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最强之都市妖孽、顾北墨灵庄小楼小说

最强之都市妖孽

顾北墨灵庄小楼小说

主角:顾北,墨灵,庄小楼, 标签:爽文、特工、江湖恩怨、复仇、

饭店美丽收银员喜欢他,白富美女总裁粘着他,窈窕美少女要追他,美女校花每次见到他就红了脸……其实被这么多女神喜欢也是件烦恼的事情,顾北:“喂!那个200多斤的美丽灵魂,你的小锤锤轻一点,老子快让你锤死了!”

苍穹 状态:完结

顾北墨灵庄小楼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留手

    “大哥,这‘津贴’能不能宽限几天?这几天……是真的没钱了!都被我拿去救急了。”

    路边的小店中,一位衣服上沾满油渍,头发花白,满脸愁容的老头正在对几名小混混苦苦哀求。

    老头身后的桌上,本就餐的乘客早就在几名小混混进来的时候慌不迭的离开了,只余下两位似是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的客人在自顾自的吃着饭。

    其中一位样貌清秀的青年神色悠闲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慢条斯理的吃着碗中的面。

    另一位中年样貌的大叔,穿着大衣,神色严肃,微微皱着眉头。

    “老大……你别听这老王八蛋骗!刚才,还有个弟兄看见他清点了把一大把钞票放进收银台里!他就是想跟您拖!不对,这哪里是拖,分明就是不想给!”嘴里叼着烟的红毛小混混含糊不清的说到。

    “嗯!有道理。我就纳闷呢,这小面馆一天天人来人往的,怎么可能没钱!?你急用……你大爷我还也一样等着钱急用呢!”站在老头右边的小混混说着,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各位大哥,我家老太婆生病了,人还在医院病房躺着呢……这些可都是救命钱啊!求求各位大哥,再宽限宽限……求求各位大哥了!”老者一看有几个小混混朝收银台那边走去,赶紧疾步上前,瘦弱的身躯挡在两个健壮的小混混面前就是螳臂当车。

    “宽限?你丫这么好的生意,还用我宽限你几天?”其中一个带着耳环,长得有些像杀马特的青年,直接对着老板推搡道。

    “小伙子,您行行好,这钱我还准备给我老伴儿……”

    “去你妈的,拿过来!”

    其中一名穿着杀马特的青年,根本不理会老头说些什么,一脚踢了过去,以这一脚的力度下去,别说是老头,恐怕就是一般中年人,也得摔个不轻,在床上躺两天。

    这一脚若是真的招呼到老头身上,恐怕他这把老骨头就得去陪他卧病在床的老伴了,说不准还得走在他老伴前面……

    “一群吸人血的蛀虫,给我住……”

    坐在面馆之中,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就已经坐不住,筷子一甩直接站起身子,可是还没有等到他把话说完,便好像感觉到什么危险一遍,刹那间侧过脸来,眼瞳瞪得滚圆。

    与此同时。

    似有东西在他的面前飞过,“嗖”的一声,仿若飞刀。

    高手!

    柳叶宛如利刃贴着混混的脸庞飞过,带给那名出言不逊的青年一些面部的刺痛感,可是后者全然没有发现,刚才柳叶飞过的时候,就已经将青年的脸上切割出一道纤细的血痕。

    柳叶深深的顶在拉面的馆的报价墙上,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惊悚感!

    由于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在场的能够注意到刚刚青年出手的人,除了刚刚的中年男子之外,剩下的几个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刚才那一刹那发生了什么。

    中年男子转头看向青年的时候,青年还淡然的坐在凳子上,捧起碗来喝了一口面汤。

    “不知道这位少侠,如何称呼?”中年男人脑海里还能回忆起刚刚那飞刀柳叶不一般的力道,转身看向青年的时候,那一阵侠气还存在俊冷的眉宇之间。

    “顾北。”青年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薄唇微张,悠悠的吐出两个字。

    中年男人对顾北心生敬佩之情,毕竟顾北看起来如此年纪轻轻,实力的确超群,实属恐怖一般的存在。

    “他妈的,非得让老子亲自去拿钱?”

