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首席染指小萌妻、阮静汐言岳泽乔楚林木木小说

首席染指小萌妻

阮静汐言岳泽乔楚林木木小说

主角:阮静汐,言岳泽,乔楚,林木木 标签:轻松、爆笑、暧昧、爽文、

第一次见到他时,她是被父亲利用,只为求得公司安逸的一颗棋子。因为心中对父亲的失望与愤恨,她与他签下一纸契约。站在精致华美的地毯上,她努力掩饰着自己眼中的泪意,轻轻的闭了闭眼,就将那张薄薄的纸同自己一起交付了出去。他扬眉淡淡的扫过她清秀苍白的脸庞,随手抬起了她尖尖的下巴,俯身就吻了下去,力道极重。他的声音无比桀骜笃定,“阮静汐,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允许,你永远别想从我身边离开。”

纱朵 状态:连载中

阮静汐言岳泽乔楚林木木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言少

    京都,秋季。

    阮静汐跟着父亲阮江成的脚步,走过了一道又一道复杂而又富丽堂皇的门,最终将这扇门打开之后,不由得愣了一下。

    “阮总,你的女儿不错。”

    一进门,阮静汐就看见,在中心主位上,坐着一位气势逼人的男人。他一只手轻轻端着一杯红酒,血一样的色彩在微微晃动着。

    他的右边,一位身着性感的女郎轻轻的为他揉着肩膀,他的左腿下还跪着一名女子,帮他揉捏着大腿,这场面,堪比古代的皇上。

    阮静汐这样被眼前的男人直视着,总感觉全身上下都被他看透了一样,觉得哪里都不舒服。

    “言少爷,这是我的二女儿,叫阮静汐,她从小就乖巧听话,听说我这次有事,主动要过来的。”

    阮江成点头哈腰的,差点没把自己的脸贴到男人的脚下,完全就是一副哈巴狗的奴才模样。

    当初父亲说要带自己来参加一个舞会来见见世面她才答应的,现在为什么只有这么一个男人?

    父亲这是什么意思?阮静汐两条秀丽的眉毛忍不住蹙在了一起,妈妈好不容易把自己拉扯大,等到自己长大却去世了。

    现在她这个唯一的爸爸刚把她认回来,可是当初说好的认祖归宗现在是什么情况?

    言岳泽抬起头,眼睛微微的眯起,深邃有神,他张着性感的薄唇缓缓开口,那吐出的一字一句却让阮静汐如遭雷劈。

    “还可以,留下吧。”

    “爸……他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留下吧?是什么意思?

    阮静汐有些恍然,她不可置信的问向旁边正在倒酒的父亲,却遭来父亲的痛骂。

    “能陪言少爷是你的荣幸,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阮江成狠狠剜了阮静汐一眼,转过头去就对着言岳泽摆出一副狗腿的笑容。

    “少爷,我家女儿年纪小不懂事,您可千万别在意。”

    言岳泽扬扬酒杯,示意他随意。却转过头跟身边的男人谈论起了工作,没有任何把阮江成当回事的意思。

    阮静汐见父亲这幅样子,心中一痛,将酒杯用力的放在茶几上,发出的巨大响声让周围的人纷纷侧目,她眼神一暗,转身就想要走出去。却被阮江成忽然打过来的一巴掌打蒙了。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阮静汐看着眼前的父亲,第一次感觉,他是那么的陌生。

    “你想去哪?别给我丢脸,老实坐着!”阮江成恨恨的看着阮静汐,那表情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一般。

    她们母女二人是经过了多少的苦难才撑到今天这一步的,这些年来阮静汐一直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她的亲生父亲竟然想把她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

    “爸,你怎么能这样对我……”阮静汐捂着脸,眼中泪意一闪,再也不顾什么,撞开父亲就朝着包间外跑去。

    阮江成心中一怒,扬起手,打算再给阮静汐一巴掌,忽然感到了背后强烈的凉意,一回头。言岳泽幽深的黑眸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阮总,小丫头坐不住,就让她出去转转也好。”

    酒杯里如同鲜血的红酒触碰上他薄薄的嘴唇,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意。

    阮静汐打算离开这近乎噩梦一般的地方,今天发生的一切让她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

    妈妈去世之后,父亲可以说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了,而他现在竟然做出这样令人寒心的事情。

