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双生、齐特王可可闫巧燕常飞翔小说

双生

齐特王可可闫巧燕常飞翔小说

主角:齐特,王可可,闫巧燕,常飞翔 标签:独家首发

一对暗中较劲的母女,比着放飞自我。一个45岁梅开二度,生二胎;一个23岁不甘落后。双喜临门的一天,却成为险象环生的开始。走进一个非典型家庭,看这一家典型的小日子。

知更 状态:完结

齐特王可可闫巧燕常飞翔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孩子是谁的?

    医院的走廊永远飘着一股令人紧张的气味。但产科不一样,产科的气味更加复杂。

    齐特赶紧把大拇指从嘴边移开。一晃神,指甲已经被咬出了个毛边,狗啃的一样。他瞟了一眼旁边的常飞翔,他两手撑在膝盖上,神经质的抖着右腿,眼睛直不楞登的盯着产房紧闭的门。他眼里没东西,更没看到齐特啃指甲。

    “爸,我给您打点水去。”齐特在包里摸索了一通,别说水了,连个瓶盖都没带。

    “不用,不用。说不准什么时候出来呢,再等等。不渴,不渴。”常飞翔摆了摆手,可眼睛还是没离开那扇门。

    齐特觉得周围的空气已经凝固了,他搅也搅不开,扇都扇不动。先是把旁边的岳父给定住了,现在正在从头到脚的吞噬他自己。他感觉手从指间开始发麻,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行。齐特使劲攥了攥拳头,好像手指间的力量能把这些招人烦的小东西捏死一样,但稍一放松,它们一股脑又都回来了。

    齐特正在跟手指间的“蚂蚁”战斗,产房的门吱扭一声开了。常飞翔条件反射一样的站了起来,齐特也不慢,一个箭步冲到护士跟前。

    “生了啊,女孩,母女平安。”

    齐特与常飞翔对视了一下,沉默片刻,异口同声的问:“孩子是谁的?” 

    ---------3小时前--------

    “对不起,让一下,让一下……”王可可一手托着肚子,一手提溜着包,在产科走廊上一路疾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又见这么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着急忙慌,路过的人不用多说,避之不及。但王可可还是需要不时绕过走廊上的加床,她七个月的肚子让她在这场与时间赛跑的障碍赛中略显局促。短短几步路,已经让她的额头冒出一层汗珠。

    “妈!”王可可心急火燎的推开病房的门,里面闫巧燕正坐在床上啃苹果。原本悠然自得,却被王可可这一声喊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大呼小叫的。”闫巧燕瞪了王可可一眼“挺着个大肚子还跑来干嘛?”“你也是,一点个事也汇报!不就是羊水破了嘛,离生还早着呢,你就多余告诉她!”床边正在削苹果的常飞翔也跟着挨了个白眼。

    “不怨常叔叔,怎么能不告诉我呢!怎么着我也是重要家庭成员,悄不蔫声的就生了还行?齐特也往过赶呢。医生怎么说?”王可可抹了抹头上的汗,在老常给她腾出来的椅子上坐下。

    “快告诉齐特,叫他别过来了。还早着呢,哪用一大家子人凑过来等着啊。我是过来人了,有经验。你们不用管我,管好你自己和你肚子里那位才是正理儿。”闫巧燕嘴上从没有软话,关心爱护的话也必须带着刺劈头盖脸的说。这点不单王可可习惯了,就连“半路出家”的老伴儿常飞翔和“新手上路”的女婿齐特都得习惯。因为闫护士长里外都是能人,在家里是女超人,在外面是女强人,管人管惯了,哪里知道什么是示弱什么叫服软。相比之下王可可就好多了,用她亲爸王宝建的话说:多亏没随了你妈的强势,随爸好,随和。闫巧燕虽然对前夫口中的“随和”嗤之以鼻,但这两个字还是成为了她二度择偶的首要条件。但这恐怕是个隐形条件,你如果去问闫巧燕,她自己是万万不会承认的。

    “常叔叔,医生怎么说?”王可可懒得跟妈妈争辩,她知道从她那也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转头去问常飞翔。

