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最强神医在都市、菱洪元柳志帆菱霜儿小说

最强神医在都市

菱洪元柳志帆菱霜儿小说

主角:菱洪元,柳志帆,菱霜儿, 标签:

刘志帆本是古代神医,因陷害而被跳崖而亡,但意外穿越到二千年后的世界,重生在一名年轻人的身上!他既可活死人肉白骨,也能杀人于无形。他就是超级神医!也是无上王者!

内裤反穿 状态:完结

菱洪元柳志帆菱霜儿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一章 穿越

    蜀中域内的万草堂,处于娲圣山,隔绝于世,素来是个诡秘的地方,外人从来不知道这边,传闻有医神能够起死回生,始皇帝曾七派使节入蜀觅万草堂求长生药,都没有找着这个胜地。

    作为万草堂门徒,以悬壶经世,宏扬品德为己任,不时下山光脚治病,为平民消除病痛悲苦,就算不治之症病号只剩下一息,都可以凭神药医技让之延命起码五年,他们看病的时候所用医技以《九脉针术》、《国手断脉》而驰名蜀地,在市井之间传为美谈,被平民喜闻乐见。

    “柳志帆,你作为仁医,却一肚子坏水儿,暗地里修练百毒密典,背离万草堂千秋祖规,按罪该杀!”

    “柳志帆!两日之前,龙如别墅李家一族四十二个人、二十四名护庄武师,一个晚上,遭逢放毒横死,这毒就是百毒密典中没有颜色没有味道的穿肠蚀魂散,现在铁证如山,你有何诡辩!”

    暮霭缥缈的娲神山巅峰,一位醇雅绝俗的白衣少年被几十名万草堂同门逼得一步紧似一步到千丈悬崖之前,在向退出1步,即是死无全尸的下场。

    白衣少年面对大家怒视的质疑,面色不改,一声冷哼,纵声长笑说道:“我柳志帆心藏仁术,行於天地,敢作敢为,修练百毒密典真有其事,但是龙如别墅灭门一案,却与我没有关系。”

    大家听见柳志帆这番话,面色接连数变。

    当中一位鹤发松姿的老人,己有两百高寿,从他的身上却瞧不出来一点衰老之态,此刻左手战抖地伸手指着柳志帆,怒不可遏,腹胸血气翻腾,差点从唇角流外溢而出,瞅着柳志帆的眼光,只有深深地无助,嘴唇微动片刻,也说不出一个字。

    柳志帆,是这老人一手尽心培养的万草堂第一天才门徒,小小年纪,己尽得万草堂医技真本事,就是老人眼中完满毋庸置疑的后任舵主继承者,可是,柳志帆做出修练毒术这一种六亲不认之事,让老人怎样也无法接受。

    “好个柳志帆,对不起舵主信赖,都已经承认修练毒术,还开口闭嘴称那灭门案与你没有关系?”

    “什么第一天才门徒,不过是个衣冠东西的假道学,堕入魔道,己经难转头。”

    “他压根就不配做万草堂门徒,今日就请舵主下命令在这里地为万草堂清理门户。”

    “请舵主下命令。”

    诸位同门门徒齐齐的跪于老人后面。

    老人长长吸一口气,勉强让心情回复沉静,深沉犀利的眸子正视柳志帆,好像直透人心,一字字张口问:“柳志帆!古来医毒不并立,且无论龙如别墅灭门一案,你是我最看上的门徒,为什么选择踏上这一条绝路?只是这罪,足够把你处死千万次!”