    什么父女情深,又是什么看不得自己在外面受苦接回了阮家,原来也只是一个工具,否则的话为什么不把姐姐送出去。

    “可是回到家又能怎么样……爸爸他,到底是为什么,要把我送到那个男人手里。”

    她抱着双臂喃喃自语,眉间的忧愁另她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忧伤的气息,游荡在走廊间,装修的一模一样的房间和走廊宛如一个巨大的迷宫,将渺小的她困在中间。

    对了,再也不要回家了,不要再看见那个男人,也不要再和他们有任何瓜葛,阮静汐不是礼物,也不该被送给任何人。

    “如初,别担心,事情都办妥了,你放心,你才是我的宝贝女儿,阮静汐就是个贱种,怎么可能进的了咱们阮家的大门,我已经把她送出去了,放心吧。”拐角处,阮江成哑着嗓子的声音传来,让阮静汐浑身一震。

    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阮静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一不小心碰的了一旁,发出一道吃痛声:“啊!”

    “谁?是你,你没有在里面陪言少?”阮江成走出来,看到一旁偷听的阮静汐,浑浊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心虚,接着镇定的说到。

    陪人?居然在这个时候,他的父亲想到的还是让她去陪人?

    是呀,她在父亲眼里就是一个贱种,根本不在乎自己,所以才会动不动就叫自己去陪人。

    “你真叫我恶心。”阮静汐颤动着全身,咬牙切齿的说到。纤细的身体忍不住颤动,眼中带着浓浓的悲哀。

    “你……你说的什么混账话!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不愿意也必须给我陪,如果言少不满意,我就把你送出去直到你能让人满意!”阮江成看着一脸愤然的阮静汐,眼底闪过一丝狠意,压制嗓音威胁道。

    阮静汐身体一颤,惊恐的看着阮江成,美丽的眸子颤颤发抖。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把自己亲生女儿往人家床上送的父亲!

    她冷笑一声,掉头就跑!

    “你这个死丫头,你给我站住!”身后,阮江成真的以为她要逃跑,在后面追了过来。

    “谁让你在这的?”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让阮静汐犹如看到救星一般,朝那个散发出求救的眼神。

    修长的身材,健硕的胸膛上,白色衬衫微微解开了两个扣子,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寒意逼人的望着阴柔男人。

    来者正是言岳泽。

    似乎在他面前,所有人都卑微的如同蝼蚁一般。

  • 第二章 救救我

    “言少爷,带我走,求求你……”顾不得刚刚父亲开口说出的话,阮静汐扑上去,紧紧抓住男人的袖子,不顾一切的恳求道。

    她不想在这里了,她真的不想了,这里实在是太恐怖了。

    言岳泽看了看贴在自己衣服上的手,白净而纤细,他出乎意料的没有甩开:“我救人是有代价的。”

    “我……不管付出什么我都愿意,求求你!”阮静汐想起身后的父亲,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恐惧,对其回答道。

    “那,阮总,人我就带走了。”言岳泽紧抿着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伸出手,揽上女人的细腰。看都没有看身后的阮江成一眼。

    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女人的柔软和纤细,仿佛自己一只手,就可以掌握她的全部。

    阮静汐感觉到自己的腰间一片灼热,令她无比渴望远离这个男人。可是她更明白,此时此刻,只有这个男人可以保护她。

    言岳泽怀里这个小小的人浑身都在颤抖,因为恐惧而显得浑身无力。

    阮静汐紧紧搂着言岳泽的腰不肯松手,似乎一旦松开了,马上又会回到那张血盆大口中无法自拔。

    言岳泽所住的地方,所处郊外,是一座非常壮观的欧式别墅,如同城堡般恢弘。

    红毯旁两排站的十分整齐的女佣,在言岳泽经过的时候,纷纷弯下了腰,排场大得吓人。

    “那个,言少爷……”阮静汐有些害怕的小跑追了上去,“言少爷,我……”

    “露易丝,带阮小姐去洗漱。”

    言岳泽随意吩咐过后,就没有再看阮静汐,直径的朝楼上走去。在他走后不久,一个穿着黑色套装的女人走了上来。

    “阮小姐,请让我们为您洗漱。”

