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以婚为诺、辛柔霍天爵凌少顷小说

以婚为诺

辛柔霍天爵凌少顷小说

主角:辛柔,霍天爵,凌少顷 标签:虐恋、苦恋暗、总裁、豪门、

辛柔对霍天爵偏执的爱,让一段不被外界看好的婚姻变得千疮百孔。当坚信的爱情无法再支撑婚姻,是继续在死坑里腐烂还是离开?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如何在婚姻中走出一条永恒之路?天爵,如果我选择离开,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

漫妮 状态:完结

辛柔霍天爵凌少顷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我要霍天爵

    曾经我认为,唯一可以支持婚姻不走向坟墓的只有爱情,所以,当初即便是所有人都不看好,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了霍天爵。

    我叫辛柔,现实版的灰姑娘。

    得到婚讯的那一刻,我以为我的结局也如同童话书里描写的一样,灰姑娘试穿了那只遗失的水晶鞋,被王子带入宫殿,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歌里唱的真对,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即使我真的穿上了那只水晶鞋,我依旧不是霍天爵的公主。

    霍家,拥有海城最大的成衣加工厂,产品覆盖整个中国,并已经蔓延到国外。这是霍家的根基,让它如大树一般,枝叶繁茂,产业涉及更多的区域。而霍天爵便是霍家的长孙,真正的天之骄子。

    我的父亲,是霍家成衣加工厂富海区分厂的厂长。富海区是霍家的天地,也是霍家成长的发源地,而父亲,曾经是霍爷爷最忠实的司机和助手,在霍老爷子的心里,抵得上半个儿子。

    也因为这层关系,我很幸运又很不幸地遇见了霍天爵,在他十八岁成人礼的宴会上。第一次进入那么高档的酒宴,我的笨拙和羞赧被人排挤和耻笑。如小说里讲的一样,霍天爵替我解了围,以高傲的姿态,冷酷的侧脸,将我护在了身后。

    那一刻,我知道,辛柔不会再是曾经的辛柔。因为她有了渴望,极度的渴望。

    我找了无数种理由黏在霍天爵身边,一直将他的耐心磨光。我不顾父亲的反对,报考了他一直不看好的服装设计专业,我要做霍天爵身边的女人。这是我最美好的年华里,做过的最美好的梦。

    美梦成真的契机却并不美好,爸爸因为疲劳过度,被突然倒塌的货柜压在下面,没送到医院就死了。而我的母亲,死在生我的产房里。

    霍爷爷双眼通红的看着跪在父亲坟前的我,慈爱悲痛地问,“小柔,你要什么,只要爷爷办得到,一定答应你!”

    “我要霍天爵!”

    我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哽咽地在寂静的墓地里响起,在我以往的生命里,除了父亲,就只有霍天爵。

    我要的理所当然,从来没想过,霍天爵是不是也会要我。

    “好!”霍爷爷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他亏欠父亲,所以,在父亲的坟前,他不可能拒绝我的请求。

    一夜之间,我成了孤儿,也成了霍家内定的孙媳。

    守孝一年,一年后,大婚。

    我以为我会在这一年内,让那个每每看见我就皱着眉心的好看男人对我怜悯与疼惜。我以为我的一无所有会换来一份爱情,不,哪怕只是同情。

    可是,事实并没有。霍天爵在得到霍爷爷强制命令之后,疯了一般把我堵在学校的操场上,用那只曾经护着我的手,死死掐住了我的脖子。

    他说:辛柔,你是我见过最恶毒,最不要脸的女人!

    我被他当做垃圾一样扔在地上,他的车,他的办公室,他的房间,从那一天起,将我完全隔绝在外。

    玲玲是我唯一的朋友,因为我的偏执而狠狠地将挎包摔在我的背上。

    “辛柔,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魔怔了,你看不出来霍天爵根本不喜欢你吗?”