    这是他心里很想清楚的问题。

    “呵呵!哈哈!”柳志帆长笑,怒指面前大家,说道:“你们那些虚假之辈又清楚什么是医技?我柳志帆这生色明正大,修练毒术,那毒术在我柳志帆手里一样能够救人危难,我纵是死,也清风两袖。”

    语落。他满脸断然扭身,阖上双眼,把双手张开就腾跃下面前山崖……

    眼前一片黑暗,不知过了多久,柳志帆猛得一睁眼,扎眼的白炽灯线撞上眼瞳,倒胃口的祛毒剂味道迎面扑来,当他视野渐渐清明时,顿被惊倒了。

    重病看着病室里,四周是一件一件的自己闻所未闻的医疗机器,面前还有名纯真美丽,丰姿绰约的美眉紧张无比地瞅着自己,大开的低领领口中,隐隐可以窥到两团皎白的骄人两峰,不论任何男人瞅了,都会有扑鼻血的冲.动。

    “主任,病号终於醒来了。”那美眉一笑。

    “心电波图标准正常,暂时脱离危险,还需洞察几日时间,小霜呀,病号就劳烦你照顾了喔。”一位戴着圆金边眼镜的秃头主治医生称意颔首,嘱咐说道:“先别给病号用食。”

    “明白。”白衣美眉颔首。

    主治医生条件反射看了一眼白衣天使领口中,扭身离开了重病看着病室。

    “柳先生,你现在感觉如何?”白衣天使朝柳志帆透出满脸动人的职业浅笑,那闪耀墨黑的眼眸弯成月芽,十分动人。

    “菇凉,你是什么人?我这是在何方?为什么身体感觉这样羸弱?”柳志帆满脸迷惑的问道。

    菱霜儿说道:“这儿是华天百姓医院,你昨日在公司工作时倏然昏厥,被同僚送过来百姓医院抢险。经过医生诊判,有可能是肝癌,但是具诊判结果,还要你的检验汇报出来才能笃定。不过柳先生,请你宽心,咱们华天百姓医院拥有国内最权威的肝癌科砖家,何况肝癌被治好,在咱们百姓医院己不是第一例。”

    柳志帆听得迷迷糊糊,现在手脚羸弱没力,连抬手臂的气力都非常的不好办到,身上贴满了各种各样栅极片,他不晓得这是什么玩意,感觉不好受,努力回味跳山崖的时候的记忆……空白一片迷糊……

    自己从娲圣山那千丈悬崖跃下,该摔得死无全尸,进入地府才是,咋会出现在这样奇怪之所?

    白衣天使的话他听不明白,不过能够隐隐推测到一点话里意思,问:“菇凉,你可是大夫?那肝癌又是何症状?”

    菱霜儿呵呵一笑,说道:“柳先生,你真会说笑,我不是大夫,是你的监护一下士。”

    “白衣天使?这里的大夫,都称白衣天使么?”

    “不是大夫,白衣天使就是辅助大夫看护病号的意思啦。”菱霜儿尽力让自己维持耐性解释。

    “原来是大夫的助理。”柳志帆恍然大悟,随即变的安静了。

    凌霜儿见柳志帆那样,心情松弛了不少,若是柳志帆在继续追问下去,她真耽心自己会被这傻傻问题问得精神崩溃。

    柳志帆稍微屏吸,认真倾听心跳动,感觉体内的情形。

    一会儿之后,连他都被全然惊到了。

    《草医养元功》、《先天真劲》的实力累积完全消失,自己神志晕狂,毒邪深伏於身体里,肾亏肝弱,肝肾病综合症则血清病,这明明是很难治好的血症!莫非这便是那白衣天使所言的肝癌?

    如无起死回生术,面对这种杂症,根本就是药石罔救。

    发生在柳志帆身上的一切变化,让他脑袋陷进短促纷乱。

    自己修练《草医养元功》和《先天真劲》N年,以至身体外邪不侵,不生内毒,可现在忽然之间咋会底子丧尽,患有血症?又咋会稀里糊涂出现在这个让自己不能理解的地方呐?

    自己跳山崖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

    “菇凉,柳某人尚记得昏厥前身在蜀中域内,现在是什么地方?”

    “蜀中?”菱霜儿面色持疑不决地瞅着柳志帆,这才发觉柳志帆身上不对头,讲话句斟字嚼,该不会心灵有什么问题吧?

    “我只清楚蜀中是古代的SC域内,这儿是S市,柳先生,你身体是不是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古代的SC名蜀中,那今朝又是哪一年?”柳志帆迫切地问道。

    “柳某人醒过来以前,始皇帝统一六国,搞掂千秋万代大业尙五年不到。西元二零一三年是何日历?”