    为首的一位青年,一边骂骂咧咧的环视了一圈拉面馆,一边径直的走向收银台,这种事儿,对于他们这种街头流氓来说,似乎很轻车熟路了,根本不需要老板告诉他们钱在那个柜子里。

    “求求你们,钱真的不能拿。”

    老板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对着几位混混露出了恳求的声音。

    “磨磨唧唧的…”

    青年刚准备将手伸进柜子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右手使不出一点儿力气来,很快他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了。

    五根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握住了他的胳膊,让他无法动弹,顺着这条手臂的来源,这名青年看到了一张削瘦的脸庞。

    “你他妈谁呀,给老子放开。”

    当混混看到顾北的手正握着自己手臂之时,一阵火大,直接谩骂开口,在这位混混青年开口的同时,周围的几名青年也意识到了自己老大的处境,一个个走上前来,呈包围的形式靠近顾北。

    看到这一幕以后,哪位吃面的中年男子,又缓缓的坐了下去,原本还抱着管闲事儿的心情,在这种情况下,也成为看热闹的一位了。

    “哎呦,这是咋的,还准备出来逞英雄啊。”

    一位青年吐了口唾沫,带头围上顾北,看样子是打算教训一下他,给他长长记性。

    一旁的老头看不下去了:“别动手,我给你们钱就是了,放过人家吧,跟他没关系。”

    老头紧紧攥着拳头,心里苦不堪言,自己老伴儿现在还卧病在床,已经紧巴巴的生活了再把保护费交了,自己…

    顾北嘴角微微上扬,看向周围的人,脸上充满了嘲讽的味道,随后指了指其中一位青年,又指了指自己的脸庞,示意那名混混青年抚摸一下自己的脸庞。

    顾北这个动作做完以后,青年忽然感觉自己脸上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感,随后不加思索的抚摸了一下他的脸庞。

    “血,竟然是血!”

    当青年看清楚自己手上鲜血的时候,直接惊呼出声,在他身旁的几位,也被他忽然的举动,转移了注意力。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青年的脸上出现了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正在不断向外喷涌着血水,场景让人看了,有些骇人听闻,因为谁也不清楚这位混混青年脸上的伤口到底是怎么来的。

    “哥几个,给我弄他,把丫捶成傻叉,丢马路牙子上!”

    一直被顾北抓着胳膊的青年,大声的开口喊道,趁着顾北不注意的空挡,一拳头直接向顾北的脑门而去!

    但是,他把顾北想的太简单了,哪怕是这么近距离的偷袭,也不见得会对顾北起到什么有用的效果,后者甚至都没有正眼去看那名青年,握着对方胳膊的手掌,微微发力。

    直接让刚才还耀武扬威的青年,脸色变成了猪肝色,这种疼痛感,一点儿也不亚于掰断其胳膊的程度。

    顾北一转身,漆黑的眼眸,逐渐凝聚成为一条线,望着越来越近的几位青年,顾北面不改色,一条手臂轻轻发力,直接将那名可怜的青年丢了出去。

    哗啦!

    这位可怜的青年,跟奔驰而来的几位青年来了个亲密接触,甚至还撞坏了店里的桌子。

    “他妈的,抄家伙!”

    几位青年又怎么会服顾北呢,因为他们都认为刚才的那件事儿只不过是意外而已,接着几个人再一次冲向顾北。

    “负隅顽抗!”

    这是有史以来,顾北开口说出的唯一四个字,随后他对着四位青年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随后身形在原地缓缓的化作一条虚线。

    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缓缓的飘下一片柳叶…

    三分钟后。

    拉面馆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名苦苦哀嚎的青年,而顾北则随手叼了根牙签,走出拉面馆,走向外面的繁荣城市之中。

    “小子,下次别来这收保护费,这是人家留手了,否则的话你们连命都会留在这。”

    等到顾北离开之后,那名中年男子说道,随后蹲下身子,轻轻的拍了拍满脸是血的青年,又指了指拉面馆报价墙上的柳叶。

    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而几名混混青年看到那片柳叶之后。

    忍不住浑身发凉。

    刚出拉面馆转弯处,一阵香风袭来,随后顾北撞上了一个柔软的躯体,香气扑鼻而来,顾北下意识的伸手,却抓到了一团柔软…

    “啊!!”

