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嗨小说网-免费小说,精彩小说,完结小说推荐-我不是贤妻、黎堂峰舒伟柳溶月小说

我不是贤妻

黎堂峰舒伟柳溶月小说

主角:黎堂峰,舒伟,柳溶月 标签:总裁、才女、契约、别后重逢、

他们之间,隔着她的前夫和他的前任。他问她:突然成为总裁夫人是什么感觉?她只笑得淡然:黎堂峰,今生今世,我与你纠缠到底,不死不休!

蒙面悟空 状态:完结

黎堂峰舒伟柳溶月小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2章 暴脾气柳溶月

    这是个什么情况?舒伟这是要把我扫地出门吗?

    乖乖,这个动作还真是够迅速的!我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没有这一出呢,下午这会我已经被赶出门了?

    当我柳溶月是面团捏的吗?这么好欺负?

    我打开那只行李包一看,果然!里面都是我的东西。

    刚才在路上跟黎堂峰一起骂舒伟的时候,完全没留意到他们早就开着车回来了,敢情跑的那么快是为了给我打包行李啊!真是难为他们俩了。

    我站在门口哐哐哐的拍门:“舒伟,你给我出来!”

    突然,我听到门里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听起来应该是舒伟和姜虹珊都在里面。这房子好歹也是我和舒伟一起出钱买的,凭什么我就这么被赶出来,他和姜虹珊可以住在里面?

    我又把门拍的震天响:“舒伟,姜虹珊,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出来给我把话说清楚!”

    门里又是一片骚动,但是依旧无人出来开门。

    我心里冷笑一声,这是你们自找的,等着瞧吧!既然有胆子做,就别一会没胆子承认!

    我从行李包里拿出一只折叠小凳子,然后拎着行李包到小区外面的杂货铺里买了一只扩音喇叭和一瓶矿泉水。

    小卖部的老板娘我是认识的,她还笑呵呵的问我:“你买这个做什么啊?老公不听话吗?”

    我呵呵一笑:“听话,我一会一喊他就听话了。”

    我就这么拎着小凳子坐在了我家楼梯口,喝了口水润润嗓子,拿起扩音喇叭就喊:“舒伟,姜虹珊给我下来!我等你们三分钟,不下来的话我就去姜虹珊家的小区喊。”

    这句话我整整重播了五六遍,停下来喝水的功夫,我身边已经围了一圈人。

    都是小区里的叔叔阿姨,他们带着好奇问我怎么回事,我轻描淡写的说:“也就是我老公带着小三在我家里住着,把我赶出来了。”

    说着,我还踢了踢身边那只行李包。

    你要知道,群众的力量是庞大的,尤其是这种触及道德底线的事情,他们很快就议论纷纷,这个消息会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整个小区。

    没等我跟这些大爷大妈诉诉苦,只见舒伟气急败坏的从楼上下来了。

    “你干什么?!”舒伟气的眼睛都红了,脚上还只穿着拖鞋。令人觉得讽刺的是,这拖鞋都是新婚的时候我买的。

    我站起身,淡然的说:“哟,舒先生终于肯下来了。”

    舒伟看着周围一圈的人,吼道:“我不是跟你离婚了吗?你还想怎么样?还想欺负珊珊?”

    珊珊……叫的还真是亲密。

    我忍住心里的痛,直视着舒伟的眼睛:“没错,我是因为你离婚了,但是这房子也有我的一半,你凭什么把我的东西拿出来?”

    舒伟顿时卡壳了,支支吾吾的半天:“那你也不用这样。”

    我冷笑:“我不这样你们能有反应下来吗?别告诉我,你们刚才没听到我在敲门。”

    看热闹的不怕事情大,我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旁边的吃瓜群众越来越多,我估计要是给个文笔好的去发个帖子,我指不定能上某涯头条!

    舒伟咬了咬牙:“你跟我上来说。”

    上来就上来,谁怕谁啊!

    舒伟肯定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论从表面上还是平日里,我都是温温和和的样子,说话都不曾大声。对舒伟也是言听计从,温柔的不得了!

