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不娶何撩,前夫骚够没、萧璨郁温玖涯穆逍遥小说

不娶何撩,前夫骚够没

萧璨郁温玖涯穆逍遥小说

主角:萧璨郁,温玖涯,穆逍遥 标签:豪门、职场、腹黑

他,温家大少,家财万贯貌比潘安,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她,三无干物女,在人海中卑微似一粒尘埃。两个本该拥有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却在一次偏差的午后相遇相爱。他宠她若至宝,甚至不惜抛弃万贯家财的继承,娶她为妻。但一次意外后,她不得不摔下一纸离婚协议,狠心离开。五年后再相遇,他早已退去年少轻狂,成了外界以邪魅恶魔著称的俊美总裁,日日游戏花丛。他将她强留身边本是报复,却越陷越深,发疯成魔。他说:“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不是红色的。”她说:“我也没阻止你。”两人徘徊在爱恨之间,当往日的种种误会化解开后,更多的阴谋跟背叛却接踵而至。

欢小简 状态:连载中

萧璨郁温玖涯穆逍遥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最是狼狈时不该于你再相遇

    在她身体才离空的刹那,突然被一道力道猛的拉住了手腕,正好是在她割腕包扎的位置,窒息的疼痛让她连叫都叫不出声。

    在最后的那一刹那,她被温玖涯拉住手腕,猛的从窗台上拽进了病房。

    手腕上才包扎好的伤口,溢出鲜红的血液顺着那被举起的手臂倒流进衣服的袖口,顺着手臂往下滑。

    温玖涯盯着眼前的女人,额前的青筋爆起,满面的愤怒。

    “萧璨郁,你欠我的东西,你以为你死了就能还清吗!我告诉你,只要有我温玖涯还活着一天,我就要一直折磨你,即便是死亡也不可能停止!”他咆哮着。

    “我死了一切随你。”

    萧璨郁对如今的温玖涯,早就不报以任何的希望了。

    现在的温玖涯,早已不是她当初所识的那个人了。

    “好!随我是吧?你想死可以,不过前提是你如果愿意让你那苟延残喘的母亲,还有你那宝贝弟弟代替你来受苦的话,你大可跳下去,我绝对不拦着你,如何?”

    询问的语调微微上扬着,却让萧璨郁的身体气得发抖。

    “你怎么可以这样!”

    “当初我为你抛下一切,跟你结婚,可你却见我无望继承家族企业的时候,扔下一纸离婚协议后,丢下一无所有的我转身离开,我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萧璨郁咬着唇,一个字都没说,没有解释,没有反驳。

    而她的沉默,更是将暴怒中的温玖涯逼到失去理智。

    他手腕上的力道一加,猛的便将萧璨郁扔在了那张豪华的病床之上。

    手腕在脱离他手掌的瞬间,剧烈的疼痛袭脑而来,让萧璨郁忍不住吃疼的出声。

    “现在就开始叫还早着呢,一会让你叫个够!”

    温玖涯说着,一把扯掉了萧璨郁身上的病号服,粗暴的动作没有半分温柔可言。

    他离去后,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耳畔响着的却是穆阿姨当时的那句话。

    “萧小姐,你跟温少爷之间怎么就闹成这样了呢?”

    是啊,明明曾经那么相爱的两个人,怎么现在就闹成这样了呢?

    原因她很清楚,但那却是深埋于她内心深处的一个秘密。

    与一位亡人的约定!

    所以,她什么也不能说,也不能去解释。

    手腕上的血迹早已凝结成黑色的壳子,这是她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割下的伤痕。

    为的是想要离开温玖涯的身边。

    但却没人知道,即便是温玖涯这二个月来对她的百般羞辱跟折磨,她却还是舍不得离开他。

    在她下定决心逼他的时候,其实更大一部分竟是想逼自己,逼自己放下心中那份根深蒂固的爱恋,或许只有这样,她在对面他的那些残忍后,心方才能不那么疼。

    所以她真的尽力去试了。

    但即便今天从温玖涯口中听到那般残忍的话,她却还是放不下。

    想到此处,萧璨郁眼中滚落两道晶莹。

    果然,不该再遇见的。

    今生便不该再与你相遇,时过早已境迁,心中的你却永远不会再现,如今重逢后剩下的,却也只是荒凉无限。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萧璨郁一定不会在那个时候出现,与他相遇重逢。

