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南风知我音:想要与你共余生、夏音莫庭岩余淮阳小说

南风知我音:想要与你共余生

夏音莫庭岩余淮阳小说

主角:夏音,莫庭岩,余淮阳 标签:总裁、都市

昨夜风雨又飘零,她为他失去了一个孩子,她转身想要逃,却被他死死困住。“夏音,拿死来威胁我,没用!”他的态度坚决。反抗无果,她只能独自饮下孤独。当背后的一切秘密被揭开,她才发现自己,竟置身于那么大的阴谋…… "

长街长 状态:完结

夏音莫庭岩余淮阳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我要离婚

      雪白的医院病房内,身穿病号服的女人悠悠睁开了眸子,她的脸色十分苍白,木然地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一切,捏着被单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哭到眼睛发涩的时候,已经没有泪水可以流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突然从外被推开,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几步疾驰的走到病床前,脸色阴暗,满脸怒气,目光深邃的望着她,随后便掐住她的脖子吼道:“你就这么着急离婚,连孩子都不放过!”

      他和她结婚三年,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个孩子!然而!

      天知道,在公司听到这个孩子出事的时候,他想也没有想就抛下了会议室里的一众人,匆忙赶往医院,现在又看到这个女人面无表情躺在床上,他就恨不得掐死她!

      虎毒不食子,那可是他们的孩子,她怎么能如此恨毒!怎么可以!

      “想给你生的人一大把,你难道还在意这个!”夏音被掐的喘不上气,整个脸涨得通红,却只觉得心掉进了冰库里,冷到了极致。

      她还没有从失去孩子的痛苦中缓过来,现在又要面对这样的莫庭岩,她真的好累了……

      莫庭岩松开了她的脖子,双手抓住夏音的肩膀,突然的靠近她苍白的脸,恶狠狠的盯着她的眼睛对她说:“你最清楚我是什么人,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

      “莫庭岩,为什么,你的心里最清楚了。!”夏音愤怒地骂道,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当初要不是因为妹妹的病情,自己怎么可能会嫁给他!如果不是嫁给了他,如今又怎么会要忍受丧子之痛?他们本就该是两条互不相干的平行线,强行扯在一起,瞧,报应来了。

      莫庭岩深深看了她一眼,隐忍着怒意,缓缓松开了手。

      夏音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清冷地对他说:“我们离婚吧!”

      莫庭岩嘴角一僵,望着夏音剧烈的咳嗽,忍不住吼道:“你让我失去了一个孩子,现在想轻轻松松的离婚!夏音,你觉得可能吗!”

      夏音直视他的目光,回答道:“你欠我何止一条人命!”

      是啊,真要算起来,到底是谁欠谁的比较多呢?他们互相折磨了三年,忍受了这么久,真的该结束了。

      这本就是一场错误的开始。

      这一字一句都敲打在莫庭岩的心中,犹如刀绞般的疼痛。

      他用力地将夏音甩回床上,望着她的目光简直想杀了她一般的凶狠!

      “难道非要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夏音一只手用力拽住莫庭岩,恳求地望向他。

      莫庭岩甩开夏音的手,冷漠地走到门前,停了下来,对她说:“你就是想死可以,但是到时候谁来照顾你残疾的妹妹,夏音,拿死来威胁我没用!”

      “莫庭岩!”夏音的嗓子已经沙哑,这一声喊的凄凉撕裂!

      莫庭岩摔门走了出去,阴着脸吩咐助理:“这件事情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

      助理跟随着他的脚步,突然莫庭岩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深邃忧郁的目光投向离开的病房。只是停了几秒又迈着步伐扬长而去。

      夏音很快被安排到vip.病房,24小时医护人员的照顾,之前在别墅里一直照顾她的李妈也跟在了左右看护。

      好在,这之后一个多星期,莫庭岩都没有再出现。

      是认真去考虑到底要不要离婚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夏音觉得自己理所应当是要高兴的,可是不知怎么,心里闷闷堵堵的,总觉得不是特别的舒服。

      这天下午,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

      夏音以为是莫庭岩,迅速抬起了头,却在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长卷发女人时,脸色稍稍变了变。

      “李妈你先出去吧。”夏音既然吩咐,李妈虽不愿意还是离开守在门外。

      “庭岩这几天忙的很。只好我来看看你了。”艾琳优雅地对着夏音的面坐下,精致的妆容带着得意的笑容,还是一贯的丰姿卓越,趾高气昂。

      “艾琳,我的咖啡是你动了手脚对吧?”夏音声音不大,每一个字说的格外清楚。

      那天下午,艾琳打着闺蜜的旗号约她出去,她自觉愧疚,哪里有拒绝的道理?

      到了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放好了咖啡,艾琳美曰其名帮她先点了爱喝的。她也没有多想,只是谁会料到,不过喝了几口后,肚子就开始隐隐作痛,然后愈演愈烈,一直到下身流出鲜红的液体,沿着大腿一点点往下……

      现在看来,就只有这一个可能了。

      艾琳的脸色瞬间变了,努力的压制心里的情绪:“你胡说什么,别出了事情就说是我下的药。,”

      夏音微微的抬起眼膜,对她说:“我没说是下药。”

      果然如此。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艾琳竟然会对她做出这种事情。

      艾琳知道瞒不住了,望着夏音说道:“你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他娶你不要我?!”

