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司先生来日方长、司明远迟南雪夏沐锋小说

司先生来日方长

司明远迟南雪夏沐锋小说

主角:司明远,迟南雪,夏沐锋 标签:爽文、正剧、总裁、重生、

一场绑架,五年婚姻成了一个笑话。当他的枪打中她坠入深海,她发誓若有来世,绝不再与司明远纠缠。重生归来,迟南雪只想步步为营夺回前世被掠走的一切,谁想命运却让他们再度紧紧纠缠……世人皆羡司少宠她入骨,她却只觉得步步惶然——迟南雪退无可退:就算是我先招惹了你,我也早已后悔了。司明远微微一笑:真可惜,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半途而废,所以今生今世,你休想逃。

前尘远歌 状态:完结

司明远迟南雪夏沐锋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五年的婚姻宛如一场笑话

    其实被绑架的时候,迟南雪就知道司明远不会来救她的。

    夏家走投无路选择了绑架自己,无非就是白费力气罢了。

    迟南雪被束住手脚,挣扎着抬眼看向夏沐锋:“你会亲自来绑我,倒是让我有点意外。”

    “闭嘴!”夏沐锋脸色难看至极,忽然俯身下来,在迟南雪的旁边挥了挥手中的刀子:“如果不是因为我答应了司明远,要把你完好无损地还回去,还真想在你脸上划上几道,司少也就喜欢你这张脸吧。”

    迟南雪低头笑了:“你和司明远说了几天了?”

    她好几天没喝水了,嘴唇干裂开来,看起来相当凄惨。

    夏沐锋脸色很冷:“三天,今天是最后一天。”

    游轮在海上飘荡了三天,今天速度愈发慢了,看来是约好了地方想和司明远见面,将自己卖个好价钱了。

    迟南雪笑了一会儿,这才问:“你想拿我换什么?”

    “你装什么?你不知道司明远对我们夏家做了什么?也是……他怎么可能让你知道。”夏沐锋眼神微变,讽刺道。

    “司明远的事我不怎么插手……”

    “你插不插手,反正也没什么两样。”夏沐锋冷笑着打断了迟南雪的话:“行了,快到地方了。”

    夏沐锋低下头,将迟南雪的脚镣解开,又示意保镖压着人,这才带着迟南雪上了甲板。

    三天了,迟南雪一直被绑在游轮的地下室,摇摇晃晃地让她头晕眼花,甚至有点恶心。

    在司家的日子虽然不算好过,好歹司明远还算个君子,结婚以来虽然没给过她一天好脸色,倒是也没怎么为难过她,而现在这样明晃晃的就是虐待了。

    迟南雪脸色苍白地被摁着,远远地就看到了司明远。

    她多少有点意外,本以为司明远根本就不会来的。

    司明远不爱她,这件事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司明远的游轮靠得不算近,脸色相当阴沉,见迟南雪上来了,手中的烟狠狠摁在了甲板的栏杆上,径自走了过来。

    夏沐锋显然对司明远很是忌惮,他恶狠狠地喊道:“你离我……离我们的游轮远一点!让警察靠远点!你再过来我就撕票了啊!”

    他手中的刀紧紧逼着迟南雪的颈动脉,迟南雪却是不慌不忙地看向了司明远。

    司明远还是老样子,自己失踪三天似乎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变化。警方似乎和他产生了相当激烈的争执,司明远面露不耐,良久,警察无奈地挥挥手向后退去,似乎还是妥协了。

    司明远长身而立,只是站在那里,便显出一种极致的压迫感来——

    “说你的条件。”

    “五千万旧钞,还有……你把我爸放了,保证以后再也不招惹夏家。”夏沐锋咬牙。

    司明远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唇角冰冷地弯起:“你做梦。”

    “你的人还在我手里……”夏沐锋万万没想到司明远会如此绝情。

    “三千万不连号新钞,你把她放了,”司明远的薄唇冷锐如刀,目光在迟南雪脸上掠过:“毕竟是我的人,我就当做买个脸面。”

    迟南雪怔怔地看着司明远。

    这就是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却还是忍不住心底的钝痛,他的话像是一刀又一刀,划在她的心上。

    夏沐锋全身都在抖:“你把我们夏家逼到这种程度,我们什么都不剩了,现在你以为是三千万能解决的?”

    他手中的刀就在迟南雪的颈侧,迟南雪静静看向不远处的司明远,迟疑了一下却是开了口:“司明远,我以为……你不会来。”

    司明远的眉头微不可察地蹙起:“有媒体追着。”

    哦,媒体。

    迟南雪几乎控制不住眼泪,她咬紧下唇,哑声开口:“这么多年,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夏沐锋觉得不对劲,刀也向前逼了逼:“废话少说!还有,你先打电话,不然我们免谈!”