    “昨天夜里不是羊水破了点嘛,她还说不要紧呢,我左劝右劝才来医院。医生说因为是高龄产妇,怕羊水少孩子缺氧,建议剖腹产会更保险一点,但你看她哪会听医生的……”

    “你们不懂,能顺产还是要尽量顺产,对孩子和母亲都好。顺产的孩子呼吸系统、免疫力会比剖腹产的孩子要强。生完孩子身体也好恢复。”闫巧燕说起这一套十分娴熟,用一模一样的话她之前已经说服常飞翔很多次了。

    “妈,您现在疼吗?”王可可并没有自不量力的劝妈妈听医生的,她知道自己一没生产经验,二没有医学常识,她再多说一句,闫巧燕就会摆出护士长的架势用一句:“我自己就是学医的,我还不知道这个!”来怼她。她相信闫护士长的判断力,现在她更好奇的是生产过程有多痛苦。

    “现在隔一会疼一下,这叫宫缩,等到宫缩越来越规律的时候就快生了。嘶,你看这在就疼上了。”闫巧燕眉头一皱,开始“现场教学”。三个人聊一会,闫巧燕就教一会学。王可可紧紧握着妈妈的手,攥得闫巧燕直喊疼。

    “妈,我怕。我怕到时候疼。哎呀,现在好像就开始疼了。”

    “都要当妈的人了,瞧你这点出息。哪个生孩子的不疼啊。忍一忍就过去了。你这才7个多月,心理作用吧?”闫巧燕嘴上的刀子揦人,可握着王可可的手却没有松开。老实说,对于女儿,她比对自己还要担心。可可到十几岁了打针还哭,这个“没出息”的孩子就这样由她一手拉扯大。时间真快啊,现在这孩子也要当妈妈了。能行吗?闫巧燕都替她含糊。

    阵痛开始频繁起来,期间护士进来检查,但宫口才开了两指,确实如她判断的那样,离生还早。闫巧燕不想女儿看着自己难受,女婿一到就催着他带可可回家。王可可软磨硬泡坚持了几次,最终还是敌不过全家人的催促。四十大几,还要经历生产的痛苦,看着妈妈强忍着疼,王可可心里更疼。握着妈妈的手,她似乎能感觉到某种电流的传输,热热的流入手心,让她眼酸鼻酸,甚至连腰也跟着酸起来。王可可确实有点累了,看着妈妈阵痛,她的小心脏紧张的快要蹦出来。担心、害怕一股脑的涌上心头。她像个头一回准备上战场的士兵,要不是货在肚子里不得不卸,她早就临阵脱逃了。

    “妈,您休息会吧,我带可可回去了。”齐特说着扶王可可从椅子上站起来。

    “哎呀呀呀,等...等一下!”站到一半,王可可忽然僵住。只觉得两腿间控制不住的一股暖流。

    “妈呀,我羊水破了!”

  • 第3章 未婚先孕

    齐特吻上去了。

    多亏他吻上去了,不然现在王可可也不会躺在产床上遭罪。那天之后没多久,王可可就发现自己不得不戒烟了,虽然齐特并不反对她抽烟。他说丑女抽烟是粗俗,美女抽烟是妩媚,但孕妇抽烟就是罪过了。

    “未婚先孕怎么了?”

    “嘘,你小点声!”王可可一把揪住陆瑶的胳膊。

    “我都后悔当初没跟你姐夫未婚先孕呢,”陆瑶压低了声音:“你看我现在这么难怀,影响生活幸福感不说,还耽误我职业发展呢!”陆瑶快三十了,婚后备孕一年多,可惜一直未中签。“车牌摇号多难,我都中了,怎么怀个孩子比摇号还难!”陆瑶提起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不管是在年龄上还是阅历上,她与王可可相比都是过来人,可偏偏怀孕生子这件事倒让王可可领先了。