    “你说的那是两千余年前的历史。”菱霜儿满脸奇怪地讲。

    柳志帆听了,神识猛烈震动。

    天哪!

    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两千余年前的历史?

    莫非自己来到两千余年今后世界?

    柳志帆感到面前这些好似梦,一切是这样虚幻,心态没有办法曾受菱霜儿的话带给他的激动,眼帘一翻,又晕过去了。

    “李主任!”菱霜儿惊叫一声,仓猝朝重病看着屋外奔去。

    很快的。

    她带着刚刚离开的那一名主治医生疾步进入病室里。

    李主任面色严肃来到柳志帆面前,探手摊开他眼帘检察一番,旋将听筒放在他前胸。

    一会儿之后,他收好听筒说道:“病号没事儿,只是倏然昏厥过去,小霜,刚刚究竟是什么情形?”

    菱霜儿将刚刚和柳志帆的谈话重复讲了遍。

    李主任惊讶说道:“糟了,病号极可能是心灵出了状况,倘若他一觉睡醒过后,还是那样,就有必要请精神科医生来给他出诊,你不要耽心了,这跟你没有关系儿,看顾好病号,他醒过来要即时告诉我。”

    菱霜儿心惊肉跳说道:“刚刚可吓坏我了,若是病号精神有问题,之后的看护工作就不好做了。”

    “小霜,这是你的工作本职,掏出勤俭持家的精神头不错干,本年度百姓医院任选超凡白衣天使代表,我会帮你推选。”李主任笑眯眯道。

    菱霜儿重重点头,说道:“请李主任宽心,我会看护好病号。”

    “这便对了呀,要努力表现。”李主任称意颔首,这才离开病室。

    ……

    柳志帆再一次醒过来时,己是翌日正午。

    原以为一场恶梦会就此结束,张开眼睛,置身的环境一点都未变,左手背上插着微小针头,因为现在不能够食用水、膳食,只能够暂时哎输培养液来保持。

    此刻,他余光随意看到让他全身血脉奔涌的一幕。

    菱霜儿伫在打开的窗子之前,四十五度仰视明艳苍穹,身躯趴在窗沿上,弯起的婀娜身姿显现一条完满曲线,扬起的滚圆玉臀正对柳志帆的眼神,白衣天使超短裙下那一双裹在粉色袜子内的颀长腿部充满无限诡秘诱惑,纯真脸庞上挂着丝淡淡的笑颜,轻风吹拂面颊头发,让柳志帆身上的被褥霎时支撑起一顶笔挺小营帐。

    柳志帆心中大骂一声自己卑鄙不好,可眼神一点也没有移走的意思。

    心里不禁感慨这年代的女人真的是人心不古,聒不知耻呀。

    作为大夫助理,穿着这样曝露,这成什么样。

    不过,呃……他心中十分喜欢。

    此刻,柳志帆不能不接受这个让他不愿意相信的现实,自己真滴来到两千余年之后。

    现在放在他的面前最重要的难点是,自己该怎样适应这年代的环境活下来。

    凑巧,菱霜儿这时像有些觉翻过身去,看到醒过来的柳志帆,冲着他透出一抹动人浅笑,可当她注意到柳志帆身上被褥那顶支撑起的营帐的时候,面颊刷地一片红彤彤,羞恼地瞅了他一下,提示说道:“柳先生,静养其间要心如止水,那样对你身体不好。”

    柳志帆满脸尴尬。

    在他那年代,何时见过好看的衣服惑,这纯真小白衣天使带给他的激动,可比一般都市青年人要猛烈很多,有生理官能反应是正常现象,他尴尬说道:“菇凉,我的病在这儿要养到何时?”

    菱霜儿听着柳志帆称谓自己为菇凉,就知道这就家伙的心灵的确有了状况,但是想到他那么年青就得了肝癌,心里又非常怜悯,耐性答复说道:“我叫菱霜儿,你能叫我小霜,你的离院时间得依据你的医治情形来决定。”

    “啊?小霜菇凉,给我医治的大夫,医技怎么样?能够有把握么?”