    对此我只想说,那是我妈教育的好,我妈说了结婚后就得有个结婚的样子,做人妻子可不能像做姑娘时那样肆意妄为。

    我是记得住也照做了,可架不住舒伟是个渣啊!我再温柔下去,估计这两个人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跟着舒伟走进我的新房,这里的一切设施还跟往常一样,不一样的却是站在一起的三个人。

    看着姜虹珊,我心里的痛苦像是被放大了一万倍,这个女孩子看上去楚楚可怜,有谁知道我们已经认识了差不多十年!其中六年同窗,四年亲密无间的联系,我早就把她当成我的亲妹妹一样看待。

    难怪人家说现在闺蜜这个词已经是个贬义词了,我的闺蜜睡了我的老公,还把我赶出我的家,我可以当选今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了!

    我看着姜虹珊,她被我这样直接的目光看得低下头去,白皙的脸庞衬着乌黑的头发,看上去安静而又美好。

    舒伟一下挡在了姜虹珊的前面,说:“你有什么话跟我说,不要为难她!”

    我呸了一声:“她不在我家的话,我会找她?你当我跟你一样闲呢!”

    我抢在舒伟之前说:“这房子给我,你们俩给我走人。”

    舒伟叫了起来:“凭什么?这房子我也有出钱的。”

    我冷冷的看着他:“没有凭什么,我就要这个房子,你要是不给我,那我们就闹到底。”

    姜虹珊相识十年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起码,让我对她家里的情况了如指掌。就算对付不了舒伟,也能从姜虹珊这里找到突破口。

    没办法,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柿子要挑软的捏,人家已经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再不看准弱点逐个击破,我岂不是玩完了?

    我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躲在舒伟身后的姜虹珊,舒伟显然也明白的意思,最后他妥协了:“给你也行,那你要保证以后绝对不可以来烦我们。”

    我冷笑:“我才不相信你们呢,什么时候过户到我名下,什么时候我就不来烦你们。”

    反正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我怕什么?

    “你!”舒伟的脸色突然阴霾起来,“柳溶月,你最好不要后悔。”

    后悔?不要这个房子我才会后悔呢!反正跟你舒伟已经鱼死网破,就算你以后成为亿万富豪,那也跟我没关系!

    我一抬下巴:“你放心,我后爹后妈不后悔!”

    “好!现在我们就去办。”

    舒伟拿齐了各种证件,我们一起来到了房产交易中心。因为是离婚导致的房产更名,手续也比一般购房简单一点。

    我们提交了离婚协议书和离婚证等证明,就开始办理手续了。

    我坐在这里,看着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心里是一片冰凉。我的第一段婚姻如此短暂,结束的就像是一个笑话,可笑到我都不敢跟家里人提起……

    不经意间,眼眶湿了……

  • 第1章 怪男人黎堂峰

    假离婚,多么可笑的字眼!

    还是以前在新闻里看到过,我可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跟我商量假离婚的丈夫竟然假戏真做了!

    我的丈夫舒伟说,他家老房子即将拆迁,为了以单身的身份能分到多一点跟我假离婚。

    我同意了。

    可现如今……

    如果不是我发现了舒伟的记录,如果不是我知道他今天会出现在这个市郊的农家乐,我又怎么能看到这如此让人心碎的一幕!

    我就这么看着他搂着我好闺蜜姜虹珊的腰,两个人亲密无间的出现在我眼前,姜虹珊还笑得那么甜蜜,仿佛他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明明七十二小时之前,我才是舒伟名正言顺的妻子!

    他那样信誓旦旦说的话,还犹在耳畔!

    “我去!”心痛到了极点,我仰头看着蓝天,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一个人走在公路旁,日头晒的我有点扛不住,我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走到这里的。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一切,我心里简直要呕血。

    脑海里回荡着姜虹珊刚才的话,她说:他们已经好了差不多一年多了……

    我顿时泪如雨下……

    他们好了一年多,我和舒伟恋爱两年结婚半年,也就是说舒伟有差不多一半的时间都在脚踏两只船!

    我真不知道是该骂自己眼睛瞎呢,还是该庆幸对方暴露的早呀?

    身后不断有车喇叭在滴滴的响,我只觉得脚后跟磨得生疼,索性脱了鞋子光着脚走在滚烫的路上。

    脚上的疼抵不过心里的痛,怎么舒伟说什么我都相信呢?这个太容易相信别人的毛病得改!

