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亲爱的黎先生、黎霂言顾卿遥岳景峰小说

亲爱的黎先生

黎霂言顾卿遥岳景峰小说

主角:黎霂言,顾卿遥,岳景峰 标签:正剧、宠文、爽文、重生、

濒死之际,未婚夫感动求婚,目的却是为了她手中的股份继承权。重回18岁,身份神秘高冷的黎霂言竟然主动伸出了援手,成为了她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在黎霂言的帮助下,顾卿遥发现前男友和闺蜜早有勾结,父亲外面也有人了。当隐情浮出水面,黎先生的真面目也渐渐暴露……

前尘远歌 状态:完结

黎霂言顾卿遥岳景峰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重生在一切开始之前

    “你真的愿意娶我吗?”顾卿遥看向眼前的岳景峰,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她追了岳景峰那么多年,可他从未给过自己回应。

    可是此时此刻,岳景峰竟然出现在她面前,不顾她因为车祸已经高位截瘫,竟然在病房里向她当众求婚。

    洁白的花纱,偌大的钻戒,简直像是偶像剧的情节一样。

    顾卿遥费力地抬眼看向眼前的岳景峰,眼底满是歉疚:“谢谢你,景峰,可我真的怕拖累你……”

    “没有拖累!卿遥,以前我怕配不上你,可是现在……我真的不想再欺骗自己的真心,未来的日子,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岳景峰轻轻捋顺了顾卿遥的鬓发,眼底满是深情。

    顾卿遥的眼泪落了下来,忍不住抬眼看向旁边的林夏雪,简直说不出心底有多么感动:“夏雪,你也帮景峰一起策划了这个惊喜给我,是吗?”

    “那是自然,你是我的闺蜜,你幸福我才能幸福啊,你都不知道,你变成这样子,景峰学长心底有多么自责。”林夏雪靠过来,眼眶也微微红了。

    顾卿遥咬紧下唇,良久方才哀求道:“景峰,你先出去一下好不好?我有话要对夏雪说。”

    岳景峰迟疑了一瞬,在顾卿遥脸上落下一吻:“乖,少说点话,别累到自己。”

    顾卿遥笑着应下,岳景峰这才走了出去。

    病房里面只剩下顾卿遥和林夏雪了,林夏雪定定地看着顾卿遥指间的钻戒,没来由的,顾卿遥就觉得林夏雪的眼神有点古怪,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顾卿遥低声道:“夏雪,你是喜欢景峰的,对不对?”

    林夏雪像是被戳中了痛处似的,立刻跳了起来:“怎么可能?卿遥,你可千万别多想!”

    顾卿遥摇摇头苦笑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感受呢?但是夏雪……你看看我,我都是个废人了,我和景峰在一起还能怎样呢?夏雪,算是我求求你,求你替我照顾景峰吧,他是个好人。”

    林夏雪的神色如遭雷击,她像是克制不住要说出什么了似的,却又默然噤了声:“你别胡说了,既然景峰学长喜欢的是你,你就安心准备婚礼就是了,不用想那么多,而且……”

    她话还没说完,岳景峰就匆匆推开了门:“卿遥,你看我拿的什么?”

    “什……”

    顾卿遥呆呆地看向眼前的结婚证,哑声道:“景峰,”她试图伸出手,指关节却是动弹不得:“谢谢你……我爱你。”

    “我也爱你。”岳景峰眼底满是柔情蜜意。

    “我还要去民政局补办一些手续,你好好休息。”岳景峰想了想,像是不放心似的回头问道:“你愿意嫁给我的,对吧?”

    “我愿意,我愿意。”顾卿遥已然泣不成声。

    岳景峰这才松了口气似的,匆匆出去了。

    明明失去了全部,却又好像因祸得福。

    “让顾小姐好好休息吧,”医生提议道:“病人经受了那么大的心理波动,下面要安静输液了。”

    林夏雪道:“那卿遥我也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好。”顾卿遥轻声道:“谢谢你,我真的很开心。”

    林夏雪也笑了笑,这才掩上了门。

    病房骤然变得很安静,顾卿遥费力地看向指间的钻戒,还是忍不住微笑。

    自私就自私吧,她真的太喜欢岳景峰了,喜欢到了骨髓里。

    她混混沌沌地睡了一会儿,外面似乎是过去了几个医护人员,顾卿遥动弹不得,听力倒是变好了些——

    “里面就是顾家那大小姐吧?”

