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也曾欢喜嫁给你、白初夏严以烯傅启阳小说

也曾欢喜嫁给你

白初夏严以烯傅启阳小说

主角:白初夏,严以烯,傅启阳 标签:也曾欢喜嫁给你

白初夏爱了严以烯十年,成为他的契约妻子时她满心欢喜,离开的时候却满身伤痕。她终于妥协:“严以烯,我放过你了,求你也放过我。”他却脸色铁青,咬牙切齿:“想得美!你成为我妻子的那刻起就应该想好后果!”到最后,她没有死在他的报复里,却死在自己手中。爱一个人太痛,她发誓,下辈子再也不爱了

七楠 状态:完结

白初夏严以烯傅启阳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她只要她的宝宝

    “严以烯,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产后第三天,白初夏狼狈的跪在他面前,毫无尊严。

    严以烯的目光冰冷:“白初夏,你配当一名母亲吗?当初你爬上我的床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有今天?”

    “明明是你醉酒!明明是你把我当成了她!严以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公平!”白初夏哽咽,满脸泪痕,“我能怎么办……我爱你啊……”

    因为爱,才会答应这场协议婚姻。

    因为爱,才会明知道他含糊不清的把她错认为是另一个女人时,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

    因为爱,这怀胎十个月以来,无数次幻想着自己的宝宝是什么模样,是像严以烯多一点还是像她多一点……

    可是,她几乎丢了半条命从产房出来,连自己孩子的面都没见到过,甚至连它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爱?”严以烯讥讽一笑,“你也配?我爱的从来都是盛晚秋,就你这种攻于心计的女人,还不配到我面前说爱!”

    严以烯抬脚就走,跪在地上的白初夏忽然冲过来抱住他的腿,表情痴狂:“求求你,让我见见他,他是我的宝宝!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我跟你离婚,你想继续把我当挡箭牌也没关系的,你继续爱盛晚秋也没关系的,我都没关系的,我只要宝宝……”她卑微的伏在地上,面如死灰,痛哭流涕。

    “离婚”二字出来,严以烯额角青筋暴突。

    这个女人!

    他不能接受她和他在一起就是为了一个孩子!

    真正看清了她的嘴脸,他的耐心在渐渐消磨!

    严以烯俯身捏住白初夏的下巴,眸中满是阴鸷:“白初夏,想要孩子是吗?尽快养好身体,到时候,我把你干在床上起不来,你要几个孩子都不是问题!”

    说完,他摔门出去。

    剩白初夏一人跪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她只要她唯一的宝宝,她十月怀胎的痛,他怎么能懂?

    白初夏生产时差点要了半条命,在加上思虑过重,身体恢复较慢,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期间除了月嫂外,竟没有一个人来看她。

    半个月后,她终于又回到了严家。

    到处都没有宝宝的身影,问佣人,也是一问三不知。

    “别找了,姐姐。”盛晚秋一身优雅高贵的出现在客厅里,脖子上戴的项链是ES的最新款天价系列,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和随便一套睡裙,脸色苍白的白初夏形成鲜明对比。

    白初夏不理她,继续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过去。

    她相信,那也是严以烯的宝宝!无论如何,严家都会好好待它的!

    她只想要见见她的孩子而已。

    盛晚秋好整以暇的看着白初夏着急的模样,笑道:“别找了,你的孩子在我手里。”

    白初夏身形一下僵住,反应过来后立即冲到盛晚秋的面前:“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孩子在我手里,以后会喊我妈妈,喊以烯爸爸,对了,他每晚都哭,我实在受不了了只好把布条撕了塞他嘴里,这样他才能安分些……”

    白初夏目眦欲裂,心脏像被刀绞似的,但她不知道,盛晚秋的下一句话,才是真正致命的毒药。

    “他真是太调皮了,果然什么样的女人会生出什么样的孩子……哦,对了,你肯定连他是个男孩都不知道,他刚生下来我就抱在怀里呢……我还准备让他在窗台上吹吹风,说不定第二天就发烧不吵了,反正我和以烯还年轻,以后有孩子的机会大的多……”

    “盛晚秋!你个婊-子!你不怕报应到自己身上去吗?!你不得好死!”白初夏狠狠的揪住盛晚秋的头发,发疯似的扇了她一巴掌。

    一只大手忽然横空制住她,力道大的像是要把骨头捏碎。

    “白初夏!”严以烯深邃强悍的眼底浮现一抹浓郁的厌恶之色:“你又发什么疯!”

  • 第二章 发疯也要有个度

    “我发疯?严以烯,你不问问她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孩子的!”白初夏看着严以烯,目光隐忍而痛苦。

    她多希望能揭穿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要回自己的孩子。

    盛晚秋泫然欲泣,神情楚楚可怜,脸上的巴掌印越发明显起来:“我没有……以烯,你信我……我来找姐姐是想看看她好不好的,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突然打我……肯定是我做的不好,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以稀,你别怪姐姐……”

    白初夏瞳孔骤然一缩,急得跳脚:“你撒谎!盛晚秋!你刚刚明明不是这样说的!你为什么到现在还要装!”

    盛晚秋翘长的睫羽上沾满了泪珠,柔柔弱弱的贴在严以烯的肩膀上。

    白初夏急火攻心,很想在严以烯面前把这个女人的面具撕下来,她刚扬起巴掌,手腕就被狠狠一折,钻心的痛顺着血管一路传到心脏的位置。

    严以烯的嗓音冷的不像话:“白初夏!发疯也要有个度!本来还想让你见见孩子,看来你今天的精神状态不对,不适合见孩子!”

    说完,他直接搂着盛晚秋的肩膀走出门。西装笔挺,身上凌厉的低气压褪去,低头看盛晚秋的瞬间,墨色的头发打下来,轮廓竟有些柔和。

    “以烯我错了,我不该诬赖晚秋,我真的错了,我都是太爱你才编这种谎言,求你让我见他一面,求求你……” 白初夏捂着发痛的手腕,看着那两个人携手离去,她心脏抽痛,道歉的话下意识留说出了口。

    只要能见到儿子,即便要她给盛晚秋道歉也在所不惜!

    可惜,从始至终,严以烯脚步没停,甚至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她。

    她突然很想嚎啕大哭一场。

    她觉得,她的人生,彻头彻尾就是一场笑话。

    她暗恋了严以烯十年,因为他喜欢的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盛晚秋,这十年里,她只能卑微的掩藏着自己的爱意,远远的看着,偷偷的羡慕着。

    直到,严以烯需要一个契约妻子来保护盛晚秋。

    她自告奋勇,签署下合约:有名无实,期满两年离婚。

    一场酒醉后的意外,一切都变了。

    她的肚子大了起来,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眼中的爱意越来越浓烈。他偶尔会侧耳贴着她的肚皮,和宝宝说着话;他偶尔会亲自下厨,围着围裙为她做羹汤;他偶尔会带她一起去上孕妇班,两个人认真做着笔记,彼此脸上都是初为父母的喜悦……

    十个月里,她陷在他编织的温柔陷阱里,不可自拔……

    曾经,她甚至以为,他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丈夫,而她会是最幸福的妻子、母亲……

    是她忘了,他们之间还插足着一个盛晚秋……

    “少奶奶,打起劲来,明天中午去少爷公司一起吃个饭,服个软,认个错,少爷就不生气了。”保姆看她可怜,小声提议。

    “是吗?”白初夏脸色恍惚。

    现在连她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