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顾先生入戏太深【完本】、慕清歌顾辰熙白露小说

顾先生入戏太深【完本】

慕清歌顾辰熙白露小说

主角:慕清歌,顾辰熙,白露, 标签:

她是京城第一名媛,追求者众多,却唯独倾心他一人。他是独步京城,手持金钱权利的商业大亨,豪门千金眼中的最佳老公人选。三年前,她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嫁入豪门,殊不知……她爱他如初,他恨她入骨。慕清歌从一开始就知道,顾辰熙心里住着一个人。她用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光阴,却只换回半分薄幸。三年后,她身怀有孕,他至爱之人再度归来,顾辰熙丢出一纸离婚协议,“慕清歌,离婚吧。”她心如死灰,潇洒签下离婚协议,“从此以后,再也不见。”可是为什么?看到她绝然离去的背影,他才恍然惊觉,自己中了一种名叫慕清歌的毒?

柠檬不萌 状态:完结

慕清歌顾辰熙白露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巧遇小三

    “小姐,这……”

    慕清歌抱着晚礼服,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女人挽起脑后的长发,从沙发上站起身,一身工作服显得无比成熟干练。

    “抱歉,我的时间有限!”

    她冷冷地开了口,刚刚要把衣服还给导购的时候,试衣间里隐隐约约传来了女人娇滴滴的轻呼声,慕清歌手上的动作一顿。

    “嗯……亲爱的……这可是试衣间……”

    女人柔软的话音让慕清歌不自觉地在唇角噙着一抹嘲讽,现在这些小年轻,还真是随时随地啊。

    她想了想,转身要走。

    可是,下一秒男人带着闷哼的声音飘然入耳,“唔——今天暂且先放过你。”

    重点不是这对话的内容,而是——声音。

    这话音,便是真的化成灰,她也绝对的熟悉,那是她的丈夫顾辰熙。

    脑海里,突然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慕清歌只觉得双腿灌铅,再难动弹。

    紧接着,门开了。

    男人一身西装,颀长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他修长的一双手搂着女人纤细的腰肢,似乎也没有料到会在这里看到慕清歌,眸子里的厌戾一瞬间倾泻而出。

    “你怎么在这?”

    剑眉深锁,话语里带着无尽的冷漠。

    慕清歌微微一顿,白净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顾先生可真会说笑,这是我慕家的商场,难道不该出现在这?”

    笑容风轻云淡。

    慕家在京城算不得什么小户,且大部分商场都是慕氏名下链锁的,她在这儿的确不足为奇。

    顾辰熙睨了她一眼,“是么?还不知道慕小姐这等家大业大?恰好我女伴看上这套衣服,不如打个折?”

    慢条斯理的一句话。

    却莫名的让慕清歌听出了几分挑衅的味道,她不会管他身边那人究竟是谁,反正三年来,顾辰熙身边的女人从没带过重样的。

    “好说。”

    慕清歌违心地笑了笑,今天晚上是顾家发布会,他是打算带着这个女人去?她思忖着。

    “亲爱的,这位是?”

    依偎在他怀里的女人娇笑一声,挽着顾辰熙柔声问着。

    “二位,有什么喜欢的,尽管记在我的账上,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慕清歌礼貌地笑了笑,转而就想要离开,可是……

    顾辰熙却没有给她机会,下一秒男人低迷浑厚的话音如大提琴悠扬的旋律,传入她的耳朵,“她是我老婆。”

    “……”

    慕清歌恨不得现在就转过去丢给他一个耳光,可是她不能。

    三年了,她和他结婚三年。

    三年来,顾辰熙对她百般刁难,苦苦折磨,无非都是为了一个原因同一个人——白露。

    这个名字,大概在京城早已经如雷贯耳,三年前顾家唯一的继承人顾辰熙先生把她宠的上天入地无人能及,即使是风云辗转的今天,那个名噪一时的演员白露,在被人提起时仍旧带着羡慕和不屑。

    “慕清歌?”

