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第一郡主、洛锦绣庄佘勇封梵小说

第一郡主

洛锦绣庄佘勇封梵小说

主角:洛锦绣,庄佘勇,封梵 标签:古代言情、架空、后宫

本是出身将门却一心向往那才子佳人的美梦。待梦醒之时,才发现话本中的才子佳人终究抵不过现实的利益。父亲战死,兄长为了抢回父亲的遗体死于敌军乱箭之下。而本以为是终生寄托的丈夫,不想却是罪魁祸首。她是上柱国大将军的女儿,即便是同归于尽,也要让仇人血骨无存。一朝梦醒,她依旧是尚朝第一权臣之女,身负荣宠,肆惮无忌。挥去前世的卑微,她洛锦绣迎风策马,嚣张肆意,算计人心,谁乃我何?

薇亦柔止 状态:连载中

洛锦绣庄佘勇封梵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婚书

    “夫人,老爷说了,您只要将这聘书签了,您依旧是这相府的大夫人,谁都越不过您……”来人虽然语气恭敬,但干瘦脸上却带着些许得意以及兴奋,可他话还未说完就见一只茶碗冲他正面飞来。

    本想要躲,却已经是来不及。那只茶碗正正的砸在了他原本就扁塌的鼻梁之后,落地应声而碎。他抱着鼻子一阵哀嚎,剧痛之下突觉得一阵热流,取下抱着鼻子的手一看……

    “血!出血了!”

    “放肆!”洛锦绣拍桌而起,大声喝道;“汪管事,在主子面前竟然敢高声,要知道本县主现在还是这丞相府的夫人。”

    汪管事抱着血流不止的鼻子,愤恨的抬头想要说什么,但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双冰冷的让人发寒的眸子。汪管事不由得颤了颤,想到夫人暗中替老爷除去政敌的手段,双腿开始发软。

    洛锦绣看着下首那狼狈的男人,手中把玩着一张红色的帖子,冷笑道:“不过是一张聘书,还真是劳烦汪管事你特意跑一趟。若不是碍着我这县主的身份,怕是这聘书根本轮不到我来允,那新妇便已经进了门,做了这丞相府的大夫人了。”

    汪管事低了低头,忍着面上的那剧痛,讪笑道:“夫人言重了。”

    洛锦绣继续说道:“汪管事,你也莫在我这里装模作样,那威远侯为了让嫡女嫁进来,竟联着我们丞相大人演了那么一场英雄救美的把戏。呵呵!真是可惜呢!好好的京城第一美人,不去做那正妻,却硬要嫁给比自己父亲小不了多少的男人做平妻,姐姐不成送上妹妹,咱们老爷还真是招女人喜欢啊!只是可惜了,他们刘家作贱自家女儿也就罢了,倒是害的成国公世子伤了心,远走边关,也不知道还回不回得来!”

    汪管事头垂得更低,咽了咽发干的嗓子,成国公世子的事情不过是最近日才发生的,可已经被圈了两月有余的夫人竟然还能这样快的得到外面的消息。想到那成国公如今已经是完全恨上了威远侯和老爷,更是重新踏进了朝堂与老爷抗衡,皇上本就优待老臣,成国公这一搅局,带着其他老臣联手,使得丞相在朝堂之上束手束脚,再加上原本宋国公的那些。

    为了威远侯一家势力得罪了积威数年的成国公,老爷这一步……

    “罢了!不说这些了,若不是须得本县主手里的这聘书那李二小姐才能进门,汪管事也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不是?”

    “汪管事……”洛锦绣勾起嘴角,说道:“你说本县主若是送自己一条白绫,那刘二小姐会怎么做?是愿意不求名分的以贵妾进府,还是要等上三年得个继室的名分?当然了,若是她亦能得了县主的封,自然是不用等那么久,不然像她姐姐一般,红颜一怒另嫁他人可就不好了,你说是也不是?”洛锦绣像是觉得自己说道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掩着嘴笑了起来。

    “夫人说笑了,老爷至始至终都很敬重您。”汪管事悄悄的观察着洛锦绣,在看到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之后,心下一抖。

    “成了!这些话你拿着去哄别人吧!回头本县主就让人把这聘书送去,省的那威远侯夫人不安分的满京城里蹦跶,让这‘贤良淑德’的丞相夫人的名声坏在这种烂事儿上!”洛锦绣瞥了一眼汪管事,讽道。

    汪管事完全没了之前的得意,捂着鼻子狼狈的的告退。洛锦绣在汪管事走了之后,看着那张红的刺眼的聘书,眼含杀意。

    如今想来,‘我娶的是妻子,样貌如何与之无关。’这应该是李昇对她说的最真的一句话,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有用的妻子,一个能听话的棋子,棋子的样貌是好是坏谁会在意。

    李昇,我洛锦绣又怎是不通情理的人。你且别急,让我送你一份大礼,作为纳妻之礼如何?