    一声娇喝传入顾北耳朵之中,顾北抬头一看,那是一位美女,长相精致,五官端正,身材可畏火辣无比。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此时此刻顾北的手正好按在对方的傲人之处上…

  • 第二章 同学聚会

    “啊!”美女赶紧后退一步,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脸霎时就红了起来。

    还没等顾北开口解释,美女红润的小嘴像机关枪似的说了起来。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走路不长眼睛啊?朝哪看呢?!还看!?”美女大声呵斥。

    “是个转角,我也没办法。”顾北愣了愣神,终于眨了眨眼,冷淡的说到。

    “诶,你这人……撞了人道个歉不就行了!你还跟我狡辩什么呀!”美女撩了撩搭在精致的小脸一侧的大波浪长卷发,胸口的柔软跟着动作微微的颤了颤。

    “你不是一样没看见我?”顾北给这迎面撞来的美女颜值打了满分,况且看这一身装扮就是个富家小姐,不过这得理不饶人的语气可不是他心里的理想型。

    美女气得跺脚,扯了扯肩膀上快要滑落的皮衣,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想不到我今天还遇上这种色狼了……看来还是不能离开爹地的保护……”

    “还当自己小公主……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顾北轻笑道,摆了摆手,转身朝公交站走去。

    “诶,那什么……”美女的语调忽然变得有些温柔了,轻声道。

    顾北脑顿了顿,还是选择转过身,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朝美女疑问性的挑了挑眉。

    美女脸颊微微发红,眨了眨眼:“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借钱?

    顾北皱了皱眉,看着美女修长的双腿,细嫩白皙的小脸蛋上一改刚刚的泼辣样子,换上一副稍微有些害羞的表情,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红润的嘴唇微微抿起,好一副闭月羞花的容貌!

    加上其身上穿的衣服虽然他叫不上名字,但却可以肯定价值不菲,而她却要借钱?

    莫非她对自己有意思?

    刚刚发完工资,顾北的钱包体积还算是正常,面前站着的这位美女不论是容貌还是身材又是那么出众,说不定还能……

    顾北点了点头,故作冷淡的问道:“你要多少?”

    “五千?”美女试探一般的伸出五根修长的手指,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

    顾北差点就破口大骂了,还是忍住了,开口道:“谁在大街上跟陌生人借这么大一笔……咳,不是,这么多钱的?”

    美女抿了抿嘴:“可是我不知道打车去找我爸要多少钱啊……那个弱智保镖真是靠不住……”

    顾北抿了抿嘴,开口道:“你要去哪啊?”

    “市中心的金融大厦。”美女掏出包里的手机,看了一眼亮起的屏幕,有些焦急的问道:“你到底借不借啊!我赶时间啊……”

    不是,哪有人这么问别人借钱的?这叫抢钱吧?!

    不过看在美女的确是有急事的样子,不停搓着衣角的手,还有微微皱起的眉头都显示出她心里的焦急,顾北点了点头,套了两张一百块,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到市中心的金融大厦。”

    说完,绅士的打开车门,示意美女上车。

    美女眨了眨眼,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塞给顾北:“这个算是谢礼了!”

    说完,出租车司机踩下油门,带着美女一溜烟的消失在街角。

    顾北打开手里包装精致,绑着蓝色丝带的粉盒子,里面躺着一枚闪闪发光的戒指,上面的标签都没摘,25000元。

    顾北眨了眨眼,仔细数了数这是几位数……确认之后,吸了口气,居然还不亏……

    话说,市中心的金融大厦名属本市的最大富豪墨渊,一般在那地方上班的人,一个顶一个的精英。

    刚才那位美女,看这个傲人的身材,胸口呼之欲出的饱满,再加上本身穿戴也价值不菲,不会是墨老爷子养的二奶吧……

    顾北撇了撇嘴,将盒子揣进兜里,踏上了到站的公交车。

    昏黄的灯光下,精致的烛托,洁白的餐巾,金边的餐盘,还有盘中诱人的食物。

    这一家西餐厅就是顾北打工的地方。

    正值晚餐时刻,后厨里人来人往,彰显着这家西餐厅高涨的人气。

    顾北一门心思集中在手头的工作上,没注意到店里的小姑娘们对他略显花痴的微笑,更没注意到领班对他有些不满的表情。

    “小顾,给30号餐桌上下菜,我接个电话。”

    领班蒋晨默默的白了那群没眼力见的小姑娘一眼,把手里的托盘扔给顾北。顾北接过盘子,双手都端着一个托盘,少年看似瘦弱的手臂倒是十分有力,盘中装红酒的高脚杯都不带晃悠的。