    司明远眼底满是嫌厌,不言自明。

    夏沐锋的脸色变了几变,这才沉声开口:“把林凝带过来。”

    迟南雪的瞳孔猛地收紧,他们竟然将林凝也绑了?还真是心思缜密,竟准备了个双保险。

    林凝被带来的时候显然还晕着,迟南雪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司明远,就见司明远的脸色在林凝出来的瞬间变了,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不如我们换个玩法,司大少爷,这两人都在这儿。你打电话过去,警署放了我爸,我就让你带走一个。”夏沐锋咬牙。

    他在赌。

    夏沐锋何尝不明白?司明远连迟南雪都不要,怎么可能要林凝?可夏沐锋同样清楚,事已至此他早已别无选择。

    迟南雪一个字都没说,却是浑身都在颤。

    她比不过林凝,她从一开始就知道。

    她是死皮赖脸搭上司明远的,司明远娶了她,却又无时无刻不在厌恶她,而现在拿她来和林凝比,她从一开始就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夏沐锋将迟南雪挡在身前,似乎是笃定司明远必然会忌惮。

    再抬眼,迟南雪看到了司明远给了身后不远处的警察一个干净利落的手势,为首的警官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枪管上扬,准确无误地对准了迟南雪。

    迟南雪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看着司明远,像是看向她六年间的爱恋。

    夏沐锋也被吓呆了:“你不用这样,司少,这……有话好商量。”

    跟着来的警察不少,暗处传来他们整齐划一的子弹上膛声。

    迟南雪从来没有感觉过那么平静,她看清了,看清了这么多年的自己。

    司明远淡淡开口了:“我让警署放人,换林凝,我给你十秒,不放人的话我就让警方开枪了。”

    夏沐锋惊骇地看了司明远一眼,疯了一样将地上的林凝挟持住了——

    “你,你先放人!不然我让你看看是我的刀快,还是警察的枪……”

    司明远沉默片刻,静静放下了手。迟南雪几乎能够感觉得到夏沐锋的欣喜,她却是觉得心底愈发冰寒,不,不对……

    果然,在夏沐锋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司明远挥了挥手。

    枪声响起。

    腿部中枪的瞬间,迟南雪其实也没觉得有多疼,只是思绪都跟着涣散了。

    枪声仿佛变得很是遥远,她费尽力气抬起头,却只看到司明远冰冷的眼神。

    是啊……

    只要林凝还好好的,司明远怎么会管自己的死活?

    他能来,自己就已经很意外了。

    纠缠司明远的这么多年,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甲板栏杆不高,夏沐锋也早就松了手,此时除了手上的手铐,竟然也没有其他的束缚了。

    想来夏沐锋终于看懂了,自己对于司明远而言,还真是半点价值都没有。

    迟南雪恍惚地笑了笑,往前走了一步,又一步。

    耳畔的枪声都无关紧要了,似乎因为自己的走动,肩头又中了一枪。

    真是讽刺,死在司明远的命令下,简直是太讽刺了,迟南雪唇角满是冷意,她没有再看司明远一眼,而是瞄准了方向,一头栽进了幽深的大海。

    恍惚传来了司明远的呼声,可是迟南雪知道,那不可能是叫自己的。

    他那么好看的一双眼,五年的婚姻里,却是没正眼看过自己。

    迟南雪之于司明远,就是一个偌大的笑话。

    还好都结束了。

    若有来世……只要别和司明远有任何纠缠,就足够了。

  • 第2章 喜欢曾渗入骨髓

    迟南雪醒来的时候,整个人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没死,她更加不明白的是,自己怎么会躺在司明远的身边!

    司明远睡得很沉,领口微微扯开,眉头却是紧蹙着,显然睡得并不算舒服。

    迟南雪肆无忌惮地打量了司明远一会儿,起身去摸手机。

    倘若是司明远将自己救了回来……那么,自己怎么不在医院反而在家里?

    一连串的疑问被司明远低哑的声音打断了——

    “你还在等什么?”

    迟南雪惊诧地回头,司明远的脸色难看地厉害,呼吸却明显愈发急促了:“你敢给我下药,倒是没胆子躺过来了?”

    迟南雪难以置信地看向司明远。

    下药?

    他在说什么?

    自己什么时候给他下过药了……

    迟南雪盯着司明远看了一会儿,脸色白得吓人,不会吧?

    她狼狈地抓过手机,点开锁屏,看到上面的日期几乎昏厥过去。

    2015年7月13日。

    那一天,自己做出了人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

    她轻信彼时的闺蜜林凝,给司明远下了药,随后如愿以偿地和司明远在一起了,司明远后来也真的娶了她,只是那也是她噩梦的开端。

    她……重生回来了?

    司明远的嗓音低哑地厉害,宛如愤怒的狮子:“过来。”

    “不是我。”迟南雪下意识否认,一边迅速地穿好了衣服。

    司明远看向迟南雪,眼底写满了毫不掩饰的鄙夷:“不是你?你准备了烛光晚餐,给我一杯接着一杯地倒酒,为的不就是这一刻,现在你说不是你?”