    “可不是,哎呀,可怜人见的。”

    “那岳少怎么会娶她啊?都这样了,估计连孩子都生不了吧。”

    “生不了就不生了呗,你看她那个样子,估计也撑不了几年了,到时候顾家的钱还不是都到了未来女婿手里?”

    外面传来低声的笑,顾卿遥心底一阵怒意,手指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说岳景峰,她的景峰哥哥才不会算计这种事!

    “别瞎说,我看岳少对里面那位也算是够好了,这个时候能在一起的,那是真爱啊!”

    “鬼的真爱,我听说这个顾小姐追了岳少不知道多久,岳少都不带搭理的,怎么一出车祸就立马求婚了?还有你没听说吗?这顾小姐天天装得像是个名门淑女似的,那身子早就被人破了,啧啧,依我看啊,这里面的隐情多着呢!”

    “还真是!说起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顾家女儿都这样了,顾先生到现在都没有露过面,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亲生的……”

    说话的人走远了,顾卿遥却只觉如遭雷击。

    顾先生?他们在说的,难道是父亲顾彦之?

    父亲一直没来过医院看她?这……怎么可能!

    顾卿遥想要挣扎起来去找母亲询问,却意识到自己根本连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她颓然地倒下去,就听外面传来一阵阵争吵声:“你们凭什么拦着我?她是我的女儿,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妈妈……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连告知我女儿都不能吗?”

    是母亲念宛如的声音,带着惶急和绝望。

    顾卿遥拼命地睁大双眼,想要出声回应外面的女人,却发现自己忽然失声了。

    说起来她也是感到奇怪,刚才她还能使上力气的,怎么这会儿一点劲也没有了?还有她刚才明明能说话的,怎么现在就不能了?

    外面传来念宛如近乎崩溃的哭声,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一向温婉大方的母亲如此狼狈?

    顾卿遥疯了一样地想要挣扎起身,却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她只能死死盯着天花板,耳畔传来念宛如绝望的呼声——

    “卿遥,卿遥你听着,你的车祸就是他们一手策划的!他们就是想要害死你啊……你谁也别信!谁也不能相信!啊!”

    挣扎声,还有叫骂声,顾卿遥听不真切,却知道念宛如是被拖走了。

    他们?

    他们是谁?

    车祸难道不是意外吗?

    顾卿遥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沌,而更让顾卿遥感觉恐慌的,是那顺着血管流入体内的药剂,她开始呼吸困难了。

    难道她无力和失声的原因,是药有问题?

    谁,是谁要害她?

    高浓度的药剂涌入血管,顾卿遥感觉自己的心脏跳速越来越快,逼得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她张开嘴,连每一次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顾卿遥拼死挪动身体,却也仅仅只让病床抖了一下。

    她狠狠瞪着那瓶点滴,眼底充满了血,像是要炸裂开来一般。

    无助和绝望席卷而来,最后的最后,她的手还是颓然地垂下——

    结束了。

    原来从狂喜到整个世界被倾覆,不过就是这么快而已。

    顾卿遥不禁想象,自己的死相有多狼狈……

    真是可悲啊,直到自己死去,她都不知道想害她的人是谁……

    不甘心……

    死也不甘心!

    如果有来世,她一定要揪出幕后黑手,让他将这一世的罪孽尽数偿还!

  • 第2章 忘得一干二净

    顾卿遥是在一阵昏眩中醒来的。

    眼前尽是衣衫鬓影,顾卿遥费了好一会儿功夫,这才看清自己的处境。

    “顾小姐,再喝一杯吧,你今天不是十八岁吗?出来玩啊,就不要太拘束着自己。”对面的人不是岳景峰又是谁?

    顾卿遥难以置信地看过去,几乎是脱口而出:“景峰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岳景峰似乎也怔了怔,伸手就要扶顾卿遥:“顾小姐是不是有点喝多了?没事吧?要不要我扶顾小姐去房间休息?”

    等等……刚刚十八岁!

    顾卿遥清楚地记得,前世也是这一天,她为了庆祝自己成年了,在父亲顾彦之的纵容下来了酒吧,而就是这一夜,她的人生开始一落千丈。

    流言蜚语压都压不住,海城的上流社会就那么大,后来她依然死皮赖脸地赖着岳景峰,岳景峰的态度却是愈发疏离了。

    而现在,她回来了!