    阮静汐只好点点头,跟着她走进了浴室,乖巧的让女仆擦洗着自己的身体,虽然有些尴尬,但是她还是按照露易丝所说的照做了。

    跟着,露易丝把她带到一间卧室前,打开了门。

    言岳泽裹着浴巾,坐在床上,丝毫不见之前的醉意,他幽深的眸子看了阮静汐一眼,然后轻轻道。

    “过来坐。”

    阮静汐走到他的身边,清晰的看到他那线条清晰紧致结实的肌肉上还遗留着一滴滴水滴,顺着朝下滑落。

    阮静汐不由得花痴的多看了两眼,过了半响,才注意到言岳那黝黑深邃的眸子,不由得从颈后散发出一股寒意:“言少爷,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言少爷,你可不可以……放过我。”

    言岳泽的笑容骤然消失,他站起身,一步步逼向阮静汐,然后伸出手,把她抵在墙上,坚挺的鼻子几乎可以触碰到阮静汐的面颊。

    “我已经救过你一次了,我说过,我救人,是需要代价的。”

    从他刀削般线条冷硬的峻脸,以及那双阴冷深邃的的黑眸里,阮静汐清晰的感觉到了危险。

    心中徒然一凉,阮静汐惊慌的收回视线,敛下眸中的酸涩。

    言岳泽松开双手,转过身对着阮静汐轻轻一推,她就倒在了床上,海藻般的黑发披散在香槟色的大床上,黑发白肤的强烈对比,在他强劲的心脏上轻撞了一下。

    阮静汐没有反抗,她知道自己躲不过了,轻轻闭上眼,娇小脆弱的人儿,无力的瘫软在宽大的床上。

    言岳泽不客气的压倒了她的身上,猛然落入男人的怀抱中,听着言岳泽强劲有力的心跳声,阮静汐的的心,也微微动了两下。

    忽然一阵音乐声响起,阮静汐慌忙回过神来,手机铃声是从床头传来的,是言岳泽的手机。

    言岳泽不耐的拿来看了看,见到手机号码显示是阮静汐的父亲,随意将手机丢给了她。

    “喂……”

    “哎哟,是静汐吗?真是爸爸的乖孩子,真听话,以后你就好好伺候言少爷……”

    “爸……你申请贷款,不可以么……”阮静汐沙哑着嗓子问道,却感到如此苍白。

    “我告诉你,你不要想着不听话,如果你这次没有将言少爷伺候好了,就别想回学校了!跟言少爷上完床之后跟他说让他出钱资助自己家里的公司!”

    “你要是不听话,就这辈子别回来了!你从来没为这个家里付出过什么,现在也是你该孝顺我们的时候了。”

    房间内静静地,言岳泽很轻易的就听见了手机中传出的声音,讽刺的笑了笑,对于他而言,不过是玩物,还以为可以换来钱么?

    阮静汐无力的放下手机,这样的家,回去又能有什么意思。

    她勾起嘴角,冷冷的一笑,那一抹动人心魄,顿时让言岳泽有些迷了眼。

    “想要报复么?”言岳泽出乎意料的问道,当他把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他何时对这种事放在心上过。

    “我一直以为,我也是他的女儿,他就算对我不疼爱,也不会害我。”阮静汐凄凉的笑了笑,“言少爷,你包养我吧。”

    “我有什么好处?”

    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眼中的苍凉和冷意,深深的吸引了男人的目光。

    初见面,如同黄莺般娇俏纯洁,如今又如深海珍珠般,散发着灼灼冷意。

    言岳泽不禁想要将她留在自己身边,想看看她究竟能给自己带来多少趣味。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阮静汐抬起头,将眼泪倒流回自己的眼中“但是,你要让我回去上学,并且,不再受他们的打扰,也不要提供资金资助我父亲。”

    真是……恶毒呢……可是比起那个家,又能算的了什么?

    白炽灯下,她整个人白里透红的诱人,似乎还在为自己刚刚提出来的条件而感到害羞,纤细粉嫩的双腿笔直的站在地上,如此画面看得他眸色一暗,顿时口干舌燥。

    “最少三个月,现在,来伺候我。”

    言岳泽沙哑着嗓音,坐在床上,眯着冷眸,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阮静汐抬起手,鼓起勇气,慢慢的走到言岳泽的身边,颤颤巍巍的抚向他的胸口,一上一下,青涩至极的抚摸着,看着他的薄唇,闭上眼,不管不顾的吻了上去。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