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佛欢、林初若陆湛明苏倾倾小说

佛欢

林初若陆湛明苏倾倾小说

主角:林初若,陆湛明,苏倾倾 标签:暧昧、纨绔、同居、爽文、

浸染在佛欢这种夜夜笙歌的场所太久,我没想把自己当做出淤泥而不染的清水芙蓉,但是他想,他要这朵清水芙蓉——只属于他一个人……

墨染流年 状态:完结

林初若陆湛明苏倾倾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1章 你自己看着办

    夜色薄暮,城市的霓虹灯亮起,犹如那些只存在在黑暗中的另一群人的生活。

    佛欢,我所在城市的第一娱乐城,也是我工作的地方。

    没错,我是一个小姐,哪怕只陪酒不出台,可是依然是一个有点被暗色色彩包裹的身份,很多人都觉得羞于开口,可是,我却靠着这份工作生活。

    夜色深沉,寻常人家慢慢进入梦境,而佛欢纸醉金迷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摇曳闪烁的幻彩灯光,靡靡火辣的撩人唱词,混杂着烟味酒气的浑浊空气,勾勒出一幅酒池肉林的画面。

    从家里来到佛欢,我径直走到化妆间上妆换衣服,好姐妹苏倾倾走过来在我肩上拍了下:“初若,今天可真是邪了门了,你知道我遇见一对什么样的客人了不?”

    她一脸浓妆,身上还有些酒味,很显然是刚从包厢里出来休息,我有些奇怪,问了声:“什么样的客人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的?”

    苏倾倾嗤了声:“一对父子!那个小的看上去年纪也就和你差不多,我估计都还没毕业呢,啧,当爸的也是心宽,这就带自己儿子出来佛欢这种地儿找乐子了。”

    我愣了下,继而也是有些失笑:“你管人家那么多做什么,反正也不是你儿子。”

    苏倾倾笑着骂了我一句,一根烟抽完了,她起身:“初若,咱们一块走,你那边芳姐不是让你去我隔壁包厢陪酒,咱们一块。”

    我应了声,跟在苏倾倾身后走出了化妆间。

    包厢外长长的走廊上多的是浓妆艳抹、香气扑鼻的各色女人,衣领一个比一个低,裙子一个比一个短,其内的无限风光若隐若现。快到苏倾倾刚才陪的那个包厢的时候,门却被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略有几分眼熟的背影映入眼帘,我当下心头一凉,想着该不会遇见认识的人了吧,下意识就想退,苏倾倾却拉着我的手,小声说了句:“初若,你看,这就是我跟你说那对父子,这是那个儿子,特别玩得开,一点都不像是个新手。”

    倾倾话音才落,包厢里的男人忽然就转过头来。

    天哪!怎么会是他!这个年轻男人叫钱小万!是我的同班同学!

    我在佛欢当陪酒女,学校里什么人都不知道——我不想被人指指点点看不起,这样冷不丁的撞见自己同学,我吓了一跳,躲是来不及了,赶紧低下头想蒙混过关。

    可是来不及了,钱小万眼睛尖得很,一看到我,眼神立马就亮了:“林初若!是你!”

    他打量了我身上的工作服一眼:“你在这里上班啊?是个小姐?真是想不到呢。”

    随着说话的声音,他朝我走了过来,伸手就要抓我,语气里满满的都是不怀好意:“来来来,过来陪我喝一杯呗,同学四年,我记得我以前也是追过你的,当时你可是傲极了,想不到,有钱就能上啊,早说了不就省事了。”

    我有些屈辱的咬唇,苏倾倾不知道怎么回事,可也看出来钱小万是不怀好意的,她上前将我挡在身后:“这位客人,咱们有话好说呗,走,进去喝酒呀……”

    钱小万一把推开了苏倾倾,嘴里不干不净的叫骂着:“给我滚开,你什么玩意儿,识趣的就别挡路!”

    苏倾倾一见这个架势,赶紧就推搡着我进了旁边一间空着的包厢:“初若,赶紧给老板打电话,这里我挡着!”

    我都还没回过神来,身体就被推了进去,没有开灯的包厢里黑乎乎的一片,外面隐约传来了钱小万的叫骂声还有苏倾倾各种说好话安慰的声音。

    我不敢再耽搁,拿出手机就拨出了方安生的电话——他是我的金主,也是佛欢的老板。

    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那边方安生略带几分慵懒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怎么了?”

    “生哥,我这边遇到了点麻烦。”我语速有些快:“我在佛欢遇见了我的一个同学,他抓着我不放,你能不能,让我过来帮帮忙?”