    可……舒伟他不是别人啊!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的疼。

    他是我以为能够托付终生的男人啊!是我憧憬婚姻和未来的另一半啊!我怎么会想到,才刚刚半年就成了这样,既然要离婚,既然离不开姜虹珊,那为什么又要跟我结婚呢?

    我越走越累,几乎支撑不下去了,坐在了旁边的石头上。

    六月已经带着夏天的气息渐渐的热起来,我喘着气坐着,半天不想动。

    突然,一辆车停在了我面前,车窗打开露出一个男人的脸来。

    他微微皱着眉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吓了一跳,眼前这个男人很眼熟,好像是舒伟公司的大Boss,我们结婚的时候他还来过婚礼现场送红包的!

    怎么说也是领导级别的人物,我一下子从石头上蹦了起来:“黎总,你好。”

    蹦起来我就后悔了,干嘛呀!柳溶月!你已经跟舒伟离婚了,他的顶头上司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对着这个男人我还是不敢把心思表露的太直。

    我干巴巴的笑了笑,场面一时有点尴尬。

    那男人冲我抬了抬下巴:“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太好了!虽然舒伟把我丢下了,但是舒伟的老板却搭救了我!我要不要来个以身相许什么的?反正我柳溶月现在也是个自由之身,单身贵族!

    身边这个男人像是个移动的冰山,不爱多说话,但是眉宇生的极为清俊。舒伟跟他比起来,简直云泥之别。

    想想舒伟为什么要跟我结婚呢?其实从一开始,舒伟对我的感情就很奇怪吧。是舒伟先追求的我,也是舒伟向我求的婚,可是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婚后都半年的光景了,依旧是手拉手盖着棉被纯聊天的阶段。

    说出去谁信啊?一个结婚半年的女人至今还是个完璧之身……

    大概是因为身边坐着舒伟的老板,我还是有点觉得不自在。叫老板吧,叫不出口,直呼其名吧,我偏偏又忘记了他具体的名字。

    哎哟真是要命,怎么解释我现在的复杂心情?

    我深深叹了口气,看向了车窗外,突然一个路标闪过,我顿时觉得这位黎总出现的真是很及时。从刚才那个路标到市区足足有二十一公里。就算我能走到打车的城区,估计我这两条小短腿也累的够呛。

    想到这里,我顿时对这位大Boss充满了感激之情。

    正打算说点感谢的话来打破沉默的气氛,这个男人突然减速,然后看着前方说:“那不是你老公的车吗?”

    嘿!还真是!

    没想到啊,他们竟然也这么快就离开约会的地方。

    我冷冷的说:“我们已经离婚了,他不是我老公了。”

    那男人哦了一声,随后又问:“那你既然不是我员工的家属了,我带你回去你得记得给我车费。”

    这话听得我差点吐血,果然奇葩都是扎堆出现的!

    我说:“你放心,绝对赖不掉你的。”

    这男人似乎不相信我,说:“那你加我微信,一会钱转给我。”

    我们互加了微信,我问:“给你多少?”

    我心里盘算的是就算按照一般出租车的价格打表回去,二十多公里也不过一百多吧!

    结果这男人说:“一万块。”

    “什、什么?”我以为自己幻听了。

    下一秒,我忍不住骂道:“你怎么跟舒伟那个王八蛋一样啊?还是你们公司的人都这样?抢劫啊?”

    算了!大不了再一次被丢下车,反正也快到市郊了,这里打车也能打到。想到这一点,我胆子更大了。

    没想到那男人竟然微微一笑:“骂得好,给你减掉一千块。”

    这人莫不是有毛病吧?被人骂了还觉得好?还要给我减车费?

    见我一时没能转过弯,男人笑的说:“你骂舒伟骂的太好了。”

    原来是这样,是因为我骂了舒伟所以给我减了车费?我自觉自己是个蛮聪明的人,get到这个点后,我立马举一反三,一连骂了舒伟好多句,简直痛快极了。

    那男人听得更是开心,最后说:“当我今天心情好,载你一程,不收你钱了。”

    我也挺痛快的,反正我早就想骂舒伟了,正巧两个人想法一拍即合。我是骂的爽,他是听的快活。

    终于,他把我送到了小区门口,说:“我是黎堂峰,后会有期了。”

    我忍着脚疼一瘸一拐的走回了家门口,没想到大门外放着我的一只行李包!

热门话题