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这个捕快不太冷、江永袁紫嫣小说

这个捕快不太冷

江永袁紫嫣小说

主角:江永,袁紫嫣, 标签:武侠、女强、爽文、宠文、虐文、女扮男装

大乾王朝雍州等地遭逢水灾,但赈灾八十万两纹银却在雍州府辖境下的松平县境内不翼而飞,正在雍州主持赈灾的太子赶往松平县严令县令戴罪立功寻回失银,而破获这起无头案的重任却落在了一个顶替亡父出任捕快班首的少年身上……一场赈灾银两失窃案,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阴谋,少年捕快屡破奇案上动天听,一路破格飞升,最终竟手掌一朝刑狱大权,权倾朝野!

叶紫 状态:完结

江永袁紫嫣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湖边勘察

    轰隆!

    一声巨响,黑紫色的闪电划破天空,带着恐怖的气势直劈而下,照亮了无边无际的黑夜。滂沱大雨倾盆而下,更为这迷离夜色增添一份凄美。

    哒哒哒!

    大雨滂沱之中,一骑孤行绝尘而来,马蹄声散乱而匆忙,打乱了这片雨夜。

    那骑在马上之人,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看不清楚身形。只见她呼吸急促,身形微弓,浑身紧绷,紧紧地将身躯与马身贴合在一起。

    正当此刻,又是一道闪电呼啸而下,照亮了那趴伏在马背的人儿。

    眼角微微上扬,眸光流转间带出一分冰冷,紧抿的嘴角显示出女子骨子里的坚毅,让这张原本称得上精致娇美的容颜染上丝丝冷艳的味道。

    若是有京城之人在此,也许会认出此人。

    这女子名为袁紫嫣,不时跟随在当朝皇帝次子齐王身侧,据闻颇受齐王宠信。至于她的身份,众说纷纭。有人说,她是齐王的侍妾,因为受宠所以能常伴身侧;也有人说,她是齐王的谋士,只是碍于女子身份不能授予官职;而暗地里,还有一种说法……

    京中有传言称,此女乃是齐王暗中培植的一股势力‘百禽院’中的三大金牌杀手之一!

    单看袁紫嫣这副雨夜单骑、雷厉风行的样子,这答案,恐怕不言而喻了!

    “驾!”

    女子挥手扬鞭,遂又狠狠砸下。已经快要力竭的坐骑仰天嘶吼一声,马蹄腾飞,快速地朝着前方奔驰而去。

    快快快!

    袁紫嫣的目光紧盯着前方,眸光锐利。她这次之所以来此,并不是来杀人,相反,她是来救人的!

    想到前几天无意间在齐王门外听到的话,袁紫嫣更是心焦不已,稍微抬了下斗笠的帽檐,瞥了眼阴沉的天色,眼中神色复杂。

    眼看着时间就要赶不及了,身下的马儿却是越来越无力。袁紫嫣眸中厉色一闪,突然抽出绑在腿间的一把匕首,刷的刺入马身。

    骏马受疼,扬蹄嘶吼,失控地向前奔去,风驰电掣之间,眼看着就要撞到河里!

    袁紫嫣手上使劲,勒紧缰绳,一个翻身而下,双脚踢在马肚子上,接着反弹之力倒射而出,在一旁的草地上滚了几圈,就稳住了身形。回头望去,一旁的骏马星夜奔波数百里,早已经被袁紫嫣把最后一点精力都压榨了出来,惨嘶一声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袁紫嫣深吸一口气,透过层层雨幕望向湖面,一双水瞳骤然睁大,波光粼粼,不知何时早已蕴满了泪水。

    看着湖面上渐行渐远,就要消失在大雨中的快船,袁紫嫣银牙紧咬,握紧拳头,狠狠地捶了下地。

    “该死的!还是来迟了!”

    如今船已离岸,再想要追回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这一步慢,就要步步慢。既然那件事已经开始,再想要阻止,恐怕就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袁紫嫣骤然抬头,眯眼看着快速穿行在雨夜中的船只,手无声无息地抬起,反手握住背后长剑的剑柄。

    现在全力出手,也许,还来得及……

    握剑的手颤抖着,几次握紧却始终没有拔出来,这一犹豫,快船已经乘风破浪,驶得不见踪影。手上的力气越来越轻,眸中的情绪却越来越复杂,但最终,她还是放了下了握剑的手,眼睁睁地看着快船驶远,消失……

    翌日清晨,纷乱的脚步声、喊叫声、命令声,惊飞了枝头缠绵的鸟儿,也打破了湖边宁静的晨曦。

    一个白衣少年御马而来,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很,眉目间还带着一丝未曾张开的稚嫩,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与这一堆聚集在岸边查案的捕快相比,当真是年轻得出奇。

    可看他的打扮,那一身衣服分明是捕快班首的公服!这方圆百里之内,能够穿这件衣服的,也就只有一个——松平县捕头江永!

