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陌上花开卿君侧、风雪柔厉云天武映怡小说

陌上花开卿君侧

风雪柔厉云天武映怡小说

主角:风雪柔,厉云天,武映怡, 标签:古风

一夕之间家破人亡,从此报仇血恨就成了支撑风雪柔活下去的唯一使命。她顶替妹妹入宫,让本就惊涛骇浪的后宫更加腥风血雨。她费尽心机嫁给仇人,却总被登徒浪子捉弄调戏。就在她慢慢卸下心扉,深陷感情的囹圄时,老天爷又跟她开了个玩笑,告诉她,她居然恨错了人,可是,还能回头吗

瑾秀儿 状态:完结

风雪柔厉云天武映怡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欢喜主仆

    大夏国,梁州境内

    正值午时,骄阳当空,烈日炙烤的大地冒着热气,远处绵长宽敞的大路上疾驰着两匹快马,马上两名女子英姿飒爽,极速带起的热风抽的斗篷猎猎作响。

    哒哒哒,吁--

    马蹄停在一片林子边上,前面马上女子回头,伸手摘下斗篷,露出一张清秀的脸。

    她十五六岁的模样,明眸皓齿,青丝高束,对随后赶上停在身侧的女子笑道:“小姐,你累不累?要不下马休息一会儿,今天一定能赶到落月山庄的。”

    风雪柔也摘下斗篷,同样的年纪,却美得不可方物,肌肤雪白,光洁的额头漂浮一抹刘海,眉眼含春,不笑也带着三分笑意,声音更像出谷的黄莺一般清脆悦耳。

    “好吧,我都腰酸背痛了,就下来歇一会儿。”

    襦裙在马背上划出一个半圆,二人利落的翻身下马。

    将马匹系在树上席地而坐,拿出干粮和水,开始填补饥肠辘辘的五脏庙。

    “小姐,咱们出来也好多天了,这次老爷居然没发江湖追缉令拿咱们,我觉得好不真实啊。”彩月咬了一口包子,疑惑道。

    以往这个时候,她们应该是各路群雄抓回去的,自己这么跑回去,真不习惯。

    风雪柔不以为意的撇嘴:“可能爹这回有了思想觉悟吧,他每次都来这一招,当着武林盟主,江湖追缉令都被他假公济私了,可如何对得起那些江洋大盗,采花老贼的?”

    “小姐净胡说,老爷把江湖管理的那么好,哪里有江洋大盗,采花老贼的。”

    彩月同风雪柔从小一起长大,又生在江湖,私底下没有一点儿主仆的概念,就当做是姐妹一样处着,听着小姐如此诽谤盟主老爷,立时顶了回去。

    风雪柔当做没听到,这妮子总是和自己唱反调,她早就习惯了,寻思着开口:“彩月,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买点儿礼物贿赂贿赂我爹?兴许他一高兴,以后就再也不会对咱们动用江湖追缉令了。”

    然后她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甚至还有那么一丢丢后悔:“你说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孝敬孝敬他老人家呢?”

    彩月轻哧一笑:“难得小姐还有这份孝心,如果被老爷听到,不知道会不会在祖宗祠堂燃上一夜的香火?”

    “那是干什么?”

    “祖宗显灵了呗!”

    嗯?

    下一刻,风雪柔就叉腰瞪眼的恐吓:“彩月,你是不是讨打了?”

    “小姐打的过我吗?”彩月把脖子向前一伸,脸上挂着欠揍的笑容。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风雪柔深呼吸好几次,纤细的手指点着空气:“彩月姑娘,你记着,总有一天本小姐会把你打的趴在床上三天三夜,以报这么多年被你耻笑的大仇。”

    彩月微怔,扫了她一眼,摆弄手里只剩一点的包子,然后一口塞进嘴里,一脸嫌弃。

    “这句话小姐从七岁说到了十七岁,估计还会说到七十岁。真希望那时候我还没有老到听不清了。”

    风雪柔:“……”

    她刚要发飙,突然听见有大队人马从大路的一端呼啸而来。

    马蹄卷着沙尘,淹没大半队伍,眨眼间到了眼前,疾风般飞驰而过的刹那,她看清了那个为首的男人。

    俊美绝伦的面庞如同精心雕刻的完美,剑削浓眉,深沉的双眸紧紧注视前方,手中缰绳勒的绷直,扬鞭策马,墨黑色斗篷被气流鼓动,咆哮,王者之气浑然天成。

    终于马队尽数远去,风雪柔再也忍不住抹了一把脸。爆出了晴天霹雳:“你们这群滚球,赶着去投胎啊跑那么快?害本小姐吃了一嘴沙子。”

    风雪柔被沙尘糊的灰头土脸,鼻子和嘴唇上还有沙粒,全身上下只有那双灵动的眸子是清澈的。

    心里愤愤不平就想找人一起骂街出气,转身却发现彩月已经不在,巡视一番,竟看见她居然跑到了很远的一棵大树后面避难?