    “叫我小霜,后边不用‘菇凉’。李主任的医技,唔……等于你们那年代的……御医。”

    “但凡不是蹩脚医生就好了。”柳志帆颔首。摆明是在疑心那李主任的医技。

    这点,从自己现在所接受的医治情形便可以管中窥豹。

    菱霜儿满脸惭愧,紧随着这脑子不好使谈话真的不是一般费力,还没有见过哪个会将自己当作古人的,“柳先生,你现在醒过来了,放心仰躺在这儿别乱动喔,我现在去请李主任过来给你检察下健康情况。”她象哄小孩子一样讲。

    柳志帆乖乖的颔首。

  • 第二章 新拳法

    柳志帆等候了一会儿。

    菱霜儿带着李主任过来。

    李主任依然用听筒在柳志帆身上检察。

    柳志帆的眼神一直奇怪瞅着李主任手里的听筒,问:“大夫,你看病不先瞧脉息,用这个东西是做什么?”

    李主任刚刚通过菱霜儿的了解,基本上认定柳志帆是心灵有了状况,瞅了他一下,没有马上答复他的话,将听筒收好,说道:“你的病况不能够在延误下去,倘若条件准许,得尽早开展移植骨髓,辅之以中草药调节,会有痊愈的希望。”讲完,他扭头便走了。

    象柳志帆这种病号,倘若没有富足家道,想要医治好肝癌,压根儿没多大有可能,生命会伴随着光阴渐渐干涸,沉痛无助地等候死亡抵临。

    菱霜儿晃了晃脑袋,轻叹一下气,说道:“柳志帆,做一回移植骨髓,起码需要准备30万暗黑币,末期的药品调节用度也十分高昂。”

    柳志帆他自小无父无母,16周岁大专结业就开始参与工作,本年度二0周岁,现在只是S市一家电子厂流程上的职工,连长时间住医院医治的能力也没有,何况是掏出几十万的移植骨髓医疗费。

    “呃?”柳志帆眉头深锁,根本听不清楚所谓的移植骨髓怎么一回事,但是他作为万草堂门徒,自然精通治疗血症的药方子,在以身体涵养真元,一年里能有效控制病况,逐渐治好好血症。

    “真正地仁医,视财富功名利禄若粪泥,一心一意为民消除伤痛悲苦,我柳志帆的血症,不劳他为我看病,我也可以自己调节。”

    “这奇葩己无可救药了。”菱霜儿满脸无言。

    柳志帆望了望室外那一片翠绿草地,勉强坐起来,说道:“我要出去走走。”

    “不成,你的培养液还没有打过,并且你现在身体那么弱不胜衣,倘若发烧了咋办?”

    柳志帆笑意盈盈的撇嘴,直接将针头抽出就下床。

    步子不好浮躁,好似踏在半空中,他身躯一个不稳定那时朝面前地面上偏斜摔去,却碰在一片柔韧、温香的地方,舒坦得他真想时间永永远远阻滞在这时候。

    菱霜儿小脸红彤彤的地抱着柳志帆的身体,额前青筋渐渐爆起来,可柳志帆是她的病号,这厮显然在吃她嫩豆腐,她也没有办法马上爆发,竭力压抑自己的心情,将柳志帆的身躯扶在大床上作好,已经是累的清喘不已,皎白的两峰在柳志帆面前若浪涛一般起落,她快要被这厮折磨失心疯了!

    “柳志帆!你、你忒乱来了!”菱霜儿生气儿道。

    “我只不过是想去草甸子上日光浴。”讲着,他又执着地当心站起身来。

    这一次有了准备,步子很快的立稳在地,不过感觉非常不好浮躁没力,只能够勉强走动。

    菱霜儿是完全拿这厮没有撤退,只得扶他长臂,带他慢步朝病室外行去。

    柳志帆被扶持的左胳臂跟菱霜儿那丰腴顶峰密切接触,传过来一阵阵激荡交流电,更是让他全身一阵闷热,他那奇特眼神时而瞅着菱霜儿,心忖此女不知道男女有别吗?不敬重礼节,这忒不成话了。