    领班似乎觉得顾北还是太空闲了,把擦盘子和上菜的工作都交给了他,无奈顾北身手的确矫捷,在餐厅里大步快走同时也能保持风度。就算工作再多,每一件分内的工作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屌丝……”

    蒋晨望着匆忙离去的顾北一脸嫌弃,因为正是这小子一个月前的忽然出现,打破了他在员工之中的完美形象。

    原本他是这个餐馆最帅的领班,无论是前台还是服务员妹妹,都对他垂青不已,可偏偏这位少年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平衡。

    少年身材高挑,虽然略有些削瘦,却不失风度,尽管穿着服务员衣服,依然能够穿出属于自己的气质,这让原本垂青自己的小妹妹,都将择偶的标准转移到少年身上,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开始对少年百般刁难。

    奈何这些根本就没有起到一点儿作用,少年似乎并不在乎干多干少,也从没有发过牢骚,这让领班有气不知道往哪儿撒。

    “顾北哥哥,有你的电话~”吧台的漂亮小妹妹娇滴滴的喊道,柔软的手臂在空中朝顾北挥了挥。

    顾北闻言,把手里的餐盘利落的放回后厨,走到吧台拿起电话听筒。

    “同学聚会啊……我就不去了吧,我手头还有不少工……喂!喂?”顾北话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屏幕,电话已经挂断了。

    “聚会?顾北弟弟,不考虑一下带姐姐一起去吗?”吧台之中的另一个美女,伸出两条纤细而白皙的胳膊直接将顾北的胳膊抱住,一张带着精致妆容的俏脸露出妩媚的表情。

    感受着胳膊上传来的温软,顾北的内心开始泛滥出一抹淡淡的涟漪。

    “咳咳……不好意思,刘姐,我还是不去了,同学聚会无非就是各类人士在一块儿装13罢了。”

    再这么被刘姐抱着,像他这种血气方刚的少年,实在太难受了。

    “每人扣一天的工资,上班时间,成何体统!”

    一位穿着人模狗样挺着一个大肚子的中年男子,指了指吧台中的卿卿我我的两人,刘姐一看到是餐厅经理,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经理,这事儿不能怪刘姐,都扣我的工资就行了……请经理不要迁怒刘姐。”

    顾北说话的同时,看了看餐厅经理的身后,正是自己的领班蒋晨,他甚至都可以看到蒋晨脸上那一抹得意的笑容。

    “不过,倒是晨哥,今天是你负责吧台的清账吧?我都在这儿呆了这么久了,你都没过来……”顾北悠悠的提到,锋利的眼神直直地盯着蒋晨。

    蒋晨得意的微笑僵在脸上,看着经理皱起的眉头,心里不禁对顾北又是一阵谩骂。

    “你也想扣工资?这么空?一天到晚工作不做,还专打你手下的人的小报告?你怎么回事?!”经理看了看顾北,忽然想起顾北本身是蒋晨手下的人。

    “经理,经理我这不是恰好过来……”蒋晨还想解释什么,无奈大肚子经理转身就离开了,丝毫没有想听他解释的意思。

    蒋晨转头狠狠的剜了顾北一眼,赶紧上前追经理去了。

    “终于忙完了……”顾北和搭班的小李铺完最后一张桌布,小李伸了个懒腰,在一边的操作台上靠着。

    “不是还要去同学会吗?看你这样,你那群同学得多穷酸啊……”蒋晨刚讨好完经理,又跑到顾北面前耍起假威风来。

    顾北看了蒋晨一眼,转身走进员工休息室准备换衣服。

    “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被我猜中了啊?看你也不像是有什么有钱的同学,上的都是乡下学校吧你?”蒋晨说的越来越起劲,也越来越过分,不依不饶的追进了休息室。

    小李面对蒋晨也束手无策,毕竟自己还被蒋晨管着呢,虽然心里对顾北十分同情,也只能在一边默默的换衣服。

    顾北白了蒋晨一眼,不作回答。

    蒋晨看顾北无话可说,也算是自己解了气,吹着口哨换上自己的衣服,故意在手里把玩着自己的新车钥匙,虽然就是辆十来万的,不过在蒋晨看来也已经十分了不起了。

    一边抛着,一边阴阳怪气的说着,“哎呀,不知道某些人要多久才能开上车呢,或许一辈子都是坐公交的命!”