    “可我爱他!很爱他,就像你爱林修一样!”我看着瞬间红了眼眶的玲玲,咧着嘴呵呵笑了起来。

    玲玲一把抱住我,双手死命地勒着我的背,可我还是觉得空,空的吓人,就好像全世界都不要我了。

    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它让我觉得自己没有存在的意义,还不如随着爸爸一起长眠地下来的好。可我想活着,因为霍天爵。

    百日祭,我孤零零地跪在父亲的坟前,面前的菊花被风吹的七零八落。我静静地呆了很久,起身的时候,腿麻的一下子磕在墓碑前面的石板上,生疼生疼。

    我穿着那件黑色的棉麻长裙,围着浅蓝色的围巾,秋天的风很冷。我一瘸一拐地一步一步向前走,一直走到霍家老宅的楠木大门前。

    我盯着上面的雕花,呆呆地出神,直到霍爷爷的车在我身后按响了喇叭我才木然地转过头去。

    我想,我那时候的样子一定很丑,要不然,霍天爵的脸色怎么会那么难看。

    “爷爷,我想把婚期提前!”我的嘴冻得有些哆嗦,说出来的话零碎的如父亲墓碑前那几束单调的花。

    “辛柔,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我听见霍天爵这么吼了一句,然后就没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霍家的客房里,手上扎着针,输液管里的透明液体,冰凉刺骨。我使力拔下针头,挣扎着站起来。我没有听见霍爷爷的答复,我需要去问清楚。

    这对当时的我,真的很重要。

    霍爷爷的书房内,吵得厉害,声音震的上好的木门都跟着抖了几抖。

    “爷爷,我不会娶那个女人!辛叔叔的死,我知道您很难过,可那是意外,您不能为了求一个心里安慰就赔上我的一生!”霍天爵的声音没了平日的温润,变得狂躁而又沙哑。

    我死死握着拳头,等待着霍爷爷的最终决定。我不是在逼他们,我是在逼自己。我需要一个出口,无论是生,还是死。我不要一个人,那么绝望冷清地活着。

    “天爵,如果当年不是因为你的出生,辛柔的母亲就不会因为救助延迟而死!我们霍家欠了辛家,不是钱能够还的清的!小柔会是个好妻子,这个婚你结也要结,不结也要结。我霍家做不出忘恩负义的事!”

    霍爷爷的声音,苍老坚定,如大海里最后一根浮木一般,给了我希望。

    我转身往回头,刚走了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巨大的关门声,振得整个楼道都晃了晃。

    霍天爵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一字一顿地说,“辛柔,我霍天爵发誓,你,永远也成不了我霍天爵的女人!”

    他转身下楼,肩膀狠狠撞在了我的身上,我身体不稳直接半跪在地上,膝盖瞬间传来一阵剧痛,我闷哼一声,一屁股坐下抱着膝盖丝丝吸起。

    眼泪啪嗒啪嗒地下来了,我却咧着嘴想笑,至少,他没有拒绝婚期,不是吗?

  • 第2章 不完美的婚礼

    我没有在霍家逗留,虽然我看到了霍爷爷脸上真挚的慈爱,可我知道,我这样做,已经是在给他老人家添堵。

    我很抱歉,可我,无路可走。

    我一个人回了家,家里冷清的吓人。初秋的天,门口的杨树叶子落了一地,无人打扫。也许再过不久,就真的荒芜成坟。

    我不要我的心,也和这栋老房子一样,荒芜寂寥,毫无人气。

    我假装很忙的样子,扫地拖地,将整个屋子弄得砰砰作响,最后终于拗不过自己的身体,虚弱地坐在冰凉的地板上,一个人哇哇哭的极为狼狈。

    婚期定在了一周之后,婚宴和宾客名单霍爷爷一手包办了。剩下的就只有挑选婚纱和礼服这些小事,既然是小事,日理万机的霍天爵自然没时间去管。

    我是这样解释给陪我试婚纱的赵玲玲的,我要做新娘子了,这代表着幸福和美好,我怎么会在意别人的喋喋不休。

    玲玲似乎受不了了,她一把捧住我的脸,带着愤怒吼道,“辛柔,我有时候觉得,你真的是个疯子!”

    我咧着嘴不以为然地别开脸,“玲玲,你瞎说什么那?我穿这件怎么样?”

    “你别笑了,我看着难受!”玲玲的话让我的脸变得和身体一样僵硬,我把那件抹胸及膝的婚纱递给身边的服务员,“就要这件了!”

    我走的匆忙,甚至忘记了让服务员替我量一下尺寸合不合适。我怕,我再待下去,会真的像赵玲玲说的那样,变成一个疯子。

    回到学校的时候,宣传栏前面围了很多人,玲玲拉着我挤进人群,随即尖声叫道,“辛柔,你的作品获奖了!”

    她这一声让周围的人立刻望了过来,我不习惯这样的目光,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我唯一下意识去做的就是扯了赵玲玲转身就跑,却一头撞在了别人身上。

    “你就是辛柔!”对面的人低头看着我,脸上神情温润疏离。

    我点点头,回了一声,“是!你是谁?”

