍偿还,让你刁文才当着所有人的面还我一个清白!

    宋小虎脸色铁青,悄悄从地上捡起了两块不大的石头,算了算距离和方向,抬手一左一右,朝玉米地和李海富家院子里扔了过去!

    “唉——哟!哪个兔崽子扔我?我的脑袋……”

    “大熊,你的额头……啊!流血了!”

    玉米地里一阵哀嚎。

    “哐——!”

    李海富家院子里传来了一声非常响亮的玻璃碎裂的声音,很快,一个提着裤子的身影夺门而出,仓皇朝远处农田里逃去了。

    这么准?

    宋小虎一愣。

    今天这手感……真是没谁了!

    四周农户家的灯一个接一个亮了起来,杂乱的人声也渐渐多了起来。

    昏暗的夜色中,一道隐约的身影猫着腰,贴着田边一溜小跑,很快就闪进一户农家院门,消失不见了。

手机阅读全文

1、微信搜索: i163wx
2、关注公众号
3、回复:医仙小农民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