    “同学就同学了,能把你吃了不成,你担心什么?”方安生语气要笑不笑的,我一时也猜不出他的心情是好是坏。

    从包了我的那一年开始,他就一直是这样,性格阴晴不定的,对我也是时好时坏,凭的全是心情,我也一直都恪守本分不敢逾越,可是今天——

    我咬了咬唇,低声解释了句:“生哥,你也知道的,我们学校没有人知道我在佛欢上班,而且当初……当初是你执意要让我进那所名校的,要是这事儿被爆出去了,到时候学校一定不会让我顺利毕业的。”

    方安生笑了声:“初若,你现在是在怪我的意思了?”

    我赶紧摇头:“不是的,生哥,我只是……急了,你当初送我进A大,肯定有你自己的理由,我就是怕到时候毕业不了会坏了你的事儿。”

    “呵。”方安生带着点讥讽的笑传进了耳朵里:“行啊,林若初,在佛欢这几年,你也没白呆啊,这话说的,还真是越来越好听了。”

    我吃不准他到底什么意思,只是包厢外面的吵闹声却越发大了起来,隐约似乎听见,钱小万他们包厢里,原本和苏倾倾一起陪酒的小姐妹似乎也参加了进去,正在合力对钱小万父子说些什么。

    我捏着手机的指尖泛白:“生哥,你要是没空,随便让跟着你的一个人过来就行……”

    我话都还没说完,方安生就打断了我:“这事儿我不插手,林初若,你自己看着办。”

    撂下这么一句话,电话便被方安生掐了。

    我有点懵,许久才反应过来,方安生——居然,不打算管今晚这事儿了。

    怎么会是这样?

    胸口堵得厉害,我以为自己在做梦,可是包厢外却传来了和苏倾倾一起陪酒的小姐妹的声音:“初若!初若!你赶紧出来,倾倾被客人打了!”

    我回了神,听见倾倾被打,赶紧打开洗手间的门出去。

    打开包厢门,几步远的距离,场面一片混乱,钱小万还有一个长得和他有点像的男人正并肩站着,我人都还没出去,就看见钱小万扬起手臂往苏倾倾脸上就招呼了过去。

    她脸都被打歪了,钱小万像是还不解气,再度扬起手臂还要继续打,我心底憋着一股气,冲着他人喊:“钱小万!你住手!”

    钱小万一听见我的声音,倒真的住了手,只是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滴溜溜的在我身上转:“怎么?林初若,舍得出来了啊?你倒是再躲啊!我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呢,不是要找帮手吗?怎么?怂啦?不敢出来啊?”

    我上前将苏倾倾护在身后,看着钱小万,尽量平稳自己的呼吸:“我是在佛欢上班没错,可是我只陪酒不出台!”

    “呵!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林初若,当了婊子就别想着立贞洁牌坊了,不出台?你以为我会信啊?怎么,看不起我这个同学啊?你放心,嫖资我一定给足,只要你能满足得了我,看在咱们同学一场的面上,嫖资我付双倍。”钱小万笑眯眯的看着我。

  • 第2章 同学里面出极品

    我深吸了口气,被我护在身后的苏倾倾拉着我,恨铁不成钢的说了句:“林初若,你傻啊你,都躲进去了,还出来干嘛?这不是添乱吗你?”

    倾倾是我在佛欢夜店里最好的朋友,她本来就是为了我才出的这个头,我又怎么能看着她被我的同学打,可是还没来得及说话,苏倾倾就已经越过我站到我前面:“两位客人,你们刚来不知道,我们初若确实是不出台的,这样,今天晚上你们的包厢我请,客人们高抬贵手,别闹了,行吗?”

    倾倾从来都是快人快语的,性子也烈,被人打了一巴掌,要换从前她早就打回去了,可是,这一次打她的人,却是我的同学,她是怕得罪了钱小万还有他爸爸,钱小万在学校里会给我抹黑,这才忍了这口气。

    我眼眶有点发红,可是钱小万却摆明了不想善罢甘休:“你谁啊你?谁要你请?钱爷有的是,我就是想尝尝我们林大系花的滋味儿,啧,真是想不到呢,学校里谁都追不到的林大系花,居然是个小姐!嘿嘿。”

    我心知今晚是善了不了了,方安生不管我,我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钱小万还有他爸爸?

    倾倾还想说些什么,我一把拉住她,对着钱小万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简单啊,我和我爸过来佛欢,本来就是来玩儿的,难得撞上了你,那就你陪着我们父子俩一块玩儿,玩舒服了我们就走人!”钱小万有恃无恐的看着我。

    “我要是不跟你们走呢?”我看着他。

    “不走?”钱小万冷笑了声:“不走你就等着明天,我把你在佛欢当小姐的事情给捅到学校那边去,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毕业!”