    倘若菱霜儿清楚柳凡此刻心中的想法儿,不晓得她会是什么反应。

    两个人走在住院处廊道中,柳志帆的眼神很快的从菱霜儿身上转移,被四周的一切神奇食品所招引。

    这儿病室里的病号,跟自己一样都统一穿着皎白的病号服,男人留短头发,女人一些是和菱霜儿一样的白衣天使工作装,另一部份是光怪陆离,全然倾覆了他的见识常规。

    菱霜儿很有种啼笑皆非的味道,时而耐性答复柳志帆各种各样奇怪的发问,好像带着火星人闲逛百姓医院。

    滴。

    两个人来到升降机门边儿,升降机门自动打开,将柳志帆吓死了,很小心的朝升降机内一阵观望。

    “这是升降机,咱们下去吧。”菱霜儿半推着柳志帆走进升降机内。倘若继续陪这厮几日,估摸自己也会和他一样变作脑子不好。

    之后。

    两个人从住院处大厦里出来,柳志帆顿被面前那一栋又一栋大楼建筑所震撼,他心中,这不过是一间给老百姓看病的医疗馆,却建设得比帝宫还挺拔,满脸戛戛感叹。

    菱霜儿一脸惊汗……

    住院处外的翠绿草地,此刻有不少病号在家人好友伴随下在这儿散心、蹲坐。

    菱霜儿带着柳凡来到一个椅子之前,准备召呼他坐下来。

    柳志帆突然向前跨出数步,两手若挽弓一般张开,俩腿一前一后稍微琴弓,沉声、专心。

    “柳志帆,你这是要做什么?”

    “修炼。”柳志帆淡淡的应答,随即动作娴熟地打出《万草养元功》里的硬功步法《太一五行拳》,动作若明月清风,以静为基,以柔为形,一切是那么自然。

    一套拳技打过。

    柳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以前惨白的面色在此刻润泽不少,面颊上充满一层汗水,身体慢慢有了些微力量。

    菱霜儿坐在椅子上,瞪大圆眼睛,面色己不可以用震撼来描述。

    从柳志帆打拳开始到结束,她的眼神没有从柳志帆身上离开过一刻!

    这是绝版很久的万草堂养元硬功——《太一五行拳》!

    约莫4周岁起来,祖父就指导过她修练《太一五行拳》,不过只有这拳技的前三式,‘白猿离洞,两峰拜曰。改过自新,水底顶云。虬龙溟蒙,雷轰泥石流’……自己因为受益於这拳技,打小时候起都没有生过大病,自然,能维持那么好的身段也跟这拳技有直接关系……

    她祖父,就是这华天百姓医院的正院长菱洪元!

    一个电子厂流程上的职工,并且还得了精神病症,哪可能会古中医最诡秘的养元硬功?

    “是二十二式!我刚刚没有错数!”菱霜儿鸡冻得差一点惊叫出口。

    柳志帆眼神环顾四周,这才发觉有十多名本来在草地散心、蹲坐的病号跟他们的亲人、好友都围于自己身旁,还都不知是哪个首先拊掌,四周的人霎时纷纷的拊掌很好。

    柳志帆谦逊地抱拳回礼,说道:“虫篆之技,在诸位眼前现丑了。”

    “我打了十多年的太极,都没有见过那么高深的拳技,这拳技叫什么名字?”一位爷爷鸡冻地发问,己经被柳志帆刚刚展露的拳技深深地倾倒,那样子都想拜他做师傅。

    “对呀,这究竟是什么拳技?咱们也可以学么?”

    柳志帆说道:“这拳名叫《太一五行拳》,以五行结合身体,旨在追求自然,天人交感之法,一式一势阴阳相渗,构成宫调穿游的格局,在住持之所明月清风,劲势无限,畅流不断。寻常人修练这拳,可以健体强身,益寿延年,去除万病,涵养真元。到场诸位不少都得了症状,十分适宜修练这一套拳技,倘若你们乐意学,我能现在教你们。”

    《万草养元功》的修练方式分成内功《调神养元术》和硬功《太一五行拳》,当中《调神养元术》是让修练者益寿延年的重点之中的重点,是万草堂的密传绝技。

    “听起来好象非常利害,真的有那么奇妙么?”

