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傅少的秘宠娇妻、时暖傅承彦傅玉清傅习城小说

傅少的秘宠娇妻

时暖傅承彦傅玉清傅习城小说

主角:时暖,傅承彦,傅玉清,傅习城 标签:言情、娇妻、真爱

未婚夫和姐姐的背叛,父母偏私。她最为狼狈时,他从天而降来到她身边。这个随便跺一跺脚都能让江城震三震的男人却对她说,“嫁给我,我可以给你所有人都无法企及的幸福!”婚后:“二爷,太太的姐姐欺负她!”“签了她的经纪约,让太太去当她老板!”“二爷,您爷爷拿钱让太太离开您!”“太太拿了吗?”“拿了,但太太说不够!”“那你再给太太送过去。”男人顿了顿,“去问我爷爷要!”“二爷,有人说太太配不上您!”“嗯,的确配不上,是我配不上她!”后来江城人都知道,傅承彦有个妻子,宠的无法无天,宠的丧心病狂。却没人知道,那年夏天,当他从那片林荫下经过,而她扑了他满怀,那一眼,便是万年!

迟禾池鱼 状态:连载中

时暖傅承彦傅玉清傅习城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祝你们白头到老

    江城,秋意正浓时,刚下飞机的时暖拿了行李从机场走出来,深深吸了口气,正是暌违已久的熟悉的感觉。

    一年了,她代表公司出国进修整整一年,现在终于回来了。

    想想过几天就是她和傅习城在一起三周年的纪念日,她不分昼夜的工作,就是为了能提前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她立刻打车去了傅习城的公司,只是刚从正门口进去,前台的小鱼便一脸错愕的看着时暖,“时总监?你回来了?难道是特意回来参加总经理的婚礼么?”

    时暖蹙眉,听不懂小鱼在说些什么,“总经理的婚礼?小鱼你在说什么啊?”

    “就是傅总经理和你姐姐的订婚宴啊!”

    “你说什么?”时暖错愕,脸色的喜色没了,“你说谁的订婚宴?”

    小鱼看着时暖那张脸,似乎意识到自己大概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不由的咽咽口水,“总经理和你姐姐……”

    “在哪里?”

    “金……金逸酒店。”

    时暖脑子一轰,转身就走,“师傅,去金逸酒店。”

    时暖在金逸酒店门口下车,还没进去,就看到酒店门口放着一张大合照,傅习城搂着穿着一身典雅礼服的时薇,两人对望着彼此,眸子里都是情意。

    时暖在来的路上还给自己心理建设,他傅习城可是她时暖的男朋友啊,怎么可能跟她姐姐订婚呢,可偏偏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巴掌。

    时暖走进去,正巧看到傅习城低头在时薇耳边说着些什么,惹得时薇脸颊羞红。

    这一幕,看得时暖立刻猩红了眼。

    真是可笑啊,她交往三年的男朋友跟她的亲姐姐趁着她出国的这段时间里,都要订婚了。

    时薇正和傅习城给宾客敬酒,余光瞥到了突然出现的时暖,她的脸色瞬间泛白,挽着傅习城的手不自觉的捏紧了。

    傅习城也看到了时暖,只稍稍怔愣,随即给了时薇一个安抚的笑容,走向她,“小暖,来参加我和你姐姐的订婚宴吗?”

    男人温润柔和的声音此时却犹如一柄利刃直穿时暖的心脏,她咬牙,“你和我姐姐的订婚宴?傅习城,你对得起我吗?还有你时薇,你就那么缺男人吗?你明明知道傅习城是我男朋友,你们竟然……”

    “混账东西。”突然一个巴掌过来,打得时暖脸颊生疼。

    时暖捂着脸,眼眶泛红,“妈!”

    “别叫我妈啊,有你这么做女儿做妹妹的吗?你姐姐今天订婚,你不祝福就算了,还跑来捣乱,你诚心的是不是!”蒋玉咬牙切齿,狠狠的瞪着时暖。

    时暖心口一窒,“妈,你在说什么啊?傅习城他可是我的男朋友啊。”

    “什么你的男朋友?习城是你姐夫,你怎么什么都要跟你姐姐抢?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哈哈!时暖突然笑了出来,她看着蒋玉,她的母亲,竟然可以这样颠倒是非黑白。她转头看向傅习城,“傅习城,你说,你到底是谁的男朋友?”

    傅习城拧眉,看着时暖那张脸有些彷徨,不过手臂间传来的力道瞬间让他清醒过来,“小暖,对不起,我自始至终爱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姐姐。”

    时暖听着傅习城不平不淡的话语,心里仿佛刀割一般的疼。

    真是好样的,真是讽刺极了。

    “傅习城,你记住了,是我时暖不要你的。”时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不上前去撕了这对狗男女,“我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异心。”

  • 第2章 救她

    时暖从酒店里跑出来,方才还在里面逞强的她,此时却已泪流满面。

    突然,“吱”的一声,轮胎摩擦地面的尖锐声响起,时暖被这突如其来停下来的车子喝退,吓得直接跌倒在地上。

    司机紧张的咽咽口水,看向后座的男人,“先……先生?”

    男人敛眉,方才的事故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情绪,他只是看了一眼副驾驶座,“周正,你下去看一下。”

    “是,先生。”周正很快下车,走到车前看了一眼。

    距离车前大约两米的女人此时正睁大了眼睛,似乎是被吓到了。她脸上还挂着眼泪,分明是哭过。这位小姐?你没事吧,需要送你去医院吗?”

    时暖的确是被吓到了,她怔怔的看着周正,许久回过神才默默起身,却不发一语的绕过周正企图离开。

    周正有些奇怪时暖的举动,“你没事吧,要不要……”

    “我……没事,我没事。”时暖下意识看了一眼黑色的卡宴。不知为何,时暖总感觉有人在看她似得,让她锋芒在背。时暖拧眉,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她收回视线一瘸一拐的离开。

    周正狐疑的看着时暖的举动,想要叫住她,不过看时暖跟躲瘟疫一样,不禁有些无语。

    周正回到车上,看到后座的男人扭着头看向窗外,视线正是落在刚才那个女人身上,“先生,已经到酒店了,您看是直接开进去还是您在这儿下车?”

    后座的男人也不表态,周正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眼看着那道娇小的身影越来越远,傅承彦收回视线,唇角微微勾起,食指有节奏的敲打着膝盖骨,“回去!”

    周正诧异,“可是先生,这……今天可是……”

    周正话还没说完便被一记凌厉的视线给打断了,“好戏都结束了,还去看什么?”傅承彦说这话时意味深长,“周正,我看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盛世皇廷,江城最大的娱乐场所,每到夜晚这里便灯火通明,半夜歌声。用好朋友宋荣荣的话来说,夜黑风高这里正是找乐子的好去处。

    时暖以往不喜欢来这种地方,可此时此刻的她却趴在吧台上,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她眯瞪着眼看着四周,看着来来往往的陌生人。

    “小姐,一个人啊!”

    有人将手搭在时暖肩膀上,还借机蹭了蹭时暖的肩头。时暖一个激灵,嫌恶的推开那只手,“走开。”

    那人跟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冲着时暖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哟,还是一个够辣的妞儿啊!走开?你们女人就是喜欢说反话,巴不得哥们儿上吧!”

    那男人说着凑过来就要亲时暖,时暖惊恐的推开那人站起来,身形有些晃荡,她摇摇头,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体也很不舒服,“你们给我走开,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时暖踉跄了几步,差点儿没站稳,被那男人扶住,趁势一把搂住时暖的腰,“你看,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