    “对不起司先生,我想我的行为可能引起了司先生的误会,可是……”迟南雪保持着戒备,也努力保持着冷静的神色,低声道:“我的本意绝非如此。”

    司明远根本不明白迟南雪在说什么!

    他的眼底因为欲望的煎熬已经一片血红,哑声道:“你自己点了火,现在你对我说,你的本意不是如此?”

    所以她的本意是什么,让自己在这里狼狈不堪,然后自己溜之大吉吗?

    “你喜欢我,迟南雪,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司明远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欲望,语气几乎是咬牙切齿。

    迟南雪咬紧牙关,低声道:“我帮你报警。”

    见迟南雪真的拿起了手机,司明远就觉得大脑的血液在疯狂上涌,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他一伸手,将迟南雪的手机打落,哑声命令道:“过来。”

    他还是那么好看,迟南雪怔怔地看着司明远的脸。

    她知道自己该恨他的,可是真正看着司明远的时候,她悲哀地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

    喜欢几乎成了刻入骨髓的情绪,让现在的迟南雪只想落荒而逃。

    事实上她也的确这样做了,迟南雪看了司明远片刻,低声道:“我帮你找林凝吧。”

    她迅速地拨通了林凝的电话,简短地说了几句现在的情况,这才看向仿佛瞬间冷静下来的司明远,对着司明远拍了几张照片,这才低声道:“对不起,这些只是作为证据,只要司先生不为难我,我不会主动对司先生造成任何威胁,希望司先生可以理解。”

    司明远还没反应过来,迟南雪已然冲出门去。

    ……

    疲惫,无以伦比的疲惫。

    直到冲出去好远,迟南雪方才默默捂住眼睛。

    虽说是夏天了,可是她穿着一身性感的小礼裙,江城的夏夜简直是说不出的冷。迟南雪下意识地抱住胳膊,慢吞吞地转了个方向往家里走去。

    她是真的了解司明远,司明远不会来找她的,更何况林凝都过去了,现在的司明远,想必正和林凝滚在一起吧,他那么珍惜她,肯定不会让她像是前世的自己一样伤痕累累。迟南雪知道自己不能继续想下去了,继续想下去,除了更觉悲哀和清醒,还能有什么呢?

    回到家一眼就看到沙发上坐着的父亲迟麓麟,见迟南雪这么晚回来,迟麓麟的脸色相当难看,蹙眉开口:“你怎么才回来?”

    “老爷,”继母陆薇薇闻言立刻笑着靠过去,“小雪回来就好,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是贪玩了些,不过小雪也会慢慢知道分寸的,老爷就别生气了。”

    “别生气?”迟麓麟打量了迟南雪片刻,冷冷道:“你是不是又去找司明远了?我和你说过多少遍,司明远根本不是你应该碰的!谁准你天天去找他了,啊?你简直是丢光了我们迟家的脸面!”

    “小雪……你也是,”陆薇薇居中打着圆场,伸手拉了迟南雪一下:“你听听老爷的,老爷会害你吗?司少的确是好,可是那的确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你也要顾忌着你父亲的脸面。说来你看看你妹妹,我也不是替你妹妹说话啊,你妹妹就很注重公众形象,从来都不会给老爷添麻烦,前阵子啊,那夏家的夏沐锋还夸你妹妹大方得体呢。”

    迟南雪听着都有点想笑。

    她妹妹,她妹妹迟晓晴是迟麓麟和陆薇薇的孩子,那曾经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现在迟麓麟和陆薇薇结了婚,倒是会拿出来说事!

    殊不知外面的人都怎么说呢!

    若是换做前世,自己定然要一脸的愧疚,可是现在,迟南雪想起了陆薇薇在说什么,倒是并不打算继续忍耐下去了——

    “说起这件事,我倒是也记得一二。”迟南雪神色淡然地笑了笑:“陆女士,之前迟晓晴在舞会上争风吃醋,撒了夏沐锋的女伴一身的红酒,夏沐锋还会说晓晴大方得体,倒是让我有点意外。”

    “什么时候的事?”迟麓麟脸色微变。

    “这……”陆薇薇根本不知道迟南雪是怎么知道的这一切,她干笑几声,看向迟麓麟的眼神都带着三分紧张:“老爷,那件事小晴也知道错了,她是一时冲动就将酒撒了出去,后来夏少也没追究不是吗?夏少其实挺喜欢我们家小晴的,这事肯定有点误会……”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父亲最近的一笔生意,就因为这件事没谈成吧?”迟南雪不紧不慢地说着,眼神都满是嘲意。

    “你们惹出了祸事,连和我说一声都不肯,你知道因为这件事惹出了多少麻烦吗?”迟麓麟现在还记得夏家的当家人,夏沐锋的父亲夏博易提起这件事时的一脸不屑,就差话里话外说私生女就是上不得台面了!他想到这里,顿时就觉心底堵得厉害,转过头毫不犹豫开口:“让迟晓晴滚下来!”

    陆薇薇怒不可遏地瞪了迟南雪一眼,却只换来了迟南雪的微微一笑。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