    但这个世间却没如果的存在,而时间也永远容不得人选择。

    ……

    二个月前。

    萧璨郁在上菜的时候,手中的盘子不小心的边缘撞翻了桌面上的红酒杯,猩红色的液体倾出打翻在一位女中年女士的白色连衣裙上。

    “对不起,对不起。”萧璨郁一边道歉,一边快速的抓过餐巾想要解救一下,但效果甚微。

    “你这服务员怎么做事的!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吗!”中年女子破口大骂,激扬的声音在安静的西餐厅内顿时引来不少围观视线。

    “真的非常抱歉,您看我帮您送去干洗好吗?”萧璨郁点头哈腰的道着歉,只能在事情闹大前尽量想补救的方法。

    “干洗?!那你让我这段时间穿什么?难不成光着身子啊!”

    “您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先穿我私人的衣服……”

    “我呸,你是个什么东西?穿你的衣服,万一我得皮肤病了怎么办?”中年女子插着腰打断萧璨郁的话,泼妇样子尽现无疑。

    萧璨郁握紧着拳头,压下想要反骂的情绪,低着脑袋连连道歉。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

    她的话还没说完,带着一份带着热度的玉米浓汤便从她的脑袋上浇了下来,萧璨郁整个人都呆了。

    女子做完这一切,还嫌不够解气的将空碗摔在了地毯上。

    中年妇人看着萧璨郁满身狼狈的样子,解气不少,趾高气扬的要求道。

    “哼,跪下来给我道个歉,这件事就算完了,我也不找你们经理投诉。”

    “你!”

    萧璨郁的怒火顿时就上来了,只是她还未来得及发泄自己的怒意时,满腔的怒火,在抬头看见一个人影出现的瞬间,全都如同她的身体般整个僵硬在原地。

    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退去稚气的五官比从前多了一分硬朗,但五官的那一眉一目却是深深刻在萧璨郁心头的人。

    温玖涯……

  • 第一章 承受不起的怒火

      萧璨郁紧闭着唇,别过脑袋,避开了那用勺子喂过来的鸡汤,暗黑色瞳孔中一片空洞。

      “唉,萧小姐,你跟温少爷之间怎么就闹成这样了呢?”收下勺跟后,病床边的中年妇人微微叹了口气,目光凝视在她的身上。

      一身特小号的病号服套在萧璨郁的身上都显得大了些,但从服领口处裸露出来的肌肤,上面遍布各色或青或紫的伤痕,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而最为恐怖的是她手腕处,虽然已经包扎过,但因为她的挣扎,纱布已经整个再次被染了个通红,看了让人脊梁骨都一阵发寒。

      “你这样做,只怕温少爷一会得到消息后,又该为难你了。”

      萧璨郁勾起唇角笑得凄凉:“穆阿姨,你知道吗?我不怕死,但我怕他。”

      是的。

      她不怕死。

      但唯独却害怕那个曾经可抛下一切财力跟权利与她结发的男人。

      她从来没想过,当一个曾把你捧在掌心,视你若珍宝的男人,在狠起来的时候,却可以狠到这一步,而且如此绝决。

      才短短二月,却已让她生不如死!

      “萧小姐,其实……”

      穆阿姨是从小照顾温玖涯长大的保姆,对于二人之前的种种倒是有些了解,本想出言说什么的,但话还未说完,病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踹门的声音可谓是震耳欲聋,萧璨郁还来不及回过头去看他,便有一个人影直接冲了上来,带着满腔怒气,一把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阻断她所有的呼吸。

      力道之大,就好像是要将她的脖子掐断一样。

      求生的本能让她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但当她看清眼前因愤怒而赤红了的眼,她愣住了。

      温玖涯,如果我这次直接死在了你的手上,是不是就能将之前的种种罪过一笔勾销呢?