    回到了一切开始之前!

    顾卿遥毫不犹豫地咬向自己的舌尖,剧痛让她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得到了短暂的清醒,她抬眼看向对面笑得一脸温和的岳景峰,笑道:“景峰哥哥,我觉得不太舒服,我想我该回去了。”

    “都这么晚了,现在回去,伯母也该担心了,不如去楼上休息一下,反正楼上客房也多得是。”岳景峰温和笑道:“都十八岁了,总不能一直待在家里不是?”

    顾卿遥看不出异样,手却已经探向了手机,为难道:“还是不用了,我还是回去了,我不习惯在外面过夜,妈妈会急着找我的。”

    “伯父都将你托付给我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岳景峰靠近了一些,呼吸就在方寸之间,几乎贴近了顾卿遥的脸,顾卿遥下意识地往后躲闪,而他全然不知地说了下去:“走吧顾大小姐,带你看看新世界,做点有趣的事情不好吗?你也不想一直被困在笼中吧?”

    顾卿遥低着头,死命掐着自己的腿,这酒劲……是不是太大了点?

    要离开,要尽快回家去,顾卿遥感觉得到,自己整个人都愈发昏沉了。

    拨电话已经不可能了,她连抬手的动作都已经无比吃力,顾卿遥咬了咬牙,看向岳景峰,试图看出一点端倪。

    岳景峰却是笑得满面温和:“顾小姐别担心,这杯酒后劲是太大了,我给你要一杯水果调酒吧?甜甜的很好喝,或者……我扶你上去,休息一下?”

    “景峰哥哥,我真的不舒服,我必须要回家了。”

    不行,不管岳景峰是好心还是蓄意,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重蹈覆辙了!

    顾卿遥的目光定格在旁侧靠在吧台上的男人身上,男人独自一人,面前摆着的尽数都是烈酒,他的周遭满是生人勿进的气息,冷冽而慑人。

    换做平日,顾卿遥定然是不愿和这种人打交道的,可是此时,她已经别无选择。

    想起前世念宛如最后说的话——

    那么最陌生的人,反而是最让她可以信任的人!

    顾卿遥咬紧牙关,忽然一伸手死命地将人拉住了,语气娇嗔开口道:“这位先生你帮我评评理嘛,我想回家!可他就是不放我走……”

    她几乎用尽了全部的演技,被拉住的男人蹙紧眉头下意识想要躲开,目光在顾卿遥微醺的脸上定格良久,却是将顾卿遥扶住了,抬眼看向岳景峰,语气肃冷:“这位小姐让你放开她,你听不到吗?”

    岳景峰干笑一声,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在心底暗自叫苦,显然已经认出了男人的身份:“黎少。”

    黎霂言,房地产大亨,身后据说有财团支持,奈何媒体舆论对这个男人的报道也极少,他的身份始终谜团重重,也有传闻说黎霂言纵横黑白两道,因而众人方才如此噤若寒蝉。

    岳景峰根本就不明白,这尊大佛……怎么会管这样的闲事。

    黎霂言却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招呼一样,径自将顾卿遥的手拉了,声线微沉:“还记得我吧?”

    顾卿遥微微一怔,大抵是因着宿醉的缘故,她的脑子不太清醒,一片混沌,面前男人好看的脸在眼前一晃一晃,顾卿遥闭上眼,只能闻到好闻的草木香。

    分明是众人都不敢招惹的黎霂言,此时却成为了顾卿遥唯一的救命稻草。

    她死死拉住了男人的袖子,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道:“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能和他走。”

    她几乎不受控制地朝他倒下——

    黎霂言眼神一沉,下意识地将顾卿遥抱住了。

    岳景峰的脸色相当难看,他根本就不明白,顾卿遥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个黎少,而这素来不愿意多管闲事的黎霂言,居然真的会出手相助?

    他咬紧牙关,只能尴尬笑道:“既然黎少在,那我就先走了。”

    黎霂言冷冷开口:“站住。”

    岳景峰的脚就像是黏在了地上一样,一步都迈不开。

    “拉出去,搜。”黎霂言一句话,立刻就有保镖走上来将岳景峰给按住了,径自朝外拖去。

    而黎霂言的目光则是静静落在顾卿遥的脸上,唇角微弯,笑容冷峻得很:“看来你是真的将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