    “初若!别跟他走!”倾倾一听钱小万的话,顿时就急了,拉着我的手小声却快速的道:“你是老板的人,打电话给老板,他们不敢真的带你走的……”

    “没用的。”我打断了倾倾,低声回了句:“我刚才进包厢的时候就打了,可是他让我自己看着办。”

    苏倾倾语塞,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对面的钱小万却已经不耐烦了:“林初若,出台跟我们走,还是等着明天被曝光,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深吸了口气,抬眼看着他:“好,我跟你们出台。”

    钱小万得意的笑了声,伸手过来就要拉我,我闪身躲开,他也不恼,色眯眯的看着我:“躲吧,反正晚上有的是时间和你玩!”

    安慰了倾倾两声,我明知道跟着钱小万他们父子俩出台绝对没好事,可是看着还在前面虎视眈眈等着我的两个男人,我却不得不迈开步子跟着他们出了佛欢。

    ——

    钱小万的父亲开车,钱小万扯着我一起进了后座,我想挣开他的手,他却下了死力气狠狠攥着我,手腕的骨头都快被捏碎了,我忍着不吭声。

    想着不管他们会把我带到酒店还是哪里,总之,一下车,看见有人我就大喊,先把晚上撑过去,这之后,有什么事再做打算吧。

    可是很明显,钱小万并没有那么宽宏大量,在车上这段时间会就这么放过我。

    车子走在城市的街道上,这个和我同窗了四年的男人伸出另一只手过来捏住我下巴,逼着我和他对视,我睁大眼睛瞪着他,他却一下就笑了出来。

    “爸,你看见没有,就是这张脸,瞧瞧,多水灵。”钱小万靠近我,估计也是见我没地方躲了,他松开钳着我下巴的手,转而在我脸上缓缓抚摸游走:“这个女人在我们学校,那可真是排得上号的美人,就是性子又傲又冷,对想追求他的男人,从来没一个好脸色。”

    “我还以为是万年难出的一朵真干净的花呢,所以那时候被拒绝了也没想过要纠缠,还特别矫情的以为,我这么绅士,说不定她反而会对我有点印象呢,啧啧,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是只鸡啊,这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钱小万把话说得太难听,对我评头论足完了,还不满足,整个人的精神似乎极度亢奋,一双手也不断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实在是有点受不了,趁着他松开我,一巴掌狠狠往他手背上拍了过去:“钱小万,你手脚放干净点!”

    “哈哈,就是这个样子!”钱小万却越发兴奋了起来,指着我对他爸爸说了句:“爸!你看,就是这副高傲的样子,是不是特别有感觉?”

    坐在驾驶室的男人同样也是笑得淫秽:“小万,真想不到,你同学里面居然还能出这么个极品,今天晚上可真是赚大发了。”

    “那可不是。”钱小万浑身肌肉绷得死紧,一双渐渐充血的眼睛不断往我身上扫,到了最后,他竟然身上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脱还一边对着自己的父亲道:“爸,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先上了,等下换我开车,你再上来。”

    再下去,这对恶心人的父子还说了什么我就听不清了,瞳孔里只有钱小万开始放大的让人作呕的五官,他伸手按住我,一把就要把我身上的衣服扒下来。

    我吓坏了,拼了命的尖叫抗拒,然而男女天生体力上的差距让我根本挣扎不开,车子因为我的挣扎剧烈晃动,可是过往的车辆那么多,却连一辆想要过来拦住他们的车问一下出了什么事的都没有。

    “挣扎啊!林初若,你再动,我还真就告诉你了,你越挣扎,我就越兴奋,今晚看老子怎么玩死你!”钱小万的一双眼睛已经全红了,跟嗑了药一样,本来就大的手劲更是添了几分蛮力,挣扎间,我身上的裙子很快就被撩到了腰间。

    “你放开我!!!钱小万!你这是强暴!”我的声音已经尖利得几乎失了真,可是来自心底的巨大恐慌才是真的煎熬。

    钱小万压根就不怕,他嗤笑了声:“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良家妇女啊?我睡一个小姐,你告我啊,了不起也就是进趟局子交钱了事,行,那你去告啊。”

    他整张脸都已经有些扭曲,也许是裸在外面的肌肤越发刺激了他,钱小万终于连骂人的话都不再说,伸手就要过来扒我身上的底裤。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