    “你个小丫头片子,这么年轻就当妈了。”陆瑶一脸的羡慕嫉妒,外加一点大姐姐的怜爱。

    陆瑶和王可可称不上挚友或者闺蜜。硬要扯上关系:她老板的女儿曾经跟着王可可学过琴。但每次上课都是陆瑶陪着,两个人聊得来,这样一来二往就渐渐成了朋友。说起来,这样的朋友关系只比陌生人稍微近了那么一点。但这样最好,没有交集,就没有顾虑,相处起来反倒没压力,能互诉衷肠,说说心里话。那时候陆瑶刚从国外毕业回来,是某大集团刚入职不久的行政助理,不过海归博士就是不一样,没干两年一路蹿升成行政经理。当然晋升之路如此顺利,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成了老板的太太。

    “不对呀,怎么是我领先当妈呢?你不是希希的后妈吗!”王可可知道陆瑶的痛处,故意补了一刀。

    “哪壶不开提哪壶。亲妈后妈能一样吗?”陆瑶翻了个白眼。这几年,她没少跟王可可絮叨。她心中有太多想吐槽的事,急需一个王可可这样的局外人做倾听者。一开始是工作上的压力,再来是大龄剩女找不着对象的无奈,不知从哪天开始演变成了未婚女人与离婚上司之间的爱恨情仇,再后来是当后妈的艰辛,最近常说的就是怀不上孩子苦恼。

    “你不知道,两个人没孩子真是不行。我指的是亲生的啊。婚姻是什么?就是搭伙过日子,逢场作戏,商业合作。没个孩子,你对他来说永远是外人,拴不住的…”陆瑶一边小口啜着红茶,一边给王可可上课。

    对于陆瑶的说法,王可可嗤之以鼻。她觉得女人如果需要生个孩子才能栓住男人的心,那简直太可悲了。不管是多少大道理或是再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王可可还是相信爱情。她希望两个人在一起真的是单纯的相互吸引,孩子、物质、条件这些都不在话下。她和齐特虽然算不上爱的多么轰轰烈烈,但起码有冲动有吸引。但陆瑶的话还是让她不禁联想到母亲闫巧燕,会不会真像她所说,妈妈选择再生一个,也是出于自保,想在新的婚姻中拴住老常?她是个多么强势的女人啊,怎么也沦落到如此。想到这她暗暗心疼起母亲来了。

    “女人无论再怎么要强,再怎么成功,最后还是躲不过结婚生子。你也知道,我刚回国那会,相亲相到吐,林子大了什么鸟都见过。那时候自己也真是一肚子清高,现在看来这清高是什么,就是一肚子的苦水。我讨厌死了相亲男那副嘴脸,一个个自我感觉良好,优越感爆棚。无论你多能干多优秀,他们只喜欢年轻漂亮的。我妈老说我:叫你别读博士,读个博士有什么用?人家介绍对象,一说是男博士,直竖大拇哥,一听是女博士,直嘬牙花子。好不容易碰上一个看得过眼的,想用心处处,对方还不主动不拒绝,闹半天是看上你的条件了!条件好点长相一般的大龄剩女就是那些男人眼中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陆瑶一边说一边翻白眼,说到激动处杯子里的茶晃出来洒了一身。

    “都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现在不是也钓到金龟婿了!”王可可赶紧帮着递纸巾。

    陆瑶一边收拾衣服,一边摆手:“做女人的不容易你还没体会到。”

    那时候的王可可真的没体会到做女人的难处,但现在她开始知道了,如果说生孩子是女人的第一关。

    王可可被推出产房的时候感觉很凄凉。

    十月辛苦怀胎(虽然她只怀了七个月),一朝辛劳生产,出产房的那一刻,应该如同凯旋的女将军一样,众星捧月的当一回整个家族的功臣。但事实是,只有一个人在产房外等着她,这个人不是她老公齐特,也不是她妈闫巧燕,而是她妈的后老伴儿常飞翔。王可可想哭,又不好意思哭;想恼,又没处可恼。只有一股失望堵着心口顶着喉咙,她开始回溯自己的愚蠢: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对这个生了孩子忘了老婆男人有所期待,一定是瞎了眼才会嫁给这个没房没车没户口的三无老公,说到底还是年幼无知,冲动是魔鬼,一失足成千古恨。都说一孕傻三年,原来这三年是从怀孕那一刻就开始算起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