    “凌少顷?”身边的玲玲替对方回答了我。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地看清凌少顷,之所以知道这个名字,也是因为班里其他女生不断重复的欣赏和爱慕。

    “哦!”我笑了一下算是回应。

    在我的世界里,男人分为两类,霍天爵和其他人。

    也许每一个陷入爱情里的女孩子都有这样的感觉,你爱上的人无论是美是丑,其他人都变得不如他。

    我想,凌少顷之所以对我有了不一样的情愫,也许就是因为我的不热情。当然,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我的一颗心,全扑在即将开始的婚礼上。

    所以当凌少顷把我堵在校门口的时候,我是愤怒和不耐的。我几乎是立刻将我即将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对方,好像是被人欺负的时候曝出靠山的名字一般。

    带着无法言说的骄傲!

    凌少顷脸上的震惊让我觉得很开心,那种优越感和幸福感油然而生,让我恨不得立刻给霍天爵打电话,告诉他我几乎飞扬起来的心。

    父亲生前曾经说过,女孩子嫁人之前是不可以与对方频繁见面的。我从没见过我的母亲,所以,父亲说的话,我坚信不疑。

    一周,度日如年。

    我在霍爷爷专门为我准备的化妆间里化了美美的妆,如果不是那件不合身的礼服,也许我的婚礼就真的是毫无遗憾了。

    化妆师急的满头大汗,周围连个针线都没有。最后还是玲玲提出,用别针从腰间按照拉链的走势,别了一道。

    整个婚礼,我是唯一一个笑的幸福而又开怀的,即便是霍天爵连胳膊都没有让我挽,即便是,我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把脚踝崴得红肿生疼。

    可是,美梦成真的时候,即便是里面千疮百孔,都无法阻止那种幸福汹涌而来。

    灯火退去,宾客散场。

    我一个人坐在大红的新房内,激动的手指几乎绞烂了身上的婚纱。可是,我并没有等来我的洞房花烛。

    我穿着那件不合身的婚纱躺在床上,后背上的别针冰凉凉的硌着我的背,有几个崩开的,扎进了肉里,很疼,可我却不想脱。

    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却忘记盖被子,初秋的夜很冷,我睡到凌晨三点多,冻得一下子清醒过来。我几乎立刻喊了一声,“霍天爵!”

    初醒的声音,沙哑干涩,在寂静的屋子里回荡着,霍天爵并没有回来。我哆嗦着钻进被子里,真丝面料的薄被丝滑冰凉,我抖着身体蜷成一团。

    早上六点的闹钟,我条件反射般地醒来。这是婚期定下之后,我专门设定的时间。我成了霍家的媳妇,无论霍天爵心里怎么想,我都要做好一个媳妇该做的事,我不能丢了爸爸的脸。

    一下床我才发现自己浑身乏力,整个脑袋都是懵的,身体的不舒服反倒平衡了心里的不舒服。

    我换了衣服化了淡妆,像一个得体优雅的新婚媳妇,仰着下巴走下楼梯,不理会佣人眼中的异样眼神,安静地给霍爷爷熬粥。

    早餐中,霍爷爷并没有过多谈及霍天爵,我也很识相地没提。赵玲玲说过,拴不住自己的男人,那是女人无能!这句话,我信!

    既然我成了霍天爵的老婆,那么拴住他,便不能再依靠别人。

    我请了一周的假,原本设想的所有事情都变成了空谈,因为霍天爵三天没有回家。我看着佣人眼中的耻笑越来越浓,我看着霍爷爷的脸越来越黑,晚上也越来越难以入睡。

    “辛柔,我霍天爵发誓,你,永远也成不了我霍天爵的女人!”

    这句话如魔咒一般无时无刻不萦绕在我的耳边,就在我按耐不住,要有所行动的时候,霍天爵竟然回来了。

    我看着他身后跟着的铁青着脸的霍爷爷,瞬间明白过来。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赵玲玲不屑的眼神,我果然成了婚姻中无能的女人吗?

    不,我不要!

    所以,我几乎是急切的,无比渴望地上了楼,将那件挂在衣橱里的婚纱穿好,费力地扣上了别针,然后安静地坐在床上。这是我的洞房花烛夜,即便是晚了,我也不要留有遗憾。

    房门是被人从外面踢开的,带着暴躁和不耐。

    “砰”的一声,震得我的心也跟着一阵狂跳。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