    到了近前,江永一个勒马,利落地翻身而下,快步向着岸边走来。

    “头儿!”

    一旁纷乱忙碌着的官差看到这个江永,纷纷恭敬地向他点头行礼。看这架势,这白衣少年在这群官差之中,竟然还是相当受尊敬的!

    “叶子,勘察得如何了?”江永眉头紧皱,一路穿过人群,拍上一个蹲在岸边勘察的官差的肩膀。

    那人闻声回头,顿时神色一喜。

    “头儿,你可算是到了!”

    这被叫做叶子的人,原名叶梓,是江永从小到大的玩伴,经常和他一起研究案情,在这一群人中也属他俩最为亲近。

    江永看着他那副喜笑颜开的样子,没好气地拍了下他的头。

    “你小子,少给我贫。快和我说说,可有什么可疑之处?”

    叶梓揉了揉脑袋,也不生气,提到案情立刻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

    “这岸边方圆几十里的地界,我们都已经勘察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有一点……”

    叶梓一停顿,伸手指了指一旁。

    “呶,就是那儿。”

    江永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匹马倒在地上,从旁边草地上的斑斑血迹可以看出,恐怕早就断气多时了。

    江永的眉头锁得更深。

    “走,过去看看。”

    说着,示意身后叶梓跟上,转身抬步就向着那马匹倒下的地方走去。

    叶梓看着他又是这种一碰到案子就“六亲不认”的样子,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认命地跟了上去,边走边迅速地交代着他们检查的结果。

    “我们已经初步检查过了,这匹马是因为力竭而亡的,要达到这种程度,最少也要昼夜不停地赶路数千里!而且,这马的尸身上,有一处极深的痕迹,看样子,像是匕首刺得!”

    这几句话的功夫,江永已经到了死马身前,稍微打量了几眼,就看到了叶梓所谓的伤口——在马的腹部偏上的位置,伤口极深,现在看来都有些骇人。

    江永蹲下,盯着马尸上的伤口,皱眉沉思。

    力竭而亡,说明昨晚定有远方之人来过岸边,而且是急赶而来。而昨晚那样恶劣的天气,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原因,才会在这个时候急赶到这湖边?昨晚发生的官银失窃案,又与这个人有什么关系?

    江永就这么蹲在岸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地上早已经死透的马匹许久。

    眉心紧锁,面色沉重,周围的一众捕快都知道,他们头儿这又是在思考案子呢。纷纷带眼色地放轻了脚步,连交谈声音都压低,更是不敢上前,生怕打扰到江永。

    半晌,江永倏地从地上起身,眼底已经有了些清明的神色,面色确实依旧冷沉。

    他心中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不过细节嘛,还有待考究。

    “走!跟我四处转转!”

    说完,江永当即抬步,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身后的叶子摇头苦叹了一声,认命地跟上前去。

    自己真是少爷的身子奴才的命,跟了这么个有理性没人性的头儿,注定只有老老实实跟着干活的命儿喽!

    江永虽然脚下动作迅速,却并非是走马观花,一寸一寸的打量着附近的环境,时而低眉沉思,时而来回踱步观察,还不时地和身后的叶子讨论几句。将所有的可疑之处都暗暗记下,心里的图景越来越鲜明。

    突然,江永脚下一停,对身后招了招手。

    叶子会意,连忙上前一步待命。

    江永附在叶子耳边,轻声吩咐道:“你去帮我把这附近的船家找来一户。记得,要可靠的!”

    叶子听了这话,眉心一跳:“你是想……”

    他与江永一起查案多年,自有一股默契,听到这话,已经隐隐猜到了江永的打算,恐怕是已经怀疑上了什么,才会找人问话的!