    女人脱口而出她的名字,她猛地一怔,回过脸去看着身后的人。

    顾慕两家联姻早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即使慕清歌极其低调,顾辰熙也不愿意提起,可还是难以隐瞒。

    “不错,就是她。”

    顾辰熙慵懒而又悠闲地笑了起来,紧接着他缓声开口,“只是,我竟然不知道我自家老婆竟然有偷听的爱好?怎么,我们刚才点到为止,是不是让你有点失望呢?”

  • 第2章 旧时恩怨

    慵懒低迷的话音让慕清歌浑身颤抖,她抿着红唇,知道他是故意羞辱自己。

    “顾先生还真会说笑,我若真想偷听,大抵会叫上京城各大媒体的记者一起分享,要知道,您的新闻能卖不少钱呢。”慕清歌不愠不怒的笑容让顾辰熙攥紧了拳头。

    钱,又是钱!

    这女人的眼里就只有钱吧。

    “不如,今天晚上你陪我,要多少钱随便开?”他松开旁边的女人,一步一步地向她逼近,话里浓浓的羞辱已经昭然若揭。

    慕清歌咬牙,果然在他的心里,自己根本就是个为了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贱人。

    “怎么?慕小姐生气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顾辰熙凑到她的面前,话音里充斥这肆无忌惮的笑和嘲讽。

    慕清歌顿了顿,亦是笑靥如花,“顾总身边这样的女人犹如过江之鲫,我又何必凑热闹呢?”

    女人带着笑意的眼眸里,柔光乍现。

    很是巧妙地躲避着他的话题。

    “是么?那你说的是她,还是——”顾辰熙拉长了话音,冷冷地问道,“白露?”

    这个名字让慕清歌花容失色。

    顾辰熙得意地笑着,一提到白露,她的心就像是刀割一样疼。

    白露和慕清歌,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她家庭条件不好,慕清歌却在慕家受到老太太的疼爱,因此她把白露带回家,给了她一份本该属于家的温暖。

    可是,慕清歌也没想到,白露利用了她对她的信任,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顾辰熙。

    “呵,顾先生,您似乎还对旧人念念不忘?”

    她知道,顾辰熙恨她。

    当她找白露谈判要她离开顾辰熙的时候,他就恨她,更何况后来白露出车祸一睡不醒成了植物人的时候,她还乘此机会嫁入顾家?

    他恨她,天经地义。

    “没想到,人前风光的顾总居然对一个女人这般放不下?”慕清歌笑靥如花,他越是羞辱她,她便越是话里带刺。

    顾辰熙蹙了蹙眉,一把摁住了她的脖子。

    “慕清歌,我的事情还由不得你插手!”冰冷的话音告诉她,他已经发怒了。

    他越是恼羞成怒,慕清歌就越是知道他有多在乎白露。

    说完,顾辰熙一把将她拽住,不由分说地将慕清歌托进了车里,那动作别提有多粗暴了,慕清歌吃痛倒抽了一口冷气。

    “顾辰熙,你在做什么?”

    她紧紧地皱着眉头,本能地想要躲避他的侵犯。

    可顾辰熙却笑了起来,“怎么?慕清歌你不是很嚣张的么?你用尽手段逼走了白露,不就是想要留在我身边吗?怎么你现在又在这里装模作样?很委屈?还是说你根本就是在欲拒还迎,当了表砸还想立牌坊?”

    顾辰熙一连串的话,让慕清歌顿住了。

    她白净的小脸上满是错愕,抬手就要打他,却被顾辰熙一把摁住了,男人眯着眼笑,“怎么?都说慕清歌你是大家闺秀,最不缺的就是教养,现在才不过两句话,就恼羞成怒了么?”

    顾辰熙冷冷地哼了一声,慕清歌轻轻地抿了抿红唇,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

    是啊,在他的心里,她是那么卑微,那么心狠手辣不值一提……

    见她不反抗,顾辰熙更是笑的肆无忌惮,“怎么?连装都不屑装一下了?”

    “……”

    慕清歌咬了咬牙,恨不得现在就和他好好理论一番,“顾先生,如果你拽我上车是为了羞辱我的话,那么你的目的达到了,现在我可以走了么?”

    她冷冷地问他。

    可是,顾辰熙却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她,男人肆无忌惮的笑,“慕清歌,你想去哪儿?这么迫不及待要摆脱我?”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