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锁婚蜜爱:男神太欺人、宁思年顾平生许瑞安小说

锁婚蜜爱:男神太欺人

宁思年顾平生许瑞安小说

主角:宁思年,顾平生,许瑞安, 标签:美女;豪门总裁;总裁;婚恋;班花

一年半前,宁思年母亲查出胃癌,为了筹钱给母亲做手术,她卖掉了自己一枚卵子。一年半后,母亲胃癌复发,走投无路,宁思年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凉夏初暖 状态:连载中

宁思年顾平生许瑞安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明晚等我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

    江城市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内,宽大洁白的被褥下,宁思年抱着被子微微颤抖。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视线绝佳的落地窗,早已经被宁思年拉上了厚重的窗帘,她怕,怕自己最不堪的一幕被人窥探。

    咔哒!

    是房卡解锁的声音。

    宁思年知道他来了,脑子里面不断的回放着,今天下午最后一节课,她收到的那条短信:今晚七点,希尔顿酒店1701,洗漱干净等我。

    浴室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宁思年很想掀开被子,趁着一切还没发生逃出去,但是一想到医生下的最后通牒,她的两条腿便挪不动窝。

    忍忍就过去了,这是一个星期前你就答应下来的事情,现在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难道你要打退堂鼓?

    况且,为期一年的合同,违约金高昂到卖了自己都赔不起,你没有后悔的资格!

    宁思年一直在给自己做思想工作,但是对于这个陌生的男人,她还是惊惧不已,除了合约上面,那苍劲有力的‘顾平生’三个字,她对他一无所知。

    不过用脚趾头想想,年轻有为之士,所谓的钻石王老五,会沦落到找人的,不多。

    她宁思年运气一向很背。

    或许,那就是个年过半百,满嘴黄牙,挺着啤酒肚的……

    正在宁思年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具冰凉的身体滑进了被窝,带着一股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有力的双臂从后面抱住了宁思年。

    宁思年顿时全身僵直,对方没给她太多的时间适应,菲薄的嘴唇已经吻了上来。

    宁思年闭着眼睛,咬紧嘴唇,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男人不知道一直在磨蹭什么,宁思年也不想知道,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喃:“明晚等我。”

    ……

    宁思年躺在床上半天才回过神来,扭头看了一眼床头那一沓毛爷爷,瞬间蜷缩起身体,抱着被子,埋头压抑的哭出来。

    哭了好一会儿,她才起身,在酒店的卫生间内洗了又洗,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宁思年拉高衣领遮住胸口殷红的斑点,将那一万块钱塞进包里,匆匆离开酒店。

    宁思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了这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心虚还是什么,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宁思年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但是回头看,什么也没有。

    她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包,就好像抱着什么稀世珍宝似的,站在公交站台下,等着去人民医院的公交车到来。

    十点半,比她预计的要晚了一个小时,那个男人具体是做什么的她不想知道。

    在她上公交车的那一刻,酒店对面法国梧桐树下,一辆白色的宾利里,一个穿着白色貂皮大衣,画着精致妆容的年轻女人,紧紧的攥起了拳头,修长的指甲嵌进皮肉里,直到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夫人,要不要跟上去?”

    “不,回去吧!”

    ……

  • 第2章 最珍贵的东西

    宁思年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母亲病床边的时候,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病房里面静悄悄的。

    隔壁床的刘奶奶前天刚过世,还没有新的病人住进来。

    将手里的清粥放在床头,浅睡的母亲便已经醒来,虚弱的叫了一声:“思年。”

    “妈,吵到你了啊?饿不饿,我给你带了粥。”宁思年挤出一个微笑,轻声问道。

    宁文娟摇头:“有护工照顾我,你安心上学,别这么晚来回跑,你这么年轻漂亮,路上不安全。”

    “妈,现在是法治社会了,没那么多坏人的,你放心好了。”宁思年坐在床边,伸手帮母亲拢了拢被子。

    “你这孩子,哎。”宁文娟忧伤道,“都怪我,这病拖了一年多,到底是恶化了,我说不治了,你大学还没毕业,就欠了老师几万块,以后怎么还啊!”

    “没事,我班主任是个富二代,最不缺钱,再说了,等我一毕业,挣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这几万块钱,很快就能还得上的,前几天,我一个学姐的室内设计图刚获了奖,奖金就有三万块呢。”宁思年眉飞色舞的说着,宁文娟静静的听着,眼角闪着泪光。

    ……

    到底是刚经历了一场大手术,宁文娟很快体力不支,睡了过去,宁思年这才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的躺在陪护床上。

    病房里弥漫着的消毒水味,让她猛然间想起了顾平生。

    他身上也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消毒水味,难道他是个医生?

    一想起顾平生,宁思年鼻头便有些泛酸。

    虽然他年纪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大,身材也挺好,应该是经常锻炼的,但是,对于宁思年来说,他毕竟是个陌生人。

    一个陌生人,侵占了她最珍贵的东西。

    不,宁思年,最珍贵的东西,别人有,你,似乎并没有吧?

    宁思年自嘲的笑了笑,笑着笑着,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她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转了个身背对着宁文娟,不想让她发觉自己的异样。

    ……

    第二天只有半天课,中午放学,宁思年正打算赶去医院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秀气的眉头皱了皱,接了起来:“请问,您找谁?”

    “思年,我回来了。”

    宁思年身子猛地一震,握着手机的手忍不住紧了紧,想要说话,可是声音卡在了喉咙里,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听不出我的声音来了?”对方轻笑道。

    宁思年这才回过神来:“学,学长,好久不见。”

    “是啊,快两年了呢,我下午两点的飞机,能来接我吗?”

    宁思年的脑子里面乱哄哄的,去吗?

    她当然想去。

    可是……

    咬了咬嘴唇,宁思年最后还是答应了。

    中午陪母亲吃了饭,打完点滴,看着母亲睡下,交代好护工护理事宜,宁思年回学校宿舍,翻出箱底那件粉色针织长裙,刚套上身,宿舍门被推开了。

    “哇,好漂亮,思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件长裙,是大一下学期,你过生日的时候,学长送你的生日礼物吧,学长走了之后,就没见你穿过呢。”舍友兼死党唐朵惊艳道。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