      “所以你害我流产是吗!艾琳,我一直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

      艾琳扬手打翻了台面上的花瓶,指着夏音站起来骂道:“你抢了我的男朋友还敢说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了,曾经,莫庭岩是艾琳的男朋友。

      她知道自己对不起艾琳在先,那个时候天真快乐的她们,谁都没有想到会到今天这一步。

      夏音脸色白了白,苦涩地想要解释:“艾琳,这里面都是误会……”

      夏音话音未落,莫庭岩黑着脸推门而入。

      艾琳被吓到,赶紧凑到莫庭岩身侧,温柔的说道:“莫庭岩,你怎么来了?””

      莫庭岩阴沉着脸,眼睛只看着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夏音,恼火地打断艾琳接下来的话,嚇道:“出去!”

      艾琳有些恼恨,没有动作,张开还想要说什么。

      “出去!”莫庭岩又是低吼了一声,音量加重了不少。

      艾琳试浑身一僵,瞪了一眼夏音后,咬咬牙,不甘地转身离开了。

      房间里又剩下俩个人,夏音觉得这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她望着莫庭岩,清秀的眉宇间消瘦了不少。

      莫庭岩气急了,转过身走了过去,整个脸色铁青着。一只手捏着夏音的下巴,望见她眼睛里的躲闪,整个人欺压上来,愤怒地吻了下去。

      夏音想要挣扎,双手却被莫庭岩举在头底半点也动弹不得,他吻的比起以往都在霸道,横冲直撞,夏音气急用力地咬破了莫庭岩的嘴唇,

      莫庭岩听着她伏在身下一点一点的喘息声,心里一软,松开了她。

      夏音刚得到自由,扬起手就打在他的脸上。

      “啪!”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整个手面都是麻麻地,眼泪又忍不住流了出来,情绪激动的说道:“不要碰我!”

      莫庭岩脸暗了下来,隐忍着怒气:“你就这么厌恶我!可是能怎么办,你只能忍着!”

      “莫庭岩,你说过不会逼我的!”夏音怕他,连说话都有些颤抖。

      “你!”莫庭岩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来,他总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像个小丑,明明掌控主权的是自己,却常常感到无可奈何。

      莫庭岩绕到玻璃窗前,拉开了窗帘,阳光肆意的洒了一地,笼罩在夏音身上。她眯眯眼睛,慢慢去接受这久违的阳光。

      “明天我来接你出院,爸妈回来了。”莫庭岩按捺住脾气,双手环胸靠在墙面,又加了一句,“你必须搬回老宅。”

      莫庭岩的父母常年旅游列国,很少和他们住在一起。半年前夏音就已经搬走,她心里清楚,即使自己不愿意回去,莫庭岩也会逼自己就范!

      “可以,但是我要出去工作。”

      莫庭岩犹豫了一下,随之回答她:“好。”他双手插进裤子口袋,一步一步向着夏音靠近,“记住,不要让爸妈怀疑到什么。”

      夏音盖上被子,翻过身,莫庭岩最孝顺,她自然不会乱来,闭上眼睛之前说道:“你放心,演了三年,不会出错。”

      演了三年,这场莫庭岩强求来的婚姻走到了今天,明明知道夏音从没爱过,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放手,蛮横无理的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他不敢想,若是夏音离开了……不,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 第二章:你演的可真好

      夏音出院这天,莫庭岩准时到了医院门口,接她回家。

      她面无表情地上了车,什么话都没有说。

      一路上,车厢内的气氛有些凝固。

      “我想去看看我妹。”夏音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忽然淡淡出声,手却是不自觉抚上了小腹。

      说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去探望过妹妹了。如今只有妹妹是她唯一的牵挂。

      莫庭岩深深看了她一眼,似乎是兴致不错,直接改了车道,看样子是要主动陪着她一起。

      车子很快驶入山间公路上,没多久就到了这座建在山中的复健医院。夏音一下车,莫庭岩已经在一旁为她撑起了伞,夏音有些吃惊,狐疑的望着他。

      “我陪你进去。”莫庭岩揽过夏音的肩膀,没等她反应过来踏着雨水往里走去。

      夏音跟随着他的步伐,想起来和他初次见面也是这样一个雨天,他站在商店的门口,穿着一件宝蓝色的卫衣,望着自己,缓缓的问她:“你就是夏音吧,我是来接你的。”

      那个时候他只是二十三岁的少年,温文尔雅,满足了所有少女的幻想。

      “你在想什么。”莫庭岩清冷的声音传来,再没有了当年的温暖。

      这一声将夏音拉回来现实,她木讷的摇了摇头随意的回她:“没什么。”