    江永点了点头,叶子见此,脸色也凝重了起来,不敢耽搁,转身快步离去,不一会儿就领着一个渔夫打扮的老人家走了过来。

    “这是孙叔,从小就跟着家里人出海,一辈子以这片海湖为生。对这一带的情况,没人比他更熟悉了!”不等江永询问,叶子主动介绍道。

    “如此,再好不过!”江永见此,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大……大人,不知道有什么小民能帮的上忙的吗?”孙叔有些战战兢兢地开口。

    方才他在家里整理今天收获的海货,突然就被拉了出来,看见这遍地的官兵,更是一阵胆战心惊。

    “孙叔,您且放心,我找你不过是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一下。”面对孙叔这样的普通百姓,江永从来是平和而有礼的。

    “唉唉,这可不敢当的!您只管问就是了!”孙叔哪里见过这样的官老爷,顿时连连摆手道不敢。

    江永心急案情,也不再耽搁,想了想,开口问道:“孙叔,您先给我介绍一下这附近的码头情况吧。”

    “这个好说!”说到自己熟悉的事儿上,孙叔也放开了不少,道,“这儿啊,是松平县内的白马湖码头,是这方圆百里最大的一个码头!俺家里啊,祖祖辈辈都靠着他过活呢。”

  • 第2章 来大人物了

    江永点头,暗自将对自己有用的信息记在心里,接着问道:“那昨天,这个地方可有什么船只停泊?”

    “昨天?”孙叔有些迷茫的样子,回想了半晌,才回道,“这个嘛俺记得昨儿个就只有一艘很大很好的船停在这儿过,就停在这儿,停了一整天呢!而且,那吃水线可深了!不知道藏的什么宝贝呢!”

    江永听了这话,心里有了数。

    这说的豪华大船,应该正是运送赈灾银两的船只,因为船上压满了沉甸甸的银子,吃水线自然极深。运送的原计划是从运河到了这里之后,停船补给一晚,今日再行出发,谁知道竟然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可有其他船只靠岸停泊?”

    孙叔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以示自己没有发现其余船只。

    江永皱了皱眉,接着问道:“那昨天半夜,这码头可有什么异样吗?”

    孙叔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老汉晚上睡得死,没有什么大动静都是不知道的。”

    江永心里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面上却相当有进退地没有迁怒老渔夫,只是恭谨地道了谢,派手下护送其回家。

    叶子看着江永仍旧有些愁眉不展的样子,上前问道:“怎么样,有眉目了吗?”

    “眉目是有了,只是恐怕这凶手……”江永说到此处,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

    叶子心中一沉,他跟着江永查案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他这幅样子,这案子,果真棘手!

    正当两人沉默之际,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跟在几个捕快身后,快步向二人走来。

    “江捕头!江捕头!”大老远地看见江永,那人就眉飞色舞地晃着手里的折扇喊道。

    看到这人,叶子和江永都皱了皱眉头,叶子更是小声嘟囔着:“这小胡子怎么来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人就到了二人面前,面上留着两撇小胡子,一身文质彬彬的打扮,若不是那双闪着精光的眼睛,倒还真有几分文雅书生的样子。来人正是松平县衙的胡师爷。

    “胡师爷,今儿个什么风,怎么把您老人家给吹到这地儿来了?”江永笑着开口,却是带着几分讽刺的味道。

    这胡师爷怕死的很,从不肯来案发现场,今儿个这是怎么了?

    “江……江捕头!”胡师爷似是没有听出江永话中的讽刺一般,喘着粗气,涨得通红的脸上却笑得谄媚,“江捕头,知县大人急找你呢!赶紧……赶紧随我回县衙吧!”

    听到是知县大人急找,江永才正起了脸色。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胡师爷泛着精光的小眼打量了一下四周,才附到江永耳边,轻声道:“来大人物了!”

    江永心头一跳,他早有预感,赈灾官银失窃,绝对会惊动大人物,只是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

    幸亏他早有准备,已经勘查了一番,也算是能交待地过去了。

    深吸一口气,江永回神向叶子交待:“我随胡师爷回府衙一趟,你在此看着些,带着弟兄们再细细勘查一遍,任何可疑之处统统记下!我去去就回。”

    临了,还不放心地又嘱托了一句:“记住,绝对不能让无关人等靠近湖边!”

    “江捕头,你倒是快些啊!”胡师爷急得抓耳挠腮,暗骂这个江永,真是不分轻重缓急,那位大人若是等的不耐烦,可要连累我们整个松平县的!

    再三催促之下,江永才有些无奈地随着胡师爷匆匆离开。

    而此刻,松平县知县内宅,原本一县父母官的知县大人正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不停地抬袖子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上座,一个玉面如冠的少年端坐其上。只见那少年容貌俊秀,星眉剑目,身穿一袭白锦长袍,看似简单朴素,实则却是千金难买一寸的蜀地冰蚕丝织成,日光映照之下光芒流转,却是别有一番姿态。

    那少年虽然看来也不过双十年纪,周身气势却极为惊人,非久居上位者不能有也。看来,正是胡师爷口中的“大人物”了!

    此刻少年眉心紧锁,不怒而威,眉宇之间隐隐有些忧愁神色。

    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开口道:“可是松平县知县?”