    “百花。”

    一声轻唤,从房梁上跃下一墨衣劲装女子,伏地向洛锦绣拜道:“属下在。”

    洛锦绣向她交代了几句,挥手让百花离开。

    百花说道:“属下的职责是护卫县主的安全,决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不必多说,你去便是。”洛锦绣看着眼前这个将毕生都奉献给了自己的女子,心里一阵愧疚。“小心些。”

    “……是!”

  • 第二章 礼尚往来

    三个月后,丞相府纳威远侯嫡亲二小姐为平妻,百官恭贺,场面十分热闹,丞相夫人一如往常那般带着温和的笑意接过新妇递上来的茶碗,送上一副南海珍珠头面以及翡翠如意为贺。一时间,来贺宾客无不暗赞丞相夫人贤惠大度。

    两日后,皇帝下旨缉拿的‘蕲州王’后人李昇,罪名是欺君罔上、陷害忠良、贪墨赈灾银,意图颠覆我朝;同时捉拿忠勇伯洛云秉,罪名——涉嫌谋害宋国公世子洛辰。

    听着院外的骚乱,洛锦绣微笑的看着狼狈且被怒火扭曲了表情的李昇,说道:“新婚燕尔,夫君不去陪美娇娘,跑来我这里作甚?”

    “是你!是你!”李昇双眼赤红,一步步的逼向洛锦绣。“是你这个贱人把我的一切都毁了!”

    “噢!原来是这事儿……”洛锦绣无视一步步靠近自己的李昇,盈盈笑道:“夫君纳妻,虽说聘书上有我洛锦绣的名字,可还是觉得理应送上一份大礼,这样才不枉你我十几年的夫妻情分。夫君,可还喜欢?”

    “说!你究竟做了什么?”李昇吼道。“不然仅凭圣旨上的罪名,皇上怎么不会不容我自辩?”

    “是啊!那些罪名不过是小玩意儿,皇上惜才,且丞相大人你口灿莲花,在皇上那里表表忠心也就过了。哪怕你是那‘蕲州王’的后人,皇帝也不会计较,反而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多么的英明,敢让曾经对手的后人成为相。只是再如何伟大的男人也有不能容忍的……”洛锦绣柔声道:“前段日子听说张妃突然思念亡故的父母,特意请旨去了白马寺上香,皇上疼爱张妃,有意给张妃亡故父母追封。张妃可是皇上最疼爱的六皇子的生母,礼部自然要严谨的对待了,只是没想到礼部一个小侍郎能耐的很,竟然查到张妃竟然与丞相大人您是远房表兄妹,啧啧!真是好巧!”

    洛锦绣顿了顿,完全不理会眼前充满杀意的男人,继续说道:“记得皇上当年御驾亲征,正直大胜之时便得到张妃产子的消息,这可是大大的吉兆!也难为张妃特意请旨去了岐山观音寺祈福才有了六皇子,虽说张妃被人陷害使得六皇子早产一月,不过好在母子平安。只是,说来也巧的很,当时丞相大人正好陪着我也去了观音寺,可惜本县主没有张妃那样好运。”

    “你怎、你怎敢……”李昇白了脸,张妃是他父亲从民间掠来的女人生的。他父亲战败,女人孩子四散而逃。被父亲旧将所救的张妃来投奔他,见她样貌不俗,他心里便有了计较,这件事李昇自以为瞒过了所有人,却没想刻意的隐瞒让洛锦绣编造了这样的罪名。“原来你自始至终都在监视我!”

    洛锦绣冷笑:“监视?丞相大人开玩笑了,我现在只恨自己太蠢,害了父亲与兄长。你想让‘蕲州李氏’的血脉接过天下,那我就要让你们这一脉永不见天日。家破人亡才算得上礼尚往来,丞相大人你说对否?”

    “你这个毒妇……”李昇面色铁青,怒吼道。

    这时,在院外的汪管事急躁且慌乱的喊道:“老爷,不好了!不好了!京卫营把府里包围了。”

    李昇像是没有听见汪管事的话,只是看着洛锦绣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冷笑着:“你以前不是为了我做什么都可以吗?如今我李氏一族在劫难逃,那你作为海家妇又怎能例外?你就陪着夫君我一同死吧!”

    说着,他便向洛锦绣扑过去,可李昇还未碰到洛锦绣便被突然跃下的黑影给踢中了下巴,倒地昏了过去。

    百花对洛锦绣说道:“县主,快些离开这里。”

    洛锦绣摇摇头,说道:“告诉所有人,从现在起你们自由了。”而她得要去请罪了,但愿他们还会认她这个女儿……

    尚朝同和二十一年,丞相李昇及新纳妻室李氏被押入天牢,其妻宜州县主洛氏下落不明。经大理寺上奏,一月后李昇及李氏被押往西市斩首示众、威远侯降为从五品开国男。半月后,六皇子突患恶疾暴毙,张妃伤心过度,终成疾,不治而亡。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