      说完径直的朝里走去。

      她听着莫庭岩的脚步声,嘲笑自己刚刚的行为,怎么能因为这么小的一件事情就忘记了教训。

      打开房门,正在画画的小莹一见俩个人立刻开心的笑了。她穿着素色的病服坐在轮椅上,左边裤腿空空的飘荡着。

      “姐姐,姐夫,你们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小莹噘着嘴有些埋怨俩个人,脸上却止不住的笑容。

      “最近有些忙,李医生说你最近恢复的很好,慢慢来不要着急。”莫庭岩蹲下身子,关心的对她说道。

      “小莹,你要听医生的话知道吗?”夏音搭上一句。

      “我要快点好起来,这样就能早点离开这里和你们生活在一起。”小莹乐观又坚强,莫庭岩常在想,这俩姐妹的性格,也差的太多了。

      夏音摸了摸她的长发,只要小莹好好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么多年。莫庭岩对小莹很好,在妹妹眼中,他就是完美的姐夫。

      “你们好好聊一聊,我去打开水。”这气氛太好,夏音却觉得快不能呼吸,拿着水瓶就往外面走。

      小莹抬起头疑惑的望着莫庭岩,问他:“姐姐怎么不开心?”

      “是我欺负她了。”莫庭岩目光深邃,回头看着小莹,说道,“放心,我会哄好的。”

      夏音扭开水龙头,望着热水雾气在手掌之中,很烫,可以让她不再去想脑里的烦心事。

      “夏音。”

      身后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紧接着是急促的脚步声靠近。

      “你怎么在这里?”

      余淮阳面色紧张,剑眉微微皱起,迈着修长的双腿徐徐走来。

      余淮阳,贯穿夏音半个青春岁月的少年,他们一起雨中狂奔过,一起经历过残酷枯燥的高考,也曾有过一段美好的恋爱时光。

      他靠近夏音,神情似乎隐隐的有几分激动。

      夏音撩了撩头发,努力保持着平静,轻声说:“我来看望我妹妹。”

      余淮阳抿了抿唇,良久还是出声问道:“这么多年,你过得……还好吗?”

      夏音的心倏地一颤,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

      当初的分手是她主动提出来的,过后也将那段记忆尘封在心底,不愿在想起,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又遇到了。

      余淮阳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深吸一口气,突然坚定道:“夏音,我觉得……我还是忘不了你!”

      “余淮阳,你。”夏音惊愕的望着他。

      夏音心里一团乱麻,她对上余淮阳炙热的目光,一时间难以回答,她没想到一向稳重的余淮阳会这样说。

      “老婆。”

      远处,莫庭岩清亮的声音突然的传来。听的夏音心里抖了抖,这种三个在一起的场景让她心里总是害怕。

      莫庭岩一走过来便伸手将夏音的腰搂的紧紧的,宠溺地对着她笑笑,“开水打完了吗?”

      越是这样,越让夏音感到害怕。

      她望着莫庭岩的神情,分明是在警告自己。她怕他,也不想闹出笑话,只好不再挣扎。

      莫庭岩突然勾唇一笑,嘲讽似的开口:“余淮阳,你这么有闲情,怎么不多花点时间陪自己的未婚妻?”

      夏音意外的望着余淮阳,没想到他居然已经有未婚妻了,那么刚刚那一番深情的表白是什么意思。

      余淮阳看着夏音惊愕的神情,心里更是难受向她解释:“夏音,你相信我,这么多年我爱的只有你!”

      夏音还没有开口,莫庭岩冷哼一声,周身气场强大,扫了一眼余淮阳警告道:“余淮阳,做人要有点自知之明,碰了不该碰的人,这个后果你承担不起!”

      说完,莫庭岩不由分说拉着夏音径直走到门口,直接摔进车子后座。

      “莫庭岩!”夏音讨厌她的霸道,左手拦住车门,仰着头愤怒的说道。

      偏偏莫庭岩站在门外,一米九的个子弯着腰瞅着她,气势上输了大半了。

      “怎么,还没看够?”他话里有话。

      “莫庭岩,我才刚来!”夏音怒火冲天!

      莫庭岩关上车门,气的坐到副驾驶上,冷嗤道:“刚来就巧遇了老情人,夏音我真是小看了你。”

      夏音心里的怒火一点点累积,又觉得吵架没意思,扭过脖子靠在车窗上,不再看他。

      车窗上的雨越下越大,山里的树被风吹的枝丫摇晃,声音尤为响亮和空寂。

      莫家老宅坐落在富商云集的中心地带,顺着主干道开了十几分钟才到了院里的停车场。

      莫庭岩不等她,冒着雨,板着脸先进去了,夏音身子弱,佣人撑着伞,并排走在青石板上,少不得走的更慢了。

      等她进了玄关换鞋,莫庭岩已经脱掉了湿衣服,顺着楼梯往二楼走。

      “少奶奶,就别跟少爷置气了,少爷表面冷漠,心里却总是惦记你,回来了好好过。”老管家吴妈看着莫庭岩长大,又真心喜欢夏音,少不得多嘴了几句。

      夏音抿着唇,没有开口。

      她知道吴妈的好心,只是这次她回来,已经做好了离婚的打算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