      是不是我死了,亦时年少的错过便能一笔勾销呢?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那倒也没什么好挣扎的了。

      想到此处,她突然垂下双手停止了挣扎。

      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一动不动,跟一个木偶一样。

      “萧璨郁!你不是想死吗?那你还挣扎什么?!”

      萧璨郁一心求死的样子,却更加触怒了温玖涯的怒火,他满脸怒气的咆哮着,下一刻手腕力道加重,掐着她脖子一把便将她狠狠的甩下床。

      “啊。”

      萧璨郁的身体重重跌落在地,脑袋不知道正好撞在了墙壁上,砸得她一阵头晕目眩,下意识吃疼的叫出了声。

      “温少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少夫人!”穆阿姨惊叫出声,冲上去将地上的萧璨郁搀扶起来。

      “少夫人?”重复着那个称呼,温玖涯冷笑出声:“从她自己决定要离开的那一刻起,她早就不是什么少夫人了。”

      意识到自己失言的穆阿姨看着温玖涯阴沉的脸,神情显得有些慌乱。

      这些年来,少夫人这个词根本就是温玖涯最大的忌讳,在他面前提起的人,都被开除了。

      “你,出去。”温玖涯眼神冰冷的看着穆阿姨。

      “这……”

      穆阿姨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朝着萧璨郁递了一个多保重的眼神后,离开了病房。

      VIP病房明明已经足够大了,但在只剩下她跟温玖涯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这房间真的太小了,看着朝她缓缓走过来的温玖涯,萧璨郁一步步的后退着,直到退到窗户边,退无可退。

      “你……你不要过来。”萧璨郁颤着声,眼前的男人心中只有惧意。

      “郁儿,你不该这样的,你以为我有顾墨的耐心吗?”温玖涯语调突然变得很是温柔,跟五年前一般的亲密称为称谓却是让萧璨郁打从骨子里的恐惧。

      她紧紧的靠着墙,企图能将自己完全缩在墙内。

      温玖涯一把扯下脖子上的领带后,修长的手指一颗颗的将胸前的纽扣解开,刚才的疯狂显然已经冷静下来不少,精致到让人发指的五官在夕阳的阳光下给人一种柔和的错觉。

      “在其他地方都试过了,既然你想在医院的窗台上,让所有人都观赏一下你是怎么在我身下呻吟的,那我便不介意让他们都看看如何?”

      窗外正对着的便是一栋栋大厦,萧璨郁已经惧到不行。

      昔日最温柔的爱人,此刻却已经是扬着镰刀的恶魔。

      在他靠近她跟前的那一刻,萧璨郁不知是从哪鼓足的勇气,一跃而起便翻坐在了窗户上,两脚悬空,脚下便是三十层楼高的车水马龙。

      “萧璨郁,你还想求死吗?!”温玖涯看着萧璨郁的动作,一张英俊的脸庞顿时铁青了大半。

      “放我离开。”这是她如今唯一的愿望,要么离开,要么死。

      她比谁都清楚,因为如果继续呆在温玖涯的身边,她一定会疯掉。

      他冷冷的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开口语调如寒似冰:“如果我不放呢?你萧璨郁敢从这里跳下去吗?”

      萧璨郁原本就很是苍白的脸色,在见他步步相逼的姿态后,惨白到几乎透明,握着窗户抱怨的手指止不住的颤抖。

      温玖涯赤红着眼睛满脸疯狂的样子,正好跟五年前脸庞上化不开的温柔相叠相加,如同一把利刃,插在萧璨郁的心头,血流不止。

      “求你,求你放我离开吧!”萧璨郁大喊出声,一滴泪水从眼眶中滑落。

      “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温玖涯讥笑着,再次逼近一步。

      “不是想死吗?你倒是跳啊,跳下去看看,你便知道你死了我会不会放过你了。”

      熟悉的声音,圆润平滑,语调中带着一种特意的英伦腔,萧璨郁曾经最爱的便是窝在这个人的怀里,听着他用这样的声音说着好听的情话。

      而如今他却用同样的声音,甚至是同样的语调催促她去死。

      萧璨郁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都凉了。

      只能支撑到这里。

      所以到这里就结束吧。

      彻底的结束吧!

      “好。”

      她应了一声,闭着眼,身体直接向前倾倒下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