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曾爱你如尘埃、陆庭轩陆浩楠苏婉婉简然小说

我曾爱你如尘埃

陆庭轩陆浩楠苏婉婉简然小说

主角:陆庭轩,陆浩楠,苏婉婉,简然 标签:都市

“想要钱,我给你两条路。”“要么张腿,要么裸贷。”我们因金钱分开,又因金钱相遇。而这次,他不会再把我捧在手心

萌萌 状态:完结

陆庭轩陆浩楠苏婉婉简然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二章 下贱

    我垂落在身体两侧的手一直颤抖着,却是高傲的抬起下巴,笑的眉眼弯弯:“陆先生,你觉得一个为了一百万不惜裸贷的女人还会在意这点名誉么?

    想发在网上,随便你,到时候别忘了给你那七分的分成就好。”

    说完,不再看陆庭轩的脸色,我洒脱的转身离开。

    却在转身的一瞬,眼泪差点飙落出眼眶。

    “简然,没想到你能下贱到这种地步!”

    身后,陆庭轩的声音透着彻底冰寒,毫不掩饰对我的厌弃。

    下贱么?

    可能吧。

    但对现在的我来说,尊严才是最没用的东西。

    我只是在赌,赌他会不会真的不顾往日的情分,将前女友的不雅视频放在网上……

    敛好心绪,我不再理会,拎紧包包,快步逃离似的离开了。

    出了大厦,一口气走出去好远,我坐在黄色长椅上,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眼泪难以遏制的滑落出眼眶。

    我捂着脸,眼泪从指缝中渗出,滑落滴落在地。

    我怎么能想到,曾经把我捧在手心上宠到骨子里的男人,现如今,对我鄙夷厌弃恨之入骨……

    昔日里甜蜜恩爱的画面一幕幕浮现在眼前,那时的我有多幸福,现在就有多痛苦。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可惜,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是我对不起他,也不能怨他这样对我……

    在我伤感时,放置在包包中的手机铃声响起。

    是医院打来的。

    我连忙擦掉脸上的泪,摁了接听键。

    “简小姐,你母亲肾脏血管破裂,已经进了ICU里,我们这边已经找到合适的肾源,若是你再不缴费,我们这边不会安排进行手术,至于后果,由你自己承担……”

    医生冷漠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

    轰!!

    我脑中像是有惊雷炸起,我用力攥紧了手机,急切道:“医生!手术费能不能缓一缓,你们能不能先帮我妈妈安排手术……”

    我声音抖的厉害。

    “先手术再缴费我们医院这边没有这种先例,我看你还是先凑手术费吧。”

    “不要!”我大脑迅速思考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我保证,明天晚上之前一定会筹到手术费,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申请高额贷款……”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响,最终还是同意了。

    医院,ICU。

    签署完了医院那边提供的贷款协议后,我忙不迭的跑到急救室外。

    隔着透明玻璃窗,看着躺在蓝色无菌病床上,鼻孔里插着各种管子,扣着氧气罩,奄奄一息的妈妈,我泪如雨下。

    从小妈妈就把我宠成了掌上明珠,把一切最好的都给我,甚至在家里破产之后,不想让我过上苦日子,不惜抛弃自己贵妇的身份,给曾经的好友贵妇做佣人,抛弃自己的尊严,赚钱贴补家里。

    而我这个不孝女,却在她最脆弱生命垂危的时候,没能力付医药费让她一度陷入危险中……

    深深的看着母亲,我抹掉眼角的泪,转身,决绝离开。

    妈妈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这条命都是她给的。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她的命。

    更别说是去卖了。

    为了她,我这点牺牲不算什么……

    打定主意,我来到了A市最繁华的夜总会。

    原本想卖掉自己的第一次,却没想到,对方一听到我的名字,就直接将我拒之门外。

    这一晚,我去遍了所有夜总会,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看来,我已经被划入了黑名单。

    这绝对,是陆庭轩做的。

    他就是要让我走投无路,回头找他,将我狠狠羞辱一番。

    颤抖着手翻出手机通信录,对着那串号码,我的手收起又放下。

    我没有勇气面对他,没有勇气面对他接下来要给我的羞辱……

    可我知道,除了求他,我真的走投无路了……

    犹豫良久,最终,我拨打了陆庭轩的电话……

    帝尊酒店。

    “不是说卖给谁都行么?怎么,卖不出去了?”

    陆庭轩身穿黑色法兰绒睡袍,慵懒的坐在沙发处,修长苍劲的手握住半满的高脚杯,轻轻摇晃着。

    灯光下,透明玻璃杯泛着耀眼的光,更衬得他那双眸子冰寒彻骨。

    知道他会羞辱我一番我早有心理准备,我故作不在意的笑着:“陆总,今晚我服务的好的话,会有提成小费么?”

    “呵,”陆庭轩喉咙里溢出短促而凉薄的冷笑声,“那得看你有什么本事了。”

    说完,他直接俯身,把我压在身下……

  • 第一章 裸贷

    “手持身份证,脱掉衣服。”

    微信视频界面里一片黑暗,冷硬的男音从里面传来。

    那声音是被变声器处理过的,如同视频里的画面一般,黑暗空洞。

    我颤抖着手,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物,并按照对方的要求,强忍着屈辱,在镜头面前摆出他想要的姿势。

    眼泪难以遏制的滑落出来,我压抑的抽泣着,同时喉咙里又不得不发出对方想要的暧昧声响……

    “停。”

    视频电话里,传来男人简短有力的一个音节。

    只是,那语气似乎夹杂着愤怒。

    愤怒?我不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么,拿到了想要的那段视频,为什么会愤怒?