    “彩月,你这没良心的姑娘,自己跑那么远,竟然把本小姐留在这里吃尘土?”

    风雪柔气急败坏的大吼,并暗自凄凉,谁家小姐有能她悲催,摊上这么一个自私自利,丝毫不懂舍身救主的婢子?

    尘烟散去,彩月总算跑了过来,脸上没有丁点儿悔意。

    “是小姐最先看到有马队来的,小姐不跑,我以为小姐是想近些多看那男人几眼呢,毕竟长的还真是挺好看的。”

    “......”

    风雪柔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了,她是倒了几辈子霉呀?居然遇人不淑,这妮子就是她前世的冤孽。

    嬉戏打闹费去一些时辰,月牙升到树梢,主仆两个才姗姗到达落月山庄。

    夜色里,落月山庄不同于往日的灯火通明,整个庄子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静谧而诡异。

    “彩月,你说咱们离去这些时日,我爹爹是不是倾家荡产了?怎么连灯笼都舍不得点了?”

    风雪柔翻身下马,可她刚要进去,就被随后下来的彩月一把拉了住。

    “嗯?彩月......”

    “嘘!”彩月立刻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秀气的小脸冷凝沉重。

    察觉到彩月紧张的神情,风雪柔心里咯噔一下,还是将后面的话咽进了肚里。

    她知道自己的武功没有彩月的三分之一,听觉更是不及,此刻彩月这般严肃,莫不是察觉到山庄里出了事?

    彩月聆听一阵,扭头压低了声音:“小姐,山庄里有人在打斗,来人全是绝顶高手,看样子已经杀死了不少人!”

    “什么?!唔……”

    风雪柔惊骇出声,立刻被彩月捂住了嘴巴。小声劝道:“老爷武功高强不会有事的,咱们从后门偷偷进去,记住,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惊慌,不要喊叫。如果不能救出老爷,小姐更是万万不能有事。”

    风雪柔消化着这些话,最后别无选择,只得含泪的点头。

    落月山庄后门,门扉大敞,显然那里有人进出过,彩月带着风雪柔沿着墙边小心翼翼的前行。

    一路上,从一具尸体到两具尸体,再到大院密密麻麻的尸体,或仰躺,或趴伏,或蜷在角落,或挂在树上,每一个都是她们熟悉的面孔,却是死的异常凄惨。

  • 第二章 血债

    月儿悄悄升到半空,洁白的光辉照在那些尸体上,那流淌的暗色液体透着一股股诡异的气氛。

    风雪柔努力忍着不让自己呜咽出声,怎么自己才出去几天家里就天翻地覆了?

    绕到厅堂门外,隐隐听到了有人说话,两个少女登时蹲在花墙边上。

    那里是整个山庄唯一一处有光亮的地方,透过敞开的堂门,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一切。

    一个女人被绑在柱子上,身上挂满了血痕,十几个黑衣男人站立两边,一个身着锦袍高大的身影,挥手间捏住女人下颚。

    昏暗的灯火下,那男人鬼斧神工的俊脸寒气逼人,一双深沉的眸子死死锁着眼前的满脸血污的女人,磁性魅惑的嗓音说出的话语,竟是那样的冰冷刺骨。

    “贱人,你赶快告诉本王,这落月山庄是不是有密室?风水痕受了重伤不可能跑的远。”

    是他?

    风雪柔瞳孔不断扩张,是在半路上遇到的那个混蛋,他敢......

    “唔--唔--”

    眼泪汹涌而出,她挣扎着想要冲出去,却被彩月捂着嘴,紧紧箍在怀里。

    那柱子上绑着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风雪柔的母亲,武林盟主夫人,段柳。让她怎么可能控制的了自己?

