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独家盛宠:小野猫,束手就寝!、骆悠然席沐宸墨风小说

独家盛宠:小野猫,束手就寝!

骆悠然席沐宸墨风小说

主角:骆悠然,席沐宸,墨风 标签:

被心爱之人背叛,险死还生,骆悠然一心只为报仇,却被另一个似敌非友的男人缠上。身为顶级佣兵,骆悠然从来不怕动手,然而,遇上男人以武力镇压为辅,厚脸皮和真心为主,展开铺天盖地的攻势,只有束手就寝的份儿。

芷淑 状态:完结

骆悠然席沐宸墨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夺宝复仇

    “风,我说过,我就是你的腿。”

    A市,玫瑰会馆包厢外,骆悠然回想起自己的承诺,推门而入。

    屋内的真皮沙发上,侧卧的男人正在假寐。

    他一头略显凌乱的黑发,身上稍有褶皱的衬衣两粒扣子解开,性感的胸膛半露,能隐隐看到壁垒分明的腹肌……

    骆悠然迈开纤细的腿,扭动着身子到了他的跟前,娇软地坐在男人的怀里,魅惑地一笑,柔声道:“席少,悠然来陪您喝酒了。”

    “陪酒?”席沐宸挑了挑眉,禽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他修长的手臂一把托住了她的腰部,语气添了几分戏谑,说道:“这绝代的容颜和身段,光喝酒可不就可惜了。”

    骆悠然一身火红色晚礼服勾勒出玲珑的身段,开叉的下摆拽地,露出白皙修长的玉腿。

    被打量得有些不自在,她挂着颠倒众生的笑容,抚上他结实的胸膛,上下摩挲:“席少,今天就让悠然陪您尽兴。”

    她的声音媚骨,撩人心弦,话音刚落,席沐宸一手扣住了她的腰身,一手猛地撕开了她的衣领。

    “那我就成全你!”

    “嘶!”

    骆悠然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她胸前黑色蕾丝的内衣顿时暴露在空气中,上端莹白的丰盈紧紧地贴在了他结实的胸前。

    那双漆黑的眸子看似漫不经心,却像一盏隐形的摄像头,明察秋毫。

    “席少,您弄疼我了,快松开。”骆悠然极力保持着镇定,带着盈盈的笑意推拒他的手。

    席沐宸却越扣越紧,手在她后背游走,附身在她的耳边慵懒地说道:“既然是陪酒的,你应该知道这陪酒的规矩。除非,你不是。”

    他格外加重了‘除非,你不是’,骆悠然心头猛地一颤。

    她深吸了一口气,低垂的眼神一冷,不动声色的将手里的杯酒再次递出:“席少,您先喝了这杯酒,要做什么,我都可以呢。”

    席沐宸漆黑的眸子紧盯着身下的女人,她一双狭长极美的凤眸,眼形似若狐狸眼,周围略带薄红,眼尾上翘,风情娇娆,眼神迷离,媚态毕现。

    一张菱形小嘴一张一合极为诱人,这一刻让阅女无数的席沐宸都出了神……

    就是这个时候!

    骆悠然抓住机会,敛去了脸上的笑容。

    她迅速拨了下右手食指间的黑宝石戒指,底座上瞬间弹出不到一厘米长的尖刃。

    薄亮锋利,寒光冷熠。

    “说!血镯在哪里!”她冰冷的声音,含着像刀子一般锋利。

    右手食指间黑宝石戒指尖锐的锋凌,正抵在席沐宸的颈间大动脉。

    席沐宸明显感觉到脖颈抵着冰冷的伤口,不挣扎,很配合的起身,笑道:“果然玫瑰都是带刺的……”

    骆悠然不跟他废话,警惕性极高,“闭嘴!本小姐给你两个选择,一告诉我血镯在哪!二撤销今晚压轴的拍卖品!二选一!”

    她凛冽的目光让席沐宸眉心重重一跳,这个女人简直是嚣张至极,却又该死的迷人。

    令他生平头一次对一个女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席沐宸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嘴角微勾,不慌不忙地理过她的黑发,慵懒地说道:“这两个我可都不怎么想选,可偏偏对你有兴趣。”

    骆悠然哪里受到这般羞辱,她勾起了一抹刺骨的冷笑:“好!那姐姐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说完,她右指的黑宝石戒指立马弹出锋利的刀刃,再次抵在男人的大动脉,眸子狠眯,手就要在那脖子划过时。

    钻石耳钉上按的的耳麦,响起了墨风的声音,“悠然,情况有变,我找到血镯的下处了!就在╳╳╳的货车上,你先撤退。”

    什么!

    声音小到只有她自己能听见,她几分差异。

    墨风是她的老师,也是她的恩人,这世上她唯一的亲人。

    十年前,墨风为了救她,伤了腿,她答应过他,从今以后,她就是他的腿。

    因为她爱墨风!胜过爱自己!

    墨风告诉她,这血镯关乎着,她父母被暗害的线索。

    今日席沐宸暗自拍下血镯,她接到消息后,特意打扮的妖娆妩媚,亲自出马。

    不仅是为了夺宝,更为了复仇!

    骆悠然的一举一动都悄无声息的落入席沐宸眼底。

    她关了耳麦,冷眼看着席沐宸,“转过身去!”