    顾北却没搭理蒋晨,将围裙和黑色衬衫脱下折叠好,迅速的完成一系列工作之后走出了餐厅,向公交车站走去。

    蒋晨也开着他那辆国产的哈佛H6故意降低速度,跟在顾北旁边,一边开一边吹着口哨,那样子就是故意显摆给顾北看的。

    就在这时,一道刺耳的刹车声传来。

    紧接着,就看见一辆路虎直接在马路上一个漂亮的漂移,冲着蒋晨的哈佛H6并了过来,吓的蒋晨连打方向盘,估计是受到惊吓,将油门当了刹车,直接撞在了路边的电线杆上,索性车速本身不快,其反应也算及时,赶紧切换了刹车,只是前保险杠凹了进去。

    蒋晨就要下车破口大骂,却看那车却稳稳的停在了顾北旁边,并认清是辆路虎,顿时就有些怂了。

    刚才他听到刹车,看见个黑影撞过来下了一跳,根本没看清是什么车。

    但蒋晨还是决定上前理论下,而下一刻他整个人却怂了。

    只见车上车窗摇了下来,一美女的坐在里面,其容颜之美,他平生仅见。

    更让他傻眼的是,前车窗也邀了下来,一个帅气的男生喊道:

    “嗨,北哥!恬姐一说你不来,我觉得不合适吧……就直接到这儿来接你了。”

    庄小楼一身白色西装,上面的暗花在门口微弱的灯光下看上去十分耀眼而高贵。

    “好久不见……”张恬红唇微张,朝着顾北勾起一个迷人的微笑。

    顾北微微皱眉,无奈的说道:“不是说我不去了么?”

    同时他也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蒋晨,叹了口气:“不知道你们硬要我去干嘛!”

    “同学聚会,我北哥哪儿能不去呀!”庄小楼把手里的烟头扔到地上踩灭,主动拉开车门,朝顾北做了个请的姿势。

    “都给你打电话了还不来,这就是你不对了。”张恬今天穿着很随意,一件紧身的黑色打底裤,上身则穿着一件牛仔外套,将修长柔美的身躯勾勒的曲线玲珑。

    张恬说着,就走下车来伸手挽住顾北的胳膊,把他往车里带。

    顾北看二人既然这么坚持,况且都堵到这儿了,再推脱也不合适了,点了点头,坐上了副驾驶。

    “诶,你走不走啊?别拦着我路啊,我这车大你一圈呢!你拦着我出不去!”庄小楼今天开了辆路虎,注意到一边的蒋晨和他的小车,有些不耐烦的喊道。

    蒋晨惊愕的看这顾北,本能的摇了摇头,怎么也没想到顾北竟然有这么厉害的朋友,注意到门口站着的几个刚下班的女同事,觉得太丢人了,赶紧上了车,把车窗弄了上去。

    ……

    顾北刚到聚会地点,先下了车,张恬和庄小楼一起去找停车位了。

    还没上楼,门口一个看似老板模样的青年嘴里叼着烟,一股子呛人的味道让顾北不禁皱了皱眉。

    来人是他的同学,叫贺程,这店就是他家的,平日里仗着家里有钱,谁都看不起,最喜欢对着没钱的同学炫富。

    “打车来的?我可听说你最近买车了啊!”

    “我没有车。”

    感受到对方流露出一抹轻视的态度,顾北懒得与之计较,随便应付了一句。

    听到顾北的话语后,贺程变得更加得意了,没想到中学毕业后,这家伙混的真惨,眼神之中也充满了嘲讽的味道,整个人也不免得意了几分。

    “顾北啊,不行就来我这,给你安排一个高薪职位,有机会可以提拔提拔你,是不是。”

    贺程正得意的说着,忽然一道黑影向着顾北飞了过来,顾北本能的接住,正是路虎车的钥匙。

    接着,庄小楼的声音传来。

    “顾哥,你真是的,家里丢着一辆大奔不开,又买了量路虎,我说你被骗了吧,路虎的排量也不小,更不环保,你这一天到晚响应环保号召,就得骑自行车。”

    “再说你这车也太大个了,我都找不到位置好停!下次你开车来接我,别开那么大个的啊!”

    本身同学都多久没聚会了,谁也不知道谁最近这家底,庄小楼这么一句话,让贺程一愣,顿时觉得脸火辣辣的。

    大奔?路虎都是顾北的?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