    “你瞧他以前的面色,打过这一套拳之后,好象精神了不少呐,应有作用。就当健体强身学学也没有害处。”

    四周的人欣忭同意,随即在柳志帆的安排下站成一队小大阵,他招式,耐性指导那些寻常人修练《太一五行拳》。

    菱霜儿瞅着这些病号随着柳志帆一块儿打拳,勉强回复镇静,从口袋之中掏出个银色小苹果4S,打开录相功能,将柳志帆指导的拳技确切记录下来……

    ……

    “正院长,柳志帆的病况倘若不可及的时候开展移植骨髓手术,估摸撑不下去6个月,以他的条件,没可能支付得起大额医药费,我瞧还是让他在百姓医院内继续休养几日,就开点药让他回家调节吧。”

    正院长办公厅里,李主任坐在一位神色润泽的银发老人面前请示柳志帆的病况,老人衣着一袭质朴翠色袍子,神庭丰满,眼睛炯炯有神。

    “咱们是医师,治病救人,这是咱们的身上的圣洁责任和本职,如何能够轻易放弃柳志帆的生命?李主任,你这思想观念态度得矫正、反省。”菱正院长神色郑重道。

    “正院长,我清楚我态度不对,我会认真反省。我也十分想拯救柳志帆的生命,但是咱们百姓医院没可能拿财政的钱补助他的医药费,对这,我也有心无力。”李主任叹气道。

    菱正院长略微眉头深锁,说道:“我们院可以帮忙为柳志帆募集些社会慈善捐钱。我做为百姓医院最高领导,会在这一次募集活动中头一个领头。可你刚刚的话,肯定不对。就那样放纵柳志帆离院,这会对咱们百姓医院的荣誉酿成严峻侵害,现在新闻传媒如此发达,我实在不想到时每天被新闻记者追逐着访问,但是只要咱们采用主动方式,竭力拯救柳志帆的生命,反而会让新闻传媒对我院方大举颂扬,如若可以引发上级干部的凝视,对我院方会有更多么的好处,你清楚了么?”

    “院增高明。”李主任相视而笑。

    菱洪元的这个主意,表面为了拯救柳志帆的生命,不过是凭借这个机会在新闻传媒上炒作,擢升百姓医院在社会群众眼里的形相,做秀给上级干部官吏瞧而起,他不过为了自己的宦途设想,果真是一只狡猾的老家伙。

    请示完柳志帆的病况,李天河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菱洪元的办公厅,这时,眼底眼神通过菱洪元后面的纱窗,随意看到柳志帆在下面草地指导病号打拳的场面,面色不禁一怔。

    “咋啦?”菱洪元回过头看去,这一看了不得,差一些嚇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哪可能会是《太一五行拳》!”

    “太一五行拳?”李天河一脸问题。

    菱洪元才认识到自己失常,忙站起身来面对下面草地方向,背对李银河流:“这是咱们暗黑国古中医最诡秘的养元硬功,我年青的时候病病歪歪,家境不好,没有办法支持长时间用药品调节身体。在一晚,我爆发严峻的气喘,急死了老妈和爸爸,以后不晓得爸爸从村中哪里找着一名光脚治病的少年医神,他给我服下颗丸药,症状很快的得到纾解,而且教授给我三招养元硬功拳技,让我坚持修练,能改变我的身体素质。然后,我依照那少年医师的嘱咐坚持打拳,身体素质果真渐渐改变。我永远忘不掉那生命里最重要的一刻,如非那一位医神,我也没有可能活到现在,因为这样,我方从小订下要当一位医师的志愿。经过我行医后多边验证,查阅许多资料,我才笃定我修练的拳技是传自春秋战国时代到现在,持续保持诡秘色采的万草堂!这个柳志帆,究竟是什么来路?哪可能会《太一五行拳》呐?”菱洪元超乎想象得不得了。

热门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