    席沐宸神色淡然的转过身去,骆悠然对着他后脑就是狠狠一记手刀。

    他吃痛,顺势倒在沙发上,骆悠然神色嫌恶的看一眼他,一只线条纤细优美的小腿迈出,鱼嘴高跟鞋踩在羊毛地毯上。

    骆悠然从窗外爬出,透过光滑的壁面可以看到女人妖娆艳丽的面容。

    等门外助理王叔进入包厢时,吓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席少,您没事儿吧?您明知道那女人有问题,为何还让我们放她进来。”

    席沐宸用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笑的邪魅:“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王叔沉吟片刻,低声道:“席少,她的戒指,恐怕……都知道顶级佣兵之王‘火狐’最爱用尖而薄的利器杀人,这女人似乎很像她,如果真是,恐怕血镯不保啊。”

    席沐宸闻言,挥了挥手表示不必,随即不紧不慢地吩咐道:“我今天拍下的血镯,还在运送途中,调换了,你亲自去给我取来。再派人给我跟着这个女人,然后……”

  • 第2章 反目成仇

    停车场,押运货物的两个保镖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唉?伙计,你说这血镯到底有什么用啊?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买?”

    “切,谁知道呢!要是老子的话,绝不会花个几千万买一个无用的东西,应该拿钱去泡妞才对嘛,哈哈……”

    货车车底,骆悠然换了一身黑衣,隐藏在车盘下。

    听着车里的声音,她可以确定只有两个人押送血镯。

    她身形如鬼魅般从车底移出,敲了敲车门,对着车里的两个男人叫道:“嘿!”

    “砰。”

    “砰。”

    被吸引过来的男人先后被骆悠然的消音手枪解决,动作一气呵成,只用了不到两秒时间,男人倒在车座上。

    骆悠然看到车座上放着一个黑色盒子,她打开车门,兴奋的拿出盒子。

    “砰!抓住她!”

    身后突然飞来一块石子,骆悠然的膝盖被击中,跪倒在地。

    一左一右的黑衣人立马涌了上来,将她按在了地上。

    她捏紧了拳头,望见地上的石子时,不敢相信地抬起了眸。

    那辆熟悉的轮椅上,出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墨风!

    “风,你怎么来了?”她慌张地问着。

    墨风一身黑衣,寸头,浓眉大眼,嘴角正带着残忍的冷笑,望着她回答:“这些年听命与你,不过是想要借你之手夺得血镯,可如今已经完事了。”

    她如同被雷劈中,死死地拽紧了拳头,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苦进了心窝说不出话来。

    她一直当他是唯一的亲人!她对天下人残忍,都对他下不了手。

    “松手吧,骆悠然!免得吃不必要的苦头。”墨风的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随即他便用拐杖死死地戳着骆悠然捏紧的手,一把夺过她的手枪和血镯。

    她细腻的皮肤上,一阵白一阵红,渗出鲜红的血来,疼得仿若就要撕裂一般,哽咽着低吼:“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墨风一把拽起了她橘红色的长发,一字一句说道:“因为我恨你!十年前,你的母亲警告我,如果救不回你,我死路一条。我拼命的救你,不惜断了双腿,只是因为我想活命。五年前,因为你的一句‘我喜欢风’,我的颖儿从此不知所踪!我恨你!我不得立马杀了你!”

    一字一句像刀片,割在骆悠然的心头,喉咙哽咽得发不出声音。

    她堂堂的佣兵之王,千军万马都不眨一下眼,可如今伤得体无完肤。

    “老大,这血镯是假的。”墨风身后的手下,战战兢兢地禀告。

    “什么!”墨风脸色瞬间铁青,一手甩过骆悠然的脑袋,接过盒子察看。

    盒子里不过是地摊上,十块钱一个的假货,墨风手背青筋暴起,一把将盒子摔在了地上:“妈的!席沐宸那个王八蛋,果然狡猾!”

    这时,正对面照来一道刺眼的车灯,席沐宸勾着一抹邪魅的笑容,从车内走下,理了理袖口,嚣张邪气的说道:“留下那女人,其他的滚蛋!否则,一个也跑不了!”

    墨风扫过一眼他身后一排保镖,咬了咬牙,挥手让人将他抬起车,撤退。

    席沐宸的目光落向地上那个女人,他第一眼见她,便被惊艳。

    骆悠然就像一只美到窒息,狡诈而极具杀伤力的狐狸。

    如今她受伤了,她脸上的痛苦和疼痛,那般真实,让他有些隐隐的心疼,可只怪她是佣兵之王‘火狐’。

    席沐宸缓缓地走了过去将她抱起,恢复了一如既往地轻挑开口:“小野猫,我带你回家。”

    话音刚落,她猛地抬眸,用力地推拒着,手用尽了全力,向他的身上挥去。

    “滚!”她声嘶力竭地嘶吼着,胸口疼得难以呼吸。

    风在她心中是全世界最好的。

    好似天塌下来了,她的风都会护着她,爱着她。

    可是她错了!这世上也许根本没有好人!都不过是他人!

    越来越痛,她拼命地挣扎着,席沐宸一手将她的手死死地扣住,不得动弹。

    她指尖尖锐的指甲染着红色的豆蔻,掐进了他的肉里,白皙的皮肤衬托着娇艳的豆蔻,有一种张扬跋扈的美。

    可那张倾倒众生的脸上,薄唇止不住的颤抖着,眸子里满了泪水。

    “席沐宸!我警告你,别惹我!”话音刚落,她凤眸危险紧眯,全身肌肉紧缩,对着席沐宸长腿扫过――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