    可能是我听错了。

    视频电话切断后,我狼狈的清理着自己的身体,颤抖着手迅速将衣服穿戴整齐。

    而与此同时,手机页面划过一道支付宝收款信息。

    看到收款信息,我瞳孔一缩。

    不是说好的裸贷支付一百万么?为什么只有十万块?

    越想越不对劲,我拿起手机,拨打了那串号码。

    “陆先生,请问……是不是给我的薪酬里少了个零?"我斟酌着开口。

    “是么,想要剩余的薪酬,就过来找我。”声音依旧是用变声器处理过的,听起来冷漠空洞。

    “……好。”挂断电话后,我攥紧了手机。

    心中隐约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冥冥之中,我总觉得,接下来可能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可我知道,自从我踏上裸贷这条路后就没有退路了。

    为了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妈妈,我别无选择……

    打车来到金爵大厦B座2201,我屈起食指,敲了敲门。

    “进。”

    一个低醇磁性的音节从里面溢出。

    这声音……怎么那么像……

    可能是我想多了。

    甩掉脑中的想法,我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奢华的办公室内,男人背对着我,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做工考究精良的英伦风黑白条纹手工西服衬的他身材颀长,气场十足。

    “简小姐,好久不见。”

    男人话音落下,缓缓转过身来。

    逆着光,男人轮廓深邃的脸在光影交织间,我看的并不真切,但那道声音,以及那双深若寒潭般的眸子,我没有听错看错——

    我踉跄着后退两步,声音发颤:“陆庭轩!怎么是你?”

    “呵,”陆庭轩冷笑勾唇,他一步步逼近我,深邃双眸中寒光微闪,眸底满是讽刺嘲弄,“简然,那你希望,买了你自慰视频的人是谁?”

    一番话,让我脸色彻底惨白。

    时隔一年,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陆庭轩,更别说是以这样尴尬而不堪的形式。

    “想不到曾经高高在上的简家大小姐,A市第一名媛,竟然会为了区区一百万裸贷,怎么,你那个高富帅未婚夫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陆庭轩继续逼近我,将我逼退到沙发处,他手掌一推,我整个人顺势跌坐在沙发处。

    我骇然抬眸,却对上他那双幽冷写满了嘲弄的眸子,那眸光过于犀利,我几乎不敢跟他对视。

    下一秒,他修长有力的手指捏紧我的下巴,强迫我抬眸直视他,“也是,从简城脑溢血身亡的那一刻起,简家就彻底完蛋了,现在负债累累的简家人人避犹不及,想必你那个未婚夫看都不会看你一眼吧?”

    “你……”他的话激的我脸上青红交错,我怒视着他:“陆庭轩,你究竟要做什么?”

    “做什么……”陆庭轩手指捏着我的下巴,轻轻摩擦着,漆黑不见底的深眸里翻滚着炽热的火焰,出口的话让我浑身发凉:“想要剩下的钱,就张开腿,好好伺候我!”

    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恼羞成怒:“你休想!合同上都规定好了,你理应给我一百万。”

    “合同?”陆庭轩嗤笑一声,“你以为,裸贷这种灰色行业,签署的合同就具有法律效应么?”

    “你什么意思?”我身体一僵。

    “意思就是……”陆庭轩俯身逼近我,将我压在沙发处,他单手禁锢着我的两只手臂,让我丝毫动弹不得。

    “简然,想要钱,我给你两条路,要么,给我张开腿卖,要么,我就把你那段搔首弄姿的视频发布在网上,当然,所得打赏分成收入,你七,我三……”

    说着,他暧昧的在我耳边吹了口气。

    我浑身一个颤栗,气的脸色发白:“陆庭轩,你混蛋!”

    “是么,那我得让这声混蛋,实至名归。”薄唇中挤出这几个字,陆庭轩幽深的眸里一片冰寒,随后,他俯身,吻住了我的唇。

    我睁大了眼,拼命挣扎,却被他钢铁般有力的手臂紧紧钳制住,双腿也被他身体压住,丝毫动弹不得。

    他泄怒般撕咬着我的唇,动作又凶又狠,如同野兽般,像是要把我吃到肚子里去。

    我甚至尝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眼泪在眼眶中凝聚打转,我仰着下巴,努力不让眼泪掉落。

    拼劲全身的力气,我抽出手去,扬手,朝陆庭轩脸上狠狠扇去。

    “啪——”

    气氛,在这一刻冷凝成冰。

    陆庭轩俊美无铸的脸上落下五个清晰的手指印,此刻,他脸色冷凝成冰,漆黑双眸里翻滚着熊熊燃烧的怒火,周身的空气,骤然暴跌了十几个摄氏度。

    “简然,你敢打我?”陆庭轩一字一句,齿缝中迸出寒意。

    我脊背一寒,用力推开他,迅速整理好自己,“陆庭轩,我就算是卖,也不会卖给你!”

    “不卖给我?”陆庭轩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他声音冷的能凝结成冰:“好啊,那我现在就视频发到网上,让你体验下一夜爆红的滋味!”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