    “正是,下官松平县知县赵松拜见太子殿下!”知县一个激灵,连忙答道。

    原来上座的“大人物”当真身份非凡,竟是当朝太子殿下!

    太子皱眉,斥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这赈灾的银子竟然也能说失踪就失踪!头上这顶戴花翎是不想要了吗?!”

    知县吓得一抖,连忙俯下身去,连道“不敢!”

    太子深吸几口气,平息下胸中的怒火。他已经有多久没有如此喜怒于形色了?可这次的赈灾银失窃案,着实是让他又惊又怒。

    赈灾银两失窃,不仅仅跪在地上的松平知县罪责难逃,也会大大影响他在父皇心目中的印象,于他的太子之位十分不利。更令他心忧的是,这笔银子数值不菲,若是当真失窃,将会直接影响到雍州等地的赈灾事宜。百姓无辜,奈何受此荼毒?

    但是此刻,他需要的不是让愤怒影响了他的理智,而是一个切之可行的解决方案!

    “给本宫听好了,你此次罪责深重,本足以连诛三族,但本宫念在此事事态紧急,就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知县被“连诛三族”骇得浑身冷汗直冒,本以为赈灾银两在境内失窃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太子居然还肯让自己戴罪立功,当即一阵感恩戴德。

    “下官愿为太子效犬马之劳,任凭太子殿下吩咐!”

    “听好了,本宫只交待一次,做得好,本宫不但既往不咎还可允你连升两级;但若是做的不好,耽误了雍州等地的灾情,休怪国法无情!”太子先是冷声警告了一番,以作震慑。

    “是!下官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太子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吩咐道:“其一,民心为立国之本,绝不可动摇。本宫要你对此事严格保密,决不可走漏一丝风声!”

    “是,下官明白。”

    “其二,此次灾情紧急,刻不容缓,本宫限你两日之内寻回失窃银两,否则,定斩不赦!”

    他虽然已经命令自己的势力筹集银两送往雍州,但远水不解近渴,关键还是要找到失窃的赈灾银两,方能解此燃眉之急!

    知县擦了擦眉头上的冷汗,这话可不敢一口应下,若是出了个好歹,自己可是担待不起啊!

    “这……这……启禀太子殿下,下官能力有限,实在是……实在恐怕是难当此重任啊!”

    “这么说来,你是想让本太子现在就惩处于你了?”太子听了这话,顿时沉下脸色,冷声道。

    “下官不敢!”知县连忙趴伏在地,连声道不敢。

    “哼,”太子一挥衣袖,冷哼一声,道,“记住,你只有两天时间!否则……”

    “是是!”

    听了这话,知县哪里还敢再说一个不字?只能满口答应下来。可这心里面却是暗暗叫苦。

    这种案子,就是劳动六扇门的名捕,恐怕也得查上个十天半个月的,自己这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哪里去找什么神捕来破这种大案子啊?

    等等!神捕?!还别说,他这手下还真有个“神捕”!

    知县脑中灵光一闪,顿时喜笑颜开。

    “太子殿下,下官想到一个人,也许能够侦破此案!”

    “哦?是谁?”

    这话倒是让太子坐直了身子,有些惊异。

    虽说他将此事交给知县查办,但也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当真没指望这个小县城能有什么人才。却没想到,竟真有数得上号的人物。

    “启禀殿下,此人正是松平县的捕头——江永!”

    太子闻言,脸上有了些失望的神色。一个偏僻小县的捕头,能有什么大本事?看来,不过是被这知县拉来滥竽充数的罢了。

    想着,太子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头,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且退下查案吧。”

    知县听了这话,松了一口气,刚想要告退,却听到门外传来一阵低声嘀咕和推搡声音。

    偏头一看,这门外不是自己的师爷和捕头吗?

    江永被胡师爷一路从湖边拉到知县府内之内,从一进入知县内宅开始,他就感觉到有一种诡异的气氛。

    虽然看似和平常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但他还是能感觉到,暗里有些目光紧紧盯在自己身上。这是多年办案锻炼出来的直觉,绝不会出错!

    看来,果真是“大人物”!

    江永心里暗叹着,既然已经进了内宅,就没有再退缩的道理,当即加快脚步,跟上胡师爷。这不,一会儿就到了议事厅门外。

    江永原本是要在外等候的,哪知道胡师爷一个劲儿地推着他往里走,这才出现了知县看到的这一幕。

    见被内里的两人注意到,胡师爷小眼一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在背后推了江永一把,直接推得他一个踉跄,就进了大厅。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