    已经掉了半条命的段柳,狠狠瞪着那男人,疯狂的大笑起来:“韩溟奕,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说的,你这卑鄙小人,总有一天人神共诛。”

    “人神共诛?哼!也许吧,本王也期待着有那么一天,但是你们已经看不到了。”

    韩溟奕弯起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唯独那抹冷酷依旧让人不寒而栗。

    蓦地,他松了手,也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条帕子,仔细的擦拭修长的手指,在帕子被甩出去的同时,眸光变得阴狠毒辣。

    “来人,给她服断肠杀。本王倒要看看她的嘴巴还能有多硬。”

    凌厉的视线如寒刀一般刮在段柳的脸上:“无论如何,今日本王一定要找到风水痕,一定要拿到《天玄决谱》。”

    只见一个黑衣人应声上前,伸手间指缝出现一颗深红色的药丸,一手捏开段柳的嘴巴强行塞了进去。

    立时,段柳的脸部开始扭曲,身体也跟着抽搐起来,在外面看来还有一滴血从她的眼角滚落下来,然后脸部手背都开始龟裂。

    “呃......啊......好痛......”

    段柳终于痛呼出声,可是她再怎么撕心裂肺喊叫,也无法减轻身体传来的痛楚,仿佛哀嚎只是她能做的唯一反应,毫无作用的反应。

    痛到不能,指甲扣着柱子,发出“吱吱”的抓木声,一声声惨叫充斥在这夜里,像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令人心惊胆战,毛骨悚然。

    不出片刻,段柳的脸就已经血肉模糊,只有汩汩的血在流,什么也看不见。

    血珠滴落,那一道沾血的眸光中,她恍然看到花墙边两个抖动的影子。

    血红的瞳孔倏地睁大,待看的真切,那里赫然是彩月死死钳制着她疯狂挣扎的女儿。

    段柳心中慌乱,终于做了一个决定,她要用血泪来诠释她的恨意,凭着最后力气呼喊:“韩溟奕,罗刹国肃王又如何?你无法将我风家赶尽杀绝,总有一你会死在我风家儿女手上,你会血债血偿,唔……”

    只这一句之后,那个喂下段柳吃断肠杀的黑衣人大惊:“王爷,她咬舌自尽了。”

    韩溟奕微敛着双眸,再度睁开,眼中尽是杀伐。

    “搜,就算把望月山庄翻过来,也要把风水痕给本王找出来。还有,风家的一双儿女。”

    “是!”

    在黑衣人出来之前,彩月已经连拉带拽把风雪柔拖到了另一间院落。

    “彩月,你让我回去,我要去救我娘,你让我去救我娘。”

    风雪柔哭成了泪人,她在彩月的怀里抻扯,整个脑海都是段柳惨烈的身躯,把她的心紧紧抓着,无法呼吸。

    “小姐,夫人已经死了,她看到我们了,她临死前说的话就是希望你好好活着,你听不出来吗?”

    “我不管,我要去救我娘,如果我娘都死了我就陪她一起去死。”

    “小姐,你听我说……”

    彩月蓦然住了嘴,像是听到了什么,旋身将风雪柔按在黑暗的角落。

    夜色里一个黑衣人匆匆跑过,应该是奉了命令搜查落月山庄的。直到他消失,她才收回视线,含泪抱着她的小姐。

    “小姐,夫人真的已经死了,可是老爷还没死,大少爷也没死,我们还要去找到他们。”

    “我爹?哥哥?”风雪柔如梦初醒,悲痛的眸里顿时闪过不安:“对,还有爹和哥哥,我们快去找。”

    穿过高高的石拱门,她们悄无声息的来到风水痕的书房,这里貌似被人找过了,到处狼藉一片。

    “小姐,你确定老爷在这里吗?”彩月小声问道。

    这书房说大不大,一目了然,若是藏着两个人怎么会看不到?

    方雪柔眉心微微锁着:“小时候跑进来玩耍,我的确看见过爹在这里进了一间密室,咱们分头找机关。”

    两个人窸窸窣窣找了一阵儿,又摸又拧又转,该翻的也都翻了,始终没有哪个是打开密室的机关。

    彩月的耳朵动了动,瞬间紧张起来:“小姐,他们朝这里来了,你赶快想想机关到底在哪儿啊?”

    双拳难敌四手,现在仅凭她们两个人的力量,肯定必死无疑,尤其是那个高大的男人,只听他说话气力浑厚,就知道武功非比寻常。

    “这么多年我也没记清楚啊。”

    风雪柔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手下的动作扒拉的更欢快,一个瓷器掉落,啪的一声,在这暗夜里很是响亮。

    “那间屋子有声音,走,去看看!”

    外面有人喊了一嗓子,然后就传来一阵急伐的脚步声。

    彩月嗖的冲到风雪柔身前,长剑出鞘:“小姐,你放心,就是我死也会护小姐周全的。”

    风雪柔很感动这么危险时候,彩月还没有丢下她,但是她